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31 12:51:04 | 人氣(75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央廣週末奇遇記:臺灣之光《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 (上集)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Rti 中央廣播電臺週末奇遇記:臺灣之光《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 (上集)
主持人:吳祝育 小姐
受訪者: 小金老師 臥江子 (嚴仁鴻) 王志 劉瀚隆 Jerry Chen
首播時間:2019年6月1日
出處:https://www.rti.org.tw/radio/programView/id/1566/page/2
照片提供: 艾莫
影片剪輯字幕: 高翊鳳

#三昧堂
#吳祝育
#臺灣之光

歡迎朋友收聽今天的週末奇遇記

我是吳祝育在空中陪伴你

這裡是中央廣播電臺台灣之音

在今天節目上的安排進行的是藝文線上

為聽眾朋友來介紹台灣非常特殊的一個木偶團隊

他就是發源於嘉義的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

我們也曾經多次在節目當中專訪他們

說到這個團隊原本的成員有8個人

但現在這個團隊的每一位志工都是當然的團員了

從原本的粉絲到投入義工志工的工作

其實這個團隊一直在成長

在今天的節目裡我們將訪問到團隊的四位好夥伴

跟大家來介紹他們最近的狀況

也跟大家聊聊推薦一下下半年的一些活動

好的廢話不多說就來進行今天的藝文線上

為您介紹的是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

各位聽眾朋友大家好我是三昧堂的小金老師

今天來跟大家聊我們的布袋戲音樂劇

各位聽眾朋友大家好我是三昧堂的王文志也是多多老師

各位大家好我是劉瀚隆

大家好我是鴨舌頭

今天我們的藝文線上的4位帥哥都是省話一哥

話都說得不多只是跟聽眾朋友打聲招呼而已

其實三昧堂今年是第一次上節目好像是喔

那我自己好好檢討你們也要檢討一下

為什麼有活動沒有上節目跟大家來做一些分享跟推薦介紹

剛好在上星期回到南部去

欣賞了這個三昧堂你們的一場演出

這場演出其實並不是一個新的戲劇的演出

這是算第二次嗎

第二次

在嘉義縣的表演藝術中心

那麼這場演出其實我看到了很多讓我感動的事情

待會我跟大家來做一些分享

不過我們趕緊先告訴聽眾朋友其實

下半年我發現從五月底一直到這個7月的活動非常非常的多

三昧堂的人手夠嗎小金老師

我們永遠都是不夠

所以我每次在演出的時候就說

歡迎大家加入我們的志工團隊

其實我看到在上個禮拜天的演出當中

也幾乎很多志工都動員了

有那天大概35

像多多之前在電視台當導播他的那個電視台主持人

現在還在地方電視台做主持人

她小孩都來了

小孩、老公全都來幫我們

都當志工是不是

當志工 對

你們缺人缺成這樣子啊多多

當然一定很缺

重點這些都當志工

應該是說我們的工作又多

所以當然希望就是說

也希望說朋友他們有空的話就可以過來幫忙

當然他們也是很樂意幫我們這個忙

其實我特別感受的到

因為說真的這麼多年來持續為我們的三昧堂做了很多的報導

但是這是第一次進到劇場看到你們的演出

我當時有一種感動就說

這是一個你們共同的喜好的一個非常開心的同樂會

也是一種驗收

雖然這齣戲並不是第一次的演出

