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盆警訊容易被忽視 顧... Honda CR-V首賣不看盤也能輕鬆獲利40趴 《獅子王》小巨蛋演出中...
2019-05-29 19:53:42 | 人氣(64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唯願光明賦予你3---滅諦帖(BL慎入)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MOBILE







李白撈月樓,某處內室。

 

一名美艷妖嬈的胡姬,穿著唐代流行的齊胸襦裙,外罩一件寬敞的大袖,隨性地披在肩上,看起來隨時都會滑下去,引人遐思。

 

在幽暗的夜明珠光下,她將一只黑色的信封,交給一名背上繫著日月雙刀的年輕男子。

 

男子上身罩著白色斗篷,他的臉隱藏在斗篷之內,看不清楚。斗篷下黑色坎肩掠過胸前,坎肩下方露出他結實沒有半分贅肉的腹肌,白褲黑靴裹住他一雙長腿。

 

黑色的信封上沒有半個字,渾然素面。一個很平常的信封,要說它與眾不同之處,大概就是不會有人使用黑色當作信封的顏色了。

 

但,道上的人都知道,這看似不起眼的信封,便是令人聞風喪膽的 『滅諦帖』。

 

明教的殺手帖。

 

 

 

斗篷男子從信封裡抽出一個名字。

 

「柳銓?這誰?」

 

男子問。

 

「霸刀柳家的四少。平日喜歡調戲良家婦女,燒殺擄掠無惡不作,是地方一霸。殺了他,也算為民除害。」

 

胡姬回答。

 

「武功怎麼樣?」

 

男子又問。

 

「曾和河朔當地的震遠鏢局因押標的問題起衝突,一人挑了整個震遠鏢局。」

 

 

 

「就這樣?沒了?」

 

男子語氣中聽得出失望。

 

「這樣的生意妳也敢介紹給我?」

 

 

 

「最近唐門那裏生意搶得兇,生意不多,這柳銓已經是其中佼佼者……」

 

胡姬顯得有些侷促。

 

「不接!」

 

男子將信封擲回女子身前。

 

「對手太軟,沒意思。」

 

說完,男子便要走出密室。

 

 

 

「等…..等等,南辛,你要不要順便看看夜榜?你的名次很不錯。」

 

胡姬收下信,喚道。

 

「什麼夜榜?我不看那東西!」

 

那名叫南辛的男子冷哼了一聲,心道這新來的胡姬未免太不識時務,連他的習慣都一無所知。

 

他,南辛,漢名陸緋,只接強者的生意,從不看夜榜,名次對他來說沒有意義。

 

他只在意毀滅強者那一霎那的快感!

 

 

 

「有強者進貨再通知我。」

 

陸緋揚長而去。

 

 

 

最近沒有好對手,他實在悶得慌,甚至想,乾脆別接生意,直接上門單挑好了。

 

少林派高手多,好像是不錯的選擇。

 

當他說出這樣的想法,他的那些狐群狗黨豬朋狗友臉色齊齊大變,告訴他,人家少林都是高僧,悲天憫人慈悲為懷,是好人中的好人,陸緋你去殺了人家少林高僧,明尊會不高興,降災於你。

 

明尊是明教最高神祇。

 

陸緋雖然我行我素,但對於明尊他還是敬畏的,只好打消單挑的念頭。

 

 

 

走出密室,一群明教的師兄弟,正在包廂裡等他。

 

「怎麼去了那麼久?南辛你不是和那個薇達好上了吧?」

 

薇達是明教新任滅諦使,專門替殺手傳遞滅諦帖,就是密室裡那個女人。

 

「唉,無趣,一切都無趣得緊。酒呢?都被你們喝光啦?」

 

陸緋在人叢裡坐下,搶過一旁弟兄手裡的酒罈來喝了一大口。

 

 

 

在座的,都是明教殺手。他們平常面對危險的工作,壓力很大,放蕩時也就越加放蕩,包廂內觥籌交錯,酒液四濺,舞姬一面跳舞,一面和這些男人拉拉扯扯,衣服都穿不住,舞都不成舞了!

 

陸緋一上來,弟兄們就把最漂亮的那名姑娘推給他。那名叫幽蘭的漢人姑娘的確漂亮,身形嫋娜,肌膚白皙細緻,臉型小巧,五官精緻,簡直像仙女一樣。

 

 

 

「陸爺,奴名幽蘭,敬陸爺一杯。」

 

幽蘭將身體靠近了陸緋,一對豐胸在他手臂上磨磨蹭蹭,說是敬酒,其實已經將酒杯遞至陸緋唇邊,要餵他喝酒。

 

「妳喝吧。」

 

陸緋沒有接受,突然道。

 

「啊?」

 

幽蘭有些不知所措。

 

「難道要我餵妳?」

 

陸緋看上去神色不善。

 

「嗯……是…….」

 

沒想到遇上了個脾氣古怪的主。幽蘭將手中杯盞一飲而盡,卻突然手臂一緊,被陸緋拉了過去,灼熱的唇吻上她的,舌頭撬開她唇齒,陸緋就這樣汲取她口中酒液!

 

 

 

一眾明教弟兄見陸緋這麼會玩,激動得鼓譟起來。

 

「美女嘴裡的酒,是不是特別甜、特別香啊!」

 

眾人一面叫囂,一面拉扯著身旁的舞姬們上下其手!

