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8 22:58:04| 人氣74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臺灣New一下6 週末奇遇記 「三昧堂」傳藝布袋戲上集(2019/12/14)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臺灣New一下6 週末奇遇記 「三昧堂」傳藝布袋戲上集(2019/12/14)

歡迎朋友來到週末奇遇記我是吳祝育在空中陪伴你

這裡是中央廣播電台台灣之音

我們在今天的節目上為大家進行的是藝文線上

繼續為大家介紹大家過去非常熟悉

過去我們在節目裡為大家推薦過了

來自我的老家嘉義的三昧堂木偶創意團隊

其實說到三昧堂是一個非營利的團體

每一個作品都是獨一無二而且不對外販售

 三昧堂的核心價值就是分享跟傳承

所有他們所製作的木偶透過展覽

那麼透過製作而這些課程都是開放所有朋友來參加

其實我們過去曾經聊到說三昧堂木偶創意團隊

他是由一群不同領域的業餘布袋戲迷所組成

成員包括了像工廠作業員、大學助理教授

電視台的導播、補習班的主任...等等

而且這些夥伴們大多是居住在嘉義

不過在公元2011年的時候

三昧堂的首次展覽就是在嘉義市的交趾陶館

展覽之後引起各界的關注

許多報章媒體紛紛地前來報導

當然也連續兩年代表台灣在北京國際動漫博覽會來展演

之後更受邀到中國像是廈門、山西等地展覽

其實除了這個之外他們還有很多活動的參與

像是公元2015年8月代表台灣創新布袋戲

在日本的台日人偶劇交流30年的活動當中

在日本的川本喜八郎人形美術館展演

是台灣第一個受邀到這個美術館來展演的布袋戲團隊

而在2018年6月份的時後受邀到日本大阪文樂劇場交流表演

是台灣第一個受邀到文樂劇場跟文樂人形偶一同交流的團隊

公元2019年今年

日本大阪文樂座主動到台灣跟三昧堂聯合交流公演

更寫下了台日偶戲文化交流歷史的新頁了

其實在今年公元2019他們更完成了170多件的產品

受邀代表台灣文化到北京、廈門、山西、上海

日本、德國、英國、法國、荷蘭、馬來西亞、印尼和越南

做木偶的展覽跟表演

可以說有相當多的一些收穫跟成就

今天持續請到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的夥伴們

除了我們當然的團員之外

還有一些長期來相挺的志工們

和大家聊聊他們參與的過程

尤其是三昧堂木偶創意團隊

他們最近出了這樣的一本書傳藝布袋戲

台灣手作木偶工藝造型篇

其實也呈現了他們願意分享的心情了

而這本書其實有華文還包括英文跟日文的翻譯

提供給有興趣的外國友人了解台灣的布袋戲偶的創作

在製作過程當中這些非常繁複甚至有趣的過程當中

在今天的節目裡跟大家一起來分享跟推薦介紹

其實對於布袋戲在台灣來說他是本土的戲種

而且他也深根台灣這塊土地

在過去廟會的活動當中總是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

或許因為時代的改變戲偶的造型做了一些創新

戲碼也做了些改變加入新的元素

但是他對於台灣文化來說

始終佔有重要的地位而且深根在台灣民眾的心中

也更希望此時收聽的聽眾朋友

不管在台灣在海外在中國的朋友們

對於台灣的布袋戲有進一步的了解