每次的演出其實有不同的一些感動有不同的人的參與

當然團隊的這些人都一定會在

但志工可能會有些更迭

瀚隆其實那一天也特別從台北搭高鐵回去當天往返

聽說你現在在做大事業很忙

還特別把時間撥出來

談談你自己參與這次演出你自己的一些想法

說實在話其實我也是從戲迷開始的

從以前他們還沒開始演舞台劇的時候就認識老師

然後到後來認識多多然後再認識其他人

後來就慢慢慢慢一步步一步步就往到了音樂劇發展

我也覺得說既然每年都有這樣的盛事

那自己就一定不能缺席

所以我覺得這是一種

責任了嗎

經歷吧 人生走到了某一階段覺得這種好像就是自己的

就是類似說的責任

就是畢竟不管怎麼樣一場一定要來

這是我的想法

只有這一場喔

每一場我說每年啊

我發現今天多多跟劉瀚隆兩個蠻針鋒相對的

鴨舌頭其實禮拜天的那場演出剛好有一些事情沒有辦法去出席

但過往每次只要是三昧堂創意木偶團隊

他們有演出都可以看得到你的身影

而且你是買一送三

總共四個人對不對

他們就很快樂在旁邊看啊

他們真的快樂嗎

前面是小朋友看不懂

但是他覺得那個歡樂有在

後面他們比較大的時候去還是看不懂

因為台語聽不懂

我以為真懂

台語聽不懂但是故事他們懂

懂了

因為現在學校教的沒有教那麼台語沒有那麼發達

是 沒那麼深入

看表演欣賞

ok好那其實我印象特別深刻

從過去你自己是一個戲迷的身份一個鐵粉的身份

到後來慢慢地成為志工參與的演出的過程

其實也去影響家裡頭的兩個小朋友嗎

他們現在會要求爸爸要帶他去參與

三昧堂的一些演出或者是展出的活動嗎

展出的活動會

會喔他們好像也會佈展了嗎

會幫忙當小小志工

沒有亂就是很熱情的去幫忙

真的吼

上次是打氣球

對對對我還記得去年來講是打氣球嗎

那今年

我知道其實我們節目播出的時候

你們已經在新光三越台北新光三越的天母店

已經有特展了嘛

這次他們也會參與像一些服務的工作嗎

有這樣的安排嘛

已經幫他們規劃好他們的免費的打工工作

上面試結束的話

孩子你就等著吧6/7來報到

其實小金老師嚴仁鴻老師我想請教你

從過去你們可能會有一些跟你們的鐵粉粉絲的分享

到現在這一年來我特別感受的到

從去年到今年你們接了很多的一些活動

包括像一些創意的文化行銷的課程

這是在6月到8月整整兩個月的時間

待會請你為聽眾朋友來做些介紹

那麼比較近的這一個檔期就是5/24

也就是在台北新光三越的天母店有電影展

那麼還有這個偶戲的特展的部分

它其實一直持續到6/9

聊聊這一個活動其實我可以這樣子解讀嘛

新光三越他們的偶戲特展的活動你們共同的成長

新光三越其實跟我們配合一起做巡迴展已經到第七年了

說真的幫了三昧堂很大忙

只要是他們有提出企劃基本上我都會幫忙

雖然像我們這個月已經這麼忙了

但是我覺得 應該講

全台灣每一個的布袋戲團

都很希望像三昧堂一樣可以到新光三越去展覽

但是他只挑上你們

對他只有跟我們合作

其他的全部都是要自己去付租金場租

跟新光三越租場地去佈展

所以其實很多劇團的朋友都跟我一直常常跟我講說

到底你們跟新光三越是什麼樣的關係

為什麼你們可以這樣子每年一直展一直展

實際上是因為我們每次展覽都有很多亮點

會讓這場的展覽有很多的人潮

因為他們必須要希望我們的展覽不但可以發揮文化行銷能力

而且還幫他們帶人潮

所以我們從2013年到現在

我們每一場的人潮都在破之前每一場的紀錄

就是因為隨著名氣越來越大

然後我們每次都有新東西

對然後就是他們的效果非常好

所以他們的行銷非常喜歡跟我們合作

因為每次合作完他們的業績都長紅

OK所以我可以這樣解讀嘛小金老師

過去可能三昧堂你們只是一群非職業的

這些對布偶有興趣的人結合在一起

