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檔高殖利股比定存好10倍 嗨購1212送$1300旗津新亮點閃耀黃金海珍珠 南投冬日花開 邀你至南...
2008-10-12 01:04:09 人氣(128) | 回應(0)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騙婚(?)

0
收藏
0
推薦

  摩天輪、雲霄飛車、旋轉木馬以及各式各樣的遊樂設施,這是孩子們最喜歡的遊樂園。

  在遊樂園當中,受歡迎的吉祥物們拿著汽球,蹦蹦跳跳的踏著歡樂的步伐,為的是讓身在此地的遊客們感染歡樂的氣氛,即使頭很重還是賣力的逗遊客們開心。

  唯獨一隻醒目的粉紅色兔子,沒有愉快的晃動,甚至連臉上那可愛的微笑都像是不存在般,周圍瀰漫著黑色的氣息,令人懷疑裡面的傢伙是不是個陰沉的人,話說回來,這種陰陽怪氣的傢伙是怎麼通過面試的?!

  其實那隻兔子真的很不爽,他不喜歡那種白癡的動作,他討厭死小鬼在他身邊兜圈子,更討厭無聊的死青少年不知好歹的推他的頭,他們到底知不知道這身兔子裝下面的人是誰啊?!

  他可是人見人怕的蛭魔妖一啊!

  那麼為什麼他蛭魔妖一會落到如此田地?

  他幹嘛傻呼呼的站在這裡,拿著一堆白癡氣球,明明就很想痛扁那些死小鬼跟死青少年,還要忍住不把更衣室裡的槍拿出來掃射?

  因為他想籌錢結婚了。

  是的,你沒聽錯,他想籌錢結婚了。

  其實他大可以去跟他的奴隸們討錢,不需要站在這裡受氣,不過他想他的死女朋友一定不會願意他用那種錢跟她結婚,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像這樣踏實的賺錢讓他覺得很自在,想必他是瘋了。

  說到底,他也是被女人給絆住了,紅顏禍水記得嗎?

  自從跟死女朋友交往之後,不知不覺得就開始有了些微的改變,這點他自己不得不承認,不過如果是在死女朋友的面前,他是怎麼樣也不會說的!

  大概是習慣了她的溫柔,對於他這個總是把眼光放很遠的人來說,他當然知道人總有一天會分離,不是出於自願的也一樣,所以在他發現自己已經沒辦法從這段情感中抽離的時候,他有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要把她綁在身邊,因為現在的他學會了害怕寂寞。

  說起來,以前自己可能也是因為怕寂寞的關係,所以才不讓任何人入侵自己的世界,並不是討厭被冒犯,而是怕自己會放不下,可是那個笨女人一次又一次的侵犯他的領域,然後自己就在不知不覺中為她留了個位子,真的是大失策,害他現在都不敢想,如果沒有真守在身邊,自己會怎樣。

  ……

  真守咧!他被下了什麼蠱啊?竟然用這種親暱到噁心的方式想她,真該死!

  蛭魔撇了一眼離自己很近的時鐘,差不多是遊樂園要關門的時候了,他終於可以暫時卸下這一身愚蠢的兔子裝了。

  遊樂園關門後,蛭魔換回黑色的衣褲,從員工的出入口大搖大擺的走出去,現在如果回家的話,就太準時了一點,好像自己迫不急待想見到死女朋友?他這麼想著。

  於是他決定先到街上去繞一繞,順便看一下有什麼禮服適合死女朋友好了?是說死女朋友長的勉強算是標緻,怎麼穿應該都好看吧?

  蛭魔來到婚紗店的櫥窗前,一邊嚼著口香糖一邊凝視一件白色的婚紗,那件婚紗其實很樸素,除了領口處有幾朵小白花陪襯之外,就沒有其他多餘的裝飾了,喔,錯了,背面還有一個很大的蝴蝶結。

  他不討厭這件婚紗,雖然很樸素,但正好可以襯托出他那個死女朋友的氣質,如果太多綴飾,反而會搶走了死女朋友那種優雅的氣質,而且那種華麗的東西和她一點也不相襯!這件禮服真是恰到好處。

  蛭魔吹了個泡泡走進婚紗店。





  「歡迎回來!」真守聽見開門的聲音,便從廚房走向玄關,迎接那個回家也不會說一聲的男人。

  「嗯。」蛭魔脫下鞋子,換上室內拖鞋,他的室內拖鞋換過了,看來是死女朋友替他把本來的那一雙拿去洗了吧?

