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想知道男神都在看啥咪【大省】史上第一3C回饋報名農業技轉商談會-廣告挑戰體能極限王 24歲...
2012-05-10 00:27:39 人氣(9,578) | 回應(4)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黑子》偽裝的面容下【黃黑】點文一

0
收藏
0
推薦



※此文章屬於BL女性向,黃瀨涼太 X 黑子哲也 ,不適者請勿入。




糟糕糟糕糟糕了啦!



黃賴涼太,身高189cm,海常高中籃球部一年級身兼模特兒,金髮金眼的漂亮青年,正氣喘如牛狼狽地往約定地點,東側車站,全力衝刺中。
內心焦急的模樣,反映在他姣好的面容上。

好不容易與剛交往的戀人約到兩人假日都不需練習得的日子,幾天前就滿心歡喜的期待與黑子一同出遊,而且還是沒甚麼欲求的黑子提議想去新開的水族館看展,看似黑子難得的『撒嬌』怎能不讓黃瀨興奮得睡不著覺,就為了今日呢?


可是他卻在來的路上,波折連連,被一波接著一波的女孩子們認出他就是雜誌上有名的模特兒連要簽名拍照,不管他怎麼好聲好氣的拒絕都無法掙脫,只好拼命逃跑。

卻不知道今天是什麼凶日,不管跑到那裡總有一堆女孩糾纏不休的纏著他,在他東繞西逃的其間已經過了約定時間半小時了,越來越焦急的不耐感,卸下他平常溫和樣,擺著一張俊冷的面容瞪視著每個想圍攻上來的人群。

不過這招給長的俊帥的人使用,功效並不大,也許有女孩會被嚇到而止步,但他們卻會在反應過後的下一秒,雙眼變成愛心更加崇拜迷戀的繼續黏上來。


啊啊啊啊啊啊──── 煩死了,不要再跟了!黃瀨覺得自己快爆走了。

當好不容易跑來車站,尚未喘口氣的當下,左右張望著尋找他記憶裡思念之人的身影。

各個地方來回找了幾次後,他才頹然的坐在花圃前,失望的垂頭喪氣,內心責怪不已。
忐忑地想著黑子被放鴿子這麼久一定超生氣的回家了,然後也許會負氣的不理他,然後分手……


「嗚~~~小黑子~~~~~~」眼眶泛紅,淚眼汪汪,不在乎這是公共場合,悲憤地大喊戀人的名字。

「有。」

頓時,身旁傳來一道有如虛幻,卻是此刻他最需要的聲音。

黃瀨猛然轉過頭,只見黑子身穿休閒的運動連身帽和帶了一頂鴨舌帽,漠然地看著他,手中拿著兩瓶冰飲料,一隻手還已經伸到他臉頰旁邊。


「小、小黑子?真的是你?」黃瀨覺得自己的眼睛出現了令人期待的幻覺,痴痴地問。

「………」黑子看著他木呆的模樣,左右無意義的看了看,然後把伸到一半握有冰飲料的手,輕碰上黃瀨的臉頰,然後敲了他的頭一下。

「熱昏的頭清醒沒?」

撫著額頭,接過黑子手中的冰飲,黃瀨用過於燦爛的傻笑笑容衝著黑子猛笑:「清醒了。」

一手攬過黑子的腰撲抱著:「啊啊啊──是小黑子的味道~~」

無奈地被黃瀨抱著,對周遭人的異樣眼光並不在乎。

「對不起小黑子,我遲到了,你生氣了嗎?對不起……」聲音,有點委屈、有點可憐,表示討好的撫摸黑子的背,用頭蹭了蹭他的腰。

「我沒有生氣。所以請放開我好嗎?黃瀨君。」黑子冷淡地推開黃瀨,拒絕他過於親密的接觸。

「咦咦!小黑子你果然生氣了!」淚泡眼再現:「對不起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在路上被纏住,為了掙脫才耗不少時間,我不是故意要遲到的。」

「嗯。我沒有怪你,只是因為你太熱了,不舒服而已。」其實,只是被黃瀨弄得有點癢。

「啊!抱歉,因為我全力跑來的。還好嗎?」急忙放開,慌張地問。

「嗯。」


黃瀨面對黑子的從容總是有點不知所措,因為不知道他在想甚麼,理當就猜不出他的心情,很多時候會讓他感到不安。但可以確定的是,在黑子心理他應該是有一席地位的,不然他不會他應跟他交往,甚至做一些有點親密的事情,例如:親吻。

