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鍋料驗出防腐劑!欣葉... 紐約7天只要29900元起三種口味一次滿足∼好幸福 米其林少女三餐無肉不歡...
2017-11-14 16:37:34 | 人氣(40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射手之箭49---妳真是壞透了

推薦 9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肯錡宴設在著名的六星飯店宴會廳內
藝術吊燈絲綢簾幕上等大理石磨光地上覆波斯毧毯


專業DJ播放悠揚古典樂聲

這種音樂和會場主人韓拓實在調性不合著重在商場宣傳總要給人持重專業之形象客戶才會有安全感



當然包括韓拓一身西裝看來人模人樣


在眾多董總級專業人士眼中這才叫大氣』。



韓拓表現得不錯越來越沉穩。」



韓實先一手挽住心不甘情不願卻不得不跟來的韓夫人一面滿意地道



在這種場合除了提高本身和肯錡的聲勢.......有許多企業家眷屬會趁機相好聯姻對象以求門當戶對......韓拓的條件這樣好機會肯定不少........



言語中透著驕傲



韓夫人不發一語



那又如何?可惜死會了不然我的韓揚比起韓拓不知尤勝幾萬幾千里



韓揚.......



可漪今晚穿著一襲金色肩帶魚尾長禮服搶眼中帶些媚惑



可惜這個饒具模特兒架式的美女早已名花有主挽住韓揚的手



你看來的有不少是業界有頭有臉的人物即使韓拓賺得不多但這麼奢華的宴會大家只會聯想這主人肯定賺了不少.........雖然粉飾太平卻有很好的宣傳效果。」

下次肯特汽車或者肯隆金控也來辦個宴會肯定不會輸給韓拓。」



在商界自我推銷十分重要



可漪建議韓揚



沒必要。」



韓揚沉著聲音



這種虛華的場面他並不喜歡他所在乎的是實質的到手的利益





你看韓拓那麼風光這裡招呼來那裏招呼去的你都不生氣?



可漪嘟起嘴她覺得韓揚太過低調



可漪喜歡舞會這種場合因為她老是成為目光的焦點



她愛死了這樣的感覺嫁給韓揚後她一直低調著都快悶壞了





啊,就愛出風頭。」



韓揚笑笑撫了撫可漪的頰



我不喜歡妳太出風頭........風頭給我一個人欣賞就好。」





韓揚的話可漪不滿意雖然韓揚對她好得沒話說



難道我嫁給你後就只能為你而活?





可漪將視線轉向韓拓



他似乎是天生的交際能手不管來賓多老或多年輕是男是女他總是能找到最得體的話讓賓主盡歡



肯錡主要幹部在韓拓帶領下盡出會場洋溢著熱鬧歡樂的氣氛沒有人感到被冷落







可漪想起第一次遇見韓揚也是在舞會的場合



韓揚舉止合宜彬彬有禮



而韓拓呢?和大家都能像朋友一樣



如果自己也可以成為那堆朋友之一那感覺肯定很妙







想像歸想像她還是得扮演好韓揚夫人的角色舉止合宜彬彬有禮地跟在韓揚身側





宴會開始後主人韓拓理所當然地上台致詞



感謝在場各位嘉賓的捧場在鋼鐵界我韓拓只是個名不見經傳初出茅廬的小子因為各位抬愛才使得原本長期虧損的肯錡有了小小的成長。」



接著韓拓將公司報表什麼成長率幾%什麼技術成長市場拓展或者難得爭取而來的有頭有臉的客戶名單一一報上可漪不懂但聽來頗嚇人



不到半年就有這樣的表現這是很驚人的.........



不愧是韓實先的兒子果然虎父無犬子.........



