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入門款豪華敞篷車開賣 破盤價!MAZDA中古車老公出差大陸隔天老婆懷孕 赦扁有人大嘴巴 蔡壓力...
2017-09-04 19:35:16 | 人氣(539) | 回應(0) | 上一篇

《鐵血》夢中夢〈1〉【西諾亞馬】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第 一 夜  ││  虛幻的幻影

是幻象,還是無止境的思念?

 

 

無邊的感情世界中,沉睡著

直到遺忘一切

也許,夢醒後,物換星移的百年時空

就不會在流淚

 

卻也同時,遺忘了彼此的容顏

 

 

 

 

「鐵華團」,一個不存在於歷史,默默凋零於世界一角的名字,但這名字所代表的意義與價值,卻真真實實活在一些人心中,成為最重要的「信仰」。

那是一群擁有堅韌靈魂的少年兵,堅強、拼命活在這殘忍世道的證明。

解散,不是臨時起意,而是註定的結果,但就算鐵華團消失於世,「家族」的存活,也不會隨著名字的逝去而殞落。

『死都要活下去。』

 這是他們最後一道命令。

只是下達這項命令的人,以及支撐這道命令得以實現的人,都已經不在了。

 

當少年們從火星躍遷到地球,更改了姓名資料,從此跟鐵華團的關係,徹底在歷史上清除後,過了一段既渾沌又慌亂的生活,直到半年後所有人才慢慢安頓下來,步上軌道。

他們之中有些人選擇在地球上根基;有些人選擇回到了火星,重新出發,即便無法回到當初的居所,至少各有個的目標,然而有些人……無法忘懷的陷入罪惡與自責的深淵,走上了另一條艱苦的道路。

但,不管大家選擇了什麼樣的生活,他們都信任著彼此的心,畢竟是最重要的家人。

家族之間的牽絆,並不會因為距離和選擇的道路不同就失去,即使,是那些在也見不到的家人,他們也永遠活在所有人心中。

 

☣     ☣     ☣     ☣

 

當再次踏上歲星這塊土地,亞馬基‧吉爾莫頓不同於第一次到來的年紀,不論心智還是長相都成熟了許多,頭髮也比以往長了點,柔順的披在肩上。

歲星的夜晚與火星的寧靜不相同,他們的黑夜依舊燈火繁華閃爍,在地面成群星一般熱鬧非凡。

這次他因友人的求助,出差到歲星幫忙,事後為了答謝亞馬基特地前來,艾歌‧塔賓帶著他來到當初鐵華團青年組們一起喝酒的酒吧。

之所以選在這個地點,是亞馬基提議的,說是想來看看,當年他們來這裡的光景。

在這個充滿酒精與酒客的成人夜店裡,亞馬基就像一個對未知事物都充滿好奇的大孩子,低調的用眼神瞄來瞄去,看他這反應覺得很有趣的艾歌,忍不住笑了出來。

知道自己的無知被取笑了,亞馬基低下頭猛喝著杯中精緻的特調酒。

「欸欸,亞馬基,酒不能這樣喝啦!會醉的,我可不想搬你回去喔!」艾歌連忙阻止他害羞賭氣的動作,畢竟特調酒後勁可是很大的,對於不會喝酒的人通常都會……

看著已經毫不客氣喝掉一大半的亞馬基,臉上瞬間浮現出紅潤。

「誒,真是的。」艾歌無奈的嘆口氣,一手支著頰,想了想又微笑的說:「不過,真是太好了,亞馬基看起來精神挺好的,你們到地球後,我一直都很擔心。」

「擔心什麼?」亞馬基紅著一張臉,眼神有些迷離,但意識還很清醒。

「你們之後的生活之類的,還有……」艾歌那雙靈活的大眼,瞄向了亞馬基袖口裡露出的白色繃帶,她隱隱約約看得出亞馬基對某人的感情。

「沒事的,就算失去了許多家人,也還有其他人在身邊。」亞馬基意會到艾歌的視線,故作輕鬆的笑了笑:「再怎麼說我們也是男孩子,怎麼能比妳們還脆弱呢?」

聽亞馬基這麼說,艾歌多少了解他的心情,苦笑:「真敢說呢。」

我們都失去太多了,多到連持續悲傷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不斷的向前,堅強的為死去的人活下去。

