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ota WISH首賣 Honda CIVIC首賣如何在股市上創造驚人財富 「亞洲最美女神」鞠躬倒...
2019-06-07 00:57:24 | 人氣(33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8---中文系女生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李斯看見伍安朔的樣子,愣了一愣。

 

他想起南下墾丁前,去見了回國的伍爸爸伍媽媽。他們已經從伍安堯處得知發生了什麼事,兩老十分擔心,尤其是伍媽媽,一面抱怨伍安堯,一面詛咒向子珊,哭到都快斷氣了!

 

 

 

「發生了這種事,阿朔一定很傷心,他又自己一個人在外地,如果想不開怎麼辦?他現在一定寂寞又痛苦不知道躲在哪裡哭......這孩子從小到大沒經歷過什麼挫折,他一定會受不了的!不行,我一定要去看他!李斯,你快告訴伍媽媽他人在哪裡?」

 

伍媽媽一直給李斯施加壓力。可伍安朔叮嚀過了,不能讓他家人和向子珊知道他的行蹤。

 

「伍媽媽,您放心,伍安朔跟我連絡過,他說他現在很好,只是不想見家人,如果您不放心,我去看看他,再跟您回報他的近況。否則他說,他只是想一個人靜一靜,要是你們去找他,連靜一靜的機會都不給他,他就轉移陣地,讓妳們找不到他。」

 

李斯將伍安朔的話原封不動的轉達了,心裡卻腹誹著這傢伙的任性,讓李斯還要幫他應付台北的一切。

 

 

 

「妳不要擔心了,阿朔已經二十一歲,不是小孩子,他會知道自己該怎麼做的。」

 

伍爸爸倒想得開,還在看報紙。

 

李斯的話嚇住了伍媽媽,她也怕伍安朔跑到不見人影,她轉向一旁的伍安堯,厲聲道。

 

「哥哥你聽好,不管那個向子珊說她喜歡了你多久,你都不可以跟她交往,我不會接受她這個媳婦的,把我兩個兒子玩弄在鼓掌之間,要讓她進我們家門,我名字就倒過來寫!

 

伍安堯也很悶。事情發生後,他一直想著要如何才能修補他和伍安朔的關係。老實說,他也想去找伍安朔,卻又怕伍安朔還在氣頭上,把場面弄得更僵。

 

 

 

「媽,這些事以後再說。現在最重要的是阿朔。」

 

伍安堯說完,悶悶地上樓去了。

 

 

 

帶著全伍家的殷殷期盼,李斯出現在異鄉。

 

伍安朔他媽哭到快斷氣,伍安朔卻屁顛屁顛地跟在一個美女後面提著兩袋豬肉,看起來還心情愉悅的樣子?

 

 

 

「李斯,你真的來了?等一下,我先幫桐桐把豬肉拿進廚房。」

 

伍安朔閃過李疏桐,從櫃檯旁進了廚房。

 

 

 

「你是阿朔的朋友?」

 

李疏桐停下腳步,同李斯聊天。

 

「嗯。我們是同學。我來陪他,想在這裡訂一間房,可這位妹妹說沒有房間了。」

 

李斯指了指櫃檯後的小萱。

 

「明天是重要假日,民宿一房難求。」

 

李疏桐微笑道。

 

「這樣吧,阿朔的房間是雙人房,兩張單人床的,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和阿朔一起住。」

 

說完,伍安朔從廚房出來了。

 

「阿朔,你先陪陪你同學,我進去準備醃料,你等一下進來拍肉裹粉,中午的菜色是排骨飯。」

 

交代完後,李疏桐便進了廚房。

 

 

 

伍安朔的樣子和他預期的實在差太多,哪有半分失戀的樣子?倒是發花癡的感覺還像些!

 

李斯有太多疑問了,急欲尋求答案。伍安朔熟門熟路地在櫃台後倒了兩杯紅茶,找了張桌子和李斯一起坐下了。

 

「我沒法跟你聊太久,我還要打工換宿呢!你先把行李放進房間,自己去晃晃,我晚上再陪你出去喝兩杯。」

 

 

 

「打工......換宿?」

 

李斯瞅著伍安朔。

 

「我錢包不見了!身上沒錢,最近真是倒楣透了!

 

伍安朔抓了抓頭,笑道

 

「你看起來不像很倒楣的樣子。」

 

李斯若有深意道。

 

「剛剛跟你一起進來那個女人是誰?」

 

 

 

「那是桐桐,異鄉的老闆。」

 

伍安朔心一橫,似要把桐桐叫習慣了,左一個桐桐右一個桐桐的。

 

「老闆?」

 

李斯更驚訝了!要經營民宿是要有一定財力的,那個女人看起來那麼年輕貌美,竟然是老闆?

 

「你也覺得很意外對嗎?她真的是啊!」

 

伍安朔看起來很得意,不知道在得意哪條。

 

「你叫她桐桐?」

 

太好笑了,李斯心裡想,他可沒叫過向子珊「珊珊」。

 

「因為她名字裡有桐。不說了,我要去拍肉了,你先自理啊!晚上咱們再找地方喝兩杯!

 

屁股都沒坐熱,伍安朔又撇下李斯,跑進廚房去了!

 

伍安朔進來的時候,李疏桐才把醃料準備好,拿出切好片的豬肉。

 

 

 

「這豬肉呢,要把纖維打斷,吃起來才會軟Q。我待會教你怎麼打,今天先準備個一百片吧。」

 

李疏桐道。

 

「可是我沒有下過廚......孔子說君子遠庖廚......

 

伍安朔的說法讓李疏桐猛翻白眼。

 

「這是孟子說的。而且,你不是君子。你看過哪個君子身上連一塊錢都沒有的?」

 

李疏桐將一把肉錘交給伍安朔。

 

 

 

「妳......妳怎麼知道這句話是孟子說的?」

 

伍安朔想,他一個T大法律高材生都搞錯了,李疏桐怎麼會知道?

 

「不用在我面前掉書袋,我大學讀的是中文系,先生。」

 

李疏桐說完,轉身走向大冰箱,拿出太白粉。

 

原來李疏桐是讓許多男大生趨之若鶩,氣質高雅穿長裙的中文系女生啊!難怪能寫出這麼文青的slogan












台長: 陳跡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