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天空、兩個台灣?修... 真假?+好友就送50如何在股市上創造驚人財富 幸福盟:大法官會因政治...
2017-02-21 20:58:44 | 人氣(82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靈能》Stand By Me【律モブ】試閱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道自我防衛的距離。

在不平衡的事物上,用虛偽的謊言填補心中的漏洞,活在自己編造的現實中。

 

我有一個大我一歲的哥哥,這個距離其實並不遙遠,但依我哥哥並不是普通人這點,就讓我們之間存在著不平等的起跑線。

哥哥天生就有超能力,即便從小到大,哥哥都是看著我身影學會走路、學會說話,不論做什麼事情,我都領先哥哥前頭。

但我還是覺得我與哥哥之間的距離,十分遙遠。

看著擁有超能力的哥哥,我產生了羨慕之外的情感,我開始忌妒為什麼只有哥哥擁有超能力,我卻沒有?為何我們都是兄弟,我卻被丟下了?

思想開始迂迴,變的恐懼、害怕、討厭。

討厭擁有超能力的哥哥;害怕沒有超能力的自己;恐懼哪天哥哥對我的傷害,我卻無償有自保的能力。

小心翼翼的待在哥哥身邊,守護隨時都有可能失控的哥哥,難堪的活在他的陰影下,使之吞噬。

自卑的情感催生,催眠了自己的心,蒙蔽了真正的想法,看不清、聽不見。

給彼此帶來了傷害後才知道,哥哥一直以我為榮,我也才承認……哥哥是我在這世界上最喜歡的人。

因為憧憬,所以渴望互相平等;因為喜歡,所以想守護。

 ── 與之同行。

 

✾    ✾    ✾    ✾

 

放學回到家發現自己的桌子上留有一盒精美的包裝,我並沒有對此產生疑惑,相反的神情自若的將有些沉的包放在桌上,從包裡溢出的是與桌上那份包裝無異的小禮盒,不過我只對桌上的有興趣。

即使知道送禮的主人沒別的特別的意思,單純只是對家人的心意罷了,但在我眼中這份禮物還是最特別的。

在情人節的日子裡,我已習慣收到了哥哥的特地準備的巧克力,當然我很明白這不是他特別為我一個人準備的,而是聽從我的建議後,輾轉幾次演變成送給身邊重要的人們,不然哥哥的本意只是為了他的青梅竹 高嶺蕾,特意準備的巧克力。

因為期待收到對方的,但期望卻始終落空,看到失落的哥哥,我當時也不過隨口幾句安慰的建言,沒想到他就真的照做了。

『不如哥哥主動去送巧克力呢?』

從那之後的情人節,哥哥都會準備一份巧克力,但他始終緊握在手心裡,從未送出去過,說是太緊張了,而且也怕對方會困擾,因此遲遲不敢送出去,最後都溶化只好自己解決。

無奈於哥哥懦弱的性格,外加那時的我對哥哥抱持著微妙距離感,最後則是變成和他一起解決那溶化到有點噁心的巧克力,明明我自己收到的都吃不完了。

當時的我,一直都在勉強自己,各方面上。

仔細的拆開巧克力包裝,那是一盒裡有四顆精美巧克力的組合,隨意拿了一顆含入嘴中,甜膩的香味在口中化開,咀嚼了幾下,眼神隨之呆滯了幾秒,最後無力的垂下肩膀,一頭撞上了桌面。

也不在乎額頭上的紅腫和疼痛,我又拿了第二顆塞進嘴裡,原以為吃下了這個心情會好一點,現在看來只是徒勞而已。

「真想收到哥哥『特別』的巧克力……」無奈的嘆口氣,低喃。

特別意義的巧克力,是代表情人節的價值,友情、親情什麼的,都只是人情巧克力,多給店家賺一筆罷了。

哥哥送不出去的巧克力,變成每一年感謝身邊的人照顧的謝禮,不過隨著認識的人越多,哥哥準備的巧克力就變的比以往平庸,只有特定幾個人可以拿到稍微比較好一點的,例如他的師父、父母、我,還有花澤輝氣,這個莫名喜歡在哥哥身邊徘徊的傢伙,另外還有小酒窩。

看著這些與我拿到相同巧克力的人,就算比一般高階一點,我也還是高興不起來,尤其是我知道哥哥仍然有特別準備一份,意義非凡的巧克力,想送給他未曾送出去的對象。

這個事實,讓我對哥哥的天真與傻氣,感到惱怒,既然對方從不把他當一回事,為什麼還要這麼在乎呢?與其去期待不會有的結果,不如多看看身邊真正在乎他的人,像是我……

「唔……我到底在想什麼啊?」意識到自己的思想回路又走偏了,自暴自棄的將剩下兩顆巧克力塞進嘴裡,起身像逃避似的離開房間。

我和哥哥是兄弟,是家人,超過親情的喜歡什麼的,根本就不可能。

就如同一桌子的巧克力,她們的心意只是一種負擔,是不可能的結果。

 

其實,當我意識到自己對哥哥的感情,應該是在小的時候,我和哥哥和高嶺蕾一起路過剛好在辦婚禮的教堂,小小年紀的我們,瞬間被當時的氣氛所感染,佇立在感動、雀躍的氛圍裡,想到的想必都是同一件事。

