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痛、胃脹氣喝茯苓、蓮... BMW X3限量首賣最新!外資連續5日買超股 傳朱立倫有意爭國會龍頭...
2019-06-10 23:43:33 | 人氣(818)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10---小狼狗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港仔大沙漠這裡看不到夕陽,但見天色漸漸轉成暗橙,就知道太陽快下山了。

 

「晚上你自己去逛墾丁大街吧,就在異鄉的旁邊,我得回去幫忙一下。」

 

畢竟拿人的手短,玩了一天,伍安朔挺不好意思的。

 

 

 

「你現在這樣,等於食衣住行都靠你的桐桐吧?」

 

李斯覺得眼前的伍安朔簡直乖得要命。

 

「嘖嘖,看起來,還真像被桐桐包養的小狼狗啊!」

 

 

 

「你才是狗!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伍安朔將啤酒罐丟向李斯,正中額頭!

 

李斯哇的一聲,揉了揉額頭,繼續嘴賤。

 

「既然當人家小狼狗,就要有小狼狗的樣子,床上要努力一點,滿足主人的需要……」

 

 

 

「李斯,再說我撕了你的嘴!」

 

沒東西丟了,伍安朔跑上去踹了李斯屁股一腳!

 

 

 

「我就是好奇嘛!跟大姐姐做起來感覺怎麼樣?是不是特別騷啊?」

 

「你是不是想滾回台北去,啊?」

 

李斯越說越誇張,這些胡話要是讓李疏桐聽到那還得了?

 

 

 

「她都願意花錢養你了,你跟她不會連做都沒做過吧?」

 

 

 

「那又怎麼樣?」

 

連手都沒牽過哩!伍安朔想,我們這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君子之交,精蟲衝腦的李斯是不會了解的。

 

 

 

「天啊!那你不就連小狼狗都不如?」

 

李斯大叫。

 

「需不需要我教你,成為一個稱職小狼狗的專業技術啊?」

 

 

 

「你可以去死了!」

 

兩人離開沙灘,走回停車的地方,伍安朔用力一踹,把李斯的車踹倒了!

 

 

 

回到異鄉,伍安朔剛好趕得及幫李疏桐收桌子洗碗,洗完碗,再把廚房整理一下,已是滿身大汗,李疏桐讓伍安朔回房間洗個澡,便來陪小萱值晚班。

 

而忙了一天,李疏桐自己回房間也洗了個澡,換上舒適的休閒服,今天天氣晴朗,她拿著相機,到頂樓拍星星去了!

 

大部分的住客都已經在下午check in,晚上其實沒什麼事,伍安朔有些好奇李疏桐怎麼拍星空,交代了一下小萱,便逕自爬上頂樓五樓。

 

今晚的風有些大,頂樓顯得涼爽,李疏桐隨性地在腦後挽了個髻,插上木簪,鬢邊幾綹髮絲垂下來,隨著晚風撓動她白皙小巧的臉頰,低頭調光圈的風情,美得像幅畫。

 

 

 

「咦?阿朔你怎麼上來了?」

 

李疏桐抬起頭來,將相機裝上腳架。

 

「我沒拍過星空,想來看看妳怎麼拍。」

 

這個理由冠冕堂皇。

 

伍安朔倒也沒說謊,他學攝影是因為向子珊愛拍照。她原本就上相,也喜歡把照片傳上網路社群。不過為了拍得美美的,她通常只在白天拍照,所以,伍安朔沒拍過星空。

 

 

 

「你對星空也有興趣?」

 

李疏桐笑道。

 

「我倒是喜歡星空,大於白天的風景。你不覺得星空很神秘嗎?」

 

「它們的光,從極其遙遠的地方,來到地球這異鄉,不知道它們的故鄉是什麼模樣。」

 

 

 

「一團氣體和塵埃吧?」

 

這個問題伍安朔倒沒想過,書上似乎是這樣寫的。

 

「來到異鄉,倒顯得和鑽石一般閃亮。」

 

 

 

「嗯,來自塵埃,卻在異鄉放光,這slogan不錯,考慮放上DM。」

 

李疏桐點點頭表示贊同,並調好腳架的位置。

 

「目前的夜空,可以看見夏季大三角,那是織女星,那是牛郎星,加上天津四夾成的大三角形,這三顆星,亮得肉眼便能看見。」

 

