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03 21:04:34| 人氣1,220|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兄弟鬩牆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百年老餅舖阿里港豆餅齋.兄弟鬩牆爭商標權

 

在地電子報【王多嘴/阿里港報導】91.06.20

 

名聞遐邇的阿里港百年餅舖「豆餅齋」因第五代兄弟鬩牆,演成家族母子、兄弟為正名及爭產對簿公堂。

 

 

【看新聞胡思亂想】兄弟鬩牆

 

該你的永遠跑不掉,不是你的怎麼搞也搞不到!

 

安份守己隨緣隨份,天公疼憨人!

 

居心不良奸巧狡滑,疚由自取!

 

嘿.嘿.嘿...鬼.魅.魍.魎..遲到!

 

豆餅,不是給人吃的!它是用來養豬的!

 

光復初期,台灣的榨油設備簡陋、舊式用壓榨方法,生產能力小,而以花生油,大豆油為主。

 

油榨出來後的豆渣,形成大如車輪的豆餅,可用來養豬。

 

豆餅用柴刀剁成豆餅屑,就能給豬吃了。

 

勤仔從小在油行工作,一生的努力到了四十五歲,終於有一間屬於自己的豆餅工廠。

 

何瑞大夫,一位著名的老國手,任何疑難雜症,經過他把脈很容易就能對症下藥,接著就是藥到病除。

 

何瑞大夫生性風趣,喜歡講故事。唯一遺憾,還有一位四十歲的妹妹嫁不出去。

 

嫁不出去不是因為她長得醜沒人要,問題是何瑞大夫捨不得把她嫁了。

 

因為她有先天性的心臟病!心臟病嫁人是不會心臟病發死掉,問題在於嫁人後會生小孩,生小孩會死人?重點是有心臟病的產婦會死翹翹!

 

所以何瑞大夫寧願把妹妹養到當老姑婆,也不願讓她嫁人,不願她因為生小孩死掉!

 

勤仔來見何瑞大夫了。

 

「瑞仔,答應我吧!我已經等了二十年了,把秀仔嫁給我吧,我求你啦!」

 

何瑞大夫還是搖搖頭,不答應!

 

「瑞仔,坦白講我已經四十多了,『傢俬(台語)』都不行了,您免擔心了,我和秀仔青梅竹馬,老來能做伴就好了,拜託啦!」

 

零件有問題?何瑞大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出手扣中勤仔右手命脈!

 

勤仔的脈像正演奏著「三聲無奈」!

 

「嗯!嗯!腎虧陽虛、腎水枯乾、嗯!嗯!果然這般!嗯!嗯!舉而不堅!堅則不挺!挺則不久!嗯!嗯!哈!哈!哈!哈!...」

 

「好啦,给你們擇日完婚拜堂!不過人是嫁給你,但不要给我亂來喔!」

 

「什麼話!那是人家房裡的事,這大舅子管太多了吧!」

 

誰!是誰!在亂說話!

 

咦!鬼.魅.魍.魎,都到啦!喔!原來是「魃」也跑出來了!

 

魃在說話!

 

一、二、三、四、五!五鬼耶!難不成有人要..五鬼搬運!

  

話說人間一年,鬼界一時,據說啦!

 

至少,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在二千五百多年前,釋尊就說過了。

 

「扯遠啦!」魃又說話了。

 

勤仔高高興興的把秀仔娶過門了,當夜人家洞房花燭,何瑞大夫突然心血來潮,不對!連忙起身翻開密櫃!

 

唉!養老鼠咬布袋!這秀仔把何瑞大夫珍藏的一顆「枯木回春露」給私下帶走了!

 

那此時此刻...唉!限制級,知道就好,帶過去了

 

話說八個時辰後,秀仔那個沒有來!啥?喔..我是說人間半個月後,秀仔她該來的沒來!

 

也就是說那顆「枯木回春露」在洞房花燭夜發生作用,秀仔懷孕了!

