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8 16:32:54| 人氣1,05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翊鳳的含淚專訪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關於這場年前的訪談,來得很意外,是漢聲廣播電台「FB新鮮事」的李基銘主持人主動邀訪,機緣是之前三昧堂曾經協助拍攝過的「神戲」電影的賴麗君導演把我們介紹給他,那幾天我們正在表藝拍攝賀歲片,主持人說要親自過來表藝錄訪談,所以就答應了下來。

今天要寫的這段訪談心得很特別,這場本來不在這次的專訪規劃裡,因為受訪的對象是翊鳳,眾所皆知她很內向很少講話也更不用說接受專訪,突然錄了這麼一大段當然是有原因的。

這幾年三昩堂的活動一直都有翊鳳在協助錄影,演出結束後也都是翊鳳和操偶師們一起帶著民眾操偶體驗, 2019年台北國際旅展時,我還讓她穿上阿里山賓館的背心,站在路上拿著麥克風一直說著:「和三昧堂櫻后合照打卡送精美年曆喔!」(就這樣講一整天),這對很多人是輕而易舉的事,但我知道對她而言這可是人生的一大步。

這就像心理治療在治療懼高症的「暴露療法」一樣,患者將透過觀看照片或影片,來逐漸適應和習慣位於高處的感覺,例如:從高樓往外望、高空走鋼索、攀岩或是走過吊橋等場景。循序漸進後,患者將親自體驗站在高處的感覺,可以選擇陽台或頂樓等地方,經過前面的訓練後,患者會發現懼高的狀況減低,並慢慢地克服懼高症,對於翊鳳不擅長和陌生人講話這件事,我是一直打算用這樣的方式讓她慢慢改變。

同樣是在那場旅展的其中一天,我們白天忙完展覽,晚上還趕去中央廣播電台去上吳祝育小姐的台灣「NEW一下:週末奇遇記」節目,當天我帶了郁雅和育珮兩位志工去上節目,講到「春雨」音樂劇的看劇心得時,她們兩個人因為被觸及內心失親的痛,當場紅了眼眶差點無法講下去,主持人及時將話題移轉才減低了傷感的情緒。節目錄完後,我和主持人聊到翊鳳,祝育小姐對翊鳳接觸到三昧堂後的轉變很有興趣,覺得我下回可以帶翊鳳上節目和大家聊聊。我本來以為跟翊鳳提上節目這件事她會很排斥,沒想到她聽完之後居然說:「好,我可以試試!」(在以前我可能連提都不敢提。)

李基銘主持人的這場訪談,原本翊鳳不在受訪名單內,奇妙的是開始要錄節目時,她意外出現在辦公室,原來是多多有約她等錄完節目後和大家一起去逛一週只有一天的大林夜市,所以我臨時決定讓翊鳳和玉輝一組,讓她提前體驗受訪的感受,翊鳳居然也沒有反對,就這麼開始了一場讓我難忘的訪談。

有必要描述一下那晚的場景,當時其他人都已經錄完節目在辦公室外等著,翊鳳和玉輝坐在辦公室裡的長凳上受訪,主持人和助理拿著攝影機坐在他們前方,我則是站在辦公室門口看著翊鳯講話,一如看著我栽培的學生上台被口試一樣的情境。我本以為翊鳳面對陌生人話會很少,沒想到主持人從自我介紹開始,到如何接觸到三昧堂,她都可以好好的回答,我都忘了她還是成功大學的高材生這件事,看來我是白擔心了。

以下是兩個人的部份訪談內容,主持人的問題部份我會以雙引號『』做標記做為區分。

問:『你是什麼時候開始接觸三昧堂?2008年嗎?』

「從2013年新光三越(台中店)的巡迴展開始,那是第一次接觸到他們,因為覺得他們實在太特別,所以就一直追著他們的活動走。」

問:『你是為了解布袋戲的秘密而去的嗎?』

「一開始我對布袋戲其實是一片空白,只是會覺得好奇,為什麼木偶可以演得那麼活靈活現。」

問:『那妳怎麼會去接觸到剪接這一塊?你本來的工作不是剪接吧?』

「會接觸到剪接是我開始追他們的活動後,我會想要錄下來,回去想要再看,那時候錄影也是才剛接觸,因為平時本來就只想要待在家裡,玩電腦玩電動。開始錄之後,就會想要做剪接,然後上傳,希望有更多人可以看到他們,就覺得他們這麼好,應該要有更多人看到他們,就開始去試著剪接。」

問:『後來是他們發現你?』

「因為我個性比較內向,比較孤僻,三昧堂活動的時候,我常常會一個人坐在活動的地方,一次就是坐好幾個小時,其實那時候老師可能以為我是比較奇怪的小孩,那時候老師有注意到我。老師人很好,雖然覺得我很奇怪,還是會很熱情的跟我打招呼(哽咽)……就是除了布袋戲以外,那時候我覺得……(哽咽)就是好像自己在那邊(三昧堂)不是那麼奇怪的人.我覺得那邊是一個很舒適的環境,在老師的眼裡,每個人都是很喜歡布袋戲的人,每個人都是他的朋友(哽咽)」

