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07 17:07:28| 人氣32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請回答1988》讓人心裏暖呼呼的




令人驚艷的韓劇真的難以用文字表達........想不到可以貼近生活如此真實卻如此好看鄰居之間相互照應的劇情真的太完美,媽媽們相互支持及閒話家常,爸爸們之間的支持和調侃.......父親們及母親們的對話也反應了家庭角色的難與樂。

 

 

 

家人之間的親情如善宇照顧珍珠及母親的貼心,阿澤父子相依為命的親情,父母親之間的愛情如德善的父母用雨傘來表現懟與情真的很生動清楚。

 

 

最驚艷的是崔澤的人物設定,這個角色並非我們常見的人物,原本就已經很難親民,變劇更把各種矛盾的特點強調出後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一個生活能力極低的天才棋士,會抽煙應酬卻無法自理生活,在家裏笑得毫無防備,對奕時守的滴水不漏,尤其這種種對比竟然在幾個鏡頭就完成鋪陳,編導太強了。

 

 

 

其實仔細看看,每個人物設定都很立體有多個面向.......寶拉的外冷心熱,阿澤父親的冷靜與失控,正煥的猶豫與堅定(可惜堅定只在揍學長那裡),尤其正煥不像善宇是疼女人的類型,他完全是平等的默默守護,雖然最後正煥確實是因為猶豫失去了時機,不過決不是有什麼不足,而是正煥的運氣比較差,平白產生粉紅襯衫的誤會真的不能怪他。想想他的先天底子也不太好,4人當中就他從小對德善毒舌慣了,要改口真真不合他的個性,不過這也是個性造成命運吧。

 

 

 

然後話說回來這些都不重要,反正1989年2人就是同時選擇退讓了,一直撐到1994年2人都心疼女主角才破局。我其實也一直在想,如果正煥先到,就一定能和德善開始嗎?這樣的德善是不是太被動了?

 

 

 

而阿澤跟德善的開始竟然要等德善說溜嘴,這樣他真的很僥倖啊......他在演唱會沒告白可以理解,因為他要跟正煥打個招呼,所以我只能腦補他已經準備好更適當的時間點,只是德善說溜嘴提前了,不然他倆又要等下去嗎???

 

 

 

現在才寫《請回答1988》當然是因為原本是不打算看的,因為原本第一集看不到一半就失去耐心,光是各家換菜就換了十分鐘,讓我第一眼就愛上說出這樣還不如一起吃算了的正煥,然後姊妹扯頭髮讓我頭痛,德善哭慶生的事更讓我頭痛。最近又想起來決定換第9集再試一下,這次是一眼愛上判若2人的阿澤,然後就入坑了。但是《請回答1988》的感想真的很亂,感覺《請回答》系列愈編愈九,然後這次號稱20集每集卻90分鐘內容實在太多了有些累贅,雖然還是一部令人回味的經典戲,但是其實可以更好啊。

 

 

 

累贅的部分還是忍不住!首先是關於抽煙的抱怨,阿澤的抽煙次數多到我看不下去,到底廣告費是收多少啦!戲裡面有提到未成年不能喝酒,卻讓阿澤抽成這樣?是,我知道1988年對抽煙還有很多空間,尤其當年的棋館棋士靠煙提神,但別的棋士也沒這樣!就別提成年的寶拉瞞著善宇也一直維持的菸癮了.....

 

 

 

然後這次共5個家庭,每個家庭都有戲,這樣家庭的橋段偏高不打緊,但是很多橋段太重複或瑣碎就很要命,有的橋段一再重複很膩,例如唱金社長那個段子,有的橋段很無言,例如正煥的父母玩起餵蛋糕咬手指那段我是愈看愈卡,後來才想到應該是想對比阿澤一直被騙也不會翻臉,但是為什麼拿成年人的正煥父母來對比啊,超彆扭的啊。然後這次時間差大到30年而找了中年版男女主角,但是為了玩猜老公的遊戲,這個男主角故意演的跟年輕時一點也不像,拜託,這很顛覆戲劇的挑戰好嗎?要演得很像才有意義啊!這很接近亂演啊!讓我很無言。最後這次的女主角德善真叫人嘆氣啊,雖然現實裡有人是因為被愛而結婚,1988年的她懵懵懂懂也可以,但就不能讓1994年的她意志明確一點點嗎?