也透過這一次為大家來推薦介紹

來自嘉義的三昧堂木偶創意團隊

他們多年的耕耘跟努力讓你了解他們的一些特色

也給與他們更多的支持跟鼓勵

待會在我們的藝文線上

三昧堂的夥伴們將和你一起推薦分享

聽眾朋友大家好我是三昧堂的多多

真的很感謝主持人的水餃超好吃

大家好我是育珮

我是三昧堂今年才新加入的志工很高興可以跟大家一起合作

大家好我是郁雅

我應該是半個志工加打雜謝謝大家

大家好我是育輝很開心又來這邊訪問謝謝

大家好我是三昧堂小金老師

我們今天在空中跟大家分享三昧堂的新書

傳藝布袋戲

主要的精神的就是要把布袋戲藝術傳承下去謝謝

歡迎朋友來到今天的藝文線上

非常的高興再次邀請到了我的老朋友

這幾年認識你們的我覺得我的生活非常的有樂趣喔

慢慢跟你們熟悉

看到你們這幾年在台灣的這塊土地上的耕耘

也跟著你們到處跑

不過在今天的節目當中來到了

其實嚴格來講六位朋友

有一位都不出聲的躲在邊邊幫我們做拍照的工作

那就是艾莫

今天有了小金老師嚴仁鴻、多多還包括像育輝

三位都曾經上過節目跟大家介紹你們參與的過程

參與演出的一些收穫

來了兩位新朋友育珮還有郁雅

你們現在是"育"字輩的才能進到這邊來

今天真的是巧合有四個"育"字輩的

對阿你看育輝、郁雅、育珮

還有拍照的育仙

你們要不要改一下什麼"育"字類的

以後師兄弟阿師兄姊妹阿

多多有沒有什麼創意阿

我的"育"我可能要想一下

你想一想在告訴我

再告訴你好了

私底下告訴我

其實今天和大家來聊聊你們在今年

我發現你們是很豐收的一年

就說活動接得非常的滿

對就是

不斷被看到

三昧堂知名度開始一直在提升之後

因為我們的演出口碑現在也獲得好評

所以到處都會有邀請我要去演出或是協助宣傳展覽的部分

一開始阿里山賓館找我們合作他是一場演出

就單純是因為我們駐館在表演藝術中心

藝術中心推薦我們

就代表嘉義的在地團隊去演出

我們上山之後就是跟他們的行銷聊天

他就說他們有一個心願

就是希望可以讓大家去注意到

阿里山賓館他門口的染井吉野櫻

她已經104歲她目前生病

可是大家對她的病況必較沒有那麼的關注

所以那時候我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就跟小安討論

就是說我們要不要來幫阿里山賓館設計一尊櫻后

就是因為那棵櫻花樹每年在阿里山櫻花季的時候

櫻王跟櫻后會先開花

那其他的花才會跟著開

所以他們才被封為櫻王跟櫻后

櫻后生病了那我們作一尊戲偶

然後這尊櫻后可以躍上媒體

讓她知名度大開

是不是很多人就會注意到櫻后生病了這件事情

接下來政府單位是不是會撥一些款項

協助他們請樹醫幫忙醫治櫻后的病

這件事情是10月中的事情

我們在阿里山上演出然後很多媒體都報導櫻后的故事

前兩天上阿里山的時候櫻后已經開始被治療了

原本她上面壓了很多石板

讓這個遊客在走路

很多樹醫他們都覺得這些石板

其實是把她的根都壓住不能呼吸

因為這尊戲偶櫻后的關係

現在已經整個在動工就是把所有石板都拆掉

讓櫻后這棵樹她能夠非常自在的在自然境中成長

非常希望櫻后能真的因為這樣子而得救

我們會覺得非常有意義

原本只是做一個你們喜歡的一項嗜好

甚至藝術文化的推廣跟分享這樣的工作

現在把你們的觸角關心的角度來到了大自然的生態

我們期待你們在阿里山賓館所推動的這樣一項演出的活動

還有關心櫻后的現況

可以給予這個在台灣生長有104年的這株櫻花

