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刀房的變形金剛 華人... 扯!有錢買不到百萬元名車禮服大躍進!新奇3D列印 誤解獵雷艦產權歸屬 馮...
2017-06-02 23:56:18 | 人氣(830) |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漢章金劍1---殺了他

推薦 1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漢章帝烜.建初八年.鑄一金刀.令人投於伊水中.以厭「入膝之怪」(水經云.伊水有一物.如人膝頭.有爪.人浴輒沒不復出。)

南朝.梁.陶弘景《刀劍錄》



天穹碧藍.野大的風挾起漫天黃沙.似乎要將誤入其無垠領域的生物.吞食殆盡.

這裡是天山南麓的大戈壁.在唐代.隸屬安西節度使管轄.除了沙還是沙.漫天堆積的沙.瀝不出半點希望.

朝北望去.遠方隱約是天山上的終年積雪.雪也是水.只是.對沙漠裡裹緊破鹿皮.一臉黃沙.蹣跚而行的小小身影來說.那水.是遠了些.


父親.為什麼.我們要一直朝東方走呢???”

因為.在大地最東方.就是天朝.那裏很富庶.人們穿的.都是綾羅綢緞.吃的.都是山珍海味.住的.都是亭台樓閣.”

如果我們到了天朝.就可以住亭台樓閣.吃山珍海味.穿綾羅綢緞.對不對???”

.那裏不像爹的家鄉大食.只有商人有錢.百姓卻挨餓生病.到了那裡.爹就可以找到工作.咱們父子倆再也不必流浪.讓太陽烤半天卻喝不到一滴水......”



.你的家鄉在大食.札克楚的也是嘛???”

.....讓爹瞧瞧.....你的眼睛.像海水一樣藍.你的家鄉.應該在大食的更西方.”

那是哪裡???”

也許.是拂菻.也許.是高盧.......太遠了.爹不清楚......那是爹從沒去過的地方.......”




那麼.只要一直向東走.就會到天朝???”

是的.爹離開大食.就是為了去天朝.這是爹最確定的事......札克楚.不管你的親生父母是誰.為了什麼遺棄你.你的故鄉又在哪裡.到了天朝.我們可以重新開始.......天朝.就是我們的故鄉.”

.只要和爹在一起.哪裡都是札克楚的故鄉........”

”......
好孩子.......”



父親溫暖而有力的撫觸.彷彿還留在頸間.

現在.只剩札克楚一人.在無邊沙漠裡踽踽獨行.回想著和父親曾經的對話.

一個月前.父親病倒了.在沙漠裡流浪的兩人.沒盤纏.也找不到大夫.


五天前.父親去世了.

這對眼珠子顏色迥異.毫無血緣關係的父子.困頓的環境讓他們相依為命.感情不亞於親生.

札克楚只有九歲.小小的身軀拖不動父親龐大的屍首.

哭了一會.卻沒敢太久.在這片寸草不生的大戈壁中.每滴水.都珍貴如生命之源.



父親.我一定要到天朝........就算帶不走你.也要你透過我的雙眼.看見天朝的富裕.........”

札克楚跪在地上.和父親的屍身.一動也不動.

透過強風.黃沙很快地.在他們身上堆積.不久.形成兩座小沙丘.

在黃沙遮斷他的視線前.札克楚朝父親的小沙丘拜了三拜.毅然起身.抓緊從父親身上卸下的鹿皮披風.朝太陽升起的方向.繼續他未竟的旅程.



再過兩天.札克楚看見一條河流.河水很藍.比藍天要更藍.

---
像他的眼睛.

他很累.趴倒在河邊.貪婪地喝著河水.他希望.能喝下整條河的水.不管這條河有多長.多大.

喝撐了.札克楚才想到.長期以來大戈壁的流浪生涯.早已令他風僕僕.索性脫下身上所有衣物.跳進河水裡.從頭到腳洗個乾淨.

---
這條河.似乎流向太陽升起的方向.東方.


沿著河流走.札克楚不再是自己一人.有越來越多的商旅.行人.甚至軍隊.與他擦身而過.

---
人多.附近一定有城市.

札克楚想起父親說過的話.



---
到城市裡.想辦法籌些旅費.去天朝.得花不少錢吧.

---
父親說天朝很遠.也許.買頭駱駝.

河的盡頭.是片湖水.在湖水的那頭.倒映座雄偉的紅色城牆.

