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紀越大發生率越高 不... Lexus CT200H首賣海外資金匯回專法即將上路 總統博士論文升等著作 ...
2019-06-18 00:03:42 | 人氣(1,24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唯願光明賦予你9---已經沒有辦法再愛人了(BL慎入)

推薦 1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那一夜,盡興且愉悅。

 

不知道是心理影響身體,或者兩人身體原就契合,直到隔天中午,兩人都沒有要起床的意思。

 

身體疲累,但精神上無比滿足。

 

陸緋摟著背對他的唐藍,一睜開眼,想起昨晚的魚水交歡,陸緋幾個吻,落在唐藍光潔的肩上和背上。

 

唐藍毫無反應。

 

 

 

「阿藍,起床了…….你這小睡豬,肚子不餓嗎?」

 

體力消耗太多,陸緋肚子咕咕地叫了起來。

 

「起來,我做菜給你吃。巴蜀人都喜歡吃辣,對吧?我用孜然做幾道菜,讓你嘗嘗大漠的辣菜,好嗎?」

 

陸緋一面說,一面用腿,摩梭著唐藍的那雙長腿。

 

唐藍依舊沒有反應。

 

 

 

陸緋開始覺得不對勁。

 

昨晚因為喝了酒又動情,他覺得唐藍的體溫很高,但兩人已經罷戰了三四個時辰,為什麼唐藍的身體還是很燙?

 

 

 

「阿藍……」

 

他將唐藍的身體扳正過來,但見唐藍雙眼緊閉,似乎很痛苦的模樣,雙頰是病態的酡紅,他伸出手去,貼上唐藍的額頭,燙得令他收了手!

 

「阿藍……你聽得見我說話嗎?醒醒,你哪裡不舒服?」

 

唐藍還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糟了!

 

 

 

陸緋也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明明昨晚是那麼舒心愉悅,怎麼一覺醒來唐藍就變成了這副模樣?

 

難道,是自己昨晚玩得太過了?

 

 

 

陸緋嘆了口氣,連忙起身穿戴整齊,也替唐藍全身清理一番,穿好衣褲,期間唐藍完全沒有醒來過。

 

陸緋心焦如焚!

 

 

 

「阿藍,你不是要殺我嗎?我還沒死呢!你快起來殺我啊!」

 

陸緋想起,只要他向唐藍提起,他快死了,或讓唐藍殺他,唐藍就會稍稍順著他的意,於是他在唐藍耳邊喚著!

 

仍是徒然。

 

唐藍手上的包紮,隱隱滲出血來。

 

陸緋也不明白,為什麼唐藍的傷癒合得這麼慢,難道,他中了毒?

 

這是有可能的!唐門長於使毒,莫非他這趟回去,門中想殺他的那個人,對他下了毒?

 

不行,他一定要救他!

 

 

 

陸緋向掌櫃要了紙筆,寫了一張紙條,躍出窗戶,撮口一呼,一頭鵟鷹朝他飛來!

 

他將紙條繫在鵟鷹腳上,撫了撫牠背上的羽,道。

 

「找到離這裡最近的明教弟子,把紙條交給他!」

 

鵟鷹似有靈性,領命去了!

 

 

 

陸緋重新回到房間,聽到唐藍口中,發出一陣呻吟。

 

「阿藍,你醒了,感覺怎麼樣?」

 

陸緋奔向床沿,緊緊握住唐藍沒受傷的那隻手,慌忙問道。

 

 

 

「陸緋…….」

 

唐藍視線模糊,他努力地辨識出陸緋的輪廓,模糊著聲音。

 

「我覺得……很不好…..我殺不了你了。你殺了我吧,這樣,你的危機就解除了…….」

 

 

 

聽了唐藍的話,陸緋心裡一酸。

 

就在昨晚,他覺得唐藍和他,可以有一個美好的開始。反正唐藍也殺不了他,兩個人相處久了,他總能讓唐藍愛上他。

 

可為什麼,唐藍的身體,會在此刻出現狀況?

 

 

 

「別胡說,我一定會治好你的。」

 

陸緋忘情地在他手心落下一吻。

 

唐藍一怔,可他實在沒有力氣做出任何反應。

 

 

 

突然,從門外,傳來掌櫃拍門的聲音。

 

「陸公子,外頭有您的訪客。」

 

「來得這樣快?」

 

陸緋精神一振。

 

「你是誰?」

 

「陸脩。」

 

陸脩他知道,是教內左使的大弟子,襄助左使掌理刑罰,武功還不錯。

 

「進來。」

 

陸緋說完,房門被掌櫃推開,一名明教弟子走了進來,一看到陸緋,便拱手道。

 

「小少主。」

 

 

 

「知道萬花的孫航嗎?」

 

陸緋仍然不肯放開唐藍的手,便坐在床沿令道。

 

 

 

「屬下知道,他目前就住在清溪谷。」

 

「把他找來,兩個時辰之內!」

 

「是。」

 

說完,陸脩又退了出去,關上門,全程沒有半點廢話。

 

 

 

陸脩走後,陸緋向掌櫃要了盆溫水,解開唐藍的衣服,替他擦拭身體,幫他降溫。

 