有更持續的成長的空間

在這裡我接續下來想請教多多了

多多其實在你參與的每項演出當中

你是我們的三昧堂創意偶戲團隊中最主要的操偶師

也是指導這些有興趣的志工朋友們這樣的一項工作

但是在鋼材聊天的過程當中你特別說到了

這次其實也來到台北參與這樣的一項的行銷推廣的工作

你們比他們自己的員工還賣力

為什麼抱持這樣的態度跟精神

多多是發生什麼事啊

你私底下有拿暗扣暗盤這樣

我們如果有暗扣今天就不會是這樣而已

是喔怎麼說呢

沒有啦開玩笑的

因為我覺得反正既然都來了

既然是合作的話當然是我覺得互相是最好的一件事情

畢竟我也希望三昧堂跟阿里山賓館合作的時候

我是希望大家都一起被看到

而不是哪一方面就是好像被三昧堂蓋掉或是被忽略

我只是覺得單純可以做就做

我也沒有想的太多

OK

我也沒有給人家拿紅包

沒有

確定沒有

真的我沒有

現場有錄影喔

有阿我知道

原來就是因為在阿里山的團隊邀請你們參與演出

你們也抱持說互相幫忙

當然透過這樣一項的參與也被很多喜歡這個偶戲的朋友

可以看到你們的努力

我想這是一個很正面的多贏的局面

不過講到育珮來說的話

育珮你剛才特別提到你算是今年才加入我們的團隊嗎

但即便是今年才加入我覺得你跟著三昧堂也到處流竄

沒錯我們已經認識有六年了

有六年

他們南征北討的活動其實基本上我都有去

都有你的參與

大部分我都有參加

我有問題想請教育珮

育珮現在也還在職場上工作

我現在是自由業

OK就彈性比較大

對彈性比較大

因為我發現我們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來講的話呢

很多人其實一開始都有工作的

現在也還是

但是參與當志工到最後呢

往往會放棄他原本的專業的工作

投入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的志工

當然的夥伴喔

你覺得三昧堂給你是什麼樣的一個吸引力呢

我覺得是熱情

然後他們很創新

然後我覺得他們傳承布袋戲的這個方面

讓我有時候覺得很感動

比方說呢他們什麼樣的態度呢

我懂得他們是很懂的分享

而且不計較所謂的應該有的一些利害得失

只要是有人願意參與他就願意跟你們做一些分享跟介紹

這個過程你最感動的是他們的熱情還有

付出

付出

對老師他們是無條件的付出

包含說像早期因為我本身自己有在收木偶

早期的時候其實很多人木偶壞掉了也找不到地方可以修

但是開始接觸三昧堂之後

東西壞掉了多多老師幫我修一下

其實多多老師會開始教你教你

到後面他會跟你講說這個東西要這樣這樣做

到後來我就自己來有問題就自己來

現在我也被練到操到可以幫別人修偶

也就是說如果三昧堂我們的創意木偶團隊的偶呢

有點小狀況育珮是可以承接下來做修復的工作了

加減

應該好像還不到我我是幫我的朋友們修偶

你可以幫人修偶

你要練就一番的好功夫來幫忙我們的多多

我們的王文志老師來承擔一些責任

要不然你看他一個人操的瘦巴巴

我幫他多兩隻手出來

是齁多兩隻手對

也希望有更多喜歡創意偶戲的朋友來家入

歡迎大家

郁雅你算是半個志工所以你還在上班

對還在上班

怎麼會想要追偶追著三昧堂創意偶戲團隊的工作跟活動了

其實一開始是從網路看到

就覺得說他們的偶會這麼的漂亮這麼的好看

很特別跟我們在電視上因為我們自己本身也是有追劇啊

就會覺得說跟劇裡的是不一樣

一直到正式第一次親自到展場去看的話是2014年