 

 

「那牛郎和織女星中間,便是銀河了。」

 

伍安朔對星星的認識很粗淺,他想大概就是這樣吧。

 

 

 

「是,我喜歡拍銀河。12mm的廣角,f/2.8的光圈,ISO3200,快門30秒以內,白平衡2700K,就差不多了。」

 

李疏桐介紹完,朝伍安朔招招手。

 

「來,你拍拍看。」

 

 

 

這天晚上,伍安朔拍了幾十張夜空,李疏桐將相片傳輸至手機,一面看,一面傳了Line,寄給他。

 

「這些是你的成果,回去記得驗收啊!」

 

 

 

「嗯,下次,我幫妳拍,我不大會拍星空,但人像我很在行。」

 

伍安朔看似不經意,其實很刻意道。

 

「就穿藍色吧!妳穿藍色很好看。」

 

 

 

「好啊。」

 

李疏桐笑道。

 

「其實我以前很少穿藍色,是為了融入墾丁這個『異鄉』才穿的。原來很好看嗎?」

 

 

 

「嗯,我喜歡藍色。」

 

伍安朔回答。

 

 

 

「難怪你會選擇來墾丁了,這裡有一大片藍藍的海。」

 

李疏桐沒再搗弄相機,走向女兒牆,看著對面的大海。

 

「那桐桐妳又為什麼會來墾丁呢?」

 

伍安朔站在她身邊。眺望夜晚的砂島,珊瑚礁和海浪、天色,盡是一望無際,神秘的黑。

 

李疏桐突然沉默了。對她一個台北人而言,為什麼會來到墾丁這件事,是她必須鼓起勇氣去面對的,即使已經過了許多年。

 

 

 

「阿朔,我告訴過你,我曾經經歷過生死交關。」

 

李疏桐聲音徐緩,隨著涼風朝伍安朔飄送,感覺很好。

 

「我曾經因故落海,漂流到墾丁附近,被附近的漁人救了。」

 

「救我的漁人夫婦很好心,他們的子女都到大都市謀生了,家裡有空房間,見我不想回台北,便讓我暫時住在他家。」

 

 

 

「這就是妳願意留我下來的原因?」

 

伍安朔心中一動。他的遭遇有某部份和李疏桐很相像。

 

「嗯。你不想回去,一定有不想回去的理由,就像我當年。有他們包容著我,我也願意包容你。」

 

李疏桐笑道。

 

「但後來我運氣不錯,和我哥哥連繫上了,他本以為我死了,得到我的消息,哥哥很高興,知道我不想再回台北,面對不想面對的人,他也支持我的決定,就拿了一筆錢出來,幫我買了一幢準備結束營業的民宿。我就專心經營民宿,直到今天。」

 

 

 

「妳的落海,和那個妳不想見的人有關嗎?」

 

李疏桐不想回台北,可見台北對她傷害很大。會不會是因為那個渣男前夫?

 

 

 

「有關吧。不過,那都不重要了,我現在過得很好,比起很多人,我已經很幸運了。」

 

李疏桐竟然沒否認!一個男的是要多渣,才會把深愛自己的女人整得這麼悽慘?

 

 

 

「過去就讓他變渣,現在與未來,才是最重要的。」

 

伍安朔神情認真。

 

「桐桐妳那麼好,看到妳而不喜歡妳的,就不是男人。」

 

 

 

李疏桐一聽,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這句話怎麼那麼熟?你以為我是邱主任啊?」

 

 

 

李疏桐一提,伍安朔這才恍然大悟。這不是台灣阿童的名言嗎?自己怎麼順口說出來了?

 

可他真的是這樣想啊!

