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Z C300限量首賣 BMW X5限量首賣好股票加碼的兩個時機 男子不滿愛車遭連續拖吊...
2019-05-20 18:18:42 | 人氣(453) |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1---夤夜的驚喜

推薦 1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T大校園裡,星期五,下午五點,下課的鐘聲響起,學生三三兩兩走出教室,穿越校園,朝校外走去。

 

星期五下午的課,學生上課意願普遍不高,原本三十個人的選修課,只來了十個人。

 

今年大三,法律系的伍安朔習以為常了,這個時間點開的課真的很不討喜,他也不是不會翹課的人,但這門叫攝影與人生的課他還有點興趣,於是成了少數沒翹的那三分之一乖乖牌。

 

走出教室後,一打開手機,鈴聲馬上響起。

 

螢幕上閃動的,是「老婆」兩個字。那是他的女友向子珊那張紮著馬尾,穿著薄荷綠削肩上衣,清純俏麗的臉,還讓他設成了手機桌面。

 

向子珊是醫學大學的學生,主修心理學,今年大二,小伍安朔一歲,他們從伍安朔高二起便開始交往,到現在也已經進入第五個年頭。五年很久,但他們的感情依舊很好,著實讓大家羨慕。如果沒有意外,伍安朔打算,等他完成大學學業,考上律師執照,就向向子珊求婚。

 

 

 

「喂,老公嗎?吃飽沒?」

 

電話那頭傳來向子珊雀躍的聲音。

 

「還沒。要一起吃嗎?」

 

伍安朔上揚的嘴角藏不住笑意。

 

「你不是帶學弟,要去清溪谷替系露場勘?」

 

向子珊語調裡的溫度降了一下,伍安朔沒察覺。

 

「那也不差一頓晚餐的時間,來嗎?」

 

伍安朔道。

 

「不要了,我以為你要去場勘,活動都排了,娜娜她們找我去逛街,我一天到晚和你窩在一起,再不答應她們,就要被說重色輕友了!

 

向子珊的語氣,讓伍安朔想見她嘟著小嘴的可愛模樣。

 

「好。那我就和學弟他們一起去吃了。兩天後見!

 

伍安朔笑笑,電話那頭傳來向子珊mua的一聲吻別。

 

 

 

「喂!安朔學長,女朋友啊!看你笑得一臉花痴的樣子!

 

準備和伍安朔一起去場勘的明揚學弟,是同系大二生,他從背後突襲,狠狠拍了伍安朔的背,嚇了他一大跳!

 

「你敢虧我?上次不知道是誰捧了一大束99朵玫瑰花在女宿下站了兩個小時。怎麼,那個外文系花,有進展了嗎?」

 

伍安朔把問題丟回給明揚學弟。

 

「唉,學長,你是要我這次場勘傷心得摔下懸崖嗎?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明揚學弟搖了搖頭,一付泫然欲泣的模樣。

 

「可恨,我不是開保時捷的,也帥不過金城武,學長,我看你家也不是什麼有錢人,長得也不比我帥,你怎麼就把得到那個心理系花啊?」

 

「你老是看外表,不看內在,女孩子最重要的是心,一顆純真善良的心,你老是追那些金玉其外的拜金女,當然一天到晚傷心。」

 

「是。我們學嫂最純真善良了,安朔學長都不看外表的,就算把到系花,那也是不看外表的,這樣滿意了吧學長?」

 

 

 

「就你嘴賤!

 

伍安朔哭笑不得,反手扣住明揚學弟的頸子,不理他的唉唉叫,拖出校門,胡亂找個自助餐店,一餐便解決了。

 

後來,還有一個同年級的同學和兩個學弟前來會合,一共五人,在校門口集合後,一人一騎,便朝市郊騎去!

 

 

 

一路上,夏夜晚風微涼,很是舒服,五個大男孩一路狂飆,享受風馳電掣的快感。

 

接近清溪谷,路上車輛越來越少,路燈也越來越稀疏,五個人騎了約莫一個小時,在路旁的小七稍作休息,買了飲料喝。

 

一起來的同班同學叫李斯,沒錯,就是你想的,那個秦代被趙高陷害腰斬慘死的李斯,一樣的名字。李斯是服過役後才來考大學的,因此身上多了一份社會氣息,他站在燈下抽菸,用手肘推了推伍安朔。

 

「要不要來一根?飄飄欲仙,滋味好得很。」

 

李斯慫恿他。

 

「不了,我還想多活幾年。」

 

伍安朔婉拒。

 

「爸媽都是教授,哥哥是醫科學生,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家庭,還有個感情穩定的女友,是沒甚麼必要抽菸,不過伍安朔,男人,還是得學會抽菸,有一天,用得上的。」

 

李斯的話語焉不明。伍安朔只是笑笑,沒答腔。

 

 

 

李斯的爸爸是他爺爺的養子,也是長子,收養了李斯他爸後,果然為他爺爺和奶奶帶來兩個親生兒子,但那兩個親生兒子成天匪類,嫖賭毒樣樣來,只有他爸是最孝順成材的,氣得爺爺過世前把所有財產都給了他爸,兩個叔叔不服,成天到他家搗亂,李斯高中念得好好的,叔叔也三天兩頭到他學校鬧,爸爸要報警處理,奶奶寵親生兒子,對爸爸以死相逼,爸爸一念之仁,卻讓其中一個叔叔吸毒後神智不清,放了一把火燒了他家!

