淹水後清理重點 清掃消... Honda FIT首賣定頻洗衣機!限量出清中 大奶網紅再添熱度!慘遭...
2019-05-28 00:34:38 | 人氣(595)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4---都是台北人

推薦 1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伍安朔連吃了兩盤海南雞飯,第二盤比第一盤份量還多。

 

「老闆說你這麼捧場,她很開心,不算你錢。」

 

小女孩笑道。

 

「老闆喜歡人家稱讚她的廚藝呢!

 

 

 

「嗯......妳叫什麼名字啊?」

 

伍安朔想起和這個親切和善的小女孩說了好一會的話,卻不知道她的名字。

 

「我叫小萱。」

 

「小萱妳不用上學嗎?」

 

「我對讀書沒興趣,國中畢業後,媽媽叫我來幫老闆的忙。老闆給的錢,比我那些去念建教合作的同學還多,我也可以實際學著照顧生意和煮菜。」

 

雖是單親,小萱的笑容看上去天真又無邪,定是受到很好的照顧。

 

「這樣也好。行行出狀元啊。對了小萱,為什麼妳們老闆特別喜歡人家稱讚她的廚藝呢?」

 

伍安朔想,李老闆煮東西那麼好吃,稱讚對她來說應該是家常便飯吧?有那麼稀罕嗎?

 

「因為她很久很久以前,完全不會煮菜,花了很多工夫去學呢!

 

小萱道。

 

「那她為什麼突然想學呢?」

 

伍安朔順口問了。大概是因為李老闆看上去,和一般民宿老闆看起來有太大的反差,因而好奇。

 

「這......我就不知道了。這是他們大人的事,也許我媽會知道。對了,哥哥你還要吃嗎?」

 

小萱從櫃檯後倒了一杯常備的冰紅茶給伍安朔。

 

「我吃飽了,妳們大概也要開始忙了。我出去晃晃,今晚我要繼續住,妳幫我跟李老闆說一下。」

 

喝完紅茶,大略交待了一下,伍安朔就離開異鄉了。

 

 

 

騎上他的重機,伍安朔穿過大部分店家還沒開的墾丁大街,往恆春市區去。

 

雖然他不想連絡任何人,可前晚的事,他放了李斯和學弟們鴿子,他還是主要連絡人,就算他的生活爛成了一鍋粥,對學校,該盡的責任還是得盡。

 

到市區通訊行買了一隻便宜新手機,辦了易付卡,這是新門號,如果他不主動聯絡親戚好友,沒人找得到他。

 

辦好手機後,他唯一聯絡的,就是李斯。

 

 

 

「伍安朔?你到底怎麼回事?等了你一夜,手機又壞了沒法聯絡。」

 

李斯抱怨道。

 

「對不起。我家出了點事,我暫時離開台北,不想回去。系露的事,你幫我處理一下,改天再謝你。」

 

伍安朔大略說了。

 

「什麼事那麼嚴重?伍安朔,你平常不是那麼意氣用事的人,事情很嚴重嗎?」

 

「沒什麼。我調適好了就會回去。不好意思,麻煩你了李斯。」

 

「那你至少讓我知道你在哪裡,我要去確定你的狀況。不然,萬一你想不開,我不就成了知情不報的罪人?」

 

「我不會想不開的,就這樣。」

 

「伍安朔,先別掛。我可以幫你處理系露,可你拿什麼回報我?」

 

伍安朔不是那種會因為情緒而正事都不顧的人,老實說,李斯很擔心,總要確定伍安朔安然無恙才行。

 

伍安朔沉吟了一會。

 

「我可以告訴你我在哪裡,可你要答應我,不可以告訴我的家人......還有......向子珊。」

 

 

 

「你和向子珊出問題了?」

 

李斯是誰?人精似地。伍安朔和向子珊感情那麼好,不可能不讓向子珊知道他的行蹤,唯一的解釋就是,問題出在向子珊身上。

 

「我不想提。」

 

吃飽後稍稍平復的心情,又因為向子珊的名字,而蕩到谷底。

 

「好。你在哪裡?」

 

「國境之南,一個叫異鄉的地方。」

 

「墾丁?你還真能跑!反正暑假了,我處理完系露的問題就去找你。」

 

得到伍安朔的下落,李斯心上吊桶才放下一半。

 

 

 

將正事交待完後,因為提到向子珊,伍安朔心情又重新佈滿陰霾。通訊行在恆春老街附近,他索性逛逛恆春老街,走到電影海角七號中男主角,阿嘉的家,看見牆壁上,大大寫著白底藍字的海角七號,牆下放了板凳,讓遊客拍照留念。

