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6 02:10:40 | 人氣(1,28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Rti 中央廣播電臺週末奇遇記:臺灣之光《 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 (下集)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Rti 中央廣播電臺週末奇遇記:臺灣之光《 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 (下集)
主持人:吳祝育 小姐
受訪者: 小金老師 臥江子 (嚴仁鴻) 王志 劉瀚隆 jerry Chen
首播時間:2019年6月1日
出處:https://www.rti.org.tw/radio/programV...
照片提供: 艾莫
影片剪輯字幕: 高翊鳳

這裡是中央廣播電台台灣之音

朋友們在今天的藝文線上

我們訪問到的是

發源地在南台灣嘉義的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

鴨舌頭其是你自己有你的本業在

那你也是多年來也一直擔任

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的志工

可能因為你有家庭

加上你家是在北台灣在台北大台北地區

所以相對之下你可能比較有要顧慮的事情吧

我可以這樣解讀嗎

也是啦只是說活動如果是在北部絕大部分都會到

你好像都會到的媽而且是一帶三的嗎

對 如果是說南部或是像之前屏東

你也去不是嗎

對 就是去一次沒辦法說在那邊的三天還是多久

有家庭是不同的而且有孩子

但是他們比如說音樂劇的時候是能到的話基本上都會到

因為這個就是從以前看他們成長到現在

一直默默得替他們開心到最後幫忙記錄

每一場活動的圖片這樣子

其實我覺得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你們這群人

不只是重要的像操偶或者是偶戲的製作

像小金老師負責行銷創意的部分

包括像建軒負責這個口白的部分

其實這些志工一開始都是鐵粉像劉瀚隆或者是鴨舌頭

到後來其實都有分配到工作了耶

對阿

好像你閃也閃不掉的感覺

已經不能閃了阿

兩位鐵粉聊一聊

像現在幫我們做紀錄的艾莫她其實有醫院的專業的工作

但是每次的演出不管在哪裡

總看的到她在幫我們做一些紀錄做一些攝影

其實每次不管什麼活動人真的不夠

像是我們禮拜天的演出

你光接待貴賓會場佈置還有招待還有演出

加現場零零總總的說實在話

我們其實後台沒有想前台想像的平靜

是是是

都忙得一團亂其實說真的

還是真的不夠

我想問小金老師了其實多多我待會也會請教你喔

我們在五月不要那麼激動

我知道五月19號剛也

我做下效果

你還在戲中嗎

其實我覺得在519我第一次看到你們的表演

其實過去可能就看一些影片

或者說你上節目當中提供了一些照片

包括你送我的一些書

我大概知道你們的一些創作的歷程

第一次去看了剛才瀚隆特別說到的人手永遠不夠

其實我在現場有看到很多你們的一些志工朋友

你剛才特別跟我聊到了

志工朋友有很多都是當天到現場的

人力的調配上默契上其實還要有更多的一些培養嗎

其實我也不好意思要求說每個人彩排都要到

但是我們一場戲

因為我們沒給錢

沒給工錢

所以大家其實都是自由意志

可是每個人當天一定會到

所以變成說很多我在彩排的時候

如果你沒有來彩排我就沒有辦法排給你很重要的角色