 

「對了,我聽說梅莉比特小姐懷孕了?」飲了一口甜酒,艾歌忽然想到這件令人驚喜的事。

「嗯,對啊!大叔每天都緊張兮兮的,連工作都時常出錯。前幾天還撞傷了自己的腳,讓梅莉比特小姐念了他一頓呢!」似乎是因為喝了酒的關係,亞馬基說的話比平時還多,語調也輕快許多,連表情也很露骨的表現出開心。

「哈哈,大叔能夠在這個年紀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擁有自己的小孩,對他來講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吧?會特別慌亂也是正常,亞馬基可要擔當沒用大叔的強大後盾喔!」艾歌輕鬆的說。

「我平時就很可靠了吧?」亞馬基不服氣的為自己辯駁。

「哈哈,真越來越會吹捧自己了。」艾歌笑。

她當然知道亞馬基很可靠,她那麼說只是想逗弄對方來著,沒想到喝了酒的亞馬基會這麼認真的反駁,如果是平時的他,一定也只會玩笑的順著她的話接。

大概是艾歌笑的太開心了,亞馬基用他有些矇的腦袋思索了下,才意識到對方是在開他玩笑,他無奈的嘆口氣,想了自己還真是沒酒量。

「大叔他們應該會是很好的父母吧,畢竟,他們照顧我們這麼久了。」亞馬基仰著頭,纖細的手指在杯緣無意識的輕撫,漾起燦爛的笑容:「我相信一定不會有比我們更麻煩的小鬼了。」

艾歌澀然的笑道:「嗯,是啊。他們一定會是很棒的父母親。」

聽著酒吧裡播放的輕鬆樂曲,以及酒客們相飲趁歡的談笑風生,兩人相視而笑,在昏暗的酒吧裡,他們所散發的氛圍,顯得格外耀眼溫暖。

在稍微噓寒幾句話後,他們就離開了酒吧,艾歌本想叫車送亞馬基回飯店,但卻被他拒絕了,他說想自己走回去當作醒酒,艾歌坳不過亞馬基的堅持,只好叫他一個人小心點後,兩人才依依不捨的告別彼此。

下次要見面,又不知道要到何時了。

 

亞馬基獨自走在熙熙攘攘的繁光街道上,頭一次喝酒的後座力讓他的腳步有些虛晃,原本清澈的藍瞳,都有些迷濛。

頓了下,發現袖口裡的繃帶鬆脫的滑落下來,微瞇著沉重的眼皮緩緩捲著,一雙眼直盯著那條並不怎麼白淨的繃帶,其實末端還滲著暗褐色的血跡。

良久,亞馬基抬起頭,看著人來人往的男女,也不知道想了什麼,原本想直接回飯店的念頭打消,走進更深的巷道。

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也不知道為何想要踏進這個充滿金錢與魅惑的地方。

不過或許他的想法一直都很單純,只是想來看看,那人所見的景物與接觸的事物,但他也明白,這裡不應該來的。

停下腳步,澈藍的瞳直盯著站在晦暗昏黃的霓虹燈之間穿梭的裸露女子,妖媚招攬著路過和有意思的男性。

自虐一般的思緒忍不住同這黑暗中,掉入了無可自拔的漩渦。

那時候……也是吧?

