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生命的主人 高醫... BMW X3限量首賣台南車站美式鬆餅早午餐! 最慘撞衫!貝克漢父子帥...
2019-06-04 00:01:37 | 人氣(646) |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7---黑心吸血慣老闆

推薦 1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在異鄉住了一晚後,因為覺得李疏桐做的飯很好吃,所以伍安朔又延住了三個晚上。

 

他喜歡住在異鄉的感覺,他可以暫時不用去想,未來該怎麼面對向子珊和伍安堯,甚至爸爸媽媽。嚴格來說,在墾丁這種度假勝地,悠閒至上,根本什麼都可以不用想,整天放空也可以活得很好。

 

所以,伍安朔決定再繼續延住下去。

 

一早,照例沿著海濱公路跑了一段,回來看見鳳姐在櫃台後面忙,伍安朔便道。

 

「鳳姐,我想繼續住。」

 

鳳姐瞧他滿身大汗,遞了杯水給他。

 

「這次想住多久呢?」

 

鳳姐笑問。

 

「五天,我刷卡。」

 

伍安朔微笑著,順手伸向褲袋裡,卻突然臉色一僵。

 

「怎麼了伍先生?」

 

鳳姐見他臉色不對,問道。

 

「奇怪,我的皮夾呢?」

 

伍安朔將口袋內裡整個翻了出來,空空如也!

 

「會不會在房間裡?」

 

鳳姐好心提醒。

 

「嗯,我回房看看。」

 

伍安朔覺得事情不太妙。他對皮夾向來謹慎,這輩子還沒丟過錢或皮夾。

 

難道失憶是失戀後遺症?

 

伍安朔回到四樓的房間,包包、抽屜、衣櫃、床上、床頭櫃不停翻找,可皮夾就像被神隱了一樣,杳無蹤跡!

 

再度回到大廳,伍安朔朝鳳姐招呼道。

 

「這幾天都在墾丁晃,我沿路回去找,鳳姐,你先幫我留著房間,謝啦!

 

之後,騎上他的重機,憑著印象一路尋找。

 

其實,這樣的找法根本緣木求魚,墾丁那麼大,那麼多景點,要找出一個皮夾,大海撈針還差不多。

 

為什麼最近的自己做什麼都不順呢?

 

找了一個上午,早餐午餐都沒吃,皮夾幾乎可以宣告消失了!

 

 

 

過午,伍安朔沮喪地回到異鄉。李疏桐聽鳳姐說了伍安朔丟皮夾的事,她讓鳳姐先端出一盤海鮮燴飯,看伍安朔狼狽的樣子,皮夾又丟了,肯定沒吃飯。

 

李疏桐在伍安朔對面坐了,問他。

 

「還是沒找到嗎?」

 

伍安朔搖搖頭,吃著海鮮燴飯,不說話。

 

「在墾丁,要找個皮夾,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去報警了嗎?」

 

「嗯。」

 

伍安朔心情壞透了,他現在只想吃飯,不想說話。

 

 

 

「小伍,你也出來三四天了,怕你家人擔心,不然,你要不要回台北?」

 

李疏桐問。

 

「不要。」

 

這是伍安朔絕不考慮的選項,他答得毫不思索。

 

「不然,找你家人或朋友送錢來?」

 

李疏桐幫他想辦法。對她而言,她們異鄉可不是做慈善事業的,要住就得付錢。

 

伍安朔想著,家人不必說了,朋友,他的朋友都是窮學生,而且,他也不想讓他們知道他和向子珊的事。畢竟他所有的朋友都知道他們感情很好,他丟不起這個臉。

 

李斯吧?李斯倒是知道向子珊讓他頭頂跑馬的事。可他家的錢都被他媽帶去東南亞了,李斯自己都是打工兼家教營生的,手頭也不寬裕。

 

唉,一文錢逼死一條英雄漢,他算知道了!

 

 

 

李疏桐幫他想了很多辦法,他都不接受,但要把他轟出去,也不是做生意的道理。

 

「這樣吧,你看行不行。異鄉因為是民宿兼做小吃,我、鳳姐和小萱人手有點不足。你不想回台北我能理解,我也不勉強你,你們年輕人不是流行打工換宿嗎?不然你留下來幫忙好了。」

 

「我供你三餐和住宿,再給你一些零用錢,免得有一天你想回台北了卻沒錢回去。你覺得如何?」

 

 

 

這個方法不錯,這樣他就可以繼續留在異鄉了!

 

「好啊!李老闆妳人真好!

 

這樣一來,困境就解決了!

 

 

 

「先別高興得太早。之前你是我的住客,我自然要對你客客氣氣。現在你是我的員工,那就得聽我的!

 

李疏桐說完,便站了起來,朝屋後走去。

 

事情解決了,伍安朔心情好,三兩下就扒光了盤子!

 

而後,李疏桐拿了一個髒髒的布袋出來,丟在伍安朔面前!