 

 

 

整個李白撈月樓,就明教弟子這個包廂特別吵鬧,經過的客人無不側目,包括剛和君安生聚完會,經過包廂外的唐藍。

 

西域蠻子,心中哆嗦著,唐藍嫌惡地走了。

 

 

 

一陣拉扯中,陸緋的白色斗篷被扯了下來,露出他的臉。他是胡漢混血,五官有波斯人的深邃分明,卻又有著繼承自漢人母親的柔和溫潤,雙目如星,神采奕奕,大漠風砂淬煉出來的小麥色肌膚俊美無儔。幽蘭原本因為陸緋不知好歹的強吻而生氣,待看見陸緋的真容,倒覺得自己不虧了,甚至沾沾自喜。

 

在李白撈月樓兩年了,就沒看過這麼好看的嫖客。

 

 

 

「等等,我沒看錯吧,幽蘭姑娘是不是臉紅了?」

 

其中一名明教弟子發現新大陸似地叫道。

 

青樓姑娘,哪個不是大風大浪過來的,竟然還會暈船臉紅?

 

「幽蘭姑娘,看上我們南辛,是要領號碼牌的......」

 

明教弟子妳一言我一語地起鬨。

 

 

 

「就你多嘴!」

 

陸緋將酒杯砸向說話的那個明教。

 

 

 

「我們幽蘭啊,皮膚白皙得跟掐得出水似地,一臉紅就很明顯。」

 

那個被砸的明教,身旁的舞姬笑道。

 

「看起來含羞帶怯的,是不是啊!」

 

 

 

「是挺白的。妳是不是沒曬過太陽啊?」

 

陸緋歪著頭看向幽蘭。此時的他少了方才的狂肆,多了點孩子般的好奇。

 

 

 

「幽蘭她呀,是巴蜀人,巴蜀那地方啊,一年太陽見不上五天,當然白皙啦!」

 

剛剛開口的那名舞姬道。

 

「巴蜀美人肌膚白皙細緻柔滑,姊妹們都羨慕得緊呢!」

 

 

 

「是嗎?那,巴蜀的男人也是這樣嗎?」

 

陸緋又問。

 

 

 

眾人因為陸緋突兀的問題而冷場。

 

 

 

「嗯?」

 

陸緋不以為忤,他看向那名說話的舞姬,打破砂鍋要答案。

 

 

 

「這個問題呢,我來回答好了。我和唐門弟子交手過很多次,他們雖然帶著半面具,不過另半面看上去,的確是挺白的。」

 

又一位明教接口道。

 

「那我就瞧不過眼了,堂堂大男人,跟娘們一樣白有個屁用?」

 

 

 

「你瞧不過眼?喂,陸耽,我還記得你上次和一個唐門搶目標後,躺在床上足足一個月爬不起來的事啊?」

 

另一位明教接著道。

 

「白是白,一點也不娘,凶戾得很!」

 

 

 

「真的?」

 

陸緋眼中綻出一絲光亮。凶戾?這兩個字怎麼聽怎麼順耳哩!

 

 

 

「各位爺你們太過份了!晾著我們姊妹不搭理,倒聊起男人來了!」

 

其中一名舞姬嘟起小嘴,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

 

 

 

眾人又胡鬧了半晌,酒過三巡後,便帶著各自的舞姬,開房去了!

 

 

 

在藻飾華麗,香氣浸人的房間裡,陸緋和幽蘭顛鸞倒鳳了大半夜,幽蘭累得承受不住,香汗淋漓,全身骨頭都要散架了!

 

陸緋側著身體看她,總覺得意猶未盡。

 

 

 

「陸爺......奴家......奴家不行了.......」

 

承受不住陸緋的狂野,幽蘭懷疑再這樣下去她就要死了!

 

是啊!女子身子骨纖細,嬌嫩柔軟,水做似的,好像稍微一用力,她們的手腳就會被折斷,脖子就會窒息,肌膚就會被撕裂......

 

陸緋覺得很不盡興。還不如肏個皮粗肉厚的漢子帶勁!

 

 

 

「知道了........妳幫我,找個小倌來吧!凶戾.......喔,不,強健一點的......」

 

陸緋翻身平躺,閉上眼睛,呼吸平順,連喘息都沒有。

 

 

 

幽蘭愣了一下。怎麼這位史上最帥嫖客還有龍陽之癖嗎?

 

不管怎麼說,她要逃,不逃就會掛在這裡。

 

 

 

李白撈月樓生意做得大,除了女妓,也養了些男妓小倌,供應特殊需求。幽蘭穿戴整齊,應許了陸緋後,便出了房門,替他張羅伺候的小倌去了。

 

 

 

唐藍回到他在長安的住處。

 

天樞卷上,以硃筆寫成的『陸緋』二字,看上去極其刺眼。

 

切磋武功時,他這輩子沒贏過唐白,他深深知道他與唐白間的差距。

 

而這個陸緋,他的排名還在唐白之前,夜榜第一。

 

憑我,殺得了他嗎?

 

金主到底是誰?為什麼不指名夜榜位階較高的殺手,偏偏找個第八名的自己呢?

 

但,一躍而上第三名,這對唐藍來說,誘惑太大。

 

這樁生意,他決定接了。

 

 

 

武功不必提,他只能走以前的老路,用計智取。

 

唐藍洗了個通體舒暢的熱水澡,讓思路清晰些,提了一罈陳年女兒紅,徑至丐幫分舵,找君安生去了!












台長: 陳跡
人氣(642) | 回應(0)| 推薦 (1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唯願光明賦予你(BL慎入) |
此分類下一篇:唯願光明賦予你4---天使條款(BL慎入)
此分類上一篇:唯願光明賦予你2---唐白(BL慎入)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