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29 10:10:04| 人氣3,258|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阿母!我回來了!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萬年溪邊的一座大瓦厝有裡,四位不同姓的年青人,有恩情有愛苗的滋長。

 

秀男和純純是姨表兄妹,德泰和德鳴是兄弟與秀男是姑表兄弟。

 

秀男身形健壯活潑開朗是當地小學的體育老師。

 

純純秀慧含蓄。

 

德泰溫文儒雅寫得一手好字,平時喜歡花花草草,萬年溪旁的大瓦厝內,院子的各色花草都是他細心培養的,德鳴和哥哥德泰極為相似,但在棋藝上卻有不凡的造詣,兄弟對奕時德泰總是對德鳴以「棋王」相稱。

 

四個姑、姨表兄妹都在同一小學當老師,秀男和德泰同年而純純和德鳴同年,二次世界大戰造成的顛沛留離使得四個姑、姨表兄妹全仰賴大瓦厝的女主人撫養長大。

 

大瓦厝的男主人英年早逝,留下了一座輾米廠。方使得女主人如絹能將四個孩子養大而且給與良好的教育。

 

四個孩子從小青梅竹馬,感情極為融洽。德泰和德鳴兩兄弟對純純的都有愛慕之意,但純純卻衷情於大哥秀男的活潑開朗和天生的大哥氣度。

 

大人大量的如絹為人不偏私己子,早已有意將純純許配給德泰。

 

在一個大風雨的夜晚,在書房的秀男和純純正當陷入濃情蜜意無法自拔的情境,卻被無意進入的如絹撞開。

 

和德泰深談許久之後,如絹終於宣佈秀男和純純先行訂婚在擇日完婚。

 

當完婚的日子接近時,「軍伕」的徵調令卻先到達了大瓦厝。秀男和德泰同時被徵調,一對即將完婚的新人頓時陷入生離死別的境地中。

 

面對秀男提議提早完婚的如絹卻不願答應,她深怕提早完婚純純若有身孕而秀男一去不回,則又是一對孤兒寡母。

 

自從秀男和德泰離開大瓦厝兩個月後,日本突然宣佈投降,台灣光復了。

 

剛接到「軍伕徵調令」的德鳴幸運的逃過一劫,左鄰右舍被徵調出征的壯丁也陸續的回來,即使戰死者的骨灰也被送回來了,唯獨沒有秀男和德泰兩兄弟的任何音訊。

 

每到太陽下山時,如絹總是搬張椅子坐在前院的大門口等著兩個孩子回來。

 

 

來到南洋的秀男和德泰在同一部隊為日軍作挑伕的工作,這對健壯的秀男並不算粗重,但對德泰來說卻是萬般的艱難與痛苦不堪。大哥秀男對德泰卻是極力照顧,不論日軍如何虐待軍伕,秀男總是極力的維護著德泰。

 

在一次的攻擊任務中秀男胸部中彈倒地,秀男緊握德泰雙手託咐照顧老母和純純後斷氣身亡,此時德泰卻腦部中彈當場斃命。

 

當日軍清理戰場時,發現奄奄一息的秀男抱著德泰的屍體。

 

 

每日倚門盼子歸來的如絹總是以淚洗面,半年後兩眼已哭瞎了,但還不見兩個孩子回來連死訊也沒有。

 

這一天大瓦厝的門口出現了一位背著大背包,手裡捧著骨灰罐身形健壯的男子。

 

進到大瓦厝的院子見到兩眼無神的如絹,他突然跪下來叫了一聲:「阿母!我回來了!」

 

如絹伸出顫抖的雙手撫摸著跪在面前這位男子的臉頰,又撫摸著他的右耳,當她摸到男子右耳垂上壟起的痣時,激動的喊出「秀男!」。

 

在秀男回來的喜樂中,德鳴神情黯淡的捧著德泰的骨灰,大哥回來了但是自己的哥哥卻永遠回不來了。

 

秀男幫忙德鳴將德泰的骨灰安放在萬年溪畔附近的寺廟中,秀男握著德鳴的手:「棋王,哥哥還是會照顧你的。」一聲「棋王」猶如平地一聲雷灌入德鳴耳中。

 

秀男和純純終於完成終身大事,婚後的幾個月純純也懷了身孕。

 

幾個月來純純對秀男一直有著說不出來的感覺,之前的健談開朗的秀男變得思文安靜,從來不拿毛筆的他每天都花一段時間提筆練字,德泰留下來幾近枯萎殆盡的花草也被他整理的欣欣向榮。更離奇的是晚上有時還會找德鳴下棋,大瓦厝裡的人都知到秀男根本不會下棋。

 

唯獨不變的是秀男對如絹孝順如常,對純純也是疼愛有加,對德鳴也相當的關心。

 

眼盲之後的如絹將輾米廠交由秀男來經營,沒想到平日活潑幾近粗心的秀男將所有的帳目弄得一清二楚,讓如絹也感到一絲的異常。

 

原本秀男對如絹是以「阿娘」的稱呼,因此當日秀男回來時那一聲「阿母!我回來了!」讓她有生疏的感覺,幾個月來也都是「阿母」的稱謂,如絹心裡異樣的感覺越來是越明顯。

 

這一年秀男和純純的孩子已經兩歲了。走到人生盡頭的如絹,臨終之前在秀男的耳邊用著最低的聲音對秀男說:「德泰,感恩你。」秀男跪在如絹床邊,緊握如絹雙手:「感恩姑姑的養育大恩。」

 

第二年秀男身體健康愈來愈差,胸口的槍傷也常常滲出汙血。

 

夫妻恩愛溫存時:「大哥還記得『妹仔(閩南語)』?」

 

秀男被問得一臉茫然,純純則陷入另一個可怕的想像空間,「妹仔(閩南語)」是當年和秀男獨處時秀男對她的暱稱,戰後回來的秀男卻不曾對她如此呼喚過。

 

婚後每當兩人恩愛激情時秀男總是在耳邊輕柔的叫著「純子」,但是「純子」是當年德泰向她投遞追求情書的用詞。

 

當年深愛著秀男,這些書信字條看後總是送進爐灶燒掉了,秀男不可能知道的。

 

由於槍傷引起併發症,臨終的秀男將純純託咐給德鳴。

 

德鳴帶著懷有秀男遺腹子的純純和秀男的長子離開了萬年溪畔的大瓦厝。

 

二十年後,日本的棋王帶著妻子和兩個孩子來到萬年溪畔的寺廟,祭拜如絹,秀男和德泰,夫妻倆並在大瓦厝翻修後定居下來。(100.06.29

台長: Tellme
人氣(3,258) | 回應(2)|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攝影寫真(作品、技術、器材) | 個人分類: 鬼話連篇 |
此分類下一篇:萬年溪上鵝蛋臉的小姑娘
此分類上一篇:這也算墜樓?

.亮亮
我看過那屋子~
我有聽過一點點 那裡面的故事...
原來是如此~~~謝謝分享~^__^
2011-06-29 15:28:25
版主回應
~^__^ 萬年溪邊 鬼故事很多 呵呵呵
有興趣陸續與大家分享
2011-06-29 15:46:05
Lo阿伶
ㄟ?!!!所以是真實故事?
所以是?靈魂交換?!!!
(看到起雞皮疙瘩,還是辦公室冷氣太強 ㄏㄏ)
2011-06-30 14:05:20
版主回應
台灣光復後 關於軍伕下南洋 的傳奇故事相當多 別怕 萬年溪畔鬼故事很多 靜請期待囉 呵呵呵
2011-06-30 15:46:02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