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13 23:05:30| 人氣4,651|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來去踅夜市射飛鏢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哈!「
觀月橋畔」格主大人白目天王,許老爹的頭疼時間又到了!

 

這是個人刊登於台語文學雜誌的第二十篇稿子,堪稱有紀念意義,畢竟文章內容是個人求學時代的故事之一。

 

其實台語文或說閩南語文,要從電腦中key出字來,坦白說是相當困難的。國語讀那麼久了,雖然台語方言說得很溜,但是寫字作文章是不一樣的。

 

key不出來怎辦?沒關係咱的編輯老爺很利害學問又好,在編輯時會幫忙key出來的,當然主要條件是咱自己文稿要寫得好嘛,哈!生日剛過就容在下得意一下吧!

 

這台語文章看不懂沒關係!其實這咱在之前就寫過國語文的文稿,翻成臺語文實在有點辛苦,若真的看不懂就敬請欣賞舊文「射飛鏢」和「夜市」吧!(101.01.13

 

 

佮意踅夜市無?

 

其實,夜市會當當作國泰民安的指標來看,唯有國泰民安百姓才有閒會當踅夜市,敢毋是咧?

 

相對的是夜市的商家、攤販正當咧在拚經濟,抑踅夜市的「顧客」真正予拍拚的對像。

 

夜市的物件、點心、喙吃物,物件講貴無貴,但是欲食好食嘛想欲食巧,人講:「食奇巧」真正是安呢。

 

少年時陣佇夜市吃過炒露螺,彼是法國白露螺猶未引進台灣進前,後來五星級餐廳或者是飯店引進台灣了後,卻毋是咱這款升斗小民食會著的物件,夜市的炒螺肉拄好填貼了這个遺憾。

 

過蛇湯無?蛇湯沒啥大不了!但是有彼个膽量坐咧攤位邊等彼碗湯,膽量才有夠在!規攤位處處攏是蛇籠仔,籠仔內面五花十色大細條的蛇是來趖去。

 

頭家長勾仔伸入去搝(giu出一條一米外長的長蛇,掛咧旁邊的勾仔頂,小刀仔佇蛇頷頸刣一空咧閣愈驚人!

 

店頭家那支喙拄咧蛇頷頸的空喙出力吹一下,雙手一搝!這利害!規領蛇皮就安呢活活剝落來!

 

無偌久!一碗蛇湯就到你的面前矣!

 

彼咧時代,夜市內上定看見的當然是食的物件,毋過上顯目的卻是潘(phun)桶佮洗碗盆,彼時陣可能水資源較豐富吧?洗碗盆的水淅哩嘩啦流規暝嘛無沒人管,邊仔的潘桶胡蠅虼蠽(ka-tsuah亂亂飛,鳥鼠是軁(nng來軁去,逐家嘛是食甲真快樂。

 

大學時代上愛射飛鏢。大三的時陣,佮幾位好鬥陣的學姊、學妹合租了一棟公寓,客廳的壁頂掛了一塊鏢靶,下下課轉來是逐家哈茶開講以外上好的娛樂之一。

 

嘛是因為逐工攏底「練」每一个攏有「小李飛刀」的「神乎奇技」。

 

後來,鏢愈來愈濟,因為每一个人攏是「高手」或者是「高高手」,因此,隨人收合家己手勢以及重量的鏢。

 

嘛因為按呢,比賽漸漸變成相輸,輸的人著請逐家到忠孝路夜市吃麵線糊。

 

台中忠孝路夜市的麵線糊真出名,聽人傳說店擔後壁面一排店面就是賣這麵線糊,一碗一碗如此這般(舌+斗)(khat)來的。

 

當時,民國七十一年吧?一碗麵線糊40箍,會當「舌+斗」出這一排店面,可見生理好甲啥物程度。

 

讀研究所了後,一群鏢客就四散去矣。

 

有一个拜六的下晡六點外,樓是吵甲赫赫叫,會當講是人聲鼎沸,只是無閒咧手裡的報告也無去注意發生了啥物代誌。

 

袂堪得吵鬧的學妹出去陽臺探頭看一下,竟然大聲喝(huah):「哪會按呢?學長緊來看啦!」

 

啥?敢講是火燒厝嗎?

 

探頭一看,這?規條合作街是燈火通明,相挨相(甲+夾)(kheh)。這?大里的流動夜市竟然徙(sua)對遮(tsia)來矣!

 

袂堪得學妹一再煽動,放下手中的報告兩个人輕裝簡便,走落樓跤軁(nng)入去踅夜市的人群中。

 

「你嘛來?」「你嘛是來矣!」

 

佇合作街租厝的同學真正濟,四界攏拄著熟似的人,連助教嘛佇遮出現。哈!系上的千年助教原來下班後就是這款模樣啊!淺拖、短褲,喙閣咬一枝薰(hun)...果然佇夜市內面,人人攏現出原形輕鬆自在呀!

 

「學長!射飛鏢呢!我出錢你來射,射彼个尪仔予我。」

 

10箍銀六支鏢,彼个尪仔愛射破五粒汽球,一包長壽薰愛六鏢全著(tioh)。

 

「好啦!毋過我先射一包薰!」

 

紲落來10箍家己出錢,總算予學妹彼支翹上半天懸的喙恢復了正常。

 

第二个禮拜六,夜市猶未開市竟然來了一群學弟學妹。按怎?欲泡茶無?來啦!真久無泡茶開講兼話唬爛(lan)矣,就來泡茶啦!

 

「毋是啦!等一下欲『請』學長做伙踅夜市啦..」學妹的話語敢若是「包藏禍心」、「不懷好意」喔。

 

來到夜市,七八个人衝到飛鏢擔(tann)前,一人六支鏢全交來我手中,這聲好矣。

 

查某的直喊:「我愛彼个尪仔,彼个...著...就是彼个。」查埔較保守,講:「予我一包長壽的就好!」

 

按呢?我是算啥啊?

 

鏢射完,逐家歡頭喜面。嘛是學妹有良心,伊講:「學長我請你食麵線糊!」

 

「這好喔!來去忠孝路夜市吧!」

 

「無啦!遮就有,看!才二十箍就一大碗啊!」

 

「喔!恁是土匪抑還是強盜啊!」

 

「嘻嘻嘻,下禮拜閣再來好無?」拄著這種司奶(sai-nai)的學妹只好投降。

 

刊載於「海翁台語文學雜誌」第121期(2012.01),p.64

台長: Tellme
人氣(4,651) | 回應(3)| 推薦 (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生活記行 |
此分類下一篇:書寫之法
此分類上一篇:人生以服務為目的

正樹
的確呢
一個國家安定與否
經濟好或不好
看迺夜市的人潮多寡就知影囉
話說在下也有喝過蛇湯
不過那是在當兵時了
現在改吃素啦
就不會和牠們結惡緣了
2012-01-14 08:28:05
許老爹
看這篇確實頭疼
2012-01-14 08:34:51
ivy
哇哈哈
我投降
有好多字我都看不懂呢
今天晚上等我家老爺回來
再問一下他怎麼唸
我再來挑戰看看囉~
2012-01-14 09:57:43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