 

他爸他奶奶都死了,他媽和他逃過一劫,財產落到他媽和他身上。縱火的那個叔叔被關了,還有另一個叔叔,為了躲他,李斯要他媽拿著錢到東南亞避避,他自己則選擇入伍。

 

後來那個還在外面的叔叔找到了他,死活跟他要錢,他說錢都在他媽身上,家裡房子也燒了,剩一輛進口車,不然他要就拿去吧!

 

叔叔高興地開著車走了,然後,出了車禍,車體爆炸,死了。

 

那車放了很久,性能如何,零件有沒故障,誰知道呢?

 

李斯跟伍安朔講這件事的時候很平靜,一樣抽著菸,他的臉隱在煙霧迷濛中,伍安朔看不清他的表情。

 

伍安朔覺得,李斯一定知道那車有問題,說不定,那車還是李斯自己動的手腳,但伍安朔沒戳破,他覺得李斯幹得好。

 

從此,他跟李斯就很要好,雖然兩個人的家庭背景差很多,但李斯的話,常常能刺激他新的想法,因為家庭背景的關係李斯對犯罪心理學,尤有獨到的見解。

 

 

 

「喂,伍安朔,你有沒有要廠商準備備份帳棚?」

 

李斯突然道。

 

「有,我讓他多準備兩個。」

 

「那不夠。萬一現場有破損的,或臨時有人想去,你要拒絕他們嗎?備而不用,追加十個吧?烤肉份數也是

 

李斯世故,考慮得也多。

 

「還有,再跟廠商確定一下天氣狀況。清溪谷是個溪谷,怕漲大水。」

 

 

 

「好,你等等。」

 

伍安朔拿出手機,發現手機屏幕暗下來了,按下開關鍵,竟然打不開!

 

「怎…..怎麼,竟然這時候壞了?」

 

拿出行動電源充電也一樣,不是沒電,而是手機故障了!

 

其他三位學弟也圍了過來,幾個念社會組的大男孩,七手八腳地就是搞不定手機。

 

伍安朔是負責聯絡廠商的幹部,廠商的電話和重要事項都在手機裡,手機竟然這時候掛掉,惹得他連罵四個幹。

 

 

 

 

「李斯你先罩著學弟,我回家拿備份手機,家裡也有廠商提供的名片和筆記,你們先去,我拿了東西隨後就到。」

 

伍安朔黑了一張臉,分派道。

 

「沒事,不用急,清溪谷路我熟,距離系露還有兩天,你慢慢騎再跟上便是。」

 

夜深視線不良,李斯要伍安朔安心慢慢騎,免得發生意外。

 

伍安朔慶幸自己是和李斯共事,那個人經歷的事情多,應變能力強,把學弟交給他,伍安朔很放心。

 

 

 

在小七分道揚鑣,伍安朔騎上他的重機,又朝市區的方向飆去!

 

 

 

回到家,已經半夜一點了,只客廳玄關一枚夜燈還亮著,爸爸媽媽去對岸參加學術研討會還沒回來伍安朔輕手輕腳地怕吵醒哥哥伍安堯,穿過客廳上了二樓,進了自己房間,從桌墊下拿出廠商名片,還有幾張企劃放進口袋,卻怎麼也找不到他的備用手機。

 

唉,今天是走了什麼霉運?心想事不成的。

 

對了,他記得伍安堯好像剛換手機,可以跟他借舊手機來備用啊!

 

 

 

按掉電燈,離開房間,把房門關好,伍安朔走向哥哥房間,敲了兩聲。他和哥哥感情向來不錯,敲了兩聲沒人應,就逕自旋了門鈕,把門推開。

 

 

 

「哥,你手機…….

 

話說到一半,伍安朔的聲音凝結在喉頭,再也吐不出半句話。

 

 

 

伍安堯帶了個女人回來,兩人裸睡著依偎在被子裡。伍安朔敲門開門的聲音驚擾了他們,兩人嚇了好大一跳,連忙裹著被子坐起查看狀況!

 

那個女人,有著跟向子珊一樣的長髮,跟向子珊一樣白皙的肌膚,還有,跟向子珊一般佼好的面容。

 

那個女人,若不是一聲聲,親暱叫著他老公的向子珊,卻又是誰?

 




台長: 陳跡
人氣(453) | 回應(3)| 推薦 (1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那年盛夏 |
此分類下一篇: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2---最遙遠的地方

陳跡
這篇小說的靈感是墾丁
因為前陣子我家連續一個月每個星期六日都去墾丁
墾丁也是我最愛的地方
在高雄讀大學的我
墾丁等於是我的青春
於是
突然想幫它寫個故事
現代言情
五十集內搞定
2019-05-20 18:31:49
路痕
李斯的故事很吸引人,想必將來另有發揮的空間。
女友躺在哥哥懷裡當這集收尾,使人不得不接下去看...高招!
2019-05-21 09:59:46
旅人
感謝第一推荐紅樓悼亡母
2019-05-21 14:11:12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