即便到現在其實你們還不是把它當作專業的方式來經營

對你們來說每次的特展每次的演出都是一種同樂會同學的聚會

那過去可能就好像剛才你特別聊到

有些劇團會很羨慕你們

可以長期的跟這麼有名知名的百貨公司有這樣的合作的機會

但是我自己回過頭來看看又何嘗不是你們的努力

對於他們來講其實是一個多贏的局面

不只是因為他們有這樣的場地

或者他有知名度

因為三昧堂也提升他們本身的一些藝術文化展演活動

因為我自己個人常常會跟我們的志工分享

就說今天我們跟任何人合作

我都覺得他是一個善緣

我希望不只是我們好兩邊都要一起好

所以今天我們在新光三越辦活動

我們做的行銷我們到處宣傳志工幫我們分享啊

然後去拉人來參加活動

絕對不會亞於新光三越的努力

所以他真的是一個拉一個有點

應該說要像老鼠會這樣子

他來是快樂而且也不用錢

又可以很盡情的享受跟大家一起聊布袋戲討論布袋戲

所以變成說只要是三昧堂有活動

好像全台灣偶迷有了一個固定的聚會的地點跟時間

然後就會從台灣各地

甚至包含日本的那些粉絲他們通通都會過來

所以就是變成說三昧堂現在只要是一辦活動

就變成全台灣就是有一個偶迷同樂會的地方

又可以拍照又可以自己帶偶去玩

其實只要有一些像特展的活動

來自各地的三昧堂的粉絲們就會聚會

其是你剛才特別聊到了像日本的朋友

他們也會了解追蹤你們相關的訊息

來參與這樣的一些活動

我們不由得要聊聊我們在去年也為聽眾朋友介紹過

2018年的其實三昧堂在日本的大阪中華總會有公演

那麼我們也提到你們跟日本的劇團的合作

文樂劇場

才剛來又一次

Boss隆也有去演

是在台灣

對在台灣

對這次是他們主動

是文樂劇場他們主動提出來的

因為他們去年6月跟我們合作他們很開心

而且我們做了一尊偶送給他

無條件

而且那個偶好像原本的預算又加了很多好幾倍嘛

為了台日兩國交流我們真的是不計成本

那尊偶送出去我也很不捨

我們大家都好心疼

可是你們會計意見很多

我記得那時候跟我講說原本的預算

Maybe我們舉個例子可能是三萬新台幣

到後來你送出去可能要八萬、九萬

他們都很捨不得啊

他們只看過成品就三天就送出去了

然後就被珍藏在文樂劇場裡面

我就想請教多多了

多多剛才呢小金老師嚴仁鴻特別說到了

其實每次的跟不同的團隊合作

包括像剛才那邊聊到了公元2013年跟新光三越的合作

跟這家百貨公司的合作到現在

2013

到今年第7

2013第七年

有這麼久的一段時間了

他是覺得跟大家有共同的喜好

那麼結的這樣的一個善緣

但是你甘願嗎

我甘願嗎

操成身體這個樣子ok

你這意思是看我現在很瘦嗎

不是我知道你身上其實因為為了操偶有很多的問題啊

其實原本我只是來幫忙操偶這之前你也都知道

其實我真的沒有想過說我會幫忙三昧堂到現在這樣的程度

因為你家自己就有團啊

我本來就像之前我講的這樣子

我只想要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

除了我家傳統布袋戲不一樣的地方以外

可是我沒有想到布袋戲就是一直慢慢玩玩成這個樣子

然後我也沒有想過我可以幫三昧堂幫到現在

已經10年有了吼

對差不多十年

你覺得你現在是幫三昧堂還是你本來就是三昧堂

我覺得他現在已經變成是我的責任

現在我可以請教你嗎

就是對爸爸自己的布袋戲團來講

包括三昧堂創意布偶戲團來說的話

你會放的中心比較多應該是在三昧堂吧

你猜得好準

100分你放在三昧堂有80分還是70

99

那你爸爸受得了嗎

就偶爾會抱怨一下啦

是喔所以你回家幫忙的機會並不多囉

就是變成三昧堂活動跟現在跟我爸那邊要錯開

可是沒辦法錯開那就沒辦法了

所以等於是你爸爸接的場子你現在可以幫得上忙的並不多了

