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法學再交流 成大醫... 冬季英國海德公園溫馨聖誕最新!投信連續3日買超股 IBM推出免費DNS服...
2017-11-14 11:18:19 | 人氣(31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射手之箭47—-相本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過去千萬以上的大戶訂單都已經回流,交貨沒有延期的狀況。」

黃經理道。

「這是當然的。交貨不延期,客戶定心,訂單當然一張接著一張下,馮主任,依你核算,上半年度淨利是多少?

韓拓點頭,看向會計部馮主任。

「第一個月延續虧損狀態,但進入第二個月後,肯錡業績已達持平狀態,後四個月的獲利減去第一個月的虧損,淨利高達五百六十七萬,這個數字雖然不算大,獲利成長率卻是令人振奮的,六個月平均成長率,高達135%。」

馮主任報告道。

「的確是令人振奮的消息,公關趙主任,這個消息得放出去。」

韓拓裁示道。

「讓業界知道肯錡驚人的成長率,對肯錡客源拓展大有助益。」

趙主任受命。

「辦個慶功宴如何?

「其實除了努力趕工,爭取時間之外,最大的功臣,就是韓總了。不知道韓總為什麼這麼神通廣大,能夠讓流失的訂單重新回到肯錡?

張主任給韓拓戴了高帽。

這些老臣最初,都對這個嘴上無毛,辦事不牢的空降小子忿忿不服。

「當然,那些小開之中,有些和我交情不錯。但是,在商言商,光憑交情,不足以讓訂單回流........

韓拓耐著性子,向一干老臣說明。

「肯錡有個利多,就是貨源穩定,鐵砂進口成本比其他鋼鐵廠低。135%的成長率,怎麼可能只獲利五百多萬?

「嗯,一方面,韓總價開得低,採薄利多銷策略。」

黃經理輔助說明。

「目前,肯錡賺錢是其次,把商譽贏回來才是重點。」

韓拓坐在上位,一襲筆挺西裝,年輕而陽光的俊臉,看來意氣風發。

「商譽,就是金錢........關於這點,各位有異議嗎?

紫檀門,在可漪面前,沉甸甸地開啟。

陽光燦爛,可漪的心情,卻是一般地,沉甸甸。

韓拓的房間很大,少說有三十坪。東西卻不多。一張淺灰色的雙人大床,床邊有架跑步機。

韓拓在英國,念的就是運動器材,房間有這些東西,並不令人意外。

靠門這片牆,是個大衣櫥。衣櫥旁,是個玻璃櫃,裡頭擺滿了獎盃,還有模型車。

可漪想起韓拓那堆常來叨擾的車友,這堆模型車也就存在得理所當然。

面對床,是個很大很長的書桌,桌上擺放電腦,零零落落立著一排書。

大多是原文書。

他是留英的嘛。

可漪瀏覽了一遍,運動力學人體工學什麼的,每個字都看得懂,內容卻是門外漢。

原來,這個韓拓,也懂得一些,她不懂的事。

另外,是些旅遊相關。韓拓的書,就這兩大類。

一路看去,書桌角落裡,有本粗糙的亞麻色封面的大書,沒有書題,吸引可漪的目光。

將肯隆鎖圈放上書桌,可漪伸手,拿下那本面積很大,卻不厚的大書。

燙金大字Album,是相本?

這是韓拓的私人物品,自己已經是非法闖入,實在不該再動手。

但,一個突如其來的念頭,刺向可漪腦子!

也許,有韓拓念國小時的相片?

想到這裡,可漪心跳都快停了!

好奇心始終戰勝理智。可漪靠在床邊,翻開第一頁。

第一頁,有三張泛黃的相片,顯示年代久遠。

第一張,是個身著針織上衣,搭件格紋小圓裙,看來頗具風致的少婦,倚窗輕笑。

第二張,少婦換上格紋大衣,手中抱了個胖胖臉的小小孩。

這是韓拓的相本。那女子,是他媽媽?那麼,女子懷裡那隻豬,就是韓拓?

跟現在的韓拓一點也不像,現在的韓拓雖然個性像豬,但長得並不像豬。

而他小時候,竟然連長相都像豬。

第三張,又是第二張裡的胖小子。這次是獨照,而且是裸照。肚子有三圈游泳圈,第三圈還蓋住小小鳥,坐在沙發上咬著奶嘴笑,頭上還紮根沖天炮!