 

當場有一堆情侶在互拍,還有一對情侶把手機拿給伍安朔,請他幫忙拍合照,濃情密意地。伍安朔覺得,他去哪裡都是在找虐。

 

他又登上恆春古城中,離老街最近的西門,上頭有幾名年輕女大生正拿著自拍棒拍照,她們看見伍安朔,也要伍安朔幫她們拍合照,其中還有一名正妹對伍安朔似乎很有意思,想和他攀談、交換賴。

 

但因為向子珊,伍安朔現在對『女大生』很感冒,一點衝動也沒有,如無意外,照這樣的情節發展,他可能會出家當和尚。

 

用手機查了恆春景點,最後,他決定去東門搶孤棚看看,他不信那裡還能遇見情侶或女大生,又不是鬼。

 

果然,搶孤棚那裡一片清靜。

 

不知道是心情的關係,還是這些景點全都名過其實,總之伍安朔提不起勁,便決定離開恆春。途中經過有名的小杜包子,可怕的人龍,他一個失戀的人吃都吃不下,更不用說為了吃排隊了。

 

墾丁是最有名的國家公園景點,是多少人的青春?如果他跟向子珊好好的,他們可以一起來玩,肯定會留下許多美好的回憶。

 

結果,向子珊想一起來的不是他,而是伍安堯吧?一想起這事,伍安朔的心就像淋上了整顆檸檬一樣酸。

 

誰像他那麼慘,被當替身五年,自己還沾沾自喜的,以為找到了全世界最好的『老婆』?

 

最窘的是,正主兒還是他親哥?老實說,他哪裡不如他哥哥了?就算一開始向子珊動機不純,可後來呢?他的條件,他對她的好,還不足以讓她死心塌地嗎?

 

不能再想,再想,心酸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離開恆春,他飆回墾丁,路上經過牧場,那些毫無生氣的牛羊馬,因為太熱全縮在樹蔭下。心情不好,連牛這麼可愛的動物都覺得面目可憎。

 

接近黃昏不那麼熱時,他去爬了大尖山,讓自己喘到沒心情想其他事,在上面放空,看海,看夕陽。

 

 

 

回到異鄉已經是晚餐時分。他就是下意識回來,吃李老闆做的晚餐。中午啥都吃不下,晚餐他點了一道青椒牛肉炒飯,同樣吃了兩盤。

 

吃完後,他在大廳裡看李老闆的攝影作品。李老闆將墾丁拍得很美,伍安朔覺得奇怪,一天逛下來,他覺得墾丁最醜的就是人,氾濫成災的人潮,比海潮還可怕。

 

可李老闆,怎麼有辦法拍到每個景點都乾乾淨淨沒有人呢?

 

今晚守櫃檯的,是李老闆。大概是不出門的關係,今天她只在後腦挽了一個鬆鬆的髻,穿了一件削肩合身白長裙,隨興好看。

 

她正拿著DM,向一對情侶住客介紹墾丁景點。伍安朔一面看著相片,並非刻意,但李老闆和情侶的對話,他聽得一清二楚。

 

情侶說他們是從台北下來的,對墾丁不熟。李老闆說她也是台北人,人不親土親。

 

一個台北人,怎麼會到墾丁來開民宿呢?

算了,伍安朔想,自己也是台北人,還不是一樣窩在墾丁?每個人的背後都有故事,也許李老闆也有吧?

 

聽完李老闆的介紹後,情侶們滿意地拖著行李,回到他們的房間去了。伍安朔站在相片前,回頭問李老闆。

「墾丁人那麼多,妳怎麼能避掉遊客,拍到這些純風景啊?」

 


「等啊。」

 

李老闆一面整理住宿登記,一面道。

 

「我喜歡在凌晨或早上拍照,那時的遊客不多,自己早點起床就好。如果想拍的景點還有人,那就等人離開。」

 

「這些照片肯定費了妳不少時間。那妳民宿的生意怎麼辦?」

 

「鳳姐和小萱會幫我,她們很能幹,我也落個輕鬆。」

 

李老闆笑道。

 

「伍先生也對攝影有興趣?我見你看我那些照片,看了許久。」

 


「嗯。以前是有想拍的人,現在.......算了。」

 

伍安朔強迫自己不要哪壺不開提哪壺。

 

「妳的照片色調很自然,也是Canon的單眼吧?」

 

「嗯。77D,單眼的入門款。」

 

李老闆道。

 

「我的也是。不過出門倉促,沒帶出來。」

 