 

真是的,說話前不好好思考,這下桐桐一定覺得他很Low。

 

 

 

「唉,有客人來了,你下去幫幫小萱吧!」

 

從五樓看見一樓好像來了一組客人,人數還不少,李疏桐一邊笑,一邊推推伍安朔。

 

 

 

有一組六人房的客人現在才入住,小萱登記完後,伍安朔帶他們進房間,說明網路電器使用方法後,又回到大廳。

 

 

 

「啊!伍哥哥,剛剛你同學回來了,他叫你沒事回房間找他,他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訴你。」

 

小萱傳達了李斯的話。

 

「是嗎?」

 

難道是他家出了什麼事?李斯是他和家人連繫的唯一管道了。

 

 

 

「好,我上去看看。」

 

伍安朔懸著心,走上台階,回到四樓前間的雙人房。

 

 

 

「李斯,你........」

 

伍安朔打開房門,卻被眼前的景震驚得一愣一愣的。

 

 

 

李斯一身酒氣,把一個身材妖嬌火辣的短裙美女壓在身下,那女子也是一身酒氣,伸長了手就要來扯李斯的衣裳。

 

「等......等等......我兄弟來了.......」

 

李斯跌跌撞撞地下了床,走向伍安朔,把他拉了進來,砰的一聲關上房門。

 

 

 

「這妹夠正吧?她說我很帥,非要跟我回來,兄弟,一起上吧.......」

 

李斯將伍安朔推倒在床,那辣妹又來扯伍安朔的衣裳。

 

「又是一個帥哥啊?」

 

那辣妹放浪地推了推李斯,朝他嬌嗔。

 

「想3P啊.....Simon你真壞........」

 

說完繼續扯伍安朔的衣裳。

 

 

 

「喂......喂喂......大姊你幹嘛?」

 

伍安朔推開辣妹,那辣妹卻不依不饒地糾纏上來。

 

 

 

「帥哥害羞啊?真有趣。你不會是個雛吧?」

 

辣妹放浪地笑道。

 

「Simon,咱們做一次給他看,讓他觀摩觀摩啦.......」

 

 

 

「好好......老子好久沒開葷啦......」

 

李斯舔了舔嘴唇,撲了上去,三下五除二,辣妹身上光溜溜!

 

 

 

「觀摩個頭!」

 

伍安朔簡直要氣炸了!李斯這是什麼豬隊友,李疏桐人在五樓,要是讓她誤會了怎麼辦?

 

不行,他得離開現場,表示這一切都與他無關!

 

 

 

伍安朔很快地奪門而出,身後還傳來李斯和辣妹歡快的叫聲,他趕緊把房門關上,卻見李疏桐正拿著相機,從五樓下來,聽見那一陣陣淫聲浪語,李疏桐愣愣地朝伍安朔的房間望來,卻看見站在門口,衣衫不整,頭髮散亂的伍安朔!

 

 

 

「桐......桐桐,我跟妳說,是李斯,李斯帶妹回來,他們在裡面.......但不關我的事......」

 

伍安朔迎上李疏桐,急忙解釋。李疏桐看了他散亂的髮,再瞅瞅他不整的衣衫,輕笑道。

 

「年輕人嘛,我懂的。」

 

「不是......那是他......我沒有........」

 

 

 

不管伍安朔怎麼解釋,房間裡的浪叫還在繼續。

 

「年輕人愛玩不要緊,但吵到其它住客就不好了,你們克制一點。」

 

李疏桐說完,便繼續下樓了!

 

 

 

「這個李斯,怎麼不去死呢!」

 

伍安朔嘆了口氣,跟著李疏桐下樓了。

 

李疏桐收起相機,和小萱交接了一下小夜的狀況,然後出去關大門。期間伍安朔一直跟在她後頭,她走到哪,伍安朔就跟到哪。

 

 

 

「你幹嘛跟著我?」

 

李疏桐問。

 

「我都在妳後面,房間裡不干我的事。」

 

伍安朔解釋著,有點委屈。

 

 

 

「好啦,知道了,瞧你急的。」

 

李疏桐覺得伍安朔不知所措的樣子,可愛又有趣。

 

「他們大概一時半刻不會結束,你回去也不方便,不如陪我守大夜吧。櫃檯有電腦,可以看看方才拍的照片。」

 

 

 

李疏桐的反應不但豁達大度,又免除了自己必須回房間的尷尬,還可以看她過去的相本,滿足他的好奇心。

 

這才放下心上弔桶伍安朔覺得,桐桐實在是太善體人意了 !





台長: 陳跡
人氣(818) | 回應(1)| 推薦 (1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那年盛夏 |
此分類下一篇: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11---江孟淮
此分類上一篇: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9---七月半的好兄弟

陳跡
不小心用了童仲彥和邱主任的老梗.XD

[看見邱主任而不喜歡她的.就不是男人.]


下集開始開虐~~~
2019-06-11 00:02:42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