2014年

到現在也五年時間了

昨天這幾天在想有五年了

也追了五年

追當時的一見鍾情的騰龍

一定要提他的名字

從那個的時候開始就是剛好也開始接觸拍照

然後其實是拍偶開始

然後從當初很菜很菜很菜托老師的福他們真的很不吝嗇

毫不吝嗇他不會覺得說我這個偶是多少的成本在製作

然後我可能我自己就會對這樣的偶惜命命

但是他們不會他們會覺得說沒有關係

大家能了解到這個偶的美了解到偶的好

你們就盡量拍隨意你們拍都好

所以托老師的福就拍拍拍拍到5年後

還是很菜啦

可是就是會覺得說會覺得是因為他們這樣

然後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講就是

就是會覺得好像會很想去接近老師的團隊

然後如果說老師需要我的時候用得上我就用

只是很遺憾因為自己有工作

所以沒有辦法付出太多的時間

好但至少在台北的一些活動跟場次的部分

只要您的時間允許請個假也可以幫我們的

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來分配分擔一些工作上的責任

其實這種狀況下我都覺得我比較佔便宜

真的你是這樣的心態

參加老師的活動我反而會覺得我是佔便宜的那個

我不會覺得我去那邊做了什麼不會

而是變成我有很多機會可以更接近那些偶

然後接近老師們其實我會覺得我是佔便宜的那個

我回應剛才您剛才提到的

我覺得以三昧堂的偶來說的話呢

就好像團隊的這些人

像小金老師像多多老師他們自創團的幾個當然的團員

他們的偶不只是願意跟大家來做分享

可以拍照你也可以去玩偶可以去體驗

講真的我是一個很貪小便宜的家庭主婦而且我很龜毛

我每次看到偶拿到我手上其實我很緊張

他們其實每次的活動當中都會讓大小朋友去接觸

真的

用壞也沒關係髒了也OK

一個偶可能五萬、七萬、八萬

其實他們抱持這樣的態度難怪這個團隊還在虧損的狀態下

不過抱持熱情很重要

育輝其實你參與的時間多了

而且甚至說三昧堂的創意木偶團隊

只要是多多王文志老師跟小金老師嚴仁鴻

他們可能接受公單位像觀光局

或者是其他單位邀請到國外去演出的時候呢

你好像要扛起責任

當多多的爸爸媽媽的乾兒子

他們家傳統的團就靠你來養了

對大家其實有分配就是他們需要到外地或者國外的時候

我們留台灣的這幾個志工

就去做不同區塊補這個缺

因為傳統演出的話我這邊比較基本的我會

我可以幫忙他分團的時候或甚至說多多不在

妹妹在忙我就幫忙爸爸跟媽媽那邊做演出

然後在表藝中心這邊的話要是有道具要做的話

我們要拍片就是我這邊先安排好

我這邊開始幫忙著手做

所以大部分其實我們真正出去一半在做戲

一半是在製作下一批活動要用的道具

或者是木偶要做的配件之類的東西

或做維修之類這樣

因為王文志老師多多老師其實家裡頭就有傳統的布袋戲團

父親就是團長

在過往來講的話

你們會有一些像廟會傳統的布袋戲演出的機會

那CASE也接的蠻滿的喔

但因為你把你自己抽離出來

幾乎所有時間都花在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這上面

所以就沒有辦法去幫忙爸爸的這個布袋戲團

來從事表演的工作

但是我看到最近這幾次你爸爸好像也丟給你媽媽跟你妹妹去

你爸爸也跑到三昧堂來了喔

ok嗎

其實是說我爸爸還有自己本身的工作要做

所以他變成他沒辦法請假的時候變成我媽媽跟我妹妹去演