不過,僅此而已。


除了他們不同校沒多少見面的機會,黑子對每個人如一的態度,讓他不曉得自己是不是特別,如果做了太超過的事情,是不是會打破現在美好的平衡點,這些都讓他的心忐忑不安。

有時候……也希望小黑子能夠主動表示些什麼。


黃瀨吁了一口氣,平復一下心情,重新對黑子笑著說:「我們出發吧!」

「嗯。」點點頭,回以一個淺淺的微笑。

看來他似乎真的有點期待去水族館。黃瀨愉悅地想,然後順其自然的牽起他的手。


就這樣,兩人開始了期待已久的『約會』之旅。




當然,如果沒有那麼多『意外』的話………




「黃瀨君!你是黃瀨君吧!我是你的迷,可以請幫我簽名嗎?」
「真的是黃瀨君耶!真人比雜誌帥多了。」
「黃瀨君可以跟你拍張照留念嗎?」
「黃瀨君我好喜歡你喔!」
「黃瀨君願意一起去玩嗎?」
………
………………


「不好意思!」
仰頭,爆發的大吼,頓時制止所有哄堂而上的女孩們。

「我有約會對象了,抱歉你們實在打擾到我了,請別再跟上前了,謝謝。」一早以來消磨的耐性,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僵硬的將所有人推拒。

但此刻他見識到女孩子纏人的功力和喜歡把話當耳邊風的招數,讓他懷疑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煩人的生物。


「咦?黃瀨君的約會對象誰?沒看到人啊!」
「對啊!黃瀨君不要不好意思了。」
「一起去玩吧!」


不,誰跟你們不好意思啊?小黑子你到底在哪裡?這種時候不要把低存在感發揮那麼精湛啊!快來救我────!!


求助無門的情況下,黃瀨只能被人山人海的人群給埋沒,無聲的吶喊。


站在人海不遠處的樹陰下,黑子喝著剛買來的飲料,漠然地看著被一群女孩包圍住的黃瀨。

他知道他的目光正在找尋他的身影,求助的表情也很明顯,不過他完全沒有想向前解救他的意味,因為他知道蜂擁而上的女人有多激烈恐怖,他並不想被當腳踏墊。


抬頭看著樹蔭間參透而下的幾縷光陰,用手遮擋著刺眼光芒,悶熱的天氣,拿下帽子煽啊煽。


「真熱。」


還沒進入陰涼的水族館內部,就被人潮給擋在戶外,將近等了半小時,才有工作人員出來疏散群眾,因為堵塞越來越嚴重,影響到了買票進館的民眾。

這才讓黃瀨拖著暈頭轉向的身子,搖搖晃晃的跪坐在樹陰下,而且還是黑子在的地方,不知是巧合,還是他找到他了。


「還好嗎?」黑子關心的問,眼見黃瀨愣然地抬起頭。


看來是剛好往他的方向走過來而已。


「小黑子………」


怎麼辦?
小黑子會不會覺得跟他出來很煩?
今天不只遲到,還耽擱小黑子想看展的心情。
啊啊啊啊啊──── 一定會被討厭的啦!


無聲地在心裡吶喊,無地自容的想找洞鑽,掩面偷看黑子臉上不悅的表情,但他依舊面無表情,好似剛剛什麼也沒發生一樣。

讓黃瀨內心有無限的猜測,卻怎麼也猜測不出他現在到底是什麼心情,這讓他有些鬱卒。

也許小黑子根本就不在乎自己被女孩子包圍吧……哀傷的想。


「黃瀨君……」目光看了看入口處和周遭每個關注這裡的眼神,以及黃瀨帶著疑惑卻疲憊的神情,接續的說:「我想我們今天別進去了。」


咦!?


「為、為什麼?」聲音有些顫抖,表情有些凝滯。

「嗯……因為感覺會碰上很多麻煩。」


啊啊啊─── 完了,一切都結束了。


「而且,你看起來挺累的。」


我被小黑子討厭了、被小黑子討厭了、被小黑子討厭了……


「我們先離開吧。」

頹然的黃瀨突然一手抓住黑子的手,低吼:「我怎樣根本就不重要!」

「黃瀨君?」

「我們難得見面,我不想就這樣結束!」


不要連同這份感情一起……結束啊!

