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盆警訊易被忽視 顧好... MAZDA 3限量首賣不看盤也能輕鬆獲利40趴 巷仔內╱國安官員走私菸...
2019-06-14 00:36:51 | 人氣(43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11---江孟淮

推薦 1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MOBILE











整個夜晚都很安靜,櫃台這裡沒什麼事。伍安朔和李疏桐翻著電腦裡,李疏桐過去的攝影作品,神遊著李疏桐去過的地方。

 

她拍的大多是風景,還有星空。

 

期間伍安朔提到,他也有一個社群網站,放了許多他的攝影作品,李疏桐興致勃勃地說想看,伍安朔原本要點開,繼而一想,裡面全都是向子珊的照片,就以還沒整理很亂為由,婉拒了李疏桐。

 

李疏桐看上去有點失望,伍安朔也不忍,但他不想讓李疏桐看見向子珊。

 

改天他要把那些照片全砍了!然後,多拍些李疏桐的放上去。

 

值大夜是很無聊又累的事,李疏桐白天還要處理小吃的事忙個不停,又值大夜,不知不覺打起瞌睡來。

 

看她點頭的樣子,溫馴又可愛,和清醒時的她,那付淡定自然的御姊範很是不同。

 

伍安朔心中一動,手臂一伸,將她的頭撈了過來,靠在自己肩上。

 

長夜無事,伍安朔將臉頰,靠著李疏桐泛著清香的髮,偷偷用手機,替自己和李疏桐合拍了一張。

 

李疏桐在相片裡看起來小鳥依人,而自己看上去正呵護著她,感覺很好。

 

聞著她好聞的髮香,伍安朔眼皮也漸漸沉了,兩個人就這樣頭靠頭地睡著了。

 

直到清晨,有住客要退房,看見櫃檯後依偎在一起的李疏桐和伍安朔,感到很驚訝。聽到動靜,兩人猛然驚醒,李疏桐發現自己竟然倒在伍安朔身上,用剛睡醒,朦朧的聲音問。

 

「我......我怎麼會睡在你身上?」

 

原本伍安朔只是想假寐,但摟著李疏桐,又溫暖又舒服,竟不知不覺睡著了,而且還睡那麼久!

 

「昨.....昨晚妳說冷,一直往我身上鑽,難道我要推開妳嗎?」

 

伍安朔不大好意思承認是自己搞的鬼,又怕李疏桐生氣,說她自己鑽過來的,她應該就不會生氣了吧?

 

一方面,伍安朔也小心翼翼地觀察著,李疏桐對於睡在他身上這件事,會不會排斥。

 


「真的嗎?」

 

一點印象也沒有李疏桐顯然有些懷疑,不過看起來沒什麼抵觸,這讓伍安朔鬆了口氣。

 
替房客辦理了退房,鳳姐和小萱便前來交接了,兩人也得以回去補眠。

 



李疏桐的房間在二樓,她走上了階梯,穿過長廊,來到房門前。

 

「你跟著我幹什麼?回去補眠吧。」

 

開門前,李疏桐回頭問。

 

「喔,沒有,送妳回房間......那,我回去補眠了......

 

伍安朔退著走,維持看著李疏桐的姿勢,一副捨不得走的小模樣,就這樣走到樓梯,期間還被樓梯絆了一下等李疏桐進了房間,他才正常地走回四樓。

 

 

 

回到自己的房間,辣妹已經走了,李斯正在呼呼大睡。

 

「李斯,你給我起來!

 

想起昨晚李斯作的妖,伍安朔一肚子火,幸好李疏桐沒生氣,但下次就不一定了!他得跟李斯好好說清楚!

 

李斯的上半身被伍安朔一把提了起來!

