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盆警訊容易被忽視 顧... MAZDA 3限量首賣反送中對台灣產生的效應 網傳外交官團購走私菸 ...
2012-12-17 20:41:30 | 人氣(3,41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美的事物無國界(五):雪地裡見證的友情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開展的第二天,早上才起床,正準備要著裝去吃早餐時,永昇突然驚呼:『下雪了!』

顧不得身上只有穿著衛生衣和衛生褲,我抓起了相機,叫醒了小k和阿維後,就打開我們的小木屋門,衝進只有零下十一度的嚴寒空氣中。

兩年前我帶學生在寒假的時候去韓國,當時一樣是下雪的天氣,可是我們所到之處都沒有下雪,儘管新聞看到首爾大雪成災,沒能親身體驗下雪,總是有那麼一點可惜。

這次我們的成員多多,永昇和阿維是從來沒有搭飛機出過國的,沒想到來北京第三天就遇到下雪了,運氣真的很好!原來下雪不是溫度夠冷就會下,除了零度的低溫以外,還需要空氣中有足夠的溼度,才會下雪。

那天早上的雪,下得很細,肉眼可以看到,但我的單眼相機就拍不出來雪花空中飄的影像。不過可以從相片中的小木屋頂,馬路上舖滿的一片雪白,知道我們正置身雪雨之中。

詩經有云:『 昔我往矣,柳依依;今我思,雨雪霏霏。』其中的「雨雪霏霏」,應該就是這個感覺,很像下雨,但其實是下雪。

小木屋旁的人工湖也結冰了,我們試著丟石頭到湖面上試湖面結冰的硬度,真的是打不破,所以在湖面上溜冰應該也是可以的。

此時的我不禁想到,二十四孝裡有王祥「臥冰求鯉」,那麼厚的冰層是要怎麼臥才會溶解呢?冰下面的魚還能活嗎?真的用皮膚去臥冰,不會皮膚和冰都黏在一起拔不起來嗎?小時候聽到這個故事很感動,但真正到了冰天雪地,才開始去質疑這個故事的真實性。王祥如果真的這樣臥冰臥到冰溶解,他還有餘力再釣魚嗎?如果他因為這樣而感冒,甚至凍死了,那他的老母誰來顧?若真的白髮人送黑髮人那才叫做不孝吧!一連串的問題真的是停不下來,都是因為眼前這一片雪白。

剛到北京時阿維和多多曾經因為感嘆「可惜沒有下雪!」被我唸,因為我們的木偶就已經那麼怕冷了,如果真的下雪了,對他們而言不知道是不是吃得消?如今雪景就在眼前,我也沒辦法再想木偶會不會裂掉這個問題,就好好的享受人到四十還能擁有的「第一次」吧!

這次我們六個成員能一起出來,也是從來沒有過的經驗。過去只有佈展,表演,排演還有開會討論造型以及聚餐時才會聚在一起,因為龍圖騰的邀請,我們六個人共度了十天二十四小時都在一起的日子,真的是很難能可貴的緣份。

曾經聽過這樣的說法:「如果想要真正認識一個人,那就和他一起出國!」這點我一直很認同,因為每個人來自不同的家庭背景和環境,有各自的生活習慣,平時若是沒有生活在一起,人前人後都可以相敬如賓。真正二十四小時都黏在一起,就可以真正了解彼此的真面目。

還好我們六人這十天裡都是互相鼓勵和打氣,偶爾有為了演出效果成員有意見不合的地方,晚上就在我們的小木屋客廳裡開會討論,要怎麼改善才能讓演出流程更順暢。我自己很清楚,三昧堂經過這次北京行之後,又有了更透明的溝通方式,大家有事直接提出來講,就不會因為小事心裡有疙瘩,久了累積成更大的壓力,我們又往前跨了一大步。

我個幾個人之所以可以一直是好夥伴的原因,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彼此之間沒有利益關係,大家是為了共同的興趣和相同的目的一起努力。小k的飛髮廊在這十天請BensonKumiTina頂著;建軒的補習班請他老爸坐鎮;阿維的偶衣請他媽媽和姑姑幫忙,多多請長假十天,永昇的老婆和爸媽因為永昇不在只好全天候工作不休息,大家犧牲都很大,但沒有人計較誰付出的比較多。

所以像我在接受電視台記者的專訪時,我會要求其他成員站在我身後,再怎麼樣也要介紹到其他成員,每個人都要帶到鏡頭,這樣就不會所有三昧堂報導都只看得到我的身影;大家帶來的泡麵和零食放在客廳裡完全共享,想吃誰的或是哪種口味自己拿;我帶去的正露丸和各種藥品也發揮了最大的功能;永昇看到我的手套不夠保暖,直接把他的手套給我用;阿維看多多褲子太薄,主動送他衛生褲幫瘦小的多多增溫;小k每天晚上都把他的雪肌精和水美眉拿來讓大家噴臉保濕,建軒的護唇膏大家都有用到;小安不管是大夜班還是早班,固定每天晚上八點都會打電話關心我們的生活情況,此時我想到大頭仔說過的「夥伴情結」,我覺得這才是三昧堂在我們每個成員心中無法被取代的原因!因為這已經是我們每個人的第二個家庭,每個成員對我們都像家人一樣重要。

我常說「三昧堂就是一群朋友們友情的見證!」

這次在北京,我們見證了三昧堂成員間由友情昇華而出的親情!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生活點滴」

台長: 小金老師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