你父親還有一個正職的工作對不對

沒錯沒錯

像我ok的話我也是會去做啦

不是說丟著

可是我覺得三昧堂有好多你要做的事情

目前看起來都是這樣

對阿你看看嗎我剛看你們的行程表

請教了小金嚴仁鴻老師

你看12月開始你們的行程排得非常的滿了耶

而且每個行程不只是一天有可能是好幾天

而且你還要拍影片喔

好像

阿對喔我還在排

我沒有忘記喔

我最近一直在排

我想要在新春的時候釋出一些新春賀歲片

對啊有在計畫當中

會蠻無厘頭像周星馳這樣子嗎

因該我覺得蠻好笑的

有稍微講了一下跟我們另外一個導演莊謦瑋

然後還有怡文跟艾莫我們這幾個就是稍微講了一下

我們光用想像 我覺得你可以期待一下

就是超白癡

就是在賀歲的時候

會透過影片的分享還是正是的演出呢

是透過影片的方式

我們上到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的FB

YOUTUBE也可以

YOUTUBE也可以

所以很歡迎大家去訂閱我們的YOUTUBE

其實已經連續三年他們一直在拍賀歲片

是齁

而且越拍

越有心得

越有心得也因為拍賀歲片拍出電影來

因為當初會拍電影是拍賀歲片來的

對其實當初拍電影是因為想要滿足自己一個長篇的夢想

就是想要拍出一個屬於自己的布袋戲

才會這樣拍

撩下去一路走下來

我們原本只是想要做一支MV而已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拍到最後變電影

而且回持續地進行下去

但是我覺得明年的賀歲片大家可以期待一下

OK他是一個很完整的演出囉

而且是非常有趣味性的

我覺得你們自己無師自通

而且用最少的金費做的最多的事情

接下來我想請教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的小金老師嚴仁鴻老師

您現在其實在文藻教書

在過去來講我記得我們在上回上上回都提到了

2018年跟日本有合作

2019年其實日本團隊也來到台灣了

而現在我手上拿到你送給我的傳藝傳播藝術的傳藝布袋戲

談的是台灣手作木偶的工藝造型篇

在這裡用了3種語言的方式

來跟大家介紹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

也包括教大家來製造這個偶戲

三種語言

我看到有中文的部分還有英文還有日文

怎麼會有這本書的形塑完成呢

我們在文藻上課其實就是日文系、英文系、翻譯系

然後

法文系也上

法文系也有

然後還有那個師資培育中心

還有應用華文系一共6個系

這6個系的老師其實我們都一定有默契

我們文藻外語大學副教授也是我們文藻的副校長施忠賢

然後他有寫一個計畫

就是布袋戲在地國際化

就是希望把台灣的布袋戲透過各種語言

然後讓更多外國朋友可以了解

所以這幾年來我帶著文藻學生

比如說我們去馬來西亞去法國

就是跟觀光局一起出去的時候他們都是幫我們即時口譯

也是文藻跟我們三昧堂一個非常棒的產學合作

而且從2015年到現在一直持續

這個計畫到後來就會要有一個研究成果報告

所以後來施老師他希望可以把布袋戲的造型這部分

用影像文字做紀錄

因為其他造型師都不願意做這件事情

因為他們覺得這是他們的技術用來維生

沒錯阿

如果讓別人都知道怎麼做以後

他賺什麼

對就會出現很多競爭者

沒錯

但是我們三昧堂就是跟人家不一樣