我怕你會走錯演錯

像我們當天其實只有一兩個小錯誤

真的都是那些沒有彩排的人他忘記了

他應該要做什麼

但是還好我事先分配給他們的都是不重要的角色

所以也沒有人看得出來

但是是我自己的戲我就很清楚說他漏了

對對對

但是因為我覺得就是三昧堂其實就像劉瀚隆講的

大家來是來快樂的

隨著這個戲的品質越來越高

然後大家對我們的期望越來越大

你看每一場戲都這樣兩、三百個人來看

所以其實我們壓力也很大

我也不想說讓人家覺得說

我們這麼多人抱著這麼大的期望來看你的戲

然後你演得零零落落

實際上我們隨著演出的次數越來越多

其實我很為這群團隊成員感動

因為他們一直想辦法在提升自己

就包含操偶的技術

還有他們自己負責的角色

他自己會幫他添一些小動作

這是他們自己去想的

然後像這次我們有一位場記叫做東冬青

他也是比較後期才加入我們

我覺得他很細心

我以前都會比如說哪個特效煙要出來

哪個地方炮要打

什麼的我都會一直要很緊張的去看那個位置有沒有人

沒有人的話我就要開始擔心說會不會漏掉

但是這一次演出的時候我的眼光瞄過去的時候

他都已經提早在我想到這件事情的時候他已經人在那邊待機了

我後來發現這就跟我當老師一樣

我有一個比較好的應該說是長處

我會開始發現這個人他的特質

然後我會把他擺在他應該有的位置

讓他去發揮它的長處

在三昧堂裡面就是只要是志工跟我們比較久

我已經跟他比較熟

我就開始分配給他工作

像之前那個翊鳳她很乖巧

但是她是個宅女

我現在分配給他攝影然後剪接上字幕

她真的是好細心

屁股坐得住慢慢地弄

所以我後來發現說就是每個人都有長處

只是要你去發現他

然後這些人因為在三昧堂找到了自己的舞台之後

其實我覺得三昧堂之所以沒有錢

但是可以有這麼多人願意投入的原因是因為

他們找到了自己的成就感

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對因為你來這裡一次你就發現其實我也可以做的這麼好

那我這次我們演出說實在的

這場戲我們的燈光壞掉然後麥克風忽大忽小

但問題不在你們身上

所有的人他從頭到尾嚴守分際的把他的角色演得很

你看現場那麼多人在哭

就是因為這部戲很感動

你看都已經沒有燈光麥克風又不好的情況下

東冬青說他在上面搖雪花

看到下面每個人幾乎都在擦眼淚

他說他也差點哭出來

我自己也覺得說我們今天大家一起完成這部戲

感動的這麼多人重點是原本他還可以更好

有那個燈光跟聲音如果更好的話

但是這樣一個全部都是由非專業的人組成的布袋戲團隊

他可以演到比我自己看過的其他布袋戲團的還要好

我會很感動

就是大家我們真的完成這樣一件壯舉

而且是一年兩次大家很努力的去完成這樣的事情

所以你願意繼續再貼錢

對阿

你還有錢貼嗎

還有啊

還可以玩下去

還可以撐下去就對了

你不要連棺材本都賠掉好不好

多多你好擔心他不過說真的

就好像剛才小金老師嚴仁鴻特別說到的

在那齣戲當中我們看到很多的感動的地方

比方說你們會關懷到一些弱勢的族群

這個我們會再跟聽眾朋友聊這個區塊

再來就說呢這些志工們他們自發性的參與演出

而且連交通費都是要自己去籌措

但是他們願意投入只要你們一發出這個訊息

透過你們的粉絲團發出訊息他們就一定會到場來支援

像鴨舌頭像瀚隆都是嘛

他們經常都是當天往返的這樣的機會非常非常的多

多多你長期從三昧堂創立到現在

你就一直在這上面努力

而且只要有機會你也會把你自己的家學

跟有興趣的這些年輕得更小的小朋友來做一些分享

你如何看待三昧堂在未來發展上的一些可能性呢

因為我覺得你有很多的企圖心

企圖心喔

就以目前來講就是我現在不是有在天母店有個電影展嗎

其實也是完成我之前想要做的這一件事情