底下悄悄流竄著耳語



還有商業週刊的記者忙做筆記提問題







這個韓拓場面搞得真夠大可漪把現下意氣風發的韓拓和被小強拖鞋打的韓拓對比之下覺得很有趣差點笑出來





妳怎麼了?有啥好笑的?」



韓揚覺得可漪笑得莫名奇妙



可漪搖搖頭忍著笑看著台上的韓拓覺得他好像在耍猴戲



業績成長135%跩什麼?這時賞他一記小強拖鞋一定很好笑





不久舞會開始了



肯錡和我韓拓今天小有所成首先感謝的是肯讓我放手一搏的父親還有特地前來捧場的哥哥哥哥這第一支舞就請你們賞光吧。」



從頭到尾韓拓自己當主持人兼司儀禮讓長輩倒頗知禮數





韓實先與韓揚卻之不恭,牽著韓夫人與可漪,當樂聲奏下翩然一支輕快的倫巴舞曲



身型挺拔的韓揚和一身耀金的可漪出色的外表嫻熟的舞技尤為眾人注目的焦點





快快......這也拍。」



幹麻?我們是商業周刊耶。」



有什麼關係?俊男美女人人愛看肯隆金控的韓總還不是商界聞人?韓夫人之前還是車展皇后........就拍下來自己用不到賣給八卦雜誌也好。」



商業周刊記者鎂光燈閃個不停





一旁的韓拓聽見記者們的對話不以為忤



不管寫什麼對我肯錡都有宣傳的效果



而眼光卻駐留在舞池中那一襲惑目的金色身影上







一曲舞畢現場響起如雷掌聲!



韓老韓總舞技真不是蓋的!



四周有人叫囂著



安可!再來一曲!





老了.......韓拓你是主人你上吧!



韓實先笑著搖搖頭以他的年紀跳起倫巴有些喘





不行我沒舞伴.........舞會開始大家盡量跳吧.......



韓拓婉拒





這個過動兒會不想跳?見鬼了一定是只會街頭尬舞不會跳古典舞怕出糗



可漪想





你是主人不跳怎麼行?可漪妳陪韓拓跳一曲!



韓實先與韓夫人一旁坐了命令道





可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為什麼要我陪那傢伙跳?





或者妳陪韓拓跳......韓拓跟你大媽跳一支。」



韓實先又道





什麼?



韓夫人討厭死外面狐狸精生的韓拓怎麼可能陪他跳?



可漪妳陪他跳。」



又把事情推給可漪







.....我才剛跳完........



可漪還沒說完





借一下嫂子不會這麼小氣吧?



韓拓笑道



如果哥不高興我跟大媽跳好了大媽請..........









誰要跟你跳!開舞會連舞伴都不準備........



韓夫人怒道



韓揚讓可漪陪他跳去反正一支而已。」









可漪妳就陪韓拓跳一支吧。」



韓揚對可漪倒是放心知道她對韓拓的仇視程度不亞於自己



兩人那場轟轟烈烈的大架可不是白打的!







........



可漪不知道為什麼會天降這種橫禍韓拓拉著她走進舞池







搞什麼為什麼第一支曲子是各跳各的快曲倫巴第二支舞曲竟是身體貼身體的極慢華爾滋?







還沒搞清楚狀況韓拓的手就上來了





敬業點是我爸和我大媽還有我哥要妳跟我跳的我可沒強迫妳。」



韓拓右手牽住可漪左手另一隻手大喇喇地放在可漪的纖腰與翹臀之間







........



可漪瞪著韓拓剛跳完一隻快舞倫巴可漪裸露的肩頸上沁著細細香汗讓肌膚更加柔晰耀眼



你為什麼不邀Michelle?





我如果邀她來又怎麼會有機會跟妳跳這支舞?



韓拓的眼神有著惡作劇的促狹







......你是故意的?



可漪倒抽口氣腳步無意識地隨韓拓步伐前進後退



這到底是什麼情形?









我有話問妳。」



韓拓舞步從容



妳怎麼會有我房間的鑰匙?







........



已經準備將過去那段肯隆王子的童話放下所以可漪並不想回答



我不跳了!



可漪放下原本輕擱在韓拓寬闊肩上的雙手轉身想走







妳不說不讓妳走!



韓拓摟著可漪的手收更緊完全服貼著可漪的腰線下半身簡直貼在一起!



可漪動彈不得!







旁人眼中舞步極其唯美實不亞於熱戀情侶卻不知道這兩人此時陷於拉鋸情勢中!







不讓我走我就叫!