就是希望說布袋戲技藝如果是每個人都這樣子

把他這邊藏一點那邊藏一點到最後就會真的不見了

那時候多多也很爽快說好他願意做這件事情

其實我們學造型的這些技巧

也都是我們的前輩和一些懂得布袋戲的老師們教我們的

我們只是把它繼續傳下去

那時候我就跟施老師提到這件事情說

最後結果我們花這麼多時間就是錄影拍照然後做紀錄

他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施老師說他就是一份國科會的研究報告

這個計畫結束他就沒有了

我就說我們花這麼多的時間這麼多人力在做這件事情

我們是不是可以把它轉為一個可以永續保存下去的

例如說像是一本書

他就覺得這個方法不錯

如果只是一個研究成果報告核銷完就沒有了

它會變成一本書

我們後來就覺得跟我們跟文藻

一起合作的核心價值是相同的

就是把布袋戲變成多國語言

而且變成一本書流通在這個市面上

就會有更多人可以學到這本造型包含外國人

這本書前前後後一共翻譯的一年半

光翻譯就是兩種語言的翻譯就花了有一年半以上的時間

其實應該說布袋戲的很多專有名詞

對文藻來講它太專業了

他翻出來的東西我會讓我們外國的朋友

比如說我們日本後援會的蘭老師還有青木

他們去看日文的部分

就是我要讓日本人自己都看的懂這本書在寫什麼

讓外國朋友看得懂這本書在寫什麼

那我就覺得好它可以出版

這本書就是反覆的經過翻譯然後校正再修改

後來我又加了很多像生旦淨末丑介紹

還有多多還有小安如何設計這些布袋戲偶的靈感來源

還有他們怎麼去學習做造型

最後終於在所有人的努力之下

真的是動員了至少文藻大概快30個師生

從事翻譯的工作

就是一直翻譯一直修改

我每次想到新東西我丟給他

他們又要再繼續翻再丟回來

就中間一直在反覆

最後完成了非常像我現在覺得我們的外賓到文藻拜訪

他們第一件事情就把這本拿出來送

這就是文藻長期以來在外語翻譯努力上

而且對台灣文化非常有貢獻的一件事

而且它實際上就存在

光是這本書日本那邊的團購訂單就快要100本

因為日本那邊有很多台灣的布袋戲迷包含三昧堂的粉絲

他們真的是不遠千里想要這本書

收到之後真的超級開心

他們覺得他們終於看到一本他們完全能夠看的懂

而且真的可以學得會怎麼去做布袋戲造型的書了

我覺得你給我很好的建議

以後中央廣播電台辦活動針對在國外的朋友來講

聽眾可以送這樣的一本書

因為這是了解台灣在地文化最快最好的方法而且最簡單

你看你們翻譯人才動用了文藻這些師生們

就動用了超過30位而且花了超過1年半的時間

而且再來的話像布袋戲的一些專有名詞

你要介紹其實沒那麼簡單

我隨手就翻到了基隆山山神

如果你把它翻譯成英文的話或者翻譯成日文的話

他其實不是那麼好的去把它解釋清楚

那時候就是因為我自己其實日文的部分比較沒有那麼熟悉

你的英文的部分是OK的

英文的部分我OK

英文的部分我會告訴他們我覺得這樣翻怪怪的

必須要讓文藻的老師知道

為什麼當初會把她取名為基隆山的山神

然後再從你看要從音譯還是意譯去決定這個名字

所以不能直接從白話這樣子直接翻成英文

所以中間在修改的過程包含很多專有名詞

像空頭啦

像那個很多 多多他們用造型的很多器材

比如說空頭上面要用那個棉條

然後釘下去那個叫做造景

造景其實都是台語

翻成英文怎麼翻呢

styling

但是在台語叫做造景

但是你如果用直接白話的翻譯就變成

building the structure(建造結構)