 

「你昨晚帶妹回來,還做那種事,物以類聚,要是桐桐懷疑我也是這樣的人,那怎麼辦?你想害死我嗎?」

 

李斯頂著一頭雞窩,笑著模糊聲音。

 

「我是在幫你,怎麼會是害你呢?我李斯有害過你嗎?是不是,老同學?」

 

「你還說對人家沒感覺,這麼在乎桐桐對你的看法是怎樣?」

 

李斯的質問,伍安朔為之語塞。

 


「怎樣?昨晚一直在一起,感覺不錯吧?」

 

李斯道。

 

「我說你怎麼那麼不開竅?又不是雛了,光抱著睡有啥意思?怎麼不抱她上床呢?」

 

 

 

「所以,你是故意帶妹回來的?」

 

「是啊,我帶人回來,你不就沒處去了?你的桐桐一定會可憐你,我不是幫你製造機會嗎?其實就算不跟我們一起玩,你也真該留在房間裡的,這樣的效果更好,搞不好你還能看見你的桐桐吃醋,我是這麼想的。」

 

「你覺得桐桐會吃醋嗎?」

 

伍安朔眼前一亮,如果桐桐可以為他吃醋,他肯定高興壞了。不愧是李斯啊,老司機的段數,豈是他這個二愣子菜鳥望塵可及的?

 

「不然再試一次?」

 

 

 

「你以為是考試啊?還能補考?不行,過了這村就沒那個店了.......

 

李斯道。

 

「反正你下次聽我的,別不分青紅皂白就擾人清夢......我繼續睡了。」

 

這次,伍安朔不敢吵李斯了,他覺得交這個朋友還真是不虧啊!

 

 

 

伍安朔睡了一會,後來還是和李斯一起醒來,他跟李斯借了電腦,點開了自己的社群網站,看見那些數以百計的,各個角度,向子珊的美照,操控滑鼠的手,猶豫了一會兒。

 

五年的所有,就要歸零了嗎?

 


「怎麼?捨不得啊?」

 

李斯在伍安朔的身後刷牙,糊著聲音問。

 

「還是你怕,砍了向子珊,李疏桐卻不接受你,你會兩頭落空啊?」

 

 

 

「瞎說什麼,我是這種人嗎?」

 

伍安朔連忙解釋。

 

「男人都是自私的,這是雄性動物本能,這樣才能保證自己的基因能夠繁衍下去。」

 

他又想揍李斯了。

 

 

 

想了半晌,沒法得到結論。也許,又讓李斯說中了。

 

「她昨晚想看我的社群網站,我沒給她看,裡面有向子珊,我不想她看到,她會因此覺得,我不夠坦誠嗎?」

 

「不至於啦,你們都是有過去的人。你看過她前夫的照片嗎?你會因此覺得她不坦誠嗎?不都是,把過去丟在過去,人總要向前看嗎?」

 

李斯說完,伍安朔才又鬆了口氣,他覺得,他對李疏桐有些患得患失,無法作出理智的判斷。

 

於是,李斯口中自私的男人伍安朔,關了電腦,沒有刪除向子珊的照片。

 


李疏桐還在睡,伍安朔帶著李斯出去了,這天,他帶了李斯去逛森林區、貓鼻頭和鵝鑾鼻燈塔,在燈塔販賣區裡,買了一條台灣藍寶墜鍊,想送給李疏桐。

 

經過風吹沙,去滿州鄉走走,穿過滿州吊橋,來到一處靜謐的海灘。他跟李斯兩個大男人當然沒啥好聊的,他一邊玩,一邊想,等李疏桐也放假,他要帶她來拍照。

 

黃昏,伍安朔回異鄉幫忙,李斯也回來吃晚餐,晚餐時間,店裡又熱鬧了起來。

 


「這是你和李斯的,端出去吧,你自己找時間吃。」

 

今晚吃的是香椿山藥蛋包飯,李疏桐在廚房忙著,餐點讓伍安朔自己處理。

 

伍安朔將蛋包飯端了出去,要李斯餓了先吃,他去幫忙。

 

伍安朔就在現場點餐端菜,忙得不亦樂乎,李斯就在角落坐著吃飯,一面滑手機。

 

昨天那個叫「今今」的辣妹給李斯傳了Line

 


Simon想不想我啊?我可是很想你呢!今晚再去異鄉找你,好嗎?」

 

李斯滿口的飯噴了出來!

 

這是要榨乾老子的節奏啊?