可漪惡狠狠地瞪著韓拓





我就公告大眾妳不明原因偷製鑰匙侵入我的房間!現場有記者大家聽了會怎麼想?



韓拓反將可漪一軍!







仍是俊男美女和諧華爾滋!



懷裡可漪漲紅臉氣呼呼的樣子像蘋果讓韓拓很想咬一口!







.............我說.......



可漪莫可奈何是自己理虧在先



那是備份鑰匙.......進你的房間是為了.....幫忙整理......







妳會這麼好心?



韓拓一副沒救了的笑



那也不是備份鑰匙備份鑰匙還好好掛在備用箱裡........那是第三把鑰匙!







事蹟敗露可漪吞了口口水



怎麼辦?還要說什麼才能掩蓋事實?



她始終沒想到韓拓會在這種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場合逼問她!



她將求助的眼光飄向韓揚



韓揚在跟客戶聊天沒將臉別過來



天哪怎麼辦?







妳枉顧朋友道義搶了朋友的男友把妳爸爸當狗來罵弄一些莫名奇妙的東西給我吃還有暴力傾向.......這也就罷了沒想到..........



韓拓突然將可漪牢牢抱住!



是抱不是跳舞的姿勢!可漪和韓拓的胸口緊緊地貼在一起沒有空隙!



妳連小叔都要勾引.......真是壞透了!







你說什麼?



可漪慌了一面掙扎卻掙不脫韓拓的臂彎!



你不要臉!誰勾引你了?放開我!







韓拓故意將自己的背朝向韓揚的方向



這樣韓揚就看不見兩人抱在一起







妳沒有勾引我...為什麼剛剛我在台上妳看著我傻笑?



韓拓的聲音從胸口傳出鑽進可漪貼在韓拓胸口卻莫可奈何的耳朵



........那是因為我想用小強拖鞋K!



可漪覺得韓拓真是嚇壞她的神經病!







是嗎?那麼為什麼我吃東西的時候妳老是看著我滿足的笑??







誰滿足地笑?我在等你什麼時候吐!







妳不承認就算了............那妳告訴我為什麼有我的鑰匙?







韓家的人都生得好看連叔嫂跳起舞來都這麼進入狀況賞心悅目



旁人的讚美不絕於耳



你們有時間講閒話怎麼不來救我?可漪快哭了





.......愛錢,想謀奪家產所以偷刻鑰匙這樣你滿意了嗎?



可漪隨口胡謅



別再說我勾引你了!自作多情的傢伙!







全家我最窮妳要謀奪家產也該刻我爸保險箱的鑰匙刻我房間的做什麼?



韓拓不放手



可漪的身體還真柔軟





拜託曲子趕快奏完吧!



對可漪來說這應該是金氏世界紀錄上最長的一支舞曲







好吧我撿到的是我撿到的好不好?我在倉庫撿到的不知道是誰的所以一間一間試剛好是你的可以嗎?



好爛的理由電視裡的笨賊都是這樣說的。」



韓拓擺明不接受



可漪的身體很香





竟敢罵我笨賊天哪我田可漪天生聰明絕頂......



我說什麼你都不信那還問什麼?





對男人來說有個美女想辦法弄到自己的房間鑰匙開了進去又沒什麼財物損失只偷翻相簿......妳要我怎麼想?





.......你怎麼想?



從韓拓的語氣可漪覺得不大妙









所以我說妳真是太壞了連小叔都要勾引!



韓拓嘴上罵著卻摟得更緊!







.......這是什麼邏輯?我只不過跑掉時忘記帶走鑰匙就變成勾引小叔的壞女人?





正窘間又是一陣如雷的掌聲!



那是得救訊號!舞曲結束了!





當韓拓的手一放開可漪也沒答謝禮喘著息一跛一跛地朝韓揚奔去!





可漪妳怎麼了?跳華爾滋有這樣喘?



正聊間韓揚回過頭看見可漪因過度掙扎不像跳完慢舞倒像打完仗的模樣不解地問



台長: 陳跡
人氣(405) | 回應(0)| 推薦 (9)| 收藏 (1)|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射手之箭 |
此分類下一篇:射手之箭50---半個王子
此分類上一篇:射手之箭48---慶功舞會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