面帶一臉世界毀滅表情的黃瀨,黑子有些錯愕不知道一時該怎麼反應。


「唔……」見自己過大的反應嚇到對方,咬著牙,放鬆手中那纖細的手腕,故作冷靜地抬頭笑著。

「抱歉,我有點……失控。」扶著額頭,納納的道歉:「也許就像你說的,我有點累,先回去吧,我送你。」

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塵埃,越過黑子,這次他沒再牽起他的手。


「黃瀨君。」


停下腳步,卻沒回過頭,他不願意面對黑子臉上出現厭煩的表情。

他偶爾會想著如果自己沒跟他告白,他們之間的關係停留在朋友,會不會比較好?至少那時候不管他在他面前在怎麼出糗,或者被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絕,都沒有現在讓他感到恐懼。

尚未開始的關係,只要默默守護、愛著對方,原來才是最輕鬆的;開始後的關係,反而對方的一舉一動,揪緊過於慌亂的心臟,害怕哪天對方的厭煩,讓一切化為虛有。


「怎麼了嗎?小黑子。」因為遲遲等不到他的下文,所以才出口問道。

是這麼喜歡他,所以才會這麼失常。

「黃瀨君,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嗯?什麼?」

不敢回頭確定內心的疑惑,害怕著緊握住發顫的雙手,逼著自己從容,這根本就不像自己了吧?


頓時,一道強而有力的力道,從背後猛然推了一把,險些跌倒,當尚未站穩身子,背後二度送了一記猛勁。

「欸?小、小黑子你這是幹嘛?」不了解黑子為什麼要一直推他,甚至就這樣在後頭推著他走。


黃瀨自知理虧,依著黑子的步調來到附近一間休息旅館,俗稱汽車旅館,英文HOTEL,這讓黃瀨吃驚地瞪大雙眼,呆然的看向一直推著他走而汗流浹背的黑子。


「小黑子你這是……?」

黑子吁了一口氣,理所當然的佩帶面無表情的面容說:「茶館離這還要過三個街,我累了,這是極限。」

所以你幹麻推著我走呢?不,這不是重點!

「小黑子你知道這裡是做什麼的嗎?」拉回一絲理智,問道。

「休息的地方。」

啊,這麼說是沒錯啦,但還是有點……不一樣啊!


不知該抱持著怎樣複雜心情看待這一切的發生,在黃瀨恍惚的期間,黑子以走到櫃台要了一間房間,並向他招招手。他都感受到櫃檯服務人員,正用曖昧不明的眼光觀察牠們,實在不難猜測他們在想些什麼。


小黑子果然很遲鈍,他應該是甚麼都沒想就決定進來這種地方的吧!?
這樣不會顯得我思想猥瑣嗎……
難以接受啊………



進到房間,入目眼簾的是一片強烈的粉白色,和正中央那張刺目的粉色心型大床,黃瀨尷尬僵硬的偷看黑子的反應,看到這一幕總會讓他開竅了吧?

但他卻只是偏著頭,疑惑的說:「這床真特別。」

「………」

是他笨,對小黑子遲鈍的腦袋抱有開竅的希冀,真是夠蠢。欲哭無淚的在心裡哀想。


渙散的走到床邊坐下,不願再思考任何事,因為他覺得再這樣下去也許會爆掉,然後對黑子做出甚麼不好的事。
他總有這種不好的預感,或者該說衝動?

去掉從早開始的奔波,明明沒作什麼事,卻讓心如此疲憊,到底是歸咎於太興奮還是太緊張了?


明明以前相處時,從沒這種感覺,難道關係改變後,連同心境都改變了嗎?


也許……
對黑子答應他交往的事情,怎麼想都很虛幻吧?
就如跟他的人一樣,不真實。

偶爾他會想,如果告白的對象不是他,而是其他人也可以,他都會答應?


