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4 18:13:30| 人氣3,35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掀過台糖一頁滄桑史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的父親在台糖屏東總廠任職四十七年,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台糖的任職獎章最高只有二十五年,並沒有三十年者,更何況四十七年。 
我在台糖宿舍內出生,直到父親退休前兩年才搬離開,總計在這兒住了三十七年。 
從台糖的繁榮看到它衰微,從它社區結構完整樹蔭茂密看到它荒蕪零亂最後圍牆也不見了,從它每天五分車載進甘蔗原料載出成包蔗糖,看它煙囪冒著濃濃煙灰到今天煙囪打斷,留下基座讓人憑吊回憶。 
三十七年當中見過多少人事鬥爭,聽過多少奉承拍馬故事,件件都隨著煙囪的打斷,而歸於煙消雲散。 
翻開三十七年的相簿,當年的童稚如今也已半百之齡,過去種種只在日記、相片當中回憶。 
父親的四十七年和我的三十七年,在這兒留下多少歡樂點滴,其實與煙囪的打斷一點關係也不相干。只是不時回來,走過當年走過的巷道,看著它滄海桑田的改變,忽然覺得個人的記錄或許不甚完整,卻也足以成為台糖滄桑史的一頁。
我的父親在台糖屏東總廠任職四十七年,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台糖的任職獎章最高只有二十五年,並沒有三十年者,更何況四十七年。
 
我在台糖宿舍內出生,直到父親退休前兩年才搬離開,總計在這兒住了三十七年。 

從台糖的繁榮看到它衰微,從它社區結構完整樹蔭茂密看到它荒蕪零亂最後圍牆也不見了,從它每天五分車載進甘蔗原料載出成包蔗糖,看它煙囪冒著濃濃煙灰到今天煙囪打斷,留下基座讓人憑吊回憶。
 
三十七年當中見過多少人事鬥爭,聽過多少奉承拍馬故事,件件都隨著煙囪的打斷,而歸於煙消雲散。 

翻開三十七年的相簿,當年的童稚如今也已半百之齡,過去種種只在日記、相片當中回憶。 

父親的四十七年和我的三十七年,在這兒留下多少歡樂點滴,其實與煙囪的打斷一點關係也不相干。只是不時回來,走過當年走過的巷道,看著它滄海桑田的改變,忽然覺得個人的記錄或許不甚完整,卻也足以成為台糖滄桑史的一頁。









它原本身高七十公尺,冒著煙灰矗立南臺灣昂揚六十年。從高屏溪對岸的佛光山上,往東瞭望除了大武山外,它是最高最明顯的地標。 

什麼是井底蛙,什麼是以管窺天?走進煙囪的底部,望著上方的白雲,雖然不到二十公尺的高度,但是很容易就明白台語的「古井水雞」是什麼義涵了。 

台灣話說,第一憨種甘蔗乎會社磅!不過,現代的人已經聽不懂這句會是什麼意思了。 

原來台車進出的鐵軌全拆了,種了一區的波斯菊。 

看花的人不少,大家也努力的採擷,臉上泛著快樂的笑意。 

工廠不見了只有叢叢的雜草漫生著,唯一剩下的辦公室前竟還有人輪值守護呢! 

問他在這守著什麼呢?他說,怕小孩跑進草叢裡出事呀! 

問他波斯菊怎得只種這一小區呢?他說今年試種,若長得好下季將全面播種,將這兒發展成「綠色.陽光.休閒」的新都市中心。 

果真如此,台糖除了不製糖之外,什麼都做!只是不管做那一項,唯一賣土地穩賺不賠! 

時間/2006.02.26 
地點/台糖屏東總廠































台長: Tellme
人氣(3,351) | 回應(0)|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攝影寫真(作品、技術、器材) | 個人分類: 舊照片整理 |
此分類上一篇:有圖有故事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