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9 13:08:55 | 人氣(788)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新北福克司:掌中戲偶諸相非相 精緻打造顛覆傳統 上集(三昧堂)

推薦 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
歡迎大家收看今天的新北福克司我是賢琴
在今天的節目當中要好好跟各位來介紹一下
也算是台灣非常重要的傳統文化
要跟大家來好好談談布袋戲
要來跟大家介紹的是新莊的文化藝術中心的布袋戲文物館
以及目前正在展出的諸相非相三昧堂的自創戲偶展
很高興的在節目當中邀請到三位來賓來跟大家進行分享
首先要為大家介紹的是新莊文化藝術中心的吳麗羽主任
哈囉主任您好
主持人好大家好
另外要為大家來介紹的是三昧堂的行銷總監嚴仁鴻老師
嚴老師您好
主持人好大家好
最後要為大家介紹的是我們也很重要的操偶老師
是我們的王文志老師 哈囉王老師你好
主持人好各位觀眾大家好
我剛剛有跟大家談到了今天
在節目當中要為大家來介紹這個布袋戲文化了
請問一下我們的主任 主任你喜歡看布袋戲嗎
其實小時候在廟口其實有曾經看過
但是就是因為就是在這裡工作我們有個布袋戲館
就對很多都布袋戲團就滿了解
然後就是會有他們一定要特別安排一些展覽跟演出
跟我們的在地的民眾來做分享
可能有一些朋友跟我們主任一樣看布袋戲的經驗是在廟口看得對不對
沒錯
有些可能是在電視上看到的
賢琴我就是在電視上看到布袋戲的演出
我發現布袋戲對長一輩來講是一個小時候成長很重要的回憶
但是現在的布袋戲跟以前真的很不一樣了
今天要好好為大家來介紹一下
不過剛剛主任有提到了因為工作的關係
因為在我們的新莊文化藝術中心
有一個布袋戲文物館
所以讓您對布袋戲有更多的認識
好好為大家來介紹一下布袋戲文物館
為什麼會有在新莊布袋戲文物館
就是新莊的一些歷史
因為早期新莊是一府二鹿三新莊
在新莊街有一個新莊廟街
有很多的古蹟廟宇像我們的慈祐宮、文昌祠
然後就是武聖廟還有廣福宮

這就是以前廟口常有布袋戲的演出
那也是因為我們在這個廟街當中還有個很重要的戲館巷
新莊的布袋戲文化其實是他多元文化很重要的一環
在我們的慈祐宮的重修碑裡面
可以看出來早期那裡經濟貿易非常繁華
然後再來就是很多的廟宇都有北管的軒社
所以就是因為有很多布袋戲團
還有我們的戲館巷
所以我們新莊其實有很多的像我們新莊的小西園掌中劇團
真快樂、小小西園、全西園
新西園這些布袋戲團都在新莊
所以因為有這樣的歷史淵源所以我們當時的市長
就是想說我們應該要來成立自己的新莊布袋戲文物館
我們就是在93年5月22號跟文化部就是當初的文建會
爭取然後就是有成立這個地方文化館
剛剛透過主任的說明才發現說原來有一段這樣子的淵源
可能啊年輕一輩的朋友真的不知道說
原來以前的新莊其實孕育了很多布袋戲的團隊
對不對
現在我們的布袋戲文物館裡頭主要的都是一些靜態的展示嗎
文物館裡面的展出原則上基本上都是展覽
我們大概三個月左右會換一檔展覽
然後會有每個月都會有布袋戲的演出
會在我們文藝術中心的廣場
在暑期也會有一個布袋戲的研習營
就是一系列有展覽有演出然後還有手作的一些課程
可以讓大家更親近的來認識這個布袋戲掌中藝術
所以他其實是透過很多方方面面
有靜態的活動、有動態的活動、有手作坊、有真的演出讓大家來看
所以像我們要來為大家介紹近期的這檔演出
不過他已經算是從二月就開始了
就是我們現在的諸相非相三昧堂的自創戲偶的展覽
先請我們住任跟大家談一下好了
為什麼會有一個這樣子的一個策展的概念
其實布袋戲文物館今年就是15週年
就是93年5月22號成立到現在
我們大概也辦過有50檔的展覽跟近150場的演出
因為我們就想說每檔的展覽都要讓大家看到不同
有傳統的有現代創新的有金光的
會讓民眾人藉由這樣的一個圓的能夠認識了這麼多不同的掌中藝術
我們就想說我們除了我們傳統那我們這些創新的
我發現很多的團隊都非常用心
三昧堂當然就是其中一個