沒有人聽得懂這是什麼東西

用字遣詞相對之下的要慢慢一個字一個字的推敲

不過像這個基隆山山神我覺得聽起來翻譯就比較簡單點

她的翻譯其實簡單的講山神就是基隆山的山神

這就比較容易理解

但是像一些工具專有名詞相對之下難度比較高了

花了這麼多的時間我們看到了很好的一些反應

這次這本書其實是以造型為主

也代表若有機會可能有其他的篇章囉

其實當然這個研究計畫沒有那麼簡單

它有偶衣還有偶頭雕刻

那偶衣目前都已經翻譯好了

所以應該是在明年會出第二本書

這本書就是介紹台灣布袋戲有包含我們

有幫三昧堂做過偶衣的余美娟老師

黃愛玉老師還有潘宇祥還有現在的阿維

我把布袋戲電視偶衣的演進史的這幾位大師

跟三昧堂一起做一個歷史的結合

它是一種連結很重要的

它跨了台灣偶衣界30年

從黃俊雄開始一直到黃強華、黃文擇現在的三昧堂

偶衣從早期的一呎五到現在的兩呎二

然後三昧堂的衣服現在這麼的繁複這麼的重

就是每個人看到三昧堂的偶衣都會覺得怎麼會這麼的華麗

然後又這麼的好看

這中間這個歷史過程包含怎麼去作偶衣

這些也都是阿維願意把它分享出來

教大家如何從打版畫設計圖

然後倒車縫然後到那個考克怎麼去把它組起來

現在是造型篇將來會有偶衣篇

陸陸續續會有不同篇章的專業介紹

但可能要花些時間

你覺得10年內有辦法完成所有的嗎

應該是沒辦法

10年內沒辦法

不過我們會盡力

因為我真的覺得在課堂上上課其實對象就是50個學生

但是一本書出去它真的面對的就是幾千幾萬人

它在傳播知識的速度會比一般人更快

所以我會覺得以前很多文人都喜歡寫書

他希望把這些知識流傳下來

但未來也有可能會轉變成電子書的形式

讓更多人有機會可以看到

接下來我想請教的是王文志多多老師了

多多老師剛才小金特別提到說

你們是抱持一種分享的態度跟精神

從創團到現在一路走來是這樣的精神

但我覺得您父親又是一個傳統偶戲團隊出身的

過去我們總知道老師父教給我們都是要藏步

不能講太多要不然你就沒飯吃了

有人跟你搶飯碗

多多從你自己開始接觸到布袋戲演出的過程當中

你曾經有過這樣的念頭嗎

還是你一直有很開放的態度願意跟大家做分享

你不會去藏私

願意把你的專業跟所有有興趣的朋友來做介紹

就像我一開始是有講說我的戲偶是不給人家碰的

你比我還龜毛你也不給碰的啊

沒有我沒在給人摸的

然後直到三昧堂的時候我就覺得這樣做好像也不錯

因為可以讓更多人認識布袋戲

因為我覺得可能偶是自己吃飯的傢伙

是阿傳統觀念

對啊弄壞了誰陪

還沒認識三昧堂之前布袋戲對我來講就是一個寶

弄壞了我也沒辦法修

譬如像臉粉底搕到撞壞了該怎麼辦

認識三昧堂之後知道有些東西是可以慢慢維修回來的

所以就覺得分享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過去的你會覺得是自己吃飯的傢伙

一破壞的話你的維修有一定的難度

所以我可以這樣解讀嗎

你學會修復之後就願意跟大家做分享

應該也不是這樣

不完全是這樣子齁

應該說我看到三昧堂在做覺得

應該是說他們在做我覺得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天啊他們的偶都比我自己買的還貴

但是他們怎麼有辦法做到這樣

就是他們願意把木偶給人家玩

當初我覺得這是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他們的木偶真的很精緻好看

因為那時候我只是個欣賞者而已

我並不是在三昧堂裡面

我就覺得說他們的偶做的很美但是他們捨得拿出來給人玩

這件事對我來講是很不可思議的事

而且覺得蠻了不起的對不對

我覺得這樣子好像也還不錯

我就覺得原來可以用這樣的方式跟大家一起分享布袋戲

但是我也不能解讀說你不珍惜這些偶

其實你還是很珍惜你自己所使用過的

甚至你所看到的這個偶戲對不對

只是說你抱持的態度是不太一樣的

寧可讓大家有機會接觸去喜歡它

因為我覺得像我現在自己會動手做一些東西

像你現在看到的造型或者是一些道具之類

除了頭以外其他東西我都可以維修所以我覺得都還OK

只要你頭不要給我撞到其他都還可以

對阿

我看到其實你在拍一些影片把偶操的蠻厲害的

白衣變黑衣變髒

一定有副尊不可能拿本尊來用

但至少這個過程當中讓朋友有機會接觸有機會產生興趣

有興趣才會喜歡才會想接觸對不對

我先跳過請教育輝

育輝其實你看你自己其實接觸傳統戲曲時間還蠻長的

跟著阿嬤聽廣播

