成大醫通過「疾病照護品... Honda CIVIC首賣林鄭月娥坦承修法徹底失敗 「腳踏車騎斑馬線」要罰...
2019-06-24 23:57:49 | 人氣(65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唯願光明賦予你11---只能上床但不能說我愛你(BL慎入)

推薦 1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儘管兩名五毒弟子,兩柄竹笛武功著絕,再加上時不時冒出的毒蛇和毒蠍,陸緋暫時未能取勝,卻也不露敗相,行家都看得出,再繼續相持下去,陸緋是能取勝的。

 

毒物似乎,都對他的日刀有所畏懼。

 

要殺陸緋,必須趁現在。趁現在兩名五毒弟子還能拖住他時,一枝驚羽箭,給他個痛快!

 

這麼一來,唐藍的任務就完成了。不用被貶到藥堂或毒堂去,成為夜榜第三。

 

不,夜榜第一的陸緋死了,自己的名次,該是夜榜第二。

 

唐白,是第一。

 

奪得夜榜第二的名次,繼續留在千機堂。

 

然後呢?

 

唐藍也不知道。

 

師父死了,唐白成親了,偌大的唐門,再也沒有留住他的理由。

 

浪跡天涯?如果這是他的結局,那麼,他要夜榜上的虛名做什麼?

 

過去的他,為了愛唐白而活,現在的他,為了殺陸緋而活。

 

陸緋死後呢?他又能為什麼而活?

 

他看不透自己,也看不透陸緋。

 

他一定是瘋了,失了過去的冷靜,失了判斷能力。

 

 

 

明知道自己要殺他,陸緋這一路上對自己的照顧又算什麼?變著花樣做菜給他吃,重金請了個萬花弟子前來治療他的手傷,還替他解決了不少仇家。

 

目前的自己,身體狀況很糟,陸緋不是該趁現在殺了自己,永絕後患嗎?

 

死於任務,是殺手的光榮。自己若這麼死了,也算死得其所。

 

他為什麼不動手?

 

難道是因為......那一夜?

 

笑話,那不過是身為一個殺手,處於高度壓力下的一種紓壓方式罷了,各取所需,難不成還得賦予它意義?

 

唐藍啐了一口,準星瞄向陸緋。

 

 

 

發現唐藍的千機匣,瞄準的,是自己,陸緋的刀,遲滯了下來。

 

唐藍對他的順從,讓他以為,他已經得到唐藍的心。

 

但瞄準了他的千機匣又算什麼?

 

對唐藍而言,他只是一個目標。就算他做得再多,在唐藍眼底,和葉瀾等死於他手下的獵物並無不同。

 

身體裡有什麼東西在碎裂著,熾熱地流失。

 

 

 

五毒弟子吹動竹笛,又是兩條靈蛇,從竹林溜出!

 

陸緋一陣顛頗,靈蛇順勢而上,其中一條張開血盆大口,朝陸緋頸上咬去!

 

另一條,則朝陸緋手臂咬去!

 

陸緋使的是雙刀,靈蛇纏在他身上,竟使得雙刀無用武之地!

 

雙五毒竹笛一揮,陸緋日月雙刀登時脫手!

 

再也沒有反擊的籌碼,陸緋只能束手就擒!

 

他抬起頭來凝望著屋頂上唐藍一襲白衣,夜風中飄逸的身姿。

 

還是這麼好看啊!

 

可惜阿藍,我護不了你了,記得,不要回唐門,很危險,知道嗎?

 

 

 

陸緋臂上一陣劇痛,靈蛇咬嚙過的地方滲出黑色血液!

 

下一刻,咬向陸緋頸子的那條靈蛇,卻遲遲沒動作。

 

 

 

一枝驚羽箭,將那條靈蛇的頭,死死地釘在了樹上!

 

 

 

「找死!

 

冤有頭債有主,兩名五毒原不想為難唐藍,卻見唐藍釘死了他們的靈蛇,兩人一陣憤怒,其中一名留下準備結果中了毒的陸緋,另一名召喚靈蝶,將身體托上半空,朝唐藍射出幾枚蜈蚣!

 

唐藍張開機關翼,飛向空中,閃過一陣蜈蚣雨居高臨下,一招裂石弩,射向攻擊他的五毒,剎那間,那名五毒灰飛煙滅!

 

唐藍左手一揮,袖中三枚化血鏢,一枚正中攻擊陸緋的五毒!

 

化血鏢上有毒,五毒弟子雖是毒物專家,但化血鏢解藥只有唐門才有,他們想解也得費一番功夫!

 

不宜戀戰,幸而陸緋已經受傷中毒,唐藍看上去也只是要他們放手,無意追殺,負傷的那名五毒弟子停下竹笛聲,朝竹林裡遁逃!

 

 

 

落地後,唐藍收起機關翼,扶起癱跪在地的陸緋,讓他靠著竹子坐了裸露的強壯臂膀上,兩點黑痕,那是靈蛇齒痕,血都已經化為黑色。

 

唐藍取出匕首,把齒痕縱向割開,將唇湊了上去,開始吸吮毒血!

 

 

 

陸緋原本意識有些模糊,看見唐藍的動作,想收回他的手臂,不料唐藍握得緊,受了傷的的陸緋手臂有些痠麻,竟抽不回來!

 

「阿藍,不行......你,你會中毒......

 

冷汗從陸緋鬢邊落下。

 

唐藍持續他的動作。吸吮毒血,吐到草叢裡,不斷反覆。

 

「中毒?你是看不起我麼?」

 

唐藍唇邊泛著黑血,看上去妖異魅惑,讓陸緋很想親上一口。

 

都什麼時候了還有這樣的念頭,陸緋覺得自己真是太變態了!