這就是你堅持要拍的嘛

操死大家這樣

其實是說我也是跟很多團員做討論

就說你有沒有想要做拍片這一塊的部分

然後我們才會去拍了這一部三昧創世錄

就是現在天母店展的這個展

然後本來老師一開始是不看好的

我本來也只是想說我只是想要拍一個大概67分鐘的MV

然後拍成1個小時20分差不多

電影的部分就是我之前想要做的企圖心

還有包括舞台劇

接下來我想發展的

應該是說我之前都沒有想過我可以做這些東西

所以變成說應該是從這些東西

慢慢自己做著做到最後才會變成自己想做的事情

因為我要看到某一個點我才會想到

我們是不是也該往這一步走

我之前有跟老師講過舞台劇也只是想要結合

COS或是舞者或是一些人的演出

他們不一定要擔任的是他們本身自己的類似什麼角色

或是說有時候可以讓COS直接就是在台上演出

人偶互動這樣子

人偶的互動

就是他不是一個就是不像我們小公演哪一種是曇花一現的表演

他是有劇情式的在走

但是我也希望說COS這個部分

他們也都是自己出錢

花了很多心力去做這一塊

然後當然我也不希望他們的東西

你就做這麼多你花了這麼多錢但是就是只出現在一些記者會

應該是說我不希望他浪費他的心血

我也希望可以把你的心血用再更多的地方

你也知道我們沒有錢

那就不能做這些事情嘛

真的我想做的事其實還蠻多的

還蠻多因為沒有錢所以沒有辦法做

你應該知道我們每一年表藝不是都會有來嘉玩偶

其實我有很多想法一直想要做

只是沒錢

但至少透過你的爭取

然後跟所有的團隊的夥伴們包括我們的志工的溝通之後

你們完成了剛才特別說到的

這是在今年2019年他們在台北的新光三越天母店

52467都各有一場你們拍攝的電影的展出

這個特展的是同一部的電影嗎對不對

我沒趕上524 67號一定要去啊

我知道你們整個電影的拍攝的場所

也就是你們現在的駐館所在地是不是

就是在嘉義縣的表演藝術中心

在消防隊的旁邊墓地的旁邊

講真的我當初因為想要拍片

就是因為我有去勘景

我覺得這些景其實都很好看很漂亮

為什麼不好好的利用呢

我覺得這麼好的場地可以利用做更多的事情啊

他不應該只是侷限自己沒有人看得見的地方

他有很多漂亮的地方當然我們也是用到幾次了啦

我補充一下這部電影花了一年半的時間

一樣鴨舌頭、劉瀚隆他們禮拜六日

這兩個鴨舌頭跟劉瀚隆全部都下來

大家只要有空我們發出這個禮拜六日要去拍片

大家就是出現

然後一樣都沒錢

很多人跟我說你們三昧堂沒有找金主就要拍電影

我說我的想法是等到你找到金主大家已經沒有那個力氣了

我們就先拍能拍多少就是多少

因為都是大家自動自發來

所以像艾莫也要下去操偶

因為操偶師不夠

她也要操偶了

他操偶就是操完之後他連相機都拿不動

那個偶太重

一個偶10公斤15公斤

對表演藝術中心來講

其實在三昧堂駐館之前很多人不願意進去那邊

因為他附近就是有墓地

現在我們是三昧堂是表演藝術中心的招牌

鎮館之寶了

其實大家都是要去參觀三昧堂的偶

然後六日你知道嗎

常常就有電話打來問說為什麼你們沒有開

我說我們不是在那邊上班

但是他們只要打來我在民雄我就趕快去開放給大家

而且只要我跟多多六日我們在那邊弄偶還是整理偶

遊客是一波又一波

表藝前幾天也開了一個遊覽團

世界博物館日的時候

就是請三昧堂特地把所有偶都擺出來

讓他家玩然後拍照然後我們來做個小表演

因為我們主任說大家來都想看你們三昧堂

其實現在已經你知道表藝現在公演排好多

然後人潮都不用擔心

多多他們在那邊拍了電影等於是最棒的置入性行銷發現

大家才發現天阿那個鳳凰花怎麼那麼美

風景怎麼那麼好現在一大堆布袋戲COS

都來這邊拍連婚紗的都來

連那個台灣奇案的也來我們這邊拍

你平常看裡面都是人