 

還有一個有點驚嚇的想法,《請回答》系列的愛情真的好長時間,不知是想強調真愛不怕時間磨,還是愛情的得來不易,或是當時間讓人成熟後愛情才能停留。《請回答1997》男主角因為哥哥讓愛情暫停8年,《請回答1994》因為男主角考慮深遠和遠距離而讓愛情暫停6年,《請回答1988》因為友情而讓愛情暫停6年。

 

劇情裏有沒有德善真實的心意?我認為還是有的,雖然被編導藏得很破碎接近看不見。雖然德善很被動善宇和正煥都是德善的好友提出來後,德善才開始行動,但是德善還是有漸漸成長的,對善宇是給他一顆糖果然後自己吃了一袋,到了正煥的時候早起想和正煥一起上學,這是行動力提高了,而不是喜歡正煥勝於善宇。最後德善還是有自覺的,在阿澤的公主抱後,感覺德善顯然是對阿澤的感覺開始變化了才在阿澤的房間裡看著阿澤的睡臉。總不會德善在善宇和正煥都沒希望後,在考慮阿澤?至於隱瞞阿澤的吻這部分其實很難有定論,她不能冒失去阿澤的風險,這比起她很直接就對善宇和正煥行動來看,阿澤的份量的確比較重是確定的,但是我認為這時德善對阿澤還不是愛情而是親情,編導似乎也在強調這點,所以阿澤特地拿給德善的香蕉,她折了一半給阿澤,阿澤不吃就給弟弟了,拿棉被蓋阿澤的腳和她叫弟弟塗乳液是一樣的情感。1994年她應該有自覺了但在阿澤出現在演唱會時的表現仍不明確,那時她一直向阿澤強調自己是被放鴿子,我想只要多一些她看到對放棄對奕的阿澤後的驚訝和感動就能讓這段感情更自然,只能說編導想再賣一次關子而犧牲了這點。

 

 

 

這部戲的樂趣在拼湊故事的全貌,但是很多地方也因為切的太兇或故意隱藏而無法獲知全貌,例如阿澤和德善說我有喜歡的人而且想盡快告白,德善的反應就只是睜大眼睛然後就換場了,也就是德善的反應被隱去了,以德善的個性會不問是誰嗎?如果真的不問,那還真的有意思了,編導故意隱去的情境我超想看啊,所以這部戲因為這樣看得很不過癮,太多疑問到最後都沒有答案。足球場上正煥相信阿澤沒有打開皮夾嗎?我也很介意正煥的告白,我覺得很棒因為他表白了心意,但是他選的場合很怪,這麼內斂的他卻當著大家的面告白,這樣是設定他當成玩笑,但是我覺得他那時的表現應該是還是有期待的,但如果有期待就不可能當眾表白,所以這場景和詮釋是矛盾,還是說他就是無法告白?這真是叫我傻眼。

 

 

 

想想之後我了解了,正煥公開告白是一個表現,他了解了如果想得到愛情要像阿澤一樣,能大方的公開在眾人面前,這是他第一次帶著懇切的心要將自己的心意傳達出去,雖然對德善已經無從挽回,但是這麼做代表他成長了,他已經更勇敢了。

台長: 重度書迷劇迷影迷
人氣(32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視賞析(綜藝、戲劇、影集、節目) | 個人分類: 韓劇 |
此分類上一篇:大推《芝加哥打字機》年青的熱情應該如何揮灑?(及佳句整理)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