---
那是羅布泊畔的.樓蘭城.絲路上擔任轉運角色的繁華小國.


---
似乎得有張皮符.才能進去.

札克楚躲在城門一旁.見商旅以隊為單位.都必須向穿著鐵甲的守門士兵出示一小張褐色皮符.上面寫著他看不懂的文字.四四方方的.

沒有皮符的.守衛士兵就會無情地將他們轟出城門.


---
要怎樣才能進去呢???

所幸.商隊陣容少則三五.多則百人.混進去.不會有人發現的.

札克楚找了一支衣著雜色.深目高顴的大食商隊.裡頭也有些許有色眼珠的商人.混了進去!


.你不是說三十三個人.怎麼多了一個???我不是說.小孩也得算上???”

守門士兵說著札克楚聽不懂的語言.

---
他說的.不是大食話.


領頭的大食人一臉疑惑.回頭點人.


---
不好.恐怕過不去!

雖然聽不懂士兵的話.但看大食商頭的反應.肯定露了餡.


---
此時不走.難道等人抓麼???

札克楚反應極快.默默退後.閃過幾個大食人背後.朝城中人潮拔腿就跑!


在那!抓住那孩子!”

守衛一聲吆喝.三名同伴手持長槍.追了上去!


跟著父親流浪.對討生活這檔事.札克楚可毫不含糊.他盡挑人多的地方鑽.樓蘭士兵人高馬大.又手持長槍.在人潮中穿梭實屬不便.轉眼間.那個鹿皮孩子失了蹤影!


算了.只是個孩子.幹不出什麼事的........”

三名士兵四望不見.只得為放棄安個名目.


躲在路旁.攤販棄置的紅柳筐裡.透過縫隙.見三名士兵身形遠去.札克楚鬆了口氣.

---
總算混進城了!


跳出紅柳筐.札克楚四處張望.樓蘭城的街道熙來攘往.有深目高顴的.金色頭髮的.有跟他一樣藍色眼珠.褐色頭髮的.也有黃色皮膚.五官平面的.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些人說話他聽不懂.有些人說著他懂的大食話.

但共同點是.他們都不披獸皮.只穿著軟布衣裳.又美又亮.這就是父親說的.綾羅綢緞嗎???

街道鋪著石板.很好走.不像沙漠.一步一深陷.很費力.

街道旁的房子很高.很硬.上了金色和紅色的漆.不像他和父親向來睡的羊皮帳子.

這就是亭台樓閣嗎???真是這樣.最後.他倒想嚐嚐山珍海味.


---
弄些錢來吧.

札克楚在街上.隨人潮走來走去.想找個賺錢的機會.


樓蘭城裡.和絲路上所有大城一樣.富貴的商旅很多.像札克楚這樣流浪的異族孩子也不少.

問了幾門懂大食話的店家商隊.是否缺人手.札克楚總是碰壁.


你們這些流浪的孩子.手腳不乾淨......給我滾遠些!”

不知道老闆吃了流浪孩子什麼虧.札克楚連滾帶爬.被掃地出門!


只是悶哼一聲.札克楚從地上爬起.撲撲身上鹿皮的灰塵.

---
對他來說.挫折是常態.跌倒是常態.被拒絕.也是常態.不以為意.

---
再找下個店家試試......


.小子.身上的鹿皮不錯嘛.......”

當札克楚起身.他的肩膀.被一隻大手重重一拍!

然後.一群孩子朝他圍來.有的和他差不多.大多比他大.十一二歲左右.

拍他肩的.是名年約十四歲.身材高大.和父親一樣.濃眉深目的大食少年.


???藍眼珠???你是拂菻來的???”

大食少年看見札克楚的臉.有些訝異.在樓蘭城裡.有大食的流浪孩子.有突厥的.月氏的.甚至身毒的流浪孩子.藍眼珠的拂菻孩子.還是頭一遭.

---
拂菻人.和天朝人一樣.都過著有錢的日子.


札克楚不知這個大了自己一倍的大食少年意欲何為.沒說話.只看著他.


我叫沙納.對了.你是不是找不到東西吃啊???跟著我.我保你吃香喝辣!”

沙納將雙手插在胸前.

不信.你問問他們!”

圍上來的孩子不約而同.循著沙納的視線點頭.

---
沙納.顯然是這些孩子的頭頭.