後來也喜歡看布袋戲也喜歡歌仔戲都看

大稻埕聽說你經常串門子

我傳統的也都有看

其實像參與三昧堂的工作之後呢

我記得在好幾回上節目當中你有特別提到

你會覺得說整個三昧堂的團隊他的凝聚力非常非常的強

我又很好奇又想請教你同一個問題了

因為我看到三昧堂很多的夥伴們

他們其實願意放下自己手上的工作

先把三昧堂的一些活動當作第一優先啊

為什麼你們會願意如此呢

應該說當他開始習慣讓大家一起分享的時候

我們開始慢慢地從你付出變成在享受

你覺得他是一種享受

不是負擔

我們已經滿足到我們自己想要去付出去幫忙這一個區塊

然後像譬如說我們每年目前會有一個嘉義的來嘉玩偶

才剛舉辦過

兩天或三天的活動

我沒辦法3天都下去我前一天還在北投日字團這邊幫忙

隔天一大早改快趕下去

直接歸隊我就跑到爸爸這邊

然後我們開始讓小朋友甚至大朋友或一些老大哥老大姐

我們開始去知道我們傳統布袋戲是怎樣

怎樣演出或扮仙的形式

然爸爸這邊也很大方就我整個戲台後台都讓你們上去玩

然後我們在教小朋友的時候

他甚至有的兩、三歲一、兩歲

一直到十幾歲我比較感動的一個是祖孫三代都來

本來是小朋友在玩我一直以為說只有小朋友爸爸媽媽帶上來

但是他後來是爸爸也有興趣

甚至他阿公想要玩他想說都小朋友

我就木偶拿給他們一家三代玩布袋戲

自己就玩起來了

就看到阿公跟小朋友一起在玩

我教他們怎麼拿傳統布袋戲偶的時候

他們可以互相對話在玩

甚至一家人開心的在戲台前面

那就合照起來

那是一種感動

就是你已經從你的付出變成享受

甚至說他是一個你花錢買不到的回饋了

所以才會有像育珮這樣

跟我們一樣我們是喜歡三昧堂

很久喜歡布袋戲很久

但是他這個團隊不一樣的點就是在

你有付出甚至你沒有付出你先享受這一個快樂以後

他們開始免費推廣的時候

你可以一起跟著下去玩

我可以這樣解讀嗎

就是說你們的接觸包括你們的喜愛

甚至自願來當志工團隊的一員

他是沒有一個強迫性的

也在參與的多次的活動當中慢慢去看到了他們的熱情

被肯定然後你們也受感動

然後就跟隨了

所以才類似這樣像再來我們又要開始拍賀歲片拍電影

我可能要再找時間下去幫忙做道具

道具要開始來負責

像是你上次看到的那一場好漂亮的石頭

那個是你做的啊

爸爸 我們那時沒有經費

我們再想說我們保麗龍要怎麼疊那麼高甚至去買

可是他又是一筆花費

然後突然想到爸爸我們去淨灘好了

所以爸爸開著貨車

所以你們是淨灘撿到保麗龍

我們就去海邊撿

漂流木上來因為木頭不能撿那個會違法

但是管理處跟我們講那個保麗龍你可以撿

那個不用錢拜託你幫我們撿

清垃圾

我們就去拿了一堆

你看到的那些其實是在海邊淨灘撿回來的保麗龍

他本身就已經被海浪打出不一樣的形狀

回來我可能拿個粗的石頭或工具修飾

我們就上個漆

但是就覺得這個漆可能不好看

多多就說那我們就加石灰粉

然後我們就想說要做更自然一點

剛好又無心插柳就是拿錯了一包粉

所以我們的石頭看出來就是很自然這樣子

你甚至把它拿到跟石柱放在一起

它質感就是一模一樣

了解

大家做出一個興趣想說做出更不一樣的東西出來這樣

對阿對你們自己來講也是一種挑戰

從不可能

它是一種挑戰一種享受

你看你們一舉數得

第一個去淨灘了

人家淨灘還要約時間你們去清理那些保麗龍

也節省臉的經費去製作你們演出時候的一些道具

這個過程當中的大家互相的交流而且是互相的學習了

好的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先聊到這裡

在下回的週末奇遇記

我們繼續請到了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的夥伴們

再繼續跟大家聊聊

投入這樣一項的工作他們的收穫了

要跟您說再會了我們下次空中見

央廣台灣New一下:三昧堂奇遇記 (上) Rti 中央廣播電臺 主持人:吳祝育 受訪:小金老師,多多,郁雅,陳育珮, @康玉輝 攝影:艾莫 剪輯後製字幕:高翊鳳



傳藝封面.JPG




台長: 小金老師
人氣(74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興趣嗜好(收藏、園藝、棋奕、汽機車) | 個人分類: 三昧堂布袋戲的創意美學 |
此分類下一篇:人生總有第一次:被濟公師父指定演出
此分類上一篇:翊鳳的含淚專訪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