 

 

 

「你現在不是觀光客,而是員工,就沒有散心這回事了,看見門口進來那塊地嗎?去種菜!

 

李疏桐又丟給他一包種子。

 

「種......種菜?」

 

伍安朔睜大了眼睛,他可是T大法律高材生,這輩子還沒種過菜!

 

「怎麼?大學生不會種菜嗎?你不是說異鄉飯菜好吃?你不種哪有菜吃?」

 

伍安朔沒想到床頭金盡後李疏桐就翻臉成了蘇淮妓院的趕人老鴇,果然,女人都是現實的!

 

畢竟自己理虧,伍安朔拿起髒布袋,看袋子裡有小鏟子、小水瓢等種菜的工具。

 

看來,種菜真的變成他的命運了!

 

 

 

伍安朔蹲在地上,他想,種菜,要先把土翻鬆吧?他拿起小鏟子,把泥土一區一區地翻鬆。光是翻土這個動作,就累得他滿頭大汗!

 

難怪,難怪,陶淵明會說他種的田「草盛豆苗稀」,每次考差,媽媽也叨念叫他去種田,原來種田這麼累啊?

 

不但累,而且髒,土裡還有一堆蚯蚓蟲子蝸牛,說多噁心,就有多噁心!

 

翻完土,他全身又臭又髒,現在又是墾丁的夏天,他都不敢聞自己身上的味道了!

 

然後呢?趕快完事,回去洗澡吧!

 

抓起一把種子灑在泥土上,應該就可以了吧?

 

 

 

「你當自己是散財童子啊?」

 

李疏桐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了背後。

 

「種子要一顆一顆種,種到泥土裡,大約一個指節深,這是白菜,你以為是油麻菜籽,隨便灑隨便長嗎?」

 

說完,李疏桐挽起袖子,蹲了下來,親自種給伍安朔看。

 

「妳不是台北人嗎?為什麼會種菜啊?」

 

伍安朔問。

 

「從頭學啊!菜自己種可以省錢,也沒有農藥。我只要去市場買肉就可以了!

 

李疏桐道。

 

「客人來時看見我們的菜園,知道我們菜是自己種的肯定健康,自然願意來吃。我們異鄉回鍋律高,做的幾乎都是知根知底的熟客,就是這個道理。」

 

「市場買肉?還好,我還以為妳會要我去養豬養雞.......

 

伍安朔念叨。

 

「養豬養雞又怎麼了?沒人養豬養雞,肉從哪裡來?」

 

聊著聊著,李疏桐竟然種完了一袋種子。

 

「我要去煮飯了,你記得澆水。明早我要去恆春菜市場挑肉,你跟我去,以後你去買!

 

說完,李疏桐就著園子旁的水龍頭,將手洗乾淨了!

 

 

 

「菜市場買豬肉?我?」

 

伍安朔真的沒想到,想不到啊!他根本沒去過菜市場!

 

 

 

「小伍,我是為你好。你想想看,你以後執業,不會接到和攤販有關的案子嗎?什麼都去嘗試,生活經驗越多,對你未來的工作越有利,懂嗎?」

 

李疏桐義正詞嚴地說完,便走到後頭廚房去了。

 

「確定是為我好,而不是壓榨勞工?」

 

伍安朔喃喃抱怨。

 

 

 

勞動了一天,累得拖著腳步回到房間,洗了一個舒服的熱水澡,伍安朔躺在陽台的躺椅上,靜靜地聽著海潮聲。

 

其實,這樣的生活好像也不錯?當他種菜打掃招呼客人時,什麼伍安堯,什麼向子珊,根本一點都想不起來。

 

果然談戀愛是有錢有閒人的專利,一旦落實到生活裡的柴米油鹽,一堆做不完的事,誰有精力想那些啊?

 

晚上伍安朔又睡得很好,夢也沒做一個!

 

 

 

第二天一早,李疏桐就來敲門,叫他出發了!說早市新鮮貨不等人的!

 

這個李疏桐,外表是個美女,但靈魂就是個黑心吸血慣老闆!

 

今天,李疏桐叫伍安朔開箱型車,又是一大挑戰!

 

 

 

「我......我沒開過箱型車.......

 

伍安朔當場嚇醒!

 

「沒關係,我會教你。」

 

「妳不怕撞車?」

 

「我已經死過一次了!小伍,同樣的話不要讓我再講第二次!

 

 

 

伍安朔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就這樣,他也學會了開箱型車!

 

 

 

「我說李老闆?妳可不可以不要叫我小伍?是有多小啊?」

 

伍安朔一面開車,一面抱怨。

 

「那表示我覺得你很可愛.......

 

李疏桐摸摸他的頭,笑道。

 

「好啦好啦,我知道男人不喜歡小,也不喜歡可愛,那,我叫你阿朔?」

 

 

 

「好的,桐桐。妳再摸我的頭,我就捏妳的臉!