當然.也不能讓你白白加入.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沙納問.


札克楚.”

札克楚沉著聲音.他知道這群孩子肯定來意不善.但眾人將他團團圍住.他只好不動聲色.靜觀其變.


札克楚.不就是大食話的藍眼珠???好名字.跟你相配!”

沙納笑道.

.看你乖.也不刁難.把身上的鹿皮交出來.就讓你加入.”


---
原來.是要自己的鹿皮.

---
啥都能給.就鹿皮不行!那是父親的遺物!


我不想加入.”

札克楚回答.把鹿皮披風抓得更緊.


如果你不加入我們.我們就把你送到守門士兵那裡.你是偷偷混進來的吧???”

沙納不懷好意地笑.

札克楚看了沙納一眼.

---
想嚇我???你們還不是一樣???見了守門士兵也得躲得老遠???


怎麼不說話???沙納老大的話.你竟敢拒絕!”

一旁另位年約十二歲.頂著頭黑色卷髮的孩子瞪大眼睛.欺近札克楚.


要生活.我有自己的辦法.不必加入你們!”

札克楚警戒地看著眼前惡少.


有自己的辦法???看來.你是不知道我們的厲害.......”

沙納推開卷髮少年.一把揪起札克楚襟前.將他舉得高高!

給不給???”


”.......
......不給.......”

札克楚知道.面對這群惡少.九歲的他.沒有一點勝算.

---
可就算這樣.也不能讓他們奪走鹿皮!

一陣掙扎.札克楚頸子稍鬆.低下頭.猛地咬住沙納的拳頭.當下鮮血直流!



..........”

沙納吃痛.大叫起來.不得不將札克楚丟下!

動作敏捷的札克楚正想趁隙逃脫.那群惡少卻將他堵得四方不通!


敢咬沙納老大!打死他!”

惡少們個個人高馬大.拳頭盡皆招呼在札克楚弱小的身體上.僅管札克楚咬牙抵抗.但周身的劇痛和漸失的意識.讓他無力阻止鹿皮被奪!


”......
那是......那是父親給我的........”

直到睜不開眼.起不了身.札克楚仍囈語著.沾了他血的鹿皮.終於從手上鬆脫.落到沙納的手裡!


愚蠢的傢伙!”

沙納在札克楚身上.啐了口痰.才領著嘍囉.揚長而去.

而街上雖熱鬧.人們卻似司空見慣.對倒在地上的札克楚.一眼也不望.

---
重利輕義.冷漠的樓蘭人.


那是.......我父親的.......鹿皮........”

札克楚依舊囈語著.他已失去起身的力氣.



.那裡有個人.........”

模糊中.有陣稚嫩的聲音.但札克楚.聽不懂她說的什麼語言.

接著.是一陣腳步聲.不斷循環著一步輕.一步重.

---
很奇特的腳步聲.


”........
傷得很重.......妳看.腿腫成這樣.肯定斷了........”

接著.是年輕女子的聲音.


???腿斷了???”

稚嫩的娃娃聲又響起.或輕或重的腳步聲走得更近.幾乎來到札克楚身畔.


”...........
.我們救他.把他的腿接好.”

娃娃又說.


管什麼閒事???樓蘭城多是非.別人的事少管.快走!”

少婦道.

快上馬車來.妳爹在等我們.”


”......
......救他的腿........”

娃娃耍賴似地繼續要求.


再不回來.把妳丟在這裡!”

少婦語氣微慍.


在這一連串聽不懂的對話後.札克楚感到手中一陣冰涼.似乎.是金屬的觸感.

---
娃娃.在他手裡塞了東西.


然後.在他耳邊說了句話.亦輕亦重的步伐漸漸遠去.


在多年以後.因緣際會下.札克楚學了漢語.才知道.原來.她說的是.

”........
再有人欺負你.就用這柄劍.殺了他...........”


台長: 陳跡
人氣(830) | 回應(4)| 推薦 (1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漢章金劍 |
此分類下一篇:漢章金劍2---紅寶石短劍

陳跡
這篇也是十年前的舊作.有它的歷史背景.卻不是史實.請大家笑納.

也是言情小說.
2017-06-03 00:18:58
新聞台Blog小天使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
2017-06-03 16:55:21
(悄悄話)
2017-06-05 11:41:20
(悄悄話)
2017-06-06 22:06:58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