 

 

「剛剛…..那個人…..叫你什麼?」

 

以他和陸緋的關係,唐藍覺得這樣不太妥,可他實在沒有力氣反抗。想起方才那個明教弟子對陸緋的稱呼,唐藍有些意外。

 

「沒有,一個稱呼罷了。」

 

陸緋還是繼續一邊換水,替唐藍擦拭身體,極有耐性。

 

 

 

「你既是明教繼承人,為什麼還要出來做殺手這麼危險的工作?」

 

唐藍原本淺緋色的唇瓣發白,虛弱的樣貌看上去楚楚可憐。

 

「我不是。我還有兩個哥哥。他們才是繼承人。」

 

陸緋回答。


 

「陸緋,你回聖墓山吧,別再當殺手了。」

 

唐藍說完,覺得有些累,便閉上了眼睛。

 

 

 

唐藍這話,讓陸緋心花怒放。

 

「阿藍,你關心我。」

 

 

 

「沒有。我只是不想看見你。」

 

陸緋正因為他覺得唐藍關心他而高興,這句不想看見,他就當口是心非了。

 

「好好好,你睡一下。睡著就看不見我了。」

 

陸緋繼續擦拭身體的動作。

 

 

 

「你…….」

 

這傢伙是傻的嗎?唐藍心裡嘟囔一陣,便閉上眼,不跟他說話。

 

 

 

那個叫陸脩的明教弟子,召喚了一頭巨雕,以最快的速度,將孫航從清溪谷帶來,前後不到一個時辰。

 

「做得好。」

 

陸緋朝陸脩點點頭。

 

「以後還請小少主多多提拔。」

 

陸脩也以能在陸緋跟前露臉而高興。

 

 

 

「你又玩過頭了陸緋?」

 

孫航和陸緋是朋友,陸緋曾從仇家手中救下孫航,而陸緋受傷時,孫航也是他的御用大夫。

 

總之,孫航是他最信任的大夫。

 

 

 

「沒有…….你先替他看看。」

 

孫航一來就把他過去不光彩的紀錄戳破,陸緋不大開心,他不希望唐藍覺得他是個浪蕩的人。

 

雖然他過去就是。

 

 

 

孫航走向床榻上的唐藍,仔細望聞問切後,瞪了陸緋一眼。

 

「還說沒有,昨晚來了幾次?」

 

陸緋有些心虛,沒有回答。難道,難道真的是自己昨晚玩得太過火?

 

所以,以後都不可以像昨晚那樣,興致一來就三四回起跳?

 

 

 

孫航看陸緋的臉一下青一下紅,看來是八九不離十了。

 

「他的狀況很複雜。首先是心理影響身體。大悲大慟,鬱結於心,導致體虛,他的手傷就是例子。他這麼年輕,又處理得當,照道理說應該會復原得很快,可直到現在,稍微一動,還是會滲出血水來。再這樣下去,他這隻手算是廢了。」

 

「孫航你不是神醫?快開藥啊!」

 

聽到唐藍的手可能廢了,陸緋心裡也急。

 

 

 

「我當然可以開藥,那也要身體能夠相應配合吸收。之前為他看診的大夫開的藥和處理流程都是對的,但他的身體無法吸收,我們當大夫的又能怎麼辦?」

 

「所以怎麼辦?你快說啊!」

 

「要替他疏解心中的鬱結。心情好了,身體才會好,五臟機能才能恢復。醫者醫病不醫心,這部份我沒法處理。」

 

孫航嘆了口氣。陸緋是哪裡惹上這麻煩精?

 

 

 

「所以,他不是中毒?」

 

陸緋向孫航確認他方才的疑慮。

 

「不是。他是個唐門,沒那麼容易中毒。」

 

孫航回答。

 

 

 

「好。你說狀況複雜,然後呢?他還有什麼狀況?」

 

「他已經體虛,昨晚你們喝了酒吧?喝了酒,周身孔竅處於放鬆的狀態,冷風一吹,便受寒了。你們在哪喝酒啊?」

 

「河邊。」

 

「那就是了。他現在身體虛弱,受不得寒的。然後,加上你昨晚幹的好事,現在的他,身體虛弱到極點,這燒會反覆很多天。不管身體還是心理,他都不允許再度操勞了。」

 

 

 

唐藍身體虛弱至此,陸緋也很意外,看來要破解他的心結,還是得知道他在唐門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孫航,我原本想帶他回聖墓山,你覺得他現在的身體狀況,有可能穿越大漠嗎?」

 

陸緋憂心道。

 


孫航一聽,笑道。

 

「這麼快,帶回家見父母了?」

 

孫航從床沿站了起來,搖搖頭。

 

「可惜,他現在的身體狀況,穿越大漠,就是要他的命。」

 

 

 

「那,我該怎麼辦?」

 

陸緋問。

 

「我開幾帖解熱的藥,先讓他的燒退下來,再開幾帖補氣強身讓他喝著。另外,手傷的藥我也繼續開,定時更換,你們最好先在這裡待下,不要挪動,讓他好好休息。這期間你看看能不能化解他心頭鬱結,我暫時也不會離開清溪谷,有事可以直接找我。」