所以你人如果多其實沒有人會擔心這地方會有什麼問題

其實我們帶來的人潮其實是幫他們解決了這個問題

所以就和我剛剛講的一樣

我們和表演藝術中心他本來就是一個互相雙贏

三昧堂需要一個基地

表演藝術中心需要人潮

我們幫他帶人潮他們給我們免費的場地讓我們使用

多多利用那個場地徹底的淋漓盡致

把每一塊土地連土都用了

這個不能講啦

會發現我們去挖人家土

挖完有還回去

就是拍武打戲要滿天氣功灰塵

所以我們沒有灰塵我們就挖表藝的土

表藝的小山丘幾乎都被我們挖掉

但是挖完打完之後還是又還回去了

只是那邊草長得不好而已

好的剛才聽到了這個小金老師你特別說到了

在拍攝的過程當中許許多多這個克難的方法

我不由得想說沒有錢有沒有錢的想法對不對

一開始我們就沒有找金主

很多道具都是我們自己製作

其實這部片子讓我自己學到很多東西

剪接的部分或是特效之類的

然後就是我真的沒有想到我可以這樣做

應該說我自己本身英文又爛

然後那一套軟體又是英文版的

我覺得我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去碰了這一套軟體

但是我覺得以現在三昧堂的發展來講

我不應該又侷限在

不要排斥對不對學習新的東西

我不應該一直覺得他這一套是英文的我就不想去碰這一塊

我碰了之後我雖然不懂英文但是我知道那個效果在幹嘛

雖然艾莫有買書給我看啦

我自己覺得學了很多新東西

然後也是覺得該是時候了啦

因為是三昧堂不應該影片再剪出來就是以前那種

就是說他要一個比較正式的規格的東西

對啊

多多他剛剛講的是一套影像製作軟體

就是那種氣功現在電影裡面的弄光影

好萊塢也會用的那一套

之前其實我們大家都沒有接觸過

是為了要拍這部電影他硬是去學起來

我整整網路上看了三個月學了三個月

對啊我真的不會英文

可是我講真的多多你要為你的任性負責任

因為你一直堅持想拍影片

但是我覺得他其實也是在為我們的三昧堂創意木偶劇團

這個團隊你們在做一些歷史的記錄了

有開始拍了之後老師就很反對

因為他苦主阿

他不是苦主好不好他是擔心他的偶髒掉

偶髒掉偶壞掉要重新再花錢重新做

那都是錢啊

可是我都跟他講那是本尊阿

因為我們當初收藏木偶你知道嗎

身上沾到一點灰塵什麼的就好心疼喔

他們打架是整把整把的土這樣潑

整個血這樣潑白色的衣服都變土色

服裝設計小安哪受的了

小安一開始也沒辦法接受我去說服他的因為他有潔癖

我知道他一直很在意這個東西

你如果去新光三越天母店看到這些本尊你就覺得好心疼喔

這些2013年在那邊展都白爍爍 爍爍白

現在都灰頭土臉披頭散髮

我真的有整理回來啦

顏色差很多都變土色

因為為了拍影片的關係

因為他要的是激烈的武打戲 你知道他們

你六月七號去看就知道了

回不來了是嗎

回不來了

都是歷史的痕跡

講真的瀚隆你怎麼看待這件

你覺得這個記錄留存重要技術的學會專業更重要

還是說要維持原本的美美的

你對三昧堂的偶戲的他的第一個印象

那種感覺孰輕孰重

我覺得要有走過才會知道

走過之後覺得說偶要動起來還是比較重要一點

所以你現在是站在多多這個立場囉

比較支持他囉

我其實在拍完之後啊我也很慶幸我們拍完這一部

真的

因為很感動其實我是一個很愛哭的人

你真的很愛哭那天519號柔情似水你哭到齁齁叫

他每一場都哭好嗎

他就連公孫長歌結婚也會哭

而且我都要拿拖把來拖地

你就看地上有多濕

很多人都不覺得三昧堂會玩布袋戲

那我會很震撼因為之前他們都是不會操偶的

我們現在拍出一部這樣的東西

有其他很多劇團都說他們要拍電影片拍到現在什麼都沒有

他們都在等金主

但是我們已經拍完了

連新光三越我們真的是每次播映會都場場爆滿

結束之後的那個反饋

就是大家給我們的那個意見你真的是感動到