有啊還是會可以的

偶爾

三月是媽祖生日那時候

三月瘋媽祖

那時候我就幫的比較多

所有劇團最熱鬧的時候

那時候剛好三昧堂的活動比較少

有時候就專心在我爸爸這邊做這樣子

所以小金老師是三月瘋媽祖故意不排那麼多的case

應該說其實我每次去多多家爸爸媽媽都會找我聊

有暗示明示

有明示就說我們自己的兒子結果自己請不到

他都是在忙三昧堂

我自己也會覺得很不好意思因為畢竟我們又沒有錢

他們家其實如果每次出去演搞不好錢都比我們多

 後來我就覺得長期不可以再這樣下去

我就會私底下都會請多多他妹妹

因為多多有時候不敢跟我講說他們家很忙

我都會跟他說你這個月哪一天

對日程表給我

案子訂下來的這些活動我就盡量不要接三昧堂的活動

就是跟他們家錯開

但是有一些比較非常重要的

比如說像上個月我們在文藻外語大學

這次是文樂人形劇場他們主動希望跟三昧堂一起在台上合演

而且他們這次是特別來跟你們合演

他們真的是全台灣首次

尤其是他們主動提出來

我都覺得這件事情真的是太重要

我就像這種事情他們家如果要演戲我就說沒辦法

我們一定要以三昧堂為主

這個是在台灣布袋戲史上留名的一個機會

所以是我們一起在寫歷史

對像這種非常重要的

我就會要他就是可能妹妹自己跟爸爸一起去演

重點是你現在很糟糕你不只是把多多給弄過來了

連他妹妹也過來三昧堂合作

也來幫忙了

爸爸也會來幫我們演

我現在多場大型的演出

就是因為他爸爸說實在的真的是很厲害

剛好如果他爸爸因為他是公務人員一定要在禮拜天

就是有空的時候

然後我都會先跟他說

說真的他爸爸真的很幫我們

就是我只要跟他說他真的都會來幫忙

只要你開口他都會幫

兒子給你女兒也順便送給你

老爸也一起來

老媽就負責煮東西給我們吃

所以基本上你也是買一送三了對不對

整家幾乎都快送給我們了

其實你一直對這樣的一項工作像布袋戲的創作

傳統布袋戲的創新你有很多的一些想法

像之前2015年的時候台灣燈會

我就是看到有一個室外的舞台劇

但是他真的很大可是我剛剛跟艾莫講他已經忘記了

可是我那個印象我真的非常深刻

因為我站在那邊我就說我總有一天

我要讓三昧堂的偶站在那個台上

可是漸漸的這個願望是老師幫我實現

因為他就是慢慢的把三昧堂這些布偶開始變成舞台劇這一塊

因為三昧堂的偶從以前到現在就是一個藝術品展覽品

他是不會動的

直到新光三越這夏來玩偶才會要求有演出這一塊

所以才變成慢慢有開始讓偶動起來這一部分

但是當偶會動了野心一定會更大

我就說我總有一天要站在那個舞台上

可是我覺得本來三昧堂資金就不足

我不可能做這麼大舞台對不對

我覺得漸漸的往舞台劇這邊發展

我是覺得還不錯的一塊

是一種可以去給與他更多的生命力跟展現的機會

我覺得我不想把布袋戲這一塊侷限的太

應該說我不想把布袋戲侷限在一個框框裡

我希望的是他可以跟人互動

甚至像舞台劇一樣

你看到人像那個跳舞是什麼舞團之類的

不是都會在台上跑來跑去或跳來跳去

我希望的是布袋戲也可以走這一塊的部分

然後也有搭配場景

他是有劇情的他是有燈光音效有布景

甚至我們看到現在台灣的很多的戲劇的演出

他是各種的結合的對不對

比方我們剛才在聊天溝通的過程當中也特別說到

歌仔戲可以跟京劇可以跟昆劇做結合

布袋戲也可以跟北管戲南管戲有更多的合作

甚至跟現代劇場的合作

我想多多一直往這個方向在努力喔

我其實就很想請教瀚隆了

瀚隆你從一個粉絲到後來有些時候可能要跟公司請假

然後特別來參與三昧堂在各地的展演活動喔

看著三昧堂從成立到現在的成長

你自己有什麼樣些感受

其實在我的心目當中因為你也上過我多次的節目

我覺得你已經不是志工而是三昧堂團隊的一員了耶

我覺得初衷還是不要忘了