就是因為去年其實他們在很多地方展出都很成功
所以我們也希望讓我們大新莊地區的民眾
我們新北市的市民能夠看到這麼不一樣的一個展覽
很開心其實展出到現在真的好評不斷
迴響非常非常的多
也因為這些很棒的回響其實也延續了一些活動
等下我們請主任跟大家來談
剛剛主任有談到這次邀請三昧堂
來進行這個展覽的演出
其實有一個部分是因為他們很創新
跟大家看到傳統的布袋戲戲偶可能真的非常不一樣
我們今天的棚內大家會看到這些偶真的很不太相同
所以我想接下來就請我們的三昧堂的行銷總監
嚴仁鴻老師來跟大家稍微介紹一下三昧堂
三昧堂他其實是一個比較特別的布袋戲團體
因為我們沒有營利
然後都是有一群喜歡愛好布袋戲的好朋友一起所組成的
一開始我們因為喜歡布袋戲
所以打造屬於自己的布袋戲
所以都不計成本
所以每一尊都把它做的像是藝術品一樣
後來就開始在各個文化中心展覽
然後開始就是有這個像日本的川本喜八郎人形美術館
還有日本的文樂劇場
都陸陸續續從外國來邀請我們去展覽跟演出
交通部觀光局這幾年就開始帶著三昧堂
我們就去了德國、法國、英國、荷蘭、日本
馬來西亞、印尼、越南好多國家
我們去宣傳台灣的布袋戲文化
我們當初在做這些布袋戲偶的時候
其實就把台灣的一些特殊文化跟布袋戲結合在一起
就包含像官將首
還有神佛還有神話故事裡面的角色
像八仙、西遊記
我們在代表台灣去國外宣傳這些文化的時候
除了宣傳全世界就只有台灣有的這種布袋戲文化以外
還宣傳了另外屬於台灣的這些像陣頭文化
外國人對台灣這種文化非常的喜歡而且瘋狂
像我們在世界旅展的時候
只要我們的布偶站在那邊
然後因為我們都會免費的提供這個
外國的這些旅行社
他不是觀光客世界旅展大部分是那種旅行社老闆

或是世界各國的官員
他們來就用英文各國的語言跟他介紹這是台灣布袋戲文化
然後怎麼去操作這些重達15公斤的布袋戲偶
我們的攤位前面大概都會有100多個人在排隊等著要玩這些偶
跟他們合照他們就像是偶像一樣
全世界各國旅展大概有260幾個國家
對台灣這樣的文化非常的印象深刻
這真的做很好的國民外交
所以我知道我們現場這些偶都是很棒的外交大使
因為他們讓更多的外國朋友可以去認識台灣的一些傳統文化
也甚至可能是產生一些興趣
所以剛剛其實我們嚴老師總監也談到
剛開始起先動力很簡單就是因為喜歡
因為喜歡
就是想說我要做一個自己的偶
然後就不惜成本打造
就真的變成藝術品了啦
這些偶現在開始就是有自己的粉絲
而且不管是國內國外都有
像我們日本現在有很多粉絲組成後援會
像我們受邀去日本展覽的時候
就我們從一下機場開始就有日本的粉絲接機
安排保母車然後去到哪裡就是他們負責照顧我們
帶我們去哪裡啊然後連展場都有志工請假
就是專門在那邊用日文
跟他們日本的民眾介紹台灣的這些布袋戲偶
因為他們覺得以前他們喜歡三昧堂的這些偶
就要坐飛機飛來台灣
所以他們很希望這樣的這麼棒的藝術品
可以在日本讓更多他們的喜歡這些偶戲的民眾
可以直接在日本看到
像我們今天也有日本的粉絲專程來
就為了看我們的展覽還有幫我們撤展
就一直在問說我們下一次什麼時候還要去
所以你看這些偶他們的魅力其實真的是超乎想像
我們剛剛有提到三昧堂其實是做偶
其實你們現在的業務不只在作偶了
對不對其實你們也開始拍影片了
然後也有音樂劇
今天嚴總監就帶來你們拍的一個微電影
關於這個微電影還有一個故事
我們先來看電影等下再請嚴老師跟他談談對後續的故事
我剛剛看到的其實就是我們的算是微電影