我們那天在新莊播了一次

然後有一個國文老師說他其實小時候很愛看布袋戲

長大之後其實已經不看了

只是去藝文中心看一場畫展

看到我們樓上有展覽看了一下覺得很漂亮

又聽說有電影他想說來看看

如果不好看的話他就要走了

他說他沒想到電影一開播到結束他走不了

他說為什麼這部電影可以拍的這麼好

一定要跟我們說讚

他說不僅是情節很緊湊打得很好啊

他有誇讚我劇本寫得很好

就連那個詩詞什麼平仄押韻都有

他說為什麼我們這樣一個只是愛好布袋戲的團隊

可以拍出這樣的東西來

他覺得不可思議

可是小金老師你講這句話的時候其他四個團員都在笑

只有你沒有笑

我快哭了啊

我們裡他就負責哭這樣我們其他負責賣笑

所以我說要拿拖把來拖

其實我覺得這個好像自己孕育的孩子成長

對就是這個感覺

而且每一次的演出就好像自己交出畢業製作一樣

即便他可能不是一齣新的戲

其實從519號看到你們的演出

我可以看的出來一路走下來

沒有錢沒有人到現在大家凝結這樣的力量

那我就想請教鴨舌頭了

鴨舌頭你這樣嚴格算算跟著三昧堂這樣有多久的時間

好像從新光三越

七年

是從嘉義展五分鐘嘛像瘋子一樣然後衝過去

對阿那也是2013

對阿那七年為了去拍5分鐘塞得要死

最後衝到把我老婆跟小孩丟在車上

車子也沒熄火就衝進去拍

只拍5分鐘就關門了

就開始到現在

就陷下去到現在

他只是想補足他5分鐘的遺憾

為了補足5分鐘的遺憾花了七八年的時間在這裡

我覺得這樣還不夠呢

怎麼說呢

一定要永遠阿

應該要說在一起久了之後彼此之間都感情太好了

所以像我在台北我有任何困難話

我第一個我就找BOSS隆或是鴨舌頭去

有時候你會發現你在很無助的時候

其實我們常會遇到很多我解決不了問題

比方說呢

我上個月我有個好朋友

他過世了

他以前曾經幫三昧堂做過一些道具

他就有跟他的家人說那些做道具的器材

還有什麼飾品

要捐給你們

都要給三昧堂

其實我是很難過的

可是我自己一個人又不知道怎麼去處理這些事情

所以我後來找鴨舌頭因為他們家在三峽

他花了好幾天時間去陪我去整理那些東西

到後來我回嘉義之後

又需要鴨舌頭要去我都打一通電話

都是下著雨這樣子那陣子都在下大雨

他就幫我衝去他們家幫忙了

所以我有時候真的覺得他們對我來講

應該不能說他們

我剛一直在想跟鴨舌頭講的是其實三昧堂是我們

就是其實是這每個參與的人

其實就像我們自己的家人一樣

就算我們偶爾有意見不合吵吵架什麼的

你們很少合的時候嘛

就甩巴掌扯頭髮這樣

大家都會有自己的想法跟意見

可是真正三昧堂遇到事情的時候

你就看見所有的人突然之間都來了

就是站在你的後面就幫你挺你這樣子

會覺得我走下去的力量無比強大

所以我一點都不會擔心

我感覺我的力量越來越大能做的事情越來越多

如果有天要賣掉房子你也會願意希望他可以支撐下去

可以

可以啊反正BOSS隆他打算另外再買一間房子

對他會養我

他已經準備在台北買一棟宿舍了對不對

好了那就看你囉要努力了

最後我們來介紹一下最近的一些活動

5/24是在新光三越台北天母的電影展

包括我們的開幕記者會

特展一直進行到69

67號有特展68號有DIY

那在來有一場活動也非常有趣

526號你們在新莊的地藏庵

有這個合作

新莊地藏庵他是台灣官將首文化的發源地

那我們當初做了官將首這批作品之後

其實我自己要去解說這套作品就一直會講到新莊地藏庵

但是從來都沒有跟他有任何交集

這次到藝文中心展覽的時候

他們的主委就來我們的開幕記者會

而且還去聽了我演講

他講了大概他開幕的時候他講了快20分鐘

是在稱讚我們的偶真的是太精緻太細膩了

然後很喜歡我們的官將首

他就說他們地藏庵有一個大眾文化祭

以前都是邀在地團隊