只要把這自以為是的傢伙小時候豬照公開,應該差不多就能讓他身敗名裂,痛不欲生了吧。

雖然可漪心裡還是沉重的,但韓拓小時候長得實在太滑稽,讓她因忍笑而顫著肩頭。

第二頁第一張,是韓拓可以走路的時候,大概四五歲了,韓實先牽著他。

年輕時的公公,外型也挺拔出色。只是和韓揚兄弟比起,嚴肅多了。

這張相片裡的韓拓長高長瘦了,只是咧開嘴的笑容中,缺了一顆大門牙。

醜。

第二張,是韓實先,少婦,和缺門牙小子的合照,唯一一張全家福。

那應該是韓拓童年最快樂的時光吧?

第三張,讓可漪愣了一下。

這是一張大頭照,穿著制服的大頭照!

那張臉.......霎時漲得好近、好大,就貼在眼前!

明亮的雙眼,桀傲的神情,不正是寒夜裡,中正公園那張臉?

而制服胸口,清清楚楚繡著『蘭台』二字!

她的肯隆王子,就是韓拓!

是韓拓,不是韓揚!

故事裡,和灰姑娘仙度瑞拉過著幸福快樂日子的,是王子。

現實裡,卻是王子的哥哥!

可漪雙手顫抖,有好長一段時間,看著韓拓的相片,無法翻頁。

不是說,老天別開她玩笑麼?

到底,老天爺還是開了她玩笑!

她想起,客廳裡那幅,羅傑解救安琪莉卡。

羅傑救了安琪莉卡後,安琪莉卡嫁給了羅傑的哥哥,這就是現實中的邏輯?

可漪緊閉的唇間,綻出一陣冷然的譏笑。

笑老天?笑韓揚?笑韓拓?還是,笑自己?笑命運?

接下來的動作,可漪無意識,像機械一樣,為相本翻頁。至於,相片內容是什麼,她全然不知。

終於,來到最後一頁。偌大一本相簿,也即將翻完。

可漪將視線移向,末頁的最後一張。

就算,做個總結吧。

這時的韓拓,有個略嫌瘦削的身體,和張年輕稚氣的臉。

大概十六七歲,高中時期吧。

穿著牛仔褲的長腿斜過畫面,韓拓的懷裡,抱著一個同齡的清秀少女!

兩人臉貼著臉,笑得一臉幸福,滿紙生春!

青春真好。

如果,要給這張相片下個註腳,這四個字,再適合不過。

那女孩,是誰?

很明顯的,不是明雪。

但氣質,和明雪很像,看起來家教良好,眼睛閃動著善良與慧黠的光芒!

看來,韓拓喜歡這樣的女孩,和自己完全不一樣的。可漪想。

算了,和人家比起來,我自私,多慮,飽經風霜。

這是最後一張相片,再也沒有了。

也許接著,韓拓就去了英國。

那麼,相片中的女孩呢?因為距離太遠,分手了麼?

所以,韓拓才會和,有著相同氣質的,明雪交往麼?

可漪想得出神了,直到一陣突如其來的聲音,打破她的思慮!

「妳在我房間做什麼!

沒想到,開完會,韓拓中途折返,拿忘在家裏的手機,卻看見侵入他臥房的可漪!

「我.........

可漪慌了!她原就是作賊心虛,非法入侵,當下猛然站起,相本摔在地上!

糟了!可漪看著相本,又看向韓拓,撿也不是,不撿也不是,侷促地搓著雙手!

「對.....對不起........

逃吧,啥都別說,誰都別去面對了!

可漪低下頭,閃過韓拓身側,朝門外長廊衝去!

門邊韓拓,看著可漪纖細倉皇的背影,消失在長廊盡頭。

怎麼回事?為什麼進我房間?

韓拓走近書桌,看見擱置在桌上的,一串懸著肯隆鎖圈的鑰匙。

地上,相本攤開最後一頁。

目光正對上,那張『青春真好』的陳年舊照,韓拓不禁眉頭一皺。

可漪關在房裡,一個下午,想了很久,很多。

謎底揭曉了,然後呢?該追逐小女孩時代的夢想,還是繼續面對身為人妻的現實?