是一部電影現在拍完70分鐘
剛開始的時候沒想拍那麼長對不對
一開始時他其實只是多多就是我們的王文志他們幾個操偶師
就是他們的一個夢想
他們從小就是想要拍屬於自己的布袋戲電影
然後來因為他們覺得三昧堂有這麼多的布袋戲偶
他們也會操偶
有很多資源為什麼不要來一支
然後一開始只是想說拍一個MV
這個MV拍到一半我就覺得這拍的還不錯
我就說我就鼓勵他們因為我們的操偶師都是無償的志工
他們都是用六日的時間自己用自己的假期
來我們表演藝術中心跟我們一起拍片
我們就是花了1年半的時間拍完了這部電影
後來就是長達70分鐘
一開始我覺得因為我們也不會拍電影連分鏡都沒有學過
拍到後來完成之後我們到現在已經播映了六場
場場爆滿大概都有200多個人
每場都有200多個人
而且有很多對布袋戲很專精的劇團的團長
還有在我們國內文化界就是擔任這些布袋戲的這些計畫的評審
他們來的時候我都很緊張
唉 糟糕
不知道他們會有什麼評語
但目前為止真的是一致好評
他們會覺得這一群非專業的布袋戲人
他們居然把一個三昧堂這樣的團隊作起來
而且還代表全台灣到世界各地
現在又拍出了這樣的布袋戲電影
沒有輸那種專業的布袋戲劇團
甚至我們還有全台灣獨創的音樂劇
所以真的很不容易耶
剛剛我們嚴老師跟大家談到我覺得剛剛大家可以回想一下
你看那個影片一點都不會覺得說這些人是不懂分鏡嗎
沒有 拍起來真的很專業
也花了很多時間而且也投入很多心力在做
對 真的
對那個是電影的導演王文志
真的很辛苦
這時候有沒有覺得自己怎麼那麼傻
也不會就覺得是一股傻勁吧
想要做就做等到你老了什麼都做不完
就是說等到你老了什麼都不能做你才會後悔

因為自己本身也是喜歡布袋戲
其實也是我自己一點私心
就是像老師講得這樣想要拍一部影片
對啊才會變成今天有這部電影的出現
所以真的花了一年半的時間
就是一年半而且後面蠻趕的
就是後面要完成的部分
那時候我們本來沒有什麼時間壓力
剛好就是有一次有記者去跟表演藝術中心採訪
他看到我們正在拍片
他就說你們這部電影這麼多人激烈打的飛沙走石
到底什麼時候會上映
那個時候我只是隨口說可能就是在2018年11月
當時想說是在聊天就隔天就在中國時報
很大版
他們大家都嚇到想說糟糕
報紙都已經刊了好像沒有在那個時間點完成不行
所以變成每個禮拜趕拍然後他們每天晚上就是都剪片
就是可能拍到晚上六點
回去剪到凌晨2、3點然後起床8點又繼續拍
然後這部片我們沒有金主
他們都問我說要不要找金主找資金來源再拍
我說其實很多事情等到一找到金主們大家也沒有那個力氣
現做再說