 

雖然在開車,頭被李疏桐佔便宜了,他自然也要在口頭上討回來的!

 

「什麼桐桐?不要叫桐桐,都把我叫小了!

 

李疏桐抱怨道。

 

庭長裁示,抗議無效,伍安朔從此一直叫她桐桐。

 

 

 

李疏桐和菜市場裡的攤販都很熟了,尤其是魚販和肉販,大家熟絡地向她打招呼。

 

那當然,她是大戶。

 

伍安朔跟在她後頭,幫她提豬肉。

 

 

 

「嘿,李老闆啊!這個帥哥是誰啊?怎麼以前沒看過啊?」

 

肉販阿姨八卦地問。

 

「我們異鄉的打雜小弟阿朔啦,以後他來買肉,還要阿美姨妳多多照顧啦!

 

竟然說我是「打雜小弟」?

 

「阿美姨啊?一直以來,我們家桐桐承蒙妳照顧啦!桐桐常在我面前說妳人好,賣的肉又新鮮,一定要拖我來認識妳.......

 

伍安朔一面說,一面朝李疏桐挑眉。

 

竟敢說「我們家桐桐」?

 

 

 

「你們家桐桐啊?李老闆,這個阿朔不會就是異鄉未來的老闆吧?那妳就變老闆娘啦?」

 

阿美姨八卦地笑道。

 

「雖然降了一級,但那是好事啊!要請我喝喜酒啊!我一定休攤一天給妳們捧場!

 

 

 

「當然當然.......

 

伍安朔還沒說完,李疏桐便拉著他離開,一面解釋。

 

「沒有這回事,他就是打雜小弟.......

 

 

 

李疏桐將伍安朔拖到一旁,正色道。

 

「伍安朔我警告你,你不要在菜市場裡敗壞我的名聲!」

 

菜市場裡三姑六婆最愛八卦,謠言沒兩天就到處飛得跟蒼蠅一樣多。

 

 

 

「桐桐生氣了?那我以後不講了!

 

才怪,她要他以後自己來買豬肉逛菜市場,他就大講特講,放送他跟桐桐的「特殊關係」,這真是令人開心的惡作劇啊!

 

「不要叫我桐桐!

 

李疏桐氣呼呼地,逕自走回箱型車,伍安朔步履輕快地提著兩大袋豬肉跟在後頭。

 

 

 

一路道歉回到異鄉,伍安朔將車停好,又提著兩袋豬肉,和李疏桐一起走進大廳。

 

道歉歸道歉,伍安朔根本沒打算改。

 

「桐桐,這些豬肉放哪裡?」

 

伍安朔問著,聲音愉快。

 

 

 

櫃檯前有個熟悉的背影,背對著李疏桐和伍安朔,聽見伍安朔的聲音,那人回過頭來。

 

「李斯?」

 

見櫃檯前那人,竟是從台北殺到墾丁的李斯,還提著豬肉的伍安朔,不禁激動地喚了一聲!




台長: 陳跡
人氣(646) | 回應(4)| 推薦 (19)|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那年盛夏 |
此分類下一篇: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8---中文系女生
此分類上一篇: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6---那個男人

妳得鼻和嘴唇距離如果不那麼靠近就美了!
2019-06-04 06:06:08
版主回應
它是角度的問題吧?就一張插圖而已,看看笑笑就好啦!
2019-06-04 07:24:49
Someone to use my name to leave above message.
2019-06-04 23:22:48
此力非彼力喔!看來,我得改名字了。
2019-06-04 23:32:01
版主回應
挖~~~到底誰是誰啊???是易容術還是分身術???
2019-06-05 00:57:39
版主,妳好,
這是美國的力,後面那二個留言是我放上去的,既然有人對「力」這名字有興趣,那我就另起爐灶了。
這言情小說看起來輕鬆愉快,但版主相信妳對食物也是有一番研究,是不是妳的家常菜啊?
2019-06-05 08:26:33
版主回應
我知道了 我也覺得第一則的力語法不大像妳~~~
不過沒關係 不管美醜 我現在不是長這樣就對了
文字比較重要 我不是賣臉的 大家要看俊男美女 看我小說的男女主吧
是啊~~~這些菜作法都是比較簡單的~~~
我不喜歡幾菜一湯那種煮法~~~
比較喜歡燴飯咖哩麻婆豆腐飯炒飯這種一盤解決的煮法~~~

這篇故事跟墾丁有關
墾丁給人的感覺總是輕鬆愜意不要太複雜的
所以我寫這篇也不大動腦筋
進度也比較快 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歡


另外那篇[滅諦天樞]就比較燒腦了
不過這篇[那年盛夏]大概再輕鬆個兩三集就要開始虐了
請大家珍惜目前輕鬆曖昧的時光~~~
XD
2019-06-05 08:42:33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