  「肚子餓了嗎?要先吃飯還是先洗澡?」真守跟在蛭魔後面進入客廳,雖然湯還在煮,不過她已經習慣在他回家時問他這個問題了。

  「洗澡。」滿身都是汗味,跟兔子為伍的時候,汗臭味就不停的刺激他的嗅覺,他嚴重質疑若是他持續做這份工作,鼻子會不會壞掉。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洗澡水已經放好了。」真守對著他微笑,小臉因為猜中了他的想法而洋洋得意的樣子。

  「愚蠢。」勾起笑容,蛭魔的長指彈了一下她的額。

  「幹嘛這樣說人家啊?」真守嘟起嘴,可愛的模樣讓蛭魔憋了一天的悶氣瞬間煙消雲散。

  「妳的湯要燒乾了啦!如果鍋底燒焦我就讓妳喝洗澡水!」蛭魔惡質的笑道,雖然他不會真的這麼做。

  「你真的是個惡魔!哪有人要女朋友喝洗澡水的?」真守一邊反駁一邊起身走去廚房。

  「妳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蛭魔誇張的笑著,往浴室的方向走去,在他關上浴室的門之前,他還聽到他死女朋友說他笑得太誇張了。

  洗去一身汗味後,蛭魔拿著乾毛巾隨便亂擦了一下頭髮,一邊往餐桌走去,今天的菜色是西餐,蛭魔覺得偶爾換換口味也不錯,反正他死女朋友做的菜,不會讓他覺得難以下嚥。

  將毛巾掛在脖子上,蛭魔抄起桌上的奶油小餐包,咬了一半,味道很香,他的死女朋友果然很會做菜,是時候可以嫁人囉!不過只能嫁給他!

  「怎麼不把頭髮吹乾?」無視蛭魔沒等她這個大廚就開動的無禮舉動,真守比較在意的是這個除了美式足球外,對一切都抱持無所謂態度的男人,為什麼不把頭髮弄乾。

  「肚子餓了。」這是只是一半的真相,另一半是他想讓她幫忙,以前他就沒有吹頭髮的習慣,是她開始入侵他家之後,才有吹風機這種東西出現的,雖然剛開始的時候他會哇哇叫,不過現在沒有她替自己吹頭反而不習慣,只是為表現出他始終不變的態度,他現在也還是會先隨口說個麻煩什麼的,再任由他的死女朋友替他吹頭。

  吹頭,這可是他死女朋友的特權喔!

  「那也得把頭髮吹乾啊!真是的,要是老了之後有偏頭痛怎麼辦?」真守拉著將餐包塞進嘴裡的他。

  「我還沒有吃夠!!!」慣例性的隨口喊喊。





  在她的巧手之下,他的頭髮很快就恢復成以往的面貌,他有點享受這種溫柔的動作,這女人總是能讓他覺得很安心,這也是自己為什麼會想定下來的原因吧?

  「暑假也快結束了呢。」真守的聲音在吹風機的作動下,顯得有些小聲,不過蛭魔並沒有漏聽。

  「是啊。」之後翹課打工吧?雖然明天就可以去拿禮服了,不過該繳的錢還是得繳完,要不是有威脅手冊,明天想拿禮服還真是在做夢!

  「妖一這個暑假都很忙呢。」真守的語氣聽起來有些落寞,蛭魔也聽得出來。

  「……」最近自己好像都勤於打工,忽略了他的死女朋友呢。

  這個暑假真守其實有邀蛭魔出門走走,不過剛好都碰上了他的打工日,雖然可以曠職,到時候再拿威脅手冊要他們別記他就好,不過他沒有這麼做,大概是第三次之後吧?他的死女朋友就沒再約他了,她是個懂事的好女人,沒有多問,又不吵不鬧的,現在被她這麼一說,他反而有點愧疚。

  「喂,死女朋友,把這個星期六空出來吧!」離開學還有兩個禮拜,至少這個周末要陪她一起過!

  「咦?」對於蛭魔突如其來的一句話,真守只是發出這個無意義的單音節。

  「選好地點啊!」就陪她去她想去的地方吧!

  「咦咦?」真守還無法適應這衝擊性的發言。

  「你再咦我就把剛剛的話收回!」

  「哪有人這樣的啊!你說話要算數喔!」

  「……囉嗦。」

  死老百姓,竟然不讓他請假?!