這裡的哪個女人,輕撫的攀上他的手臂,裸露的胸貼在他的身上,濃烈的香水魅惑著他的感官,然後就像所有有那個意思的男人一樣,跟著某個女人離開,翻雲覆雨的融合在一起。

瞬間的想像,讓他感到噁心想吐,亞馬基臉色鐵青的摀著嘴,半彎著腰,伸手想要去抓靠什麼,卻只在空中無助的揮舞。

他就像是在下意識想去尋找那人曾經存在過的證明般,不論在旁人面前怎麼裝作不在意,他仍無法欺騙自己的心,是如此寂寞、如此想念。

所以才選那間酒吧;所以才來到了紅燈區,但……這些只會帶給他無止境的空虛。

猛然間,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抓住他無力的手臂,渾沌的腦袋,誤以為是他最思念的那個人……

「你還好嗎?」

眼前,陌生的男子帶著關心的語調詢問,亞馬基愣了幾秒,失落自嘲的低垂著頭表示沒事,想抽回自己的手,但對方卻扯著他更緊,還低身靠在他耳邊低喃。

「吶,你看起來不像是來找女人的,長相倒是挺可愛,難不成……是來找男人的?」陌生男子一改方才關心的臉孔,笑的既邪氣又不懷好意,令人毛骨悚然。

自己在怎麼因為酒氣而變的反應遲鈍,也知道對方危險的意圖。

「放手!」亞馬基皺著眉掙扎。

「現在才想逃跑,會不會太遲了?都踏進這裡了,不找點樂子不是有點可惜嗎?」陌生男子突然將亞馬基整個人壓在懷裡,一隻腳卡進他的雙腿之間,禁錮他強烈掙扎的身體。

陌生的氣息與體溫,刺激著他敏感的感官,剛才的反胃感再度襲來。

亞馬基奮力想推開對方,但對方卻肆無忌憚的撫摸亞馬基因掙動而扭動的身體,尤其他篤定不會有人來管閒事,就更加得寸進尺。

粗劣的躁熱氣息吐在白皙的脖子上,濕軟的觸感讓亞馬基瞪大了雙眼,驚恐並且恐懼的身體僵硬微微顫抖,因為對方正用舌頭舔著他的脖子。

一個陌生的男人,正近距離撫摸他身上任何一處,親暱的接觸,卻不帶感情,褻瀆的侵犯他對情感的認知,這讓他失去了理智。

「哇啊啊啊|||」男子痛苦的嘶聲大喊,抱著自己的右掌,怵目驚心的鮮血從掌中流出,灑滿整個視野所及之地。

亞馬基站在一旁,冷漠的盯著在地上痛苦掙扎的男人,周圍頓時尖叫聲四起,亞馬基身上同樣沾滿著男人的鮮血,但造成這樁案件的是他手持著的瑞士刀,毫不留情割下男人兩隻指頭的緣故。

酒醒了,他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也知道自己的身分不應該惹事,就算惹事了,現在也應該要逃跑才對,但他什麼也做不了。

身體仍不停顫抖著,但不是因為傷了人的關係,而是被觸摸的噁心感始終消散不去,心裡只有滿滿的委屈,脆弱的想哭。

亞馬基無助的摀著自己的眼臉,鐵銹的腥味在鼻息之間,不斷提醒他一個事實。

果然,如果不是他的話,就不行……如果不是西諾的話,我……

 

「你還愣在原地做什麼?要跑嘍!」

「咦?」

突然,從旁竄出一個人強拉著他的手腕往前跑,對方也沒等他回過神,就抓著他全速衝刺,很快身後的雜音被拋得遠遠的,那人帶著他跑到了個無人的巷道口躲起來,確定沒人追上來後,那人才鬆了一口氣。

「吁,應該不會追上來了,畢竟這種地方每天上演一場騷動也是家常便飯的事,但你最近還是小心點好。」

那人背對著光線,模糊的看不清面容。

「話說,你的防衛機制開的也太激烈了。還好嗎?不會是嚇傻了吧?」

那人想指責他的衝動,但話語的跳痛是這麼迅速,抓不到回覆點。

「啊啊,不過,像你這樣的人怎麼會到這種地方來呢?」

那人的疑惑和聲音,就算看不清外表……

「下次可別再誤闖啦!少年。」邊說一邊伸出他的手,輕拍著亞馬基的頭,此刻對方臉上定露出一臉大哥哥的燦爛笑容,不知為何他就是這麼堅信。

因為,他的聲音是那麼熟悉,卻又如此虛幻。

眼見對方準備離開的動作,亞馬基身體比反應快的強拉住對方收回的手臂,強勢的將對方扯到自己面前,天藍的瞳倒映在對方驚愕的瞳孔之中。

那張他永遠也不會忘記的面容,與最思念的身影,無法放下的感情,都在看清對方的臉後,爆發出來。

 