頓時,黑影壟罩上頭,一頂帽子覆蓋在他的頭頂,黃瀨疑惑的抬起頭看向站在他面前的黑子。

「小黑子?」

「我是不知道你誤會什麼了,只是你從一早開始就很累,況且………」

「況且什麼?」見黑子瞬間默了聲,經不住好奇催促。

黑子什麼話也沒說,坐在他身邊,躺下,柔軟的床不下沉了幾分。

沉默的相視了幾分,黃瀨用手撐在黑子頭的兩側,正用認真無比的眼神看著他。

「小黑子,我可以吻你嗎?」

「為什麼……」伸手勾住黃瀨的脖子,將他往自己的方下壓:「要問呢?」


當雙脣疊在一起之時,所謂的理智便離他遠去。
捧住黑子的頭,加深了這一吻,唇舌交纏在一起,拉出曖昧的銀絲。

難得的主動,令黃瀨欣喜若狂的不能自己,加速的心跳聲、劇烈喘息的呼吸,黑子的每個舉止,都讓他更加狂熱的想緊緊的、緊緊的佔有他的一切。

當結束這深長的一吻後,黃瀨認真地注視著因缺氧而紅潤雙頰微喘著粗氣的黑子,緩道:「這似乎是小黑子主動吻我呢。」

「是嗎?」篇著頭,想了下:「這樣不好?」

「沒有。非常好啊!超感動的。」

「………你這反應讓我有平常對你不好的錯覺?」

「啊,不是啦,小黑子只是冷漠了一點、遲鈍又不解風情,更看不出在想什麼的一字號表情罷了。」

毫無惡意的說出他內心對黑子的看法,即使黑子明白自己的性格時常被人這樣點出來說,但當對方是黃瀨時意義便不一樣了,尤其他們現在是『情侶』的關係後,被這樣說總有平日傷害對方意味的鬱悶存在。

「看來你對我積怨極深了。」

「咦?」

一抹淺淺的笑容,映在黑子漠然的臉,雖然不懂他為什麼忽然笑了,可是他最喜歡黑子毅然而然的笑容,充滿屬於他的自信和溫柔,尤其是為他一個人展開的笑容。


碎吻落下,脫去衣物,一路親吻至腹部,細細緩慢的品嘗黑子每個敏感的部位,吸吮著屬於他的氣息。

雖然這是他們兩個人第一次如此親密的舉動,但在凌晨的晚間時刻,他總會被夢中的自己給嚇醒。
對著在夢中侵犯黑子的自己,給嚇醒。

男人做春夢並不奇特,只是他對黑子的渴求呼應在夢中,那種下流的事情讓他無地自容,無法面對純真的黑子。

不過他現在道是很感謝那些夢,讓他面對『真正』的黑子時,才能迎刃有餘的給予對方舒服的快感。


「黃瀨君看起來對這種是很熟練啊……」

「欸!?」猛然抬起頭,見黑子一臉質疑的表情,讓他心頭緊張個不知所措。


被、被發現我亂遐想對他胡來了嗎?
我的形象會不會被扣分?
會不會因為很噁心就這樣被討厭~~~~?


「不、小黑子你不要誤會,我絕對沒有在腦中幻想過要對你做出OOXX的事情,絕對沒有啊!」

「…………」
「…………」死了。

混亂的胡言亂語,揭穿自己的『真的』有幻想過的事實。


自爆。


「哦,原來黃瀨君想對我做OOXX的事情嗎?」黑子面無表情地把玩著低頭不敢面對他的黃瀨,那金色細軟的髮絲。

頭越垂越低,心理無地自容,但視線卻犯罪性的猛看放大在眼前的纓紅雙乳,深切的誘惑引人犯罪啊!

「看你都不採取行動,還以為你……沒興趣呢。」黑子這句話的語氣帶了點小小小小小的鬱卒……是他想太多吧?

不!小黑子居然會這麼對他說,這是撒嬌吧?這是撒嬌對吧!

