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生命的主人 高醫... FORD FOCUS首賣定頻洗衣機!限量出清中 為升推「毫米波雷達內輪...
2015-12-10 22:09:12 | 人氣(1,986) |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拍照的過往

推薦 7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這個團體在很早以前就有「照片存證」的事實存在,甚至有八厘米的影片存在。正符合了現在人們常說的:「有照片有故事!」的說法。
有照片一定有故事,但是故事是否正確那可就是,不一定囉!
人文真善美志工,從最早以前的筆耕和映像志,也就是所謂的文宣組開始。後來又有了攝影(錄影),那時也是平面攝影和錄影之間間隙的開始,八十四年加入影視的志工應當都有深刻的「故」事體驗。
平面攝影機動性高,隨時可以移形換位,攝影機礙於腳架卻不是那般的自在自如。
以前白色殺人死光眼常忿忿不平對我說:「你閃燈一亮我鏡頭裡全花了……我拍啥啊?」是啊!相對的是,你的太陽燈一亮我也差不多完啦!
但是,這不是兩者之間間隙的開端。
那一年(大約是87年左右),上人內政部的肖像權伸請通過,文宣組就強調過別拍上人,但某一方卻又要求要留活動圖檔。
活動拍照一定「只」拍上人?應該不是!但鏡頭再怎樣都會以他為主體,後來又隱隱晦晦的說上人有乾眼症,不要打閃燈………,在那底片機ISO值不高的時代,低光度的地方不打閃燈其實相當的「不可能」。
不是「叔叔有練過」個人的手持穩定度的確很高,手持當年的F5兩秒之內還能平穩沒有絲毫震動。正因如此,曾在講臺上被白色殺人死光眼怒目發白,連新講堂最後那面牆下的職工都發現他的「白目」。
據說,中部地區比較「脆弱」的志工曾經在「白色殺人死光眼」怒瞪之下哭了出來。結果引來雄爸的不平之鳴,直接面見上人請示能否拍照。
坦白說白色殺人死光眼是為了保護上人(他自己說的)他是職工?不是!他是某人的員工,但因技術精湛後來也成了志工,這「保護上人」卻不是他的正職之一。
誰不願保護上人?拍了照就是不保護上人?
其實從頭説來,拍照留檔案才是原罪!志工其實也有新陳代謝,但不是人人都能拍都會拍,最可怕的是臨陣練功夫的志工,為什麼?這不用說大家都明白,說明了得罪人。
志工最想要的上人照片是那一張或說那一幅?摸著良心說,大家最喜愛的是自己「受證」剎那的那一張。
那些年每當上人授證一刻,就有不少人拜託拍下那歷史的剎那。
的確當年幾乎不負眾望的一一達成,只是後腦袋早已被某師姊盯穿了過去。直到新講堂完工啟用的上人歲末祝福,被「白色殺人死光眼」短距離(一步之距)直接怒瞪下,拍了幾位後才冷笑下台。
到底能不能拍上人?為什麼自己的弟子不能?旁人拍得不亦樂乎?前文説了「親兄弟拍無妨(台語)」其實台灣俗諺不是這樣說的,但畢竟是法親兄弟,就把原文改了,老一輩的人都知道我說的是那一句俗諺。
現在「白色殺人死光眼」瞪人的功力似乎不在了,代之而起的是「按察使」或「保鑣」或「錦衣衛」。
但是上人的活動照片要不要拍?若問我有多少「上人」的照片?嘿!答案是兩個字!
下回或許不拍上人,要拍「保鑣」或「錦衣衛」一陽指的架勢或許更有趣些!(2015.12.10)
這個團體在很早以前就有「照片存證」的事實存在,甚至有八厘米的影片存在。正符合了現在人們常說的:「有照片有故事!」的說法。

有照片一定有故事,但是故事是否正確那可就是,不一定囉!

人文真善美志工,從最早以前的筆耕和映像志工,也就是所謂的文宣組開始。後來又有了攝影(錄影),那時也是平面攝影和錄影之間間隙的開始,八十四年加入影視的志工應當都有深刻的「故」事體驗。

平面攝影機動性高,隨時可以移形換位,攝影機礙於腳架卻不是那般的自在自如。

以前白色殺人死光眼常忿忿不平對我說:「你閃燈一亮我鏡頭裡全花了……我拍啥啊?」是啊!相對的是,你的太陽燈一亮我也差不多完啦!

