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以上國人99%有... 2017搜尋度最高的車款好股票加碼的兩個時機 全身老廢物最容易積在這...
2017-02-12 13:06:05 | 人氣(58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MHA / 我的英雄學院》Lies love【勝出】試閱2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短篇收錄 》


Lies   love

── 只有我能夠沉載你全部的情感


 

『你啊,最厲害的人為你鋪路……別再輸了啊。』


被發現的秘密與坦白的心情,這是我們頭一次,將一切展露在對方面前。

脆弱的心結,在這一刻,相互碰撞、互相明白了。



 
「嚶嗚……嗯……」

不算太小的浴室,如果塞下兩個青少年也還是會覺得有些壅擠,但此刻兩人毫不在意這點。

曖昧的聲音從浴室裡迴盪,淋浴的水流讓整個空間佈滿溫暖的熱氣,互相緊貼在一起的身體,成了灼人的體溫;相互交纏的唇舌,難分難捨的勾起彼此的情慾;牢牢緊扣的十指,被壓在牆上隱隱作痛,但沒關係。

只是……

「哈啊、痛……嗚小、小勝……你輕點……」

因為剛剛才和對方打了一架,兩人現在的身體都傷痕累累的,其實這麼碰熱水和觸碰對方都非常的痛,甚至連親吻口腔都充斥著鮮血的味道。

「少囉嗦,我也很痛啊!」

被綠谷百分之五力量的拳頭揍上的臉,接吻其實也讓他痛得齜牙咧嘴,但卻無可藥救的想觸碰他。

爆豪將一條腿擠進綠谷雙腿之間,強制讓綠谷張開雙腿,好讓他觸摸他的私處。

「嗚嗯……」被突然撫摸私處的刺激,讓綠谷皺了眉,雙手緊緊環上爆豪的脖頸往下拉,好讓爆豪的氣息噴灑在頸窩,酥麻的顫慄,令人興奮。

「小勝……」綠谷扯著爆豪溼透的吊嘎,想將它扯下。

爆豪心知綠谷的想法,咋了一聲舌,退開一步把自己身上唯一的衣服給脫了,露出精壯結實的體魄。

頭髮因水氣而濕黏在頰邊,一雙沉靜卻充滿慾望的紅瞳,一瞬也不順的直盯靠在牆上面紅赤耳的綠谷。

他同樣濕透的衣服還整個黏貼在身上,勾勒出身體的曲線和挺立在衣服底下若隱若現的紅乳。

爆豪舔了舔口乾舌燥的唇,隔著衣物揉捏綠谷的乳頭,發出細小的低鳴,不算輕柔的含咬綠谷的唇,舌尖勾纏彼此,綠谷的雙手不安份的在爆豪身上胡亂摸著。

在觸碰到傷口的瞬間,爆豪的身體會跟著顫抖,然後抗議一般一掌掐住綠谷的臀肉,將他提起坐在他的大腿上,順勢用腿磨蹭他的肉囊,刺激著他蓄勢待發的男根。

很快的綠谷就被爆豪的挑逗弄到軟了腰,浴室裡的熱氣也讓他腦袋發昏,整個人軟綿綿的靠在爆豪身上,任由對方在自己身上引火,卻不深入的觸碰他最渴望的地方。

明明小勝也勃起了,再忍耐著,為什麼……不進來呢?

不懂爆豪從將他壓進浴室後,就只是接吻和撫摸挑逗之外,就沒下一個動作了,如果是平時的他,一定很快就拉開他的雙腳,粗暴的撞進他的體內深處,也不管他能不能夠習慣或會不會受傷,硬是要他配合他的步調,習慣、忍耐。

所以今天……他實在不懂。

被莫名其妙的抓去打一架,知道了小勝壓抑在心裡的心情,以及長久以來他對他的看法等等,這些全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都在這一夜爆發了。

「啊啊……哈、嗯……

突然,爆豪的手指進入了他的私處,讓陷入神遊的綠谷強制拉回他的注意力,一雙泛淚的茵綠無辜的看著爆豪,那雙銳利的紅瞳好似再警告他專心點。

爆豪靠著水流潤滑擴張綠谷的後庭,手指深入淺出的摩擦肉壁,爆豪還有意無意的勾起手指在綠谷體內嬉戲一般,引的綠谷在回聲的浴室裡浪聲連連,顯得自己非常放蕩一樣,羞恥感簡直是往常的三倍。

「小、小勝……不要了、不……哈嗯、不要這樣……我、啊……」綠谷緊緊攀著爆豪的脖頸,哭喊的求饒,整個身體發軟的只靠爆豪撐著他才不至於跌跪在地上。

「嘖,你今天倒挺敏感的?」爆豪那不知道是困擾還是興奮的表情與語氣不一的說法,讓綠谷有些忐忑自己的反應是不是太淫蕩了?

「才、才不是呢……明明是小勝你……啊啊……」突然被爆豪的手指深入觸碰了某一個點,嘴裡想反駁的話語,反應在身體上。

肉壁緊縮的絞緊爆豪的手指,防止他繼續再攻擊那個會讓他變得更奇怪的點。

綠谷無力靠在爆豪身上,粗喘的氣息噴灑在爆豪的頸邊,他難過的想蹲下身,卻被對方強迫一定要站著,雙腿不由自主的打顫,他不懂爆豪究竟想做什麼。

「我怎麼了?」手指明顯受了阻礙,爆豪挑著眉,不慎在意的把手指從綠谷體內拔出,然後將綠谷重新壓制在牆上。

背靠著冰冷的牆面,拉起他的雙腿整個人懸空,只剩下背抵著牆面和他托著他的力道來撐著,才至於讓綠谷掉下去。

「啊!小、小勝你做什麼?」綠谷驚慌的雙腿施力,環上爆豪的腰身,雙手環著他的脖頸也緊了幾分,但爆豪拉開他的雙手,壓在牆面頭的兩側,這下綠谷就只能夠自己撐住自己了。

「小、小勝……你不要這樣,這樣真的很難受……如果要做的話,我會配合的,所以……」

雖然堅信爆豪不會對他做太過份的事情,但身體懸空的恐懼和無力感都讓他感到驚慌,他除了請求爆豪給他一個痛快,而不是懸在空中不上不下的,使人心慌。

「你啊,從以前開始不管我做什麼,你都不會反抗。就算把你最重要的筆記本燒爛,你也還是憋屈的不敢還手,雖然是個無力反擊的無個性,但是面對這樣的我,你卻還是想待在我身邊。」

「真的是很煩、很噁心啊!」

愣然。不懂小勝為什麼又開始翻起舊帳,不過看著他的有意無意撇開視線的反應,感覺小勝現在所說的話,會跟那場架所說的意涵不相同。

這或許也會是他……最不願意在小勝面前坦承的事情。

「什麼因為崇拜我,所以想得到我的認同,想跟我平起平坐,這種理由你還真敢講啊?」

「我是認真的……」綠谷反應激烈的想捍衛自己。

「閉嘴!」

「唔……」

爆豪一個頭槌,成功制止他把話說下去,而且抓著他手腕的力道好似要捏碎手骨一樣劇痛,但他並不在意,反而是他懷疑自己的心情這點,他不能接受。

「嘖。」眼見綠谷露出倔強不服輸的表情,爆豪便心煩的一肚子悶氣。

他咬上綠谷的唇,在他嘴唇上留下裂傷,鐵銹的腥味瞬間化開,綠谷吃痛的想退縮,卻發現自己哪都去不了。

台長: 蕓夜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