站在門口的我,聽到這裡眼眶也紅了,我的確是把翊鳳當成自己的學生對待,因為我的學生裡,比她奇怪的可多著呢,沒想到也就只是把對待她一視同仁,她就這麼感動,我也要一直提醒自己往後也要一樣有教無類呀。

問:『所以妳就感覺有陽光灑進妳的心底?』

答:對(哽咽)

問:『因為找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

答:「對……」

(主持人開始轉移話題,改聊公孫長歌,因為怕她流淚,長歌的內容回到歡樂,詳細內容請大家看專訪,這邊就略過了。)

接下來的話題又回到翊鳳本身。

問:『這幾年來,三昧堂對妳而言是不是很重大的改變?』

「對,像是我從沒想過可以在很多人面前教他們操偶,跟他們說話(哽咽),還有像現在受訪我也覺得是我一輩子不可能做的事情。」

問:『所以你每天其實應都在電腦前面,是程式設計還是打電動?』

「打電動。」

問:『可是打電動不是也會交到一些電動迷嗎?』

「沒有,應該說我很怕生,我沒辦法去跟人說話,光是和同學說話對我來說就有點困難(哽咽)……」

問:『你覺得這是學界所謂的社交恐懼症嗎?』

「我不確定,但是在認識他們(三昧堂)之前,其實要我去說話,是我不可能做的事。」

問:『這樣妳應該在做事情會特別專注不是嗎?因為你更專心呀』

「我可以很專注的做某些事情,像是看動畫,打電動,但就無法和人好好的說話。」

之後,主持人問了這個問題:『你們自己有沒有辦法預期跟三昧堂走到什麼時候?翊鳳你個人,你會想陪著三昧堂到什麼時候?』

翊鳳說:「我想陪到….(哽咽)他們能到什麼時候我就陪到什麼時候,因為我覺得(哽咽)……我大概….我大概再也找不到他們這麼好的人(拭淚)」

站在門口的我,也不禁淚流滿面了,我從來沒有問過志工們這種問題,也從沒有想過這種問題,更沒想過我們在翊鳳心目中竟然是這樣的人。

問:『因為他們真的很懂妳,很了解你嗎?』

「嗯,算是吧。」

問:『遇見三昧堂對你人生有很重大的轉變對吧,不然妳現在還在打電動』

「可能現在還在自己的一個小空間走不出來(哽咽)」

其實我對翊鳳真的說不上了解,她就是會一直默默的在你身邊,需要她幫忙時她就會默默的去做,從不會抱怨,也不會邀功,累的時候就把長歌交給她她就會回報你一個燦爛的微笑,這樣的好媳婦(公孫長歌是我兒子,翊鳳是長歌老婆所以是我媳婦)要去哪找呀?看到她一邊講一邊擦眼淚,我也在外面擦眼淚擤鼻涕(可能擤鼻涕擤得太大聲了),此時主持人請他的助理來把我請到一旁,低聲告訴我:「老師,你站在這邊哭讓她看到,她會哭得更傷心,你去旁邊休息一下,讓她好好的講完,我知道你很感動,因為…..我聽了也很想哭……」

第一次被助理請走也是有點丟臉,不過聽到翊鳳這些心裡話說真的我內心很激動,久久難以平復。

我被請走後,沒聽到的後半段就沒那麼哀傷了,果然傷感也是會傳染的,想要看完整內容的可以到李基銘主持人的影音頻道看完全部。

當老師已經將近20年了,我知道老師的一言一行真的會影響很多學生,所以真的是很認真的在當一個「我也想要遇到的那種老師」,很多學生畢業後至今和我仍是和家人一般,只是我沒想到在三昧堂也會有這樣的影響力。

從2013年到2020年,翊鳳居然跟著我們走了八年,也成了三昧堂不可或缺的主力。想想這一路上有那麼多人和我們一起併肩努力過,有的可能緣份不夠中途下了車,但畢竟是有那麼多人曾經一起為同一個目的奮鬥過才有今天的三昧堂,這絕對不是一個人的力量可以完成的。

經常在活動上會有朋友問我:『我要怎麼樣才能當三昧堂的志工?』

我都會笑笑的說:「就從現在開始!」

戲棚下,站久了就是你的!

不懂的,就問翊鳳吧!



三昧堂






三昧堂

2020-02-20漢聲廣播電台「fb新鮮事」節目:「三昧堂」介紹、康玉輝、高翊鳳 專訪(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VtUDupDh2g&t=87s

台長: 小金老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