因為當唯一的女生說出,未來也想要在這麼漂亮的教堂裡,成為最亮眼的新娘,我和哥哥想的大概也都是想像自己另外一半與教堂的動人景致。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我腦中浮現,卻是我牽著哥哥的手,步入教堂的情景。這個衝擊瞬間讓我嚇到了,正當我想做點什麼洗去腦中的畫面時,就看到飄散在眼前花卉,凝聚到哥哥掌心,他開心的把花遞給高嶺蕾。

『我會努力讓蕾醬成為最美麗的新娘的。』

此話一說,瞬間就被當成笑話的哥哥,毫不在意自己的告白被對方當成玩笑,對哥哥而言,能看到高嶺蕾的笑容,才是最重要的吧?

但,對我來說,哥哥這句話所帶給我的打擊,是比剛剛的想像要來的深,並且感到疼痛。我開始意識到自己的不正常,恐懼於跟哥哥接觸會暴露自己的心情。

我開始用謊言建築我們之間的高牆,讓自己內心的恐懼變成對哥哥能力的害怕與忌妒,小心翼翼的待在哥哥身邊,不暴露、不踰矩,懸吊在邊緣上,壓力使我喘不過氣。

我並不是想要變的跟哥哥一樣,而是我想成為有能力保護哥哥的男人,讓他把這世間的險惡留給我承擔,一輩子都能不諳世事保有天真、傻氣的笑容,那是我向前行的動力。

✾    ✾    ✾    ✾

 

「我回來了。」

蹬掉鞋子擺好發現一雙沒看過的鞋子和哥哥的擺在一起,忍不住皺起眉頭,東西也沒放的就往哥哥的房間走。

「哥哥,有誰來我們家嗎?」一拉開和式的拉門,入目眼簾的是讓我下意識就把門甩上,倒退好幾步,到撞上身後的牆,才稍稍恢復思考的情景。

我摸著身後冰冷的牆面,思緒仍有些混亂,但剛剛看到的卻清楚的印在腦海裡,那是哥哥和花澤輝氣在房間裡接吻的畫面?

「什麼啊?不可能的吧……」摀著隱隱作痛的額頭,難以置信的在內心不停咆嘯,否定方才所看到的一切,直到拉門被人從裡面打開。

「律?你回來啦!怎麼了嗎?臉色那麼難看,哪裡不舒服?」哥哥擔心的面容在我眼前放大,一直都很有自制力的我,衝動的將哥哥抱在懷裡,忍不住顫抖。

「律?」

「哥哥……」不要到我伸手不可觸及的地方、不要被其他人搶走,讓我永遠待在你身邊,就算全世界都遺棄你,我也絕不會放開你的手,所以……不要離開我。

「影山君,看來我先走好了,謝謝你。」花澤輝氣從哥哥的房裡走出,看到我們抱在一起,雖然有些尷尬,但神情自若的一點也不在意。

「啊,可是花澤君你的傷……」哥哥一邊拍撫著我的背脊,一邊背對著花澤說。

「這種小傷不會有事的啦!況且你都帶我去醫院檢查了,沒什麼大礙。」

「但,假日的打工……」

「啊啊,這倒真的有些麻煩了。」

他們倒是很不介意就隔著我這樣彆扭的談話,這讓我覺得自己很憋屈,放開了哥哥,卻被頭上的傢伙用發現新世界的雀躍聲調詢問。

「弟弟君有興趣嗎?幫我代班好嗎?」

「嗄?」現在到底是在鬼扯什麼東西?狀況外啊我!

 

溫熱的水流傾注而下,灑落在身上,沖刷掉一整天的疲倦,但……這不代表就能洗刷掉丟臉的誤會,所導致的失態。

已經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病入膏肓的自己做多餘的辯解,對哥哥嚴重的執著,他人看起來究竟是怎麼想的?感情很要好的兄弟?還是……發覺的我對哥哥異常的感情?

「我這個大白痴……」

因為位置的錯視,讓我誤以為在幫花澤調整繃帶的哥哥在跟他接吻,這種連戲劇情節發生在自己身上,怎麼想都覺得很愚蠢。

這難道就是所謂的,被愛情沖昏頭,什麼奇葩事都會發生的意思嗎?

無力的長嘆一口氣,雙頰不知是被熱水氣給暈紅了,還是因為忍不住去想像……哥哥嘴唇的柔軟度,會是什麼樣的觸感,如果吻了他,他會有什麼可愛的反應。

一定會很驚訝吧?如果只是驚訝而不討厭的話,還想要繼續細細的吻上他的觸感很好的臉頰、圓渾的耳廓、小巧的鼻子,哥哥的一切……都想觸摸。

「唔……」

忘想是魔鬼,慾望的抬頭,就是從妄想開始。

雖然不是第一次想著哥哥自己解決,只是自己這麼狼狽,還是第一次。

台長: 臨雅 (蕓夜)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82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靈能》Stand By Me【律茂】 |
此分類下一篇:《靈能》Stand By Me【律モブ】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