 

 

 

「是啦......我忘了........你們唐門......是毒物的專家.......

 

陸緋泛白的唇透出一絲慘笑。

 

唐藍不再說話,持續吮血的動作,直到陸緋傷口的血轉為紅色。

 

 

 

「阿藍.......你為了我,殺了靈蛇......還有五毒弟子.......還替我吸毒血我真開心......

 

陸緋星光般的眸子凝視著唐藍。

 

是不是其實,你也有點喜歡我了?陸緋很想問。

 

 

 

「原本瞄準你的,誰知射偏了。」

 

唐藍淡淡地說完,走進闃暗的竹林裡,採一些不知名的藥草回來。

 

 

 

真不愧是我的阿藍,連傲嬌的樣子都這麼好看。還射偏呢,都不知道吸那些毒血幹什麼。陸緋滿足地傻笑著。

 

 

 

唐藍搗碎那些草藥,替陸緋敷上了傷處。

 

「毒蛇出沒的地方,附近定有解藥。這蛇叫青蟒,是極少數有毒的蟒蛇,也只有五毒教眾有召喚牠的能力。」

 

「這草叫紫青藤,拿它的葉子搗碎敷於傷處,可解青蟒之毒。你得罪了五毒教,大概要常備著了。」

 

唐藍一面替陸緋裹傷、包紮,一面念叨著。一句句聽在陸緋耳裡,都是關心。

 

 

 

「阿藍.......

 

陸緋喚了一聲。

 

唐藍抬頭看了他一眼,繼續動作。

 

「阿藍.......

 

陸緋又叫了一聲。

 

「幹什麼?」

 

唐藍語氣不善。他在忙,覺得陸緋很吵。

 

「阿藍你真好.......

 

陸緋笑道。

 

「有病。」

 

唐藍瞅了陸緋一眼。他告訴自己,要殺陸緋,完成任務,自然不能讓陸緋先死在五毒手上。

 

三折肱而成良醫,唐藍包紮的手法很細致,連結都藏得不露痕跡。

 

 

 

「阿藍.......

 

包紮完,陸緋的手一獲自由,便一把將唐藍抱個滿懷!

 

「幹什麼?你這殘廢還不安份!

 

唐藍手指,朝陸緋傷口一彈,疼得他哇哇大叫!

 

 

 

唐藍不理他,逕自朝屋內走去。

 

陸緋也不明白,為啥唐藍一副冷冰冰又禁慾的模樣總能撩起他的慾火。

 

陸緋雖然飽經人事,閱歷豐富,但他並沒有真正愛上過誰。他想,這就是愛,對嗎?

 

 

 

「阿藍.......

 

陸緋追了上去,握住唐藍的手腕。

 

「我們永遠在一起,好嗎?」

 

 

 

唐藍停住了腳步。

 

曾經有個人,也跟他這麼說過。

 

阿藍,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都要永遠在一起。你不會離開我的,對不對?

 

那是唐白。那一天,在龍門山上。

 

唐白說完後,轉身就娶了唐紫。

 

所以,永遠在一起的意思是,你滾,滾的越遠越好,不要干涉我,對嗎?

 

 

 

唐藍看著陸緋,眼神中有恨火!

 

在你們眼裡,我就是這樣多餘的人,說了永遠在一起,鬆懈我的戒備,然後一腳把我踹開,是嗎?

 

 

 

唐藍突然甩開陸緋的手,朝竹林裡跑去!

 

 

 

陸緋一頭霧水,他只是情生意動,想告白,卻不知道唐藍為什麼不高興,喚了一聲阿藍,追了出去!

 

 

 

唐藍在竹林裡奔跑,望哪去,自己也不知道,好像他唐藍,就是一個被眾人嫌棄的存在,他最好一個人,誰都不見,誰也別打擾!

 

「阿藍.......

 

陸緋的體力本就高出唐藍甚多,即使受了傷,他還是一下就追到了唐藍,他一把抱住唐藍,將他壓制在竹叢邊上,不讓他再逃!

 

「滾!

 

唐藍雙眼發紅,惡狠狠地盯著陸緋。

 

 

 

這一路跑來,陸緋想著到底哪個環節出了錯,為什麼唐藍會有那麼激烈的反應。

 

難道,他不喜歡我的告白?

 

孫航說過,唐藍嚴重地鬱結於心,而他鬱結的原由,是他師兄娶了別人。

 

也許,自己的告白,讓他想起當年他師兄對他的告白,才會這麼生氣?

 

陸緋夜榜第一絕非浪得虛名,雖然因為花癡唐藍導致智力有些下降,但不得不說,他的腦子其實還是很好使的。

 

所以,不能告白

 

所以,只能上床,但不能說我愛你?


所以
,對你來說,我只是個暖床的

 

 

 

「阿藍......我的意思是,是想跟你說謝謝......謝謝你救了我。」

 

陸緋換了語氣。

 

唐藍有些茫然地看著陸緋的臉。雖然沒反應,不過好像平靜下來了。

 

還真是不能告白啊?喜歡他還不能講......這都什麼事啊?

 

 

 

「沒什麼。因為你是我的目標,只能死在我手上。」

 

總算,唐藍恢復正常了,又是那副冰山美人的模樣。

 

 

 

「我知道。」

 

陸緋百感交集。這樣的日子,啥時才能到頭啊?

 

「折騰了大半夜,再不睡,天就要亮了,咱們回去吧。」

 

 

 

「嗯。晚些孫航來,也讓他幫你瞧瞧。」

 

唐藍說完,乖乖跟著陸緋回去了。






台長: 陳跡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