就是先做而且也做完了
就是說先利用我覺得手邊有資源的話那就是物盡其用嗎
因為你就知道三昧堂
偶很多對不對
就是偶很多
而且偶都很漂亮
沒有的的東西當然就自己做
雖然後面本來沒有什麼時間壓力但是這個就是無心插柳
後來沒有想到居然有壓力
但是我覺得也很好
因為我覺得也加快速度
也讓好多的朋友有機會真的可以看到這部影片
剛剛我們談到這個拍片是很辛苦的一段過程
可是其實做偶也很辛苦
操偶其實也很不容易
所以我想請王文志老師跟大家來談一下好了
其實一個偶的製作很不容易吧
要花多久時間

就像剛剛講的這位天官先生
因為他比較簡單的話大概多快兩個月
快兩個月每天的工作時數是多少
我大概做12小時左右
每一天12小時做兩個月
才可以完成他
而且有時候還要有個靈感才可以做的起來
有時候你沒靈感的話當然是做不起來
但是有些東西是我們設計師比較要求
就是變成他覺得哪裡不對的地方他會一改再改
就是改到滿意
其實也是改到大家都覺得ok了
他才可以上展台
其實我們每一尊戲偶要上站台那是一件很嚴格的事情
就像你看到後面的地藏王也是一樣
對阿那是很嚴格的
等於是說他要經過好多道關卡
因為其實這樣
並不是一個操偶師製作一個偶
其實並不是他其實是你們有分不同的部分嗎
我們的團隊來自不同領域的好朋友組成
那每個人大概都會
擅長的不一樣
王文志他就是負責造型的就是黏頭髮
還有做帽冠還有做道具
配飾
另外的雕刻師他就負責刻偶頭
我們還有一位設計師他就是負責構想畫圖
然後我們偶衣師他就負責做衣服
最後整個完成之後就還要大家所有人就是都看過
覺得他真的很棒
就可以上展台了
設計師小安他也很龜毛
因為每個人的要求都不太一樣
但是我覺得他的龜毛是一件好事情
他也是想要呈現最完美的給大家
所以其實以文志老師旁邊這一尊
算是們今天現場看到了的三尊裡頭比較簡單一點的
簡單素雅一點的所以說就是兩個月的時間
那你身後的那一尊呢
他至少也要三個月起跳
三個月起跳
你做到現在為止花最長時間做的

最長時間做的大概就現在正在展的那一尊眾生相
你不要看他雖然他頭等一下應該會有照片
頭上沒有什麼飾品也沒有頭髮都沒有黏頭髮那種
光是他身上那個什麼武器、刀劍
或是光後面的那個法輪那個我就做超久
因為你還要打磨還要想版型還有上色
有時候你覺得上色不好你要把它塗掉重新再來一次
對阿
所以其實是有好多細節
我覺得一尊偶為什麼他會成為藝術品
就是有好多的細節部分上面
其實你們都非常非常的要求
我們剛剛講了一尊偶看他其實分好多的人
大家各自擅長的部分
然後去發揮然後最後還要經過大家全部一致同意
他OK了他才可以站上舞台
像我們王文志老師是負責黏頭髮
還有他的一些配飾帽子
這頭髮你是要怎樣去處理它
是用相片膠那個書局買的到
或者是一般的黃膠
頭髮像我們這個頭髮要剪齊
然後沾膠再慢慢的黏上去
而且是一搓一搓它不是一整把
因為有人想說頭髮那我就一整個給他不行對不對
我們也有採訪過的那是黏不好
所以它有技巧性的
真的有技巧
可是我當初剛開始學黏造型的時候也是被刁難的很嚴重
一顆造型大該拆了六次
拆了又拆做了又做
所以它也是要慢工出細活
所以它不能夠貪快
它真的不能急
所以它就是你看他的頭髮好像很濃密
但是他就必須一片一片一區一區
然後把它完成
他是還好他沒有什麼燙
你看到有些是還要燙還有吹的那一種
你看那個鬢角那是要用燙的
也是離子夾電捲棒在用的
所以他們也需要就是了
人在用的東西都在木偶身上是用的到的

