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2 09:43:10 | 人氣(1,19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愛妳,令我重生35---無量王的病

推薦 1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殿下,殿下,洗凡殿下一早就來了,正候在殿外呢!

 

這天,睡眼惺忪的勝曼還在賴床,被肆夏的聲音嚇了一跳,連忙從床上一躍而起!

 

洗凡?這可是她第一次來找自己,不管目的為何,兩人關係總算是破了冰。

 

 

 

「快快,替我漱洗梳妝!

 

 

 

以最快的速度打理好自己,不求華麗只求整齊舒適,淡妝半髻,勝曼在偏殿接見洗凡。

 

「妹妹好早,肆夏上茶啊!

 

勝曼與洗凡相對而坐。

 

「早什麼?妳不知道現在已經巳時了嗎?」

 

洗凡沒好氣地瞟了她一眼。

 

那有什麼?我在家時若是放假,不到下午是不起床的,起床第一餐都是午晚餐哩!

 

「倒是妹妹起好早,早起是好習慣啊!

 

勝曼打哈哈。

 

接著,洗凡對身邊侍女使了個眼色。

 

 

 

「我喝不慣你宮裡的茶,清露,把燃葉交給肆夏。」

 

勝曼但見清露拿了一個足足有三分之二手臂高的紫色茶罐,交給肆夏。

 

 

 

「肆夏,上燃葉。」

 

勝曼笑笑。那麼多份量的茶葉這次會面肯定泡不完,這洗凡是變了相要送自己茶葉呢!

 

她沒道謝,裝糊塗,這洗凡傲嬌成這樣,說謝謝反而戳破了她,要尷尬呢。

 

「妹妹一早來找我,有什麼事呢?」

 

 

 

「聽說妳前陣子昏睡了五天,然後又差點被人綁了,來問問情況。」

 

洗凡站了起來,在偏殿裡走來走去。

 

「咱們韶夏皇室流年不利,父王的事,王兄的事,妳的事,看看是不是風水有問題,需要改改運了。」

 

 

「還好,洗凡妳不是沒事嗎?」

 

勝曼安慰她。

 

「有妳我在,不會再有事了。」

 

 

 

「是這樣麼?」

 

洗凡停下腳步。

 

「父王在陷入長時間昏迷之前,也是那樣間歇性昏迷,短則三天,多則五天,發作時間越來越密集,然後,處理完王兄的後事,就這樣一病不起了……

 

「我若有事,事情會變得很簡單,整個韶夏都是妳的了,不是嗎?」

 

勝曼聽得出,洗凡在說無量王發病進程時,語氣有些害怕。

 

她竟是在擔心自己嗎?

 

 

 

「妳不必測試我。妳不要忘了答應我的事,妳若死了,那件事怎麼辦?」

 

勝曼當然知道,洗凡指的,是把她送到震餘王身邊的事。

 

 

 

「我沒事,洗凡。我答應妳的事一定會做到。」

 

「聽說來綁妳的人,是震餘派來的?看樣子,他對妳還不死心啊!

 

 

 

沒想到消息傳得這樣快,難怪洗凡緊張。

 

 

 

「那是因為,他不知道我現在變成這樣。我會找時間見他一面。讓他死心。」

 

勝曼想,震餘王現在沉浸在他過去和真勝曼之間的美好回憶裡,他不知道一切都已經不一樣了。

 

「然後,我再送妳過去。」

 

 

 

「妳想怎麼安排?」

 

洗凡問。

 

「洗凡,妳介意做質子麼?」

 

勝曼道。

 

「見面談清楚後,我當然可以幫妳問聘震餘王。可我怕他沒那麼快接受妳,我想來想去,只有當質子這一項,可以讓妳長久留在懷陵國。」

 

「震餘他也做過質子,他知道質子的苦處,我覺得他不會為難妳的。」

 

 

 

「當質子很危險。若懷陵國和韶夏國打起來,我就是死路一條,妳知道,我原本可以成為韶夏王的。」

 

洗凡要勝曼更進一步的承諾。

 

「我知道。我若掌握大權,我不會跟懷陵國打。如果情勢不得已真的要打,我會找人接妳回來。」

 

「我如何信妳不會過河拆橋?」

 

「我現在給妳任何承諾都是口說無憑。洗凡,妳只想一點,我成為韶夏之王後,就不可能嫁給震餘了,這點,妳是知道的。」

 

勝曼感覺得到,自從知道震餘沒死,洗凡對奪嫡這件事早就意興闌珊了。

 

「或者,妳不願冒成為質子的危險,其實,我也不願妳身涉險境。那麼,我即位後直接替妳問聘震餘也可以,只是不知道震餘會不會答應。妳可以自己選擇。」

 

 

 

「我再想想。」

 

沉吟許久,洗凡才給出答案。

 

 

 

「好。妳好好考慮。不管妳的選擇是什麼,我都會保護妳的人身安全,即使當個質子,我也不會讓妳受苦的。畢竟,韶夏皇室只剩我們兩個了。」

 