 

 

 

過了晚上八點,吃晚餐的人少了,伍安朔想,先和李斯吃個飯,等一下再去洗碗。

 

伍安朔是面對大門的。還沒坐下,便看見一個穿著簡單灰色帽T,黑色運動長褲,球鞋,拖著個黑色24吋大行李箱的男人走了進來。

 

伍安朔注意到他,是因為他也在門口站了一會,看著牆上的slogan就像那天晚上的他。

 

這個人,大概也對異鄉是歸宿這句話,心有戚戚焉了吧?



男人長得好看,看上去不老,穿著也年輕,不過氣質沉穩,那應該是歲月沉澱出來的。

 

他應該不是二十幾歲的年輕人。

 

男人看了許久,後來還是拖著行李箱,走了進來。

 

伍安朔放下他的飯,前去招呼。

 

 

 

「先生,請問住宿還是吃飯?」

 

「都要。」

 

男人微笑道。

 

「不知道還有房間嗎?」

 

 

 

「今天不是重要假日,還有房間,不過我們最小的房型是雙人房,請問您可以接受嗎?」

 

伍安朔看了看男人的身後,好像沒有其他人跟著他,應該是一個人來。

 

「不要緊。不過,我整天沒吃東西,有點餓了,想先吃飯。小兄弟你可以先幫我把行李拿上去嗎?」

 

男人一面拿出卡來刷,一面在住客資料上簽下名字。

 

男人叫江孟淮。看他身分證字號,也是台北人。

 

 

 

「可以。今天晚餐有鹹蛋燻鴨炒飯和香椿山藥蛋包飯,江先生想點哪一道?」

 

伍安朔接過他的行李箱,問。

 

「這裡有香椿山藥蛋包飯?」

 

江孟淮聽見這道菜名,突然眼睛一亮。

 


「嗯。這道雖然是素菜,不過我們老闆把它調味得很好吃,江先生點這道嗎?」

 

「好。」

 

江孟淮點點頭,就近在櫃台旁的桌子坐下了。

 

 

 

江孟淮的房間在三樓。伍安朔幫他放了行李,又下樓來,進廚房端了一盤香椿山藥蛋包飯給江孟淮,便又回到李斯位置上,繼續吃飯。

 

 

 

「昨晚那個辣妹今今,好像吃我吃上癮了,她說今晚還要來找我。」

 

李斯嘆了口氣。

 

「讓她來啊!我跟你們待在房間裡,你不是說這樣桐桐就會吃醋了?」

 

伍安朔笑道。

 

「不行。雖然我還年輕,但身體要及早保養,那個今今,我回絕了,我今晚要好好睡。」

 

李斯搖搖頭。

 

「保養?這樣就不行了?」

 

伍安朔故意輕蔑地哼了一聲。

 

「你行?我叫她來,今晚你上!

 

李斯瞅了他一眼。

 

 

 

「小兄弟。」

 

兩人聊得正歡,江孟淮突然走了過來,朝伍安朔道。

 

「這道菜,是你們老闆做的嗎?」

 

 

 

「是啊?好吃吧?」

 

伍安朔自己也在大嚼特嚼。

 

 

 

伍安朔答完,卻見江孟淮沉默了會,眼眶突然紅了。

 

 

 

「我,可以見見你們老闆嗎?」

 

江孟淮的聲音有些顫抖。


 

「為什麼?我們老闆正在忙。」

 

江孟淮的反應,讓伍安朔覺得奇怪,下意識想幫李疏桐擋下。

 


「我覺得這道菜很好吃,想向她請教做法。」

 

江孟淮說得很誠懇。

 

「我胃口向來不好,這道菜很開我的胃。」

 

 

 

「是這樣嗎?」

 

原來胃口不好,難怪伍安朔覺得這個江孟淮看上去雖然頎長挺拔,卻略微偏瘦,而且,臉色也有些蒼白。

 

在場有他和李斯兩個大男人,不管他還是李斯,以塊頭來看,江孟淮都不是他們的對手。

 

他想見桐桐,伍安朔不得不多想些。

 

 

 

「那,我去問問老闆,看她忙完了沒。」

 

畢竟來者是客,伍安朔點點頭,放下湯匙,走向廳後廚房。









台長: 陳跡
人氣(437) | 回應(0)| 推薦 (1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那年盛夏 |
此分類下一篇: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12---當真相被戳穿
此分類上一篇: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10---小狼狗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