 

「你這個澎肚短命的(台語),說那個有問題,叫你們不要亂來,你們又..」何瑞大夫罵人很有草根性。

 

「都是你妹妹嘛!」

 

「哼!不然人家嫁尫做啥?」

 

這一對也夠給他坦白了。

 

一個月後!

 

勤仔和帳房拔仔在外應酬喝得茫酥酥回來。

 

進了家門,秀仔的貼身女婢媚仔扶著勤仔回房去了。

 

五更!雞啼一陣!兩陣!三陣!反正天亮了!

 

睜開雙眼的勤仔,發現自己光溜溜,懷裡的女人也光溜溜,慘囉!

 

勤仔娶細姨囉!細姨是誰?當然是那位光溜溜的媚仔;拔仔遠親的表妹。

 

日出又日落,天亮又天黑,十個月後!

 

秀仔產下一個男嬰取名貴仔,奇蹟!秀仔沒死!其實很虛弱的在「看日子」啦!

 

同一天,媚仔也產下一名男嬰取名旺仔,更奇!比人晚懷孕卻和人同時生產!

 

這一天貴仔和旺仔滿月了,正當大廳裡賀客盈門,然而按習俗還沒過四十天的產婦,是不能出「月內房」的。因此,兩位產婦還各自在自己房裏休息著。

 

迴光返照的秀仔總是覺得鄰房媚仔的房裏,有著不尋常的聲響!

 

走近與鄰房相隔的紙門邊,用手指沾了口水,輕輕的弄破紙門。

 

靠近一瞧!洞洞的裡面,一對赤裸的男女正玩著騎馬的遊戲!

 

特寫!瞧個清楚!男的是帳房拔仔,女的是細姨媚仔!

 

洞洞的這一邊,秀仔七竅生煙,仰天倒地,一命嗚呼離恨天!

 

喪事辦完後的某一個晚上,勤仔和帳房拔仔又在外應酬喝得茫酥酥回來。

 

同樣是日出又日落,天亮又天黑,又十個月後!

 

媚仔又產下一名男嬰取名良仔!

 

貴、媚、旺、良、拔,到齊!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進入主戲了!

 

貴仔九歲那年,一時性起在櫃臺玩起文房四寶,大筆揮灑在璧櫥的門板上,畫了一幅「豬哥啃豆餅圖」,烏鴉鴉的小手往門板一拍,落款了!

 

此畫一出,勤仔的豆餅工廠,生意興隆無比,從此有接不完的訂單。

 

每一塊出廠的豆餅都有著「豬哥啃豆餅」的圖樣,「豬哥啃豆餅」成了註冊商標。

 

但此刻還沒向政府有關單位立案登記,雖然那時有商標法,但沒有301條款也沒有著作權法,更沒有WTO

 

同樣是日出又日落,天亮又天黑,但這一次是十年後!

 

勤仔來找何瑞大夫,兩人密談至深夜,但看何瑞大夫邊聽勤仔說邊做筆記。

 

五更!雞啼一陣!兩陣!三陣!天又亮了!

 

何瑞大夫將筆記的某一頁,撕下來盛在錦囊中,讓勤仔帶走了。

 

此刻起,勤仔將錦囊當香火戴在身上,從不拿下來!

 

同樣是日出又日落,天亮又天黑,但這一次是五年後!

 

豆餅工廠愈來愈大,但產權也不知何時已登記在旺仔和良仔名下了,而貴仔則是一無所有,但畢竟是長子,勤仔有比較疼愛!

 

這一日,勤仔已病入膏亡,連何瑞大夫也束手無策了!

 

閻王註訂三更死,絕不留人過五更!

 

三更過一刻!貴仔、媚仔、旺仔、良仔,拔仔圍在病床前,聽出氣比入氣多的勤仔交待遺言。

 

「個人在下亡故後,所有財產歸賢妻媚仔全權處置!貴仔只能拿著那塊鬼畫符的璧櫥門板,去投靠何瑞大夫過生活!這個錦囊給貴仔做紀念,而媚仔就嫁給拔仔好了!其他人等有無意見!」出氣比入氣多還講得這麼溜!