所以您負責頭髮之外還包括了帽子還有配飾的部分
那配飾這部分
配飾其實你看到這些都是壓克力打磨的
所以會先畫出草圖
就是我們會先畫出草圖然後去做雕刻這方面的事情
就是因為有時候我們小安有一張設計圖他會來嗎
但是你就是要看看他上面的東西有什麼
我就必須要他的身上一定要有什麼東西
如果沒有的話就是要自己生
自己生的意思就是說從無到有
有現成的你可能可以參考
是可以參考一下
然後再做一些變化
沒有的話你就是要自己創意
都是自己生比較多啦
做到現在有那個配飾是比較困難的嗎
每個都困難
我覺得三昧堂裡面沒有一個簡單的
會不會這樣子因為我覺得人是有挑戰性的
越做是越難
會 我會
我現在畫圖會越畫越難
每次在那邊打磨時都覺得我為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
就是一邊都好幾片
一堆這樣子
但是不怎麼折磨自己你又過不去
對真的
會不會覺得說不行
就是沒有到達自己也會覺得沒有到那個水準
問一下嚴老師所以現在你們做一尊偶的時間會不會越來越長
一定是越來越長
因為你們越來越刁難自己
應該是說我們現在粉絲越來越多
而且還包含世界各國
大家每一場展覽都期待
因為我們每一場展覽一定會有一尊主視覺
這尊主視覺一定是大家搶著
就是你就算從日本也要趕過來拍的這樣子的一個成品
所以其實我們壓力也很大
就是因為他一定會上電視上報紙
就是一定要有話題性
你又不能說他沒有任何文化元素在裡面
所以又要跟佛經又要跟陣頭

有時候又想說要跟原住民就是台灣各種特色文化
我們都要想辦法跟我們的布袋戲融合在一起
這樣子代表台灣出去各國在宣傳文化時候就更多發語權
就是可以講更多東西讓外國人知道了
所以現在做偶比起以前來講壓力大一點
因為關注的目光多了
再來因為剛開始做這事我覺得喜歡
這個沒有我們現在還要結合台灣的在地的一些文化
這部分上面其實要考量的部分要蒐集資料部分
他可能就變的更多了
像我們在新莊文化藝術中心展覽的這尊地藏王菩薩
地藏王原本他以前的形象就是那種光頭
戴個僧帽拿個法杖穿著僧袍
跟我們三昧堂在創作就很喜歡去顛覆
又很喜歡結合各國的多元的文化元素把它集合於一身
所以我們在做地藏王的時候你要先去看佛經
地藏王他在佛經他曾經講過他有一世是金喬覺
就是一個王子
所以我們在做地藏王的時候我們就不做那種光頭的
我們就把他做成一個王子華麗的樣子
地藏王又要地獄不空誓不成佛
所以就讓他身上有地獄之火的火焰
他就是有紅色橘色各種圖騰
地藏王祂有一隻神獸叫諦聽
諦聽原本都是祂騎的
可是我們就把他做到他頭上
然後手上拿摩尼寶珠
腳上就是沒有穿鞋因為祂隨時要下地獄去普渡眾生
其實一開始 雖然有所本
可是我們顛覆以前地藏王的形像
我們都會很擔心說地藏王這些信徒
他們能不能接受
他第一次展覽就是在佛光山
佛光山一開始我們也是很忐忑
後來他們的師傅聽到這樣子的詮釋之後
覺得真的是太棒了
你又懂地藏王祂原本這些典故跟來由
你把他創新之後他其實有所本
然後又不失原意
又很創新就是年輕人跟外國人都很喜歡這樣子的地藏王
所以他展出後就一砲而紅
這次來新莊文化藝術中心展覽的時候
就是連新莊地藏庵的主委一來他都是驚豔

所以後來才會主動邀請我們
把這個地藏王跟官將首一起帶到新莊地藏庵
去參加他們的大拜拜前面之前的這個大眾文化祭
所以一個偶的創新真的是很不容易
我們先稍微休息一下等下再繼續請三位來賓跟大家分享

字幕整理:高翊鳳



三昧堂




台長: 小金老師

壯陽藥
很不錯的分享~!
2020-02-08 02:20:1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