「西……西諾?」

 

曾經以為再也見不到的人,此刻,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溫熱的、觸碰得到的身體,不在只是自己夢中的幻影,也不是過於思念的幻想,是真的……站在面前的「人」啊!

「西諾……真的是你嗎?為什麼、你不是……你真的還活著?真的不是我的幻覺嗎?」亞馬基激動的胡亂拍打著眼前的人,帶著後怕又驚喜的矛盾心情,澈藍的瞳濛上一層水光,他連眨眼的動作都不敢,深怕下一秒夢醒了,什麼都沒了。

「呃、那個……」面前酷似「西諾」的人,困擾的抓抓頭,半推著過於激動的亞馬基,說:「首先,你先冷靜點。」

見亞馬基聽話的閉上嘴,只是那雙過於期待的澈藍,盯著對方有些茫然,他很努力的整理自己腦中不多的詞彙,就怕傷到亞馬基的期望。

「那個,其實我不太清楚自己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誒?什麼意思?」聽到這番話的亞馬基,不解的望著這張他最熟悉的臉孔,藍色的瞳顯然有些慌亂。

「嗯……怎麼說好呢?」對方看著亞馬基過於明顯的情緒反應,尷尬的搔搔臉,沒思考多久,便苦笑的解釋。

「簡單來說,我沒什麼記憶,我不知道你是誰,也不知道自己叫什麼,所以我不清楚我是不是你要找的人,大概就是這樣吧?」

「……」亞馬基瞪大雙眼,腦中的思緒從剛才開始就有些跟不上這場突發狀況,他只是依照著本能去期望,如今,眼前的人卻跟他說他什麼也不記得了,才讓他稍稍冷卻了發熱的情緒。

「什麼叫做大概這樣啊……」亞馬基將對方從頭到腳環視了一遍,不論是身形還是細節,都跟記憶中的人沒什麼差異。

那雙堅毅的褐眸、菱形的耳環、粗曠的眉目、高大的體魄、熟悉的聲線,還有那樂天到隨便的說詞,以及思念的容顏,對方所有的一切,都強烈的證實他的認知。

「你這是要叫我怎麼相信……你不是西諾啊?」

亞馬基抓著那人的衣領,輕靠在對方的胸膛,聆聽著勃然跳動的心跳,陣陣傳入耳中,是那麼真實、那麼安心,眼淚再也堅持不住的滑落。

感受到胸口傳來的濕熱,那人有些無措的看著懷中強忍啜泣,脆弱顫抖的嬌小身影,心口莫名隨著他的淚,疼痛起來。

他下意識的輕撫亞馬基的背脊,想要安慰但再觸碰的瞬間,一個強烈的念頭讓他環抱住亞馬基,緊緊的,擁抱著這名陌生,卻有些懷念的人。

 

他遺忘了一切,甚至不明白自己為何出現在這裡,然後在還沒反應過來的當下,就被一道痛苦的聲音奪去了注意力,等到發現後,已經拉著這人的手,將他帶離這個直覺告訴他危險的地方。

他一切的行動都表現的過於自然,就像證實了對方所期望的那樣。

他或許……就是他口中所說的「西諾」。

那麼,眼前為了「西諾」哭的肝腸寸斷的人,又和「西諾」是什麼關係呢?

 

仰著脖子,望著無邊的星點夜空,他緩緩閉上雙眼。

 

 

台長: 蕓夜
人氣(53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鐵血》夢中夢【西諾亞馬】 |
此分類上一篇:《鐵血》夢中夢〈序〉【西諾亞馬】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