今晚,一如往常,韓揚回來的時間,洗個澡,就該是睡覺的時候。

「今天累不累?

可漪替韓揚拿公事包,給他掛上西裝外套。

韓揚扯了扯領帶,嘆了口氣。

「還好,已經習慣了........今天家裡,有什麼事麼?

可漪笑著,搖搖頭。

「你餓不餓?我給你熱飯菜?

「不餓.......我比較......想喝紅酒......

話沒說完,韓揚促狹一笑,抱起可漪,往房間裡去!

一進房間,韓揚將可漪丟上床,忙和衣,朝可漪撲上!

「等等......先洗澡........

可漪媚笑,纖指點了韓揚鼻頭。

「這樣麼?我累了,沒力氣,妳幫我洗?

韓揚口是心非,說了沒力氣,卻有能耐將可漪從樓下抱到樓上,再從床上抱進浴室。

「這是沒力氣的樣子嗎?

浴室裡,兩人貼著下身,可漪笑著伸手,去解韓揚上衣。

「沒力氣都能這樣,才能給老婆大人幸福。」

話沒說完,韓揚熾熱的唇,封住可漪的。

在氤氳的蒸氣裡,兩人裸裎相對,激情地磨蹭個把小時,直到韓揚釋放!

洗完澡,雖然一身乾淨,卻也經過一場戰役般,兩人累得,依偎在雙人床上。

「韓揚,你今天,心情很好?

可漪將頭,枕在韓揚臂上,耳語道。

「嗯。公司人事安排底定,我讓王特助接人事,可漪,妳來接王特助的位置。」

韓揚的語氣,很溫柔。

「特助?

可漪眼中一陣閃亮。她早就想進肯隆這種大企業工作,自我實現,一直是她的夢想!

更何況,是特助這麼重要的職位?

「對,特助。我準備拓展海外市場,這是我最弱的部份,可漪,妳要幫我。」

韓揚的神情認真,微濕的髮絲幾縷懸在額前,看來很迷人。

不是說,認真的男人最帥氣嗎?

「我把身邊,都換上有外語背景的人。可漪,特助這個位置很重要,妳要認真學,只有三個月的時間,妳跟著王特助學,三個月後,接他的位置。」

韓揚安排停當。

也許是國內業務在他多年來的固守下早已底定,也許是英國回來的韓拓,給了他危機意識。

「那麼,我們就能一起工作........

可漪將手,摩娑著韓揚寬闊的胸膛。

「可漪,在自我實現上,我們的想法非常相近,所以,我相信妳能理解我,更能幫助我。我成功,也就是妳的成功........

韓揚嗅著可漪幽然髮香,在她額上輕輕一吻。

「記得帕格尼尼?

「記得。」

可漪抬起頭,將下巴擱在韓揚胸前,睜著大眼睛看著他。

「韓揚,我知道,你會成功的。」

「可漪.........

韓揚撫了撫可漪柔滑的雙頰。

可漪的話,令他感動。

「妳今晚特別美,為什麼?

韓揚一個翻身,將可漪壓在身下。

「因為.......我是你的妻子.......這是我,這輩子,感到最幸福的事........

可漪伸出一雙藕臂,圈住韓揚。

韓揚對我,是那麼那麼地好........

「韓揚......今生今世,我只屬於你........

「本來就是.......我的可漪......說什麼傻話........

韓揚渾身一燙,擁住可漪,再一次傾注熱情。

不慎將肯隆鎖圈,失落在韓拓房間。

可漪再也沒有肯隆鎖圈。

忘卻過去,珍惜眼前的幸福,這是天意。

謎底揭曉,大夢初醒。

過去的一切,不過是童話。我,韓揚的妻子,這才是真實。

灰姑娘和肯隆王子的傳說,就讓它永遠沉埋,不再提起。

從今以後,韓揚,是我唯一的王子......

台長: 陳跡
人氣(312) | 回應(0)| 推薦 (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射手之箭 |
此分類下一篇:射手之箭48---慶功舞會
此分類上一篇:射手之箭46—-不要開我玩笑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