 

「吾等定當遵守您的遺言,絕無異議!」大家異口同聲還十分的整齊!

 

「發誓!你們都發誓!」勤仔指著大家用力呼喊!

 

在大家指天吐痰發誓中,勤仔悶聲不響的找秀仔去了,死了!

 

生在豆餅廠,長在豆餅廠,也只會做豆餅而已!

 

在大舅的資助下,貴仔開創了一家小小的豆餅廠!

 

工廠雖小,生意卻特別的好,訂單有如雪片的飛來,擋都擋不住。

 

當然啦,豆餅上還是有「豬哥啃豆餅圖」!

 

這一天,良仔和旺仔兩兄弟帶著檢警單位來到貴子的豆餅廠,理由是貴仔違返著作權法,同時侵害到良仔和貴仔兩兄弟的商標權。

 

原來,良仔和旺仔兩兄弟已經將「豬哥啃豆餅圖」,拿去註冊登記成為良仔和貴仔兩兄弟豆餅廠的註冊商標了。

 

在貴仔豆餅廠搜到的每一塊豆餅上都有著「豬哥啃豆餅圖」!而且與良仔和旺仔豆餅廠出品的豆餅上的「豬哥啃豆餅圖」完全一樣。

 

案子終於上了法院,貴仔聲稱自己是「豬哥啃豆餅圖」的原創者,同時也繼承了父親的使用權!

 

但是,良仔和旺仔兩兄弟已經將「豬哥啃豆餅圖」拿去註冊登記!同時也聲稱得到父親的繼承權!

 

良仔和旺仔拿出的物證是,工廠的產權登記。

 

貴仔拿出來的物證是,一塊老舊的璧櫥門板,和有著濃濃汗臭味的錦囊。

 

兩造爭執不下的當下,老當益壯的何瑞大夫突然召開記者招待會,指出良仔和旺仔兩兄弟非勤仔的親生子!

 

這下熱鬧了!

 

檢方於萬般無奈之下,特由美國聘請鑑證專家李咾皸到台灣來幫忙。

 

老舊的璧櫥門板上的「豬哥啃豆餅圖」和兩家工廠出來的豆餅,豆餅上的「豬哥啃豆餅圖」完全一樣。

 

專家就是專家,絕不是「賺吃(台語)」!

 

當時貴仔落款的手印上的指紋可以證明,圖是貴仔畫的!也就是說「豬哥啃豆餅圖」貴仔是原創者沒錯!

 

錦囊內則是一篇何瑞大夫寫的笑話!

 

『何瑞和勤仔去打獵,有兩次獅子從後面要將勤仔的頭咬下了,千鈞一髮的情況下,獅子中彈倒斃!勤仔回家後,吹牛他獵了兩頭獅子!每每提到此事,何瑞大夫都說,別人殺的!』

 

看不懂也猜不透的李咾皸,只好親自登門請教何瑞大夫!

 

何瑞大夫對著李咾皸說了生平第一句英文:「DNA!」

 

專家就是專家,一點就通!

 

李咾皸採了貴仔、媚仔、良仔、旺仔,拔仔等五人的血樣做比對!

 

七天後,終於真相大白了!

 

結果,不必說大家也都知道!所以不再贅述!

 

這個故事和阿里港那一件,完全不相干!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若有與這個故事完全相同的事件,抱歉!那也是巧合而已!(100.07.03

台長: Tellme
人氣(1,220) | 回應(1)| 推薦 (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 個人分類: 鬼話連篇 |
此分類下一篇:辛亥隧道的「老芋仔餃子館」
此分類上一篇:撐著油紙傘的美少婦

jou yu
{阿里港}故鄉ㄉ舊名~~~
格外親切~~~
2011-07-05 17:38:23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