迅速的再次抬起頭,他覺得這一下差點讓他閃到脖子,激動的問:「小黑子不介意嗎?」

「介意什麼?」

「我對小黑子想入非非。」

「…………我們不是在交往嗎?」沉默了一下,皺著眉頭奇怪的問。

「嗯。可是……小黑子看起來並不喜歡。」

「哪個觀點讓你結論的?」

「從以前你就特別愛拒絕我撲抱你。」其他人都可以,但他最常被閃掉。

「………喔。」撇開頭,冷漠的應了一聲,很明顯的逃避問題。

「你不解釋一下,單音帶過嗎?」深受打擊的黃瀨可憐兮兮地說。他想更了解黑子在想什麼,就算只是小事什麼都行。

「沒甚麼好解釋的。」

「小黑子都這樣,完全猜不到你在想什麼,多告訴我一點有什麼關係,我們是情侶吧!應該更親密的在一起,無所保留啊!」嘟著嘴,滴滴咕咕的抱怨。

黑子無奈的看了他一眼,隨意地說:「那你今天都在想什麼?」

「……遲到、破壞你的興致、水族館、沒能陪你、會被討厭。」在說出這段話可以看到越來越哀怨的表情和高蹺的嘴,黃瀨現在最想做的事大概是躲在牆角畫圈圈吧!

「實在不懂黃瀨君你為什麼會這麼想。」用力一個翻身,黑子從上而下用認真地表情看著他。

「如果要說一件今天不愉快的事的話,大概只有……」

「嗯?是什……唔!?」

話還沒問完,就感受到自己的下身被黑子緊握住,甚至用青澀的技巧不停搓揉刺激他的理智,血液逆流而上充斥著,他瞪大眼不可置信地看著黑子。


「今天一整天被女孩子糾纏包圍、亂摸的黃瀨君,讓人感到不滿。」


這句如此衝擊性的話語,讓黃瀨腦袋瞬間空白停止大腦運作,直到黑子的手伸進他的褲頭,碰觸到他早已硬挺的炙熱上,才稍稍回過神。


今天……是我太不對勁了?
還是小黑子也壞掉了?

我在作夢嗎?
如果是夢那乾脆一輩子都別醒了,我想活在這麼誠實可愛的小黑子身邊。


當自己還在胡思亂想的期間,他感受到黑子一樣已經興奮的下身,他伸手幫他解套著。

「唔嗯………」碰觸到真實的觸感,手中的炎熱和迷人的嬌喘聲,夢中的黑子是無法給他有極大的衝動和反應。

平常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孔上,一樣會有著可愛的笑容和現在赤紅著耳嬌羞模樣,就是因為難得可貴,所以才更加喜愛著他每個一絲一毫的表情。

「小黑子你真的好可愛喔。」加快手中的套弄,聽著他越來越粗的喘息聲,以及享受著黑子的手帶給他的刺激。


就這樣子,想要滿滿的,佔有他的一切,每一處地方。


深沉的雙眼注視著,另一手繞道他身後,游移著背肌至結實的臀部。


「黃、黃瀨………嗯……涼太♥」



轟隆!!!!



「咦………?」

浴室的門瞬間被打開,迅速地被用力關起來,造成很大的聲響,牆上的壁畫歪了一邊。

「………………」

黑子默默地看著自己手上還是溫熱的濁白液體,在看向浴室的門,低低的笑出聲。


其實他心裡鬆了一口氣,看似淡定的他,其實緊張萬分,對這種事情,他還沒做好心理準備,雖然挑逗的話是這麼說,但他只是想玩弄黃瀨一下而已。

當作惡趣味的報復吧。


今天黃瀨被女孩子們包圍,他確實漾起了名為『忌妒』的情緒,不過他想了很久才理解出這種感覺。

而對黃瀨所說的話,他也不知該如何回答他,因為從以前開始黃瀨的擁抱一直跟別人的擁抱是不同的。

當那個抱他的人是黃瀨君,意義是不同的。

這也是他想了很久才得出來的答案,大概是黃瀨向他告白後,他毫不猶豫地答應,思考著自己為什麼想都沒就答應了,這才意識到黃瀨是『特別』的存在。


只是這種事情,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所以作罷了。


對了,還有今天早上,看黃瀨這麼自責的模樣,他也不好說出真相,因為他總覺得如果它說出來的話,黃瀨大概會打擊更大,所以乾脆就這樣讓他在內心自責,好比他深受打擊難過的模樣好多了。