 

聽起來,孫航的建議,是最好的辦法了。

 

 

 

孫航離開後,陸緋想,老是待在人來人往的客棧也不是辦法,這裡畢竟氣濁,眼線也多。他和唐藍都是殺手出身,樹敵頗多,也不宜住在太過顯眼的地方。

 

陸緋讓陸脩在鎮外尋了一處隱密的農舍,帶著唐藍搬過去了。

 

 

 

服下孫航開的藥,唐藍的燒退了,精神也還可以,他問陸緋不是要回聖墓山?為什麼自己非得和他住在這裡?陸緋隨口一扯,說目前的絲路鬧紅衣教,不大平靜,唐藍又受了傷,萬一他死在紅衣教手上,那唐藍不是沒法完成任務了嗎?

 

唐藍半信半疑,但總算接受了陸緋的說法。


另外
自從那一夜後,他就不願再和陸緋同床共枕,搞得陸緋很受挫。

 

是我表現得不好嗎?

 

對唐藍來說,那一夜是個意外,以他和陸緋,殺手和目標的關係,發生那樣的事絕非好事。

 

還是退回原點吧。

 

陸緋尊重唐藍。就孫航的說法,唐藍目前的身體狀況禁不起折騰,先把他身子養好再說吧。

 

 

 

陸緋很會做菜,他的孜然風味羊肉串是聖墓山一絕。羊肉性溫,傷著的唐藍可以吃,第一次吃到陸緋羊肉串的唐藍,把一盤十幾串都吃光了。

 

不知道唐藍原本就是個吃貨,或者自己做的菜真的太好吃,唐藍很捧場,陸緋做的菜他都能吃光。

 

每當看著唐藍吃他做的菜,陸緋就像擁有了全世界那樣開心。

 

 

 

陸緋做菜的時候,唐藍沒事,就會拿出一隻手掌大的機關小豬放在桌上,看著機關小豬奔跑翻身,唐藍就會出神。

 

對於那隻機關小豬的來歷,陸緋很懷疑。


那好像是唐藍很重要的東西,雖是只玩具,他卻隨身攜帶。

 

唐藍是個殺手,隨身攜帶千機匣或傷藥他能理解。但帶一隻玩具豬又是啥意思?

 

 

 

陸緋今天做了羊肉串和水煮魚,都是唐藍愛吃的。兩人吃得正歡,陸緋將視線瞟向一旁的機關小豬,問道。

 

「你為什麼會隨身帶一隻玩具豬啊?」

 

「每個唐門弟子,都有一隻機關小豬,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唐藍回答。

 

 

 

原來唐門弟子那麼萌啊?


是說他在聖墓山也養了幾隻貓,不知道唐藍喜不喜歡貓?

 

 

 

「是。唐門弟子都有機關小豬。可我沒見過這麼小還能動的。」

 


陸緋說完,唐藍突然停了筷。

 

慘!說錯話了!

 

陸緋腦子急速轉動,想把局面圓回來。

 

 

 

「這隻小豬,是全唐門,不,全天下能動的,最小的機關小豬。沒有高超的機械技術,是做不出來的。」

 

唐藍沒有繼續吃,他望著小豬出神。

 

「你做的?真厲害,那你也做一隻給我吧?」

 

見他願意繼續聊,陸緋鬆了一口氣。

 

 

 

「我做不出來。是我師兄做的,天底下只有這一隻。」

 

唐藍語氣恍惚,似乎神遊去了。

 

又是師兄?

 

 

 

「阿藍,你這次回唐門,究竟出了什麼事?是不是跟你那個師兄有關?」

 

聊到師兄,陸緋不大開心,不過,他給唐藍煮了那麼多餐飯,唐藍也許看在這份上,願意跟他聊呢?

 

知道他心情不好的原因,就有解決的眉目了!

 

 

 

「與你無關。」

 

唐藍不願再提。

 

 

 

這下陸緋真的怒了!

 

「與我無關,那跟誰有關?你受了傷,需要人照顧,待在你身邊的是誰?你那個師兄又在哪裡?」

 

他還記得那天晚上,唐藍在他身下叫著師兄的模樣,那時他覺得無所謂,可後來越想越生氣。

 

這是不是表示他和他師兄,也做過這樣的事?

 

 

 

接下來唐藍的回答,讓陸緋的怒氣失了著力點。

 

「他成親了。」

 

什麼?原來成親了,那就沒法跟他搶唐藍了。

 

就因為這樣,所以唐藍才會那麼難過?

 

他是很喜歡那個師兄了?

 

但,他們之間是不可能了!

 

如果,我能取代那個師兄,唐藍是不是,就不會那麼難過了?

 

 

 

「我原本以為,我們可以永遠在一起。我們有太多共同回憶,我從沒想到,他會棄我而去......」

 

明明很悲傷的事,唐藍的表情卻很平靜,平靜得讓陸緋覺得事情不大妙。

 

「陸緋,我好像,已經沒有辦法再愛人了......」

 

說完,平靜地拿起筷子,平靜地繼續吃飯,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台長: 陳跡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