今年真的很想破例邀請三昧堂的地藏王跟官將首去

我說我們真的之前都沒有在接廟會演出

除了翔翔那場娘媽那場幫他還原

這次真的就是居然跟這個官將首文化源頭接上了線

他們主動邀請我們

對我們來講他們認同我們這樣創新的官將首跟地藏王

讓我很感動

我說好那我們就用表演的方式來演出一場春雨

這場裡面真的就是我當初有把地藏王跟官將首寫進去

在地藏庵前面演出這也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歷史記錄

而且我在台北有BOSS隆跟鴨舌頭他們這些都會在

我也不擔心

這次的演出會非常

應該說在三昧堂的歷史上也是一個很重要的一筆

台北三個重要幹部艾莫、BOSS隆、鴨舌頭都在嘛

這三個可以搞定很多事情就盡量把事情派給他們

再來的話其實在七月中旬的時候

在藝文中心

對一樣是在新莊藝文中心

他辦的這場展覽真的人太多了

我們每次的活動真的都爆滿

手作網路上開放不到半小時全部就被搶完

都跟新莊文化中心反應說什麼時候會有下一場

我們625號其實展覽就結束

又希望我們七月中的時候再去開操偶研習營

還有手作研習營

我說好啊反正我們本來就很希望更多人學習這個文化傳承

其實我們26號這場演出新莊文化中心的志工

通通都要變成我們的志工

他們會來支援

他們說他們也想學

所以我們在台北的力量越來越大了

這三年多在文藻外語大學有一直開文化行銷的課

把我們三昧堂設計木偶、偶頭雕刻、製作偶衣

還有多多他們的操偶甚至包含音樂劇跟電影的拍攝

這些通通都可以變成一個課程

從你剛才介紹到現在光你今年的活動就非常非常的多

你們的場子越接越多

你們的特展包括你們的演出

但是還是虧錢

怎麼辦呢

BOSS隆 多多先講多多急著要講來多多

BOSS隆養我

多多想說什麼

說有人要找贊助結果呢

怎樣

反正的結論就是我們的小金老師還賠得起好不好

但是我們需要更多的贊助這真的很重要

又不能永遠的賠下去

很多事情不能做

其實我們都是自己賺自己貼

但是我覺得

你這樣瘦比八賺的錢都貼上去了齁

都不吃飯啊

我是都貼在偶上面好不好

多多本身也擔任偶的製做工作

一朵花我還記得去年春仔花一朵新台幣500塊錢

一點折扣都沒有

也是花下去了

為了這個藝術品

有沒有無上限原本小安要的是2000

後來我們的錢只能買到300

差這麼多落差很多唉

但是已經是極限了

所以後來那尊又變成新光三越小姐

因為300朵花三越百貨

對啊所以我就

又送給人家啦

沒有

等於是幫新光三越做宣傳行銷的工作

等於我們有兩個版本的新光三越小姐

一定要持續的努力下去

當然就好像我們剛才一再的強調

在台灣很多的一些藝文展演的團隊

需要有更多的人的支持不只是志工而已

像鴨舌頭、瀚隆現在其實就是我們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的一員

其實你們之間已經沒有分什麼彼此

像艾莫你看我從認識三昧堂到現在

他一直跟在身邊

有事艾莫能助

你們很壞

認識我們的人都這麼說

有是艾莫能助

有是艾莫真的能相助

他要幫我們做LINE貼圖

他要做的事情可多了我發現他很耐操

老師有時後三經半夜還在跟她要圖

艾莫她已經睡著了我說你可以起來幫我開個電腦

我急需要某一張圖

她真的幫你處理

她說你真的現在就要嗎

難怪我沒有當志工這個事情我絕對不幹

我偶爾插插花就好了

期待很你們的下次在會Bye Bye

也謝謝朋友你今天的收聽

周末奇遇記我是吳祝育我們下回空中見



三昧堂









台長: 小金老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