其實,他睡過頭,遲到了,甚至還比黃瀨晚來,是看他拼命在找人的模樣還滿身大汗,他才去買飲料想當作賠罪,偷偷靠近他想嚇他當作道歉的開場白。

沒想到他什麼都沒說,見到他就猛哭,還一直向他道歉,天崩地裂的一副自己錯了。那時他超想跟他說,該道歉的人是他,可是他怎樣都說不出口,誤會就如此釀成了。


微微嘆一口氣,看著自己的手,又得意的笑出聲,才拿衛生紙拭去手上的白濁。


等等,一如往常的面對就好。




浴室裡,將水流開到最大,蹲在牆角抱著雙膝陰鬱的長著香菇的黃瀨,瞬間消瘦的蒼老模樣,看來剛剛的事情,真的對他打擊極深。


男人的自尊啊……


居然為了黑子用那種萌殺人的表情,叫了他的名字就早洩,這大概成為他人生中最大的汙點吧!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FIN。




─ 後話 ─

壓逼,黑子點文第一篇終於出來了,明明在昨天或前天應該就可以完美的出場了啊!為什麼會拖到今天呢────?(心中萬分哀怨)
麻~ 因為黃黑的點文有兩篇,所以我就不寫上贈給哪一位了。(不然兩篇打完看兩人打架去認領 在來跟我討贈人標題吧!)←沒意義

夜我呢……生了大學才開始寫BL文,因為實在不敢寫H文什麼的,這讓我好羞恥。
當第一次寫的時候(吾命) 草草帶過 ’_>` 當作我甚麼都沒做,就早上了。(踹)
事後麻,一路拼命的挑戰H文,是有一點點點點的進步,有漸漸增加,不過依然無法擁有全場戲。
而這篇黑子文大概是目前進度有從上半身突破到下半身吧!啊哈哈哈……(傻笑) 
但依然請原諒我,還是無法全場啊啊啊啊啊───
我的臉皮還沒有打很厚,所以就讓可愛的黃瀨早、早早收工了。(笑噴)←這樣會被打吧

話說,在打這篇的時候,小黃他一度少女心了(相信有看見我的噗浪該該就知道),小黃屬於心思細膩的孩子,所以有這點不安和質疑是對的吧!?(望天
)何況人們不是常說,交往前與交往後心境大不相同,很多事情在交往前都能大辣辣地做,交往後就超注重很多事情,而緊繃神經嗎?他的心境大概就是這樣,嗯嗯。

好吧,那就這樣,第一篇點文解決了。下一篇換點胃口,變成火黑吧!另一篇黃黑壓軸。(不,其實我只是怕下一篇的黃黑接著打會變成揪心的少女心小黃,這是採用的主題問題嗄……)←明明大綱寫的這麼可愛(?) 打出來卻成了這樣,我也沒法,我永遠控制不住我筆下的孩子們的生長。(深長遠目)

還莫名的短篇足足有7387字,這真的....還是短篇嗎?(掩面)

黑子 黃黑
台長:臨雅 (蕓夜)
人氣(9,578) | 回應(4)|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黑子】 |
此分類下一篇:《黑子》悠閒的午後【火黑】點文二

賽奈
這黃黑太美味了啊!!!!!!我看了心動不以!!!!
2012-05-20 22:27:35
版主回應
阿謝謝觀看~~
很開心能讓你心動>口<
我們來期望下次 小黃能夠食下小黑子 不要再被小黑子萌殺他的男人自尊了
(黃瀨表示:小黑子的魅力無窮 檔不住啊!!)鼻血
2012-05-21 23:02:11
冰冰
版主你好:)

黃黑真是太好看啦>w<

黑子萌翻了:-*
2012-05-29 10:40:33
版主回應
你好~~
很開心你喜歡(感謝食用黃黑,顆顆)
小黑子真的超萌的!!!
(all黑大好~~)
2012-05-30 01:04:16
請叫我''腐''
呀~~~~愛死黃黑了~~在多寫點黃黑唄
2012-06-07 19:08:32
版主回應
呵呵~
下一篇黃黑也祭出了哦!
2012-06-09 15:32:30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興奮尖叫
版主好 ~ 這黃黑文寫的好好 >口<bbbb

黑子和黃賴 都好可愛 唉xDDD
2012-07-08 10:22:26
版主回應
看到文章回應標題 有嚇到我
真是個熱情的孩子!!(微笑)

謝謝 我很開心
大家能喜歡這篇真是太好了>ˇ<
最近在趕稿 所以都不能發文 也挺落寞的(打滾)
2012-07-08 23:22:05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的英文字(不分大小寫) (ex:ABCD)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