不知道為什麼,和李老闆使用一樣的單眼這事,讓伍安朔心情稍稍好了起來。

 


「如果你想用,我可以借你,難得來墾丁玩,多拍一些照片回去做紀念吧,台北來這裡一趟挺不容易的。」

 

李老闆闔上登記冊,放到抽屜裡。

 


「李老闆妳也是台北人,為什麼會來墾丁開民宿呢?」

 

伍安朔順口一問。

 

「看見門外的Slogan嗎?那就是我的原因。」

 

李老闆一面說,一面倒了兩杯冰紅茶,一杯遞給伍安朔。兩人坐在離櫃台最近的餐桌旁聊天。


當你的心在故鄉受了傷,也許異鄉,才是你真正的歸宿。

 


「我也是因為那樣的理由,才來到墾丁。」

 

不說不知道,原來這個李老闆,和自己還是有蠻多共同點的。

 

「我可以問.......

 


「不可以。」

 

伍安朔本想問李老闆,故鄉給了她什麼傷害。沒想到提到這事,原本親切的李老闆突然變得嚴肅。

 

「喔......對不起。不過我能理解,因為如果有人問我,我也不想說。」

 

伍安朔喝了一口沁心涼的紅茶,是古早味的,香醇卻不是太甜。

 


問錯了問題,氣氛有些尷尬。不過,伍安朔並不想結束這場對話,於是又問。

 

「對了,我是台北人,對墾丁不大熟,李老闆妳可以替我介紹景點嗎?」

 



轉移了話題
李老闆眉梢一緩,站了起來,從櫃台上取過DM,微笑道。

 

「你可以去恆春老街走走,古城西門在那裏也可以看看,東門有個搶孤棚,你一定要去看,靜靜心肚子餓了吃個小杜包子,但不要抱太高的期望。離開恆春往回走,鹿境可以去,那裏的鹿很可愛,可以餵食。墾丁牧場可以吃羊奶冰淇淋,還可以看牛羊,門口砂島可以浮潛......

 

李老闆介紹了很多景點,大概能讓他玩個四五天,伍安朔一面聽,一面問。

 

「李老闆,妳介紹給我的內容,怎麼跟剛剛那對情侶不一樣?很多經典的墾丁景點,像關山落日,龍磐草原,風吹沙.......妳怎麼不幫我介紹?」

 

 

 

正專心介紹的李老闆,聽了伍安朔的問題,緩緩抬起頭來。

 

「我怕你跳下去。」

 

 

 

伍安朔一陣語塞。

 

他一個失戀的人,這些景點都在岩岸上,跳海是很容易。

 

難怪她介紹的景點,不是很多動物,再不然就是地形平坦,遊客少的。

 

遊客多,看見情侶的機會也多。

 

李老闆是很貼心,但有必要再戳他一刀嗎?

 

 

 

「妳說得沒錯,我是有可能跳下去。不過,有個方法可以預防。」

 

伍安朔靈機一閃,順著她的語氣道。

 

「什麼方法?」

 

李老闆問。

 

「找個人陪我去,看住我就行了。」

 

伍安朔裝成一副很沮喪的樣子。其實,和李老闆聊天的全程,他心情是不錯的,以至於他的沮喪必須假裝。

 

「我問小萱有沒有空。」

 

李老闆點點頭。

 

「我怕我真要跳,她拉不住我。」

 

伍安朔嘆了一口氣。


李老闆又道

 

「那鳳姐......


伍安朔兵來將擋

 

「鳳姐要照顧店裡,又要照顧小萱,怕分身乏術吧?」

 

 

 

李老闆白眼翻在心裡,但伍安朔終歸是客人,臉面還是要給的。

 

「行了,我跟你去。不過,你可不要後悔。」

 

怎麼可能後悔啊?不說李老闆是個美女,難不成她還是什麼披著美女皮的三頭六臂吃人怪獸?又不是演聊齋伍安朔心理喃喃。

 

「好。這張DM給我回去研究一下,那就明天見了,李老闆。」

 

伍安朔抽走她手中的DM,走回房間的步履顯得輕快。







台長: 陳跡
人氣(595) | 回應(1)| 推薦 (1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那年盛夏 |
此分類下一篇: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5---李疏桐
此分類上一篇: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3---異鄉

陳跡
這兩篇新作
都是有點『虐』的『年下戀』(女大男小、受大攻小)
弱弱地問一句
不知道有沒有人在看啊?
兩篇都會很短
不管有沒有人看
我都會把它寫完滴
2019-05-29 08:38:25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