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首爾折扣排行榜 創意競賽出爐!第一名是?馬英九洩密案無罪定讞 華南金融響應都更 「華...
2017-10-11 11:13:24 | 人氣(8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極劍86---我該做什麼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漁村的生活單純且寧靜。從有記憶以來,避從來沒有這樣快樂且滿足過。

什麼也不去想,只忙著要給極劍煮什麼樣的晚餐,給他裁件衣裳,縫雙鞋子,養些小雞小鴨,種些菜蔬。

月魄藏在櫃上,早已蒙了厚厚一層灰。

一如往常,極劍起了身,漱洗完畢。

避還香甜地睡著。

最近,她似乎懶了些,貪睡了些。

不忍吵醒她,極劍坐在床沿,看著她幸福的睡顏。

快樂時、平靜時、悲傷時、生氣時,怎麼看也不會厭倦的一張臉。

只是靜靜地看著,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的福分,能看著她多久。

避倏地爬起。

糟了,我又賴床了。

身邊空空的,極劍出門捕魚去了。

避敲敲自己的頭,趕緊漱洗完畢,便到村長姥姥那兒去了。

「我最近都爬不起來,沒有送星出門。」

避一面和村長爺爺,村長姥姥用著早膳,一面埋怨自己。

「妳是不是太累了?」

村長姥姥關心地問。

避搖搖頭。

「其實和以前比起來,我做的事不算多,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好容易覺得累。」

話還沒說完,卻見避臉色一變,朝茅廁衝了去!

「她是不是病了?妳去看看。」

村長爺爺憂心道。

「也許不是病了。」

離開座位前,村長姥姥笑笑。

很難受很難受,吃下去的東西全都嘔出來了,連眼淚都擠了出來。

姥姥的手輕拍避的背脊,試圖讓她紓緩些。

「好些了麼?」

她微笑看著過度反胃而喘著息的避。

「嗯。」

避點點頭。

「阿星知道麼?」

「我......我還沒告訴他。」

看姥姥的樣子,她已經知道了,避不隱諱地回答。

「別緊張,放輕鬆,第一次總會這樣。」

看著避雙眉微蹙的樣子,姥姥安慰道。

「姥姥......如果我告訴他,他會有什麼反應?」

避不安地問。

「他大概也會很緊張吧。」

姥姥笑道。

都是第一次,她是想像到這兩個年輕人一起緊張的樣子。

夜晚,避也一樣,早早就歇下了。

雖然極劍對避的身子仍保持著高度的興趣,但他發現,最近的避,似乎有意無意地躲他,和以前熱情無邪的樣子全不一樣。

「起來,待會再睡,聊聊天好麼?」

避背對著極劍,極劍摟住她,親吻她的頸子,在她耳畔輕聲道。

「你才不是要聊天。」

其實,避也睡不著,裝睡只是想躲著極劍。

「妳到底怎麼了?生病了麼?」

這段日子以來,極劍也發現了。

是不是生了病,怕我擔心,不讓我知道?

避沒有回答。

受不了這樣猜疑的感覺,極劍一把將避扯了起來!

「妳到底怎麼了?如果不舒服,我去請大夫。」

「我就是大夫。」

避努努嘴,回答。

「不然呢?」

「真想知道?」

避深吸了口氣,問道。

「當然。」

極劍回答。

避頓了一下。

此刻的她,緊張得要命。

姥姥說,極劍知道了也會緊張的。

要怎麼樣才不會緊張呢?

「你抱著我,別看我的臉。」

避要求道。

覺得怪怪的,不知道避會給他什麼答案,如果是什麼不治之症呢?

照她的要求做了。

避將臉埋入極劍胸膛,這樣一來,她看不見極劍的表情,極劍也看不見她的臉。

「星,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

避輕聲問道。

空氣凝住了,極劍的身子僵住了。

避聽見極劍的心跳,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像打鼓一樣。

他好緊張。

好久好久,兩人都沒說話,就這樣抱著。

「我......我該做什麼?」

許久,極劍冒出這樣一句話。

避愣了一下。

「妳......妳想吃什麼?我們......應該準備什麼.......

極劍說的話沒頭沒腦。

他什麼都做過了,就是沒做過父親。

避覺得比起殺人時從容不迫的極劍,知道自己要當父親,慌張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極劍可愛多了。

.......我也不知道.......

避躲在極劍的懷裡笑道。

「想個響亮的名字好了。」

 

 

台長: 陳跡
人氣(88) | 回應(0)| 推薦 (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極劍 |
此分類下一篇:極劍87---右兒
此分類上一篇:極劍85---一輩子的時間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