但是,這不是兩者之間間隙的開端。

那一年(大約是
87年左右),上人內政部的肖像權申請通過,文宣組就強調過別拍上人,但某一方卻又要求要留活動圖檔。

活動拍照一定「只」拍上人?應該不是!但鏡頭再怎樣都會以他為主體,後來又隱隱晦晦的說上人有乾眼症,不要打閃燈………,在那底片機
ISO值不高的時代,低光度的地方不打閃燈其實相當的「不可能」。

不是「叔叔有練過」個人的手持穩定度的確很高,手持當年的
F5兩秒之內還能平穩沒有絲毫震動。正因如此,曾在講臺上被白色殺人死光眼怒目發白,連新講堂最後那面牆下的職工都發現他的「白目」。

據說,中部地區比較「脆弱」的志工曾經在「白色殺人死光眼」怒瞪之下哭了出來。結果引來雄爸的不平之鳴,直接面見上人請示能否拍照。

坦白說白色殺人死光眼是為了保護上人(他自己說的)他是職工?不是!他是某人的員工,但因技術精湛後來也成了志工,這「保護上人」卻不是他的正職之一。

誰不願保護上人?拍了照就是不保護上人?

其實從頭説來,拍照留檔案才是原罪!志工其實也有新陳代謝,但不是人人都能拍都會拍,最可怕的是臨陣練功夫的志工,為什麼?這不用說大家都明白,說明了得罪人。

志工最想要的上人照片是那一張或說那一幅?摸著良心說,大家最喜愛的是自己「受證」剎那的那一張。

那些年每當上人授證一刻,就有不少人拜託拍下那歷史的剎那。

的確當年幾乎不負眾望的一一達成,只是後腦袋早已被某師姊盯穿了過去。直到新講堂完工啟用的上人歲末祝福,被「白色殺人死光眼」短距離(一步之距)直接怒瞪下,拍了幾位後才冷笑下台。

到底能不能拍上人?為什麼自己的弟子不能?旁人拍得不亦樂乎?前文説了「親兄弟拍無妨(台語)」其實台灣俗諺不是這樣說的,但畢竟是法親兄弟,就把原文改了,老一輩的人都知道我說的是那一句俗諺。

現在「白色殺人死光眼」瞪人的功力似乎不在了,代之而起的是「按察使」或「保鑣」或「錦衣衛」。

但是上人的活動照片要不要拍?若問我有多少「上人」的照片?嘿!答案是兩個字!

下回或許不拍上人,要拍「保鑣」或「錦衣衛」一陽指的架勢或許更有趣些!(
2015.12.10



台長: Tellme
人氣(1,986) | 回應(3)| 推薦 (7)| 收藏 (1)| 轉寄
全站分類: 攝影寫真(作品、技術、器材) | 個人分類: 走在慈濟路上 |
此分類下一篇:寒雨中志工送暖 流星之愛為街友健康把脈
此分類上一篇:年輕

~野^.^馬~
旁人能?是隨師的才可以吧
其他旁人__據悉所知好像也沒那麼容易吧(趴ㄟ卡穩)
至於您有多少上人的照片
兩個字是
(親兜)_(當兜)_(航兜)『客語』
😁😁

至於活動現場以往去參與的會眾多少能拍一些照片(歲末)現在好像也不能拍了
有時候反而會感覺抹煞拍照的興致
心情也有點…
2015-12-10 22:53:14
版主回應
所謂的旁人
就是
記者 別道場的人 或官員隨扈隨行人員

至於社區歲末祝福 這是法會現場 為了莊嚴道場 還是守規矩得好
法會進行應該虔誠進行實無拍照時間
志工在會場拍照只是紀錄 坦白說個人也是愈拍愈少了
2015-12-11 08:03:00
許老爹
雄爸請示上人事件
是一位拍照志工被錦衣衛阻檔拉扯跌倒摔了相機
2015-12-16 09:08:25
版主回應
我遇上的是
彰化分會有志工(未受證)被白色殺人死光眼瞪到哭
雄爸直接與上人溝通 不能拍上人? 上人的回應是肯定的
2015-12-16 10:30:13
許老爹
據雄爸說
他把師兄拍照被錦衣衛拉扯跌倒摔了相機向上人報告後
上人說
誰說不能拍照
結果那場活動有不少人拍上人
沒有人阻擋
2015-12-16 22:53:55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