  粉紅色的兔子踢翻一旁的垃圾桶,順便將一個想來和他照相的小鬼給嚇哭。

  他現在的心情很糟,威脅手冊都搬出來了,他竟然還敢不讓他請假,是嫌自己命太長就對了,等他賺飽之後,看他怎麼收拾那個死老闆!

  剛剛在員工更衣室裡打電話給她,跟她說抱歉他有事離不開,雖然那頭的她說「沒關係,妖一有事要忙也沒辦法啊!」,不過他可以感覺的出她很失望。

  兔子不守本分的坐在長椅上,還沒規矩的翹著二郎腿,雖然戴著可愛的兔子頭,但是周遭的氣氛還是黑色的,而且比以往的更加黑暗,讓人根本不想靠近。

  「兔子先生心情不好嗎?」是真守的聲音。

  蛭魔從兔子裝裡看著認不出自己的真守,原來她想來這裡玩啊?

  「其實我被男朋友放鴿子了呢!」真守笑著說。

  笨蛋,他也不想這樣啊!

  「兔子先生是為什麼煩惱呢?」真守故作開朗的表情讓蛭魔覺得不舒服。

  死女朋友,知道這隻兔子是先生,還亂搭訕?蛭魔不爽的轉頭。

  「你跟我男朋友很像呢!不過他應該不會做這種工作。」見兔子撇過頭,真守忍不住想起屬於她的惡魔。

  誰說不會?想彈她的額頭,不過他想起除了大拇指之外,這隻蠢兔子的手指都是連在一起的,所以說這隻兔子也不能出剪刀囉?

  「不過呢,他最近好像在工作,那天他提了一袋東西回家,我沒多問,不過在打掃時不小心掉在地上,結果你知道我看到什麼嗎?」真守故作神秘的說:「是禮服喔!」

  嘖,被看到了嗎?

  「我有帶來呢,本來想說如果人少的話,可以換給他看。」本來裝作很高興的真守,終於收起了笑容,神情有些寂寞的說:「結果人很少,可是他沒辦法來。」

  喔喔,這女人果然是白癡!怎麼在男人面前露出這種可憐的表情啊?!Fucking!!!要是被別人看到怎麼辦?!

  兔子站起來,伸手摸摸真守的頭。

  「你在安慰我嗎?兔子先生?」真守對兔子溫柔的舉動感到窩心,於是對兔子笑了。

  妳這個亂勾引男人的死女朋友!

  兔子抓起她的手腕,往員工的更衣走去。

  「咦?你要幹嘛?」真守有些緊張的問。

  笨蛋,現在才開始提防別人也太晚了吧?

  兔子將真守帶到員工更衣室的門口,將她的包包奪過來,然後又用力遞出去,一面還用大拇指比比更衣室,示意要她去把禮服換上。

  「不行啦!那是婚紗,只能給我男朋友看!就算兔子先生很可愛,又聽我說話,不過不能穿給你看!」真守急忙拿回自己的包包,然後對著兔子搖頭。

  所以說,這女人真的是笨蛋,不能穿就別穿,跟外人講這麼多做什麼?害的他要對自己吃味,這算什麼?真愚蠢。

  不敬業的兔子先生不爽的把兔子頭拿下來,見到真守吃驚的表情,蛭魔突然覺得有點愉快,於是對她命令道:「去換!」

  「咦?!可是……」不管怎麼說都很害羞啊,要在遊樂園裡穿成這樣,是說她幹嘛自己沒事找事做?

  「不是只能給男朋友看?」蛭魔惡質的將真守話裡的敏感字眼挑出來。

  「不是這樣說啦,換上這個之後會很難為情……」真守越說越小聲,雖然低下了頭,不過蛭魔可沒忽略掉女友臉上的紅暈。

  「快去換。」改掉方才那種命令式的口吻,這次溫柔了一些,粉紅色的兔子手順便替真守開了門。

  真守看了看還提著兔子頭的蛭魔,突然覺得眼前的男人很可愛,難得他這麼紳士的為她開了門,如果她不進去的話,應該會被惡魔詛咒吧?