好一段時間,兩位王女不再說話,只品著燃葉茶。

 

 

 

「對了,方才妹妹提到父王的病情。我看過太醫院的記檔,都說是父王勞瘁過度,肝氣逆行,導致身體虛不受補,藥石罔效。妹妹方才質疑我昏迷五日的原因,是不是有什麼想法?」

 

其實,在肆夏對她下毒之時,無量王纏綿病榻的樣子,也曾在她腦海一掠。

 

「太醫院的太醫都長著同一條舌頭,每位替父王診治過的太醫皆如此說。但韶夏皇室出了那麼多事難道都是巧合麼?」

 

「妹妹妳懷疑誰麼?」

 

其實韶夏皇室出的事還不只這些,還包括大西洋底的勝曼。

 

「我沒有想法。只是,我在想,如果替父王診治的不是太醫,會不會有不一樣的說法?」

 

過去的事勝曼不知,但洗凡既然跟她有一樣的懷疑,這條線便值得追查。

 

「妹妹妳說的不錯。咱們可以找不是太醫院的大夫替父王看看。只是得避過太醫院背後的那只黑手,這事需秘密進行。妹妹妳有好的人選麼?」

 

「有。我大表哥徐離劫自幼體弱多病,三折肱而成良醫,他懂醫術,只是甚少出診,雖不能列入名醫之林,但他的醫術是可以相信的。他常進宮來看我,如果是他,不管是二表哥或司功國舅都不會懷疑的。」

 

「就是燃葉的作手那位徐離劫?」

 

勝曼瞟了肆夏一眼。

 

看見勝曼的反應,肆夏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那麼,我也想辦法弄個人進來,會診的第三人越多,結果會越準確。」

 

勝曼不認識徐離劫,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更甚者,他是徐離陣營的人,也許診出的結果也只會對徐離氏有利,她也得有自己的人才行。

 

她想起替她「整型」的太醫李瞻。嚴格上說李瞻去主持郅地醫學中心,已不算太醫。李瞻偶爾會以報告研究進度的名義進宮來探望她,如果是他,徐離戮和司功也不會懷疑。

 

 

 

「那就這麼說定了。算算時間,大表哥應該也要從閬山回京了。事不宜遲,我回宮修書與他。最後結果如何,咱們再參詳。」

 

 

 

姊妹倆結束了一早的會面後,洗凡離去。

 

「肆夏,去找單越來見我。另外,等徐離劫進宮會診父王時,我如果也去動靜太大,怕舅舅知道。妳去幫我聽聽那個徐離劫說了什麼。」

 

「是替妳製造了面對面的機會,但可不能被帥哥沖昏頭,耽誤了本宮正事啊!

 

勝曼半叮嚀半揶揄著。

 

原本沉穩的肆夏的臉都紅到頸根去了。

 

「奴婢去請單大人了……

 

 

肆夏離去的背影步履輕快。

 

唉,有個人,有個念想也是好的。自從來到華胥界,勝曼是寂寞太久了。

 

 

 

見了單越,勝曼便讓他去郅地找李瞻。順便問一問雲玉笙主持拱辰門的近況。

 

對於任雲玉笙為隊長一事,司功沒有意見,畢竟王女遭綁這事和他送進來的面首有關,勝曼念他也算遭受矇騙,沒有怪罪對他來說已是莫大恩澤,何況雲玉笙的確救駕有功,司功也沒有立場說什麼,只是,以司功的性格,一定會私下調查雲玉笙。

 

就讓他自己看著辦吧。

 

因為初任隊長,雲玉笙最近很忙,加上采齊老是為她和雲玉笙敲邊鼓,勝曼覺得有些煩,兩人也少見面了。

 

她並不討厭雲玉笙,也覺得雲玉笙對自己是不大一樣的,但她總直覺,雲玉笙對她好的動機,並不是像采齊說的那樣。

 

她覺得雲玉笙對她的好,似乎是有所圖謀的。她不介意被利用,但她介意雲玉笙什麼都不告訴她。

 

就連藍翔也是。藍翔也聽雲玉笙的。

 

而且,雲玉笙認識震餘王的侍衛。

 

震餘在韶夏當質子時,住所並不在夏宮裡,而雲玉笙只是一個小小的禁軍還不是隊長,有什麼機會認識震餘王的侍衛?

 

她是葉氏女王,習慣掌握一切,但她沒法掌握雲玉笙,相反的,她覺得她被雲玉笙掌握著。

 

她在華胥界孤立無援,也只能被他掌握。

 

唉,這麼虧,上次應該看看他臉的,起碼扳回一點,心理會平衡些。





台長: 陳跡
人氣(1,199) | 回應(0)| 推薦 (1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愛妳,令我重生 |
此分類下一篇:愛妳,令我重生36---會診
此分類上一篇:愛妳,令我重生34---改天好了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