初衷是什麼呢

我的初衷就是說玩布袋戲是我的興趣

大家一起玩玩得開心比較重要

賺錢不是目的

其實我們根本沒有辦法賺錢

真的我覺得我從加入三昧堂開始

我從來沒有想過錢這個問題

你們現在其實還在貼錢嗎

我們還在貼錢這一塊

我偷偷告訴你我們昨天去國稅局剛申報完

我們目前為止賠了71萬多吧

從創立三昧堂到現在

賠了71

就是那個木偶的成本都不算

就只算這些展演的支出

那誰是苦主呢

是我啊

最大苦主

那個國稅局的小姐說

你們賠成這樣子你還可以經營下去喔

我說可以啊

然後我就問她說那個賠錢的部分我可以寫成業主往來嗎

就是業主借款就我借款給三昧堂

然後她說不行

喔好吧那就是虧損

你是賣房子還是貼積蓄啊

貼積蓄

那你還好沒結婚呢

對啊

你結了婚那怎麼辦呢

回到那個瀚隆的身上其實你說玩的快樂很重要玩的開心

就好像我在519號看到你們這場的演出

但玩得開心玩的快樂也希望有更多的一些改變跟創新對不對

我們甚至這個團是可以長長久久的經營下去的啊

是沒錯我是覺得大家一開始的目的就是大家聚在一起

就像同樂會一樣

畢竟我們就像新光三越找我們演出的時候

我覺得我們就是把場面搞的就是跟大家一起玩樂玩耍

我覺得這個心情是很重要的

因為我們雖然說現在走到那個舞台劇的部分

但是我還是覺得說

老師就一直把三昧堂一直帶向

就是說每個粉絲來都希望可以帶著歡樂回去

像是我們自己也覺得說我們是製造歡樂的

反而收獲會更大

看到這麼多人

來多多要吐你一下來

那你真的快樂嗎

怎樣

你們兩個今天有問題你們兩個出去一定會打架

我其實認真想想我覺得瀚隆你有改變

其實這麼多年來每次上節目

我們兩個私底下在溝通的時候

你都會跟我特別提到說

很擔心三昧堂有沒有辦法持續的經營下去

要不要能不能經營下去除了團隊的共同的意志力之外

其實很重要就是經費

經費的挹注

你們實際上的就是賣票的演出並不多

你們一些藝文展演活動

甚至經常都是一種自願的像公義的活動

但是剛才你的分享你會覺得開心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你變了耶為什麼呢

我沒有變啊但是我覺得錢還是很重要

就是說你已經開始認為說大家玩得開心

堅持這個理念

甚至比說可能去多爭取一些挹注的經費

相對之下來講當然兩個都很重要

但是開心是你覺得很重要的一個精神

可能年紀也到了啦

因為我是覺得說

你在我面前說你年紀也到了

趕快打死他

因為我說實在話老師之前也有講過

因為利益在一起的不長久

因為樂趣在一起興趣在一起的才會長久一點

所以你們都講好了

沒有講好

我們完全沒有講過這件事

老師賠錢也不會講

老師只會讓大家看到快樂的一方

我可以這樣解讀嗎你們是今天才知道他賠了71萬新台幣嗎

其實這個我都知道

你知道

會計有跟你講

會計很有意見啊

去年我碰到會計會計意見很多

沒辦法總要有人幫他守一下

要有人幫我們守一下

對阿

了解

所以找很強的會計

現在都已經71萬了

我快昏倒我聽那個數字我都快昏倒了

你今天才知道是71

前幾天老師剛算完稅的時候

才知道

對算完數字才知道71萬天啊我哪來的71

其實這也不用算啊

從以前到現在沒有收入只有支出

其實我原本預估還比較多一點

所以聽到71萬你嗎

這應該也不會鬆了一口氣吧

劉瀚隆你找死嗎

至少沒那麼多

71萬不是71

嚇死人了所以你看

為了一個共同的興趣

雖然有一群同好但是要支撐下去

其實他需要更多更多的力量對不對



三昧堂





台長: 小金老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