  「那我進去了,不可以偷看喔!」真守進去換衣服前俏皮的對蛭魔說。

  「……妳這絕對是變相的邀請!」真守關上門之前,蛭魔對著那個在下一秒鐘滿臉通紅關上門的她說。

  蛭魔倚著牆,等著真守從裡面出來,他不時看到有死小鬼對他指指點點,然後被蠢父母拖走的畫面,是怎樣?沒見過兔身人面吉祥娃娃在等人啊?

  「妖一……」真守的聲音喚回他的意識,只見真守的頭露出門外,不過她看起來好像沒有要出來的意思?

  「幹嘛?該不會是泡芙吃太多變胖了,所以拉鍊拉不上去吧?」偶爾會抱著她的蛭魔有那個自信,不會買錯尺寸的自信。

  「才不是咧!」真守瞪了那個臉上掛著惡劣笑容的人。

  「那就出來啊。」躲在那裡做什麼?

  「可是外面有人……」真守小小聲的說。

  「我進去的話,妳要有今天沒辦法自己回家的心理準備。」也不想想更衣室是多曖昧的地方?雖然要的話早就在泥門社辦完事了,不過她自己不出來就不能怪他要嚇嚇她了。

  「我出來!!!」看著真守驚慌失措的將員工更衣室的門打開,蛭魔忍不住笑了出來。

  「禮服很好看嘛!」看著低著頭的真守,蛭魔拐彎抹角的稱讚道。

  「謝……謝謝。」早就知道蛭魔有多彆扭,能得到這種讚美也算不錯了?

  「換下來吧。」蛭魔刻意將視線移開並說著:「下次,不准妳隨隨便便跟遊樂園裡的吉祥物訴苦。」

  看見蛭魔露出不悅的表情,真守突然很想逗逗那隻惡魔,於是問:「妖一,你該不會是在吃兔子先生的醋吧?」

  「少囉嗦!蠢女人,快去換衣服!」她那種微妙的表情是怎麼回事?還沒結婚就爬到他頭上了嗎?!

  「是是是。」她笑盈盈的打算關上門,卻被蛭魔那隻粉紅色的兔子手給擋住。


  「對了,妳已經是我的了,要是再答應別人的求婚,妳就算重婚了!」自己都被調侃了,那他怎麼可以忘記拐人呢?

  「你在說什麼啊?」呆愣。

  「別裝傻,收下禮服就是妳已經跟我結婚結定了!」雖然想到要辦什麼婚禮就覺得麻煩,不過為了她,他可以勉強忍一下。

  「哪有人這樣的?!要求婚也是用戒指,哪有人用禮服的?」想騙婚也不是這樣。

  「我說了算。」囂張的笑。

  「不要!我也沒答應要跟你結婚!」這種騙婚,她死都不會承認的!

  「禮服收下之後是不能退貨的,妳得用一輩子來還債!想賴帳啊?」想逃?第三問問完之後,她就注定一輩子都要當他的奴隸了,現在還想著要逃啊?

  「不管怎麼說,這種手法真是太不高明了!」還要再矜持一下,哪有這麼容易讓他到手的道理?

  「大不了回去的路上再加上幾盒泡芙。」大局已定,還敢跟他討價還價?挑眉。

  「我才不會被泡芙收買!」語氣堅定。

  「真的嗎?」邪笑。

  「唔……嗯。」動搖。

  「妳確定?」找到天使弱點的某惡魔再接再厲。

  「……你真的很討厭。」結局揭曉,惡魔大獲全勝啊!

  據說,後來某惡魔,在開學前心情都異常良好,在遊樂園裡打工的時候還會愉快的跟死小鬼拍照呢!

  聽說,某粉紅色兔子換人當之後,那家遊樂園本來的經營者就莫名其妙的哭著將這棵搖錢樹轉讓給別人,聽說是那個經營者惹到H氏。

  再之後,到那裡打工的瀨那先生回報,他看見蛭魔學長和真守姊姊,在假日裡出入此樂園,除了真守姊姊臉上洋溢幸福的微笑外,更讓他在意的是,蛭魔學長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而且真守姊姊也有一個呢!

  真是太驚人了,明明還是大學生,就已經訂下終生大事了嗎?

  而且還是惡魔配天使,太妙了,實在是太妙了。

  正當瀨那還在想著這些事情的同時,H氏已經將槍口抵著他的頭了。

  「YAHA~死矮子,打工要專心啊!」

  我說,蛭魔君,你沒資格說人家吧?!

人氣(12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的英文字(不分大小寫) (ex:ABCD)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