禿子跟著月亮走!防掉髮... 用戶體驗最佳五款都會車到忘憂森林洗去都市的塵囂 以核養綠查對限時回覆 ...
2009-06-26 08:03:18 | 人氣(1,63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終於等到浪子回頭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阿雄端著茶,跪在母親面前輕聲說:「阿母,感恩您,給您奉茶。」
噙著淚水的罔市,顫抖著雙手,淚滴落茶水中。
嗜酒的先生早逝,兩個兒子也因酗酒陸續離家,
罔市獨自帶著孫兒撐過十幾年艱苦路,終於等到浪子回頭這一刻……


凌晨四點,木門咿咿呀呀的打開,六十五歲的罔市穿著雨鞋,準備開始一天的操勞。

這處位於南部鄉下的古厝,房舍老舊,幾代人都住在這兒,但地是別人的,形同租屋。

自從十多歲嫁進這個家,罔市便操持著一家人的希望。先生喜歡喝酒,雖有收入,總是花費在酒桌上;終於無常到來,十多年前他撒手人寰。不識字、沒有一技之長的罔市,面對五個嗷嗷待哺的兒女,只能無語問天。

在保守傳統的鄉下,孩子出人頭地,人們總說家世好理所當然;若是出了歹筍呢?除了左鄰右舍指指點點,背後承擔痛苦、以淚洗面的,總是那位母親。


一擔未卸,一擔上身

每天清晨四點,趕在太陽露臉之前起床,罔市在路邊或店家的垃圾桶裏翻找鐵、鋁罐或寶特瓶,為的是在清潔隊清走垃圾前,能先一步找出這些可以換錢過生活的「寶物」。

從早找到晚,頂多能換得二十塊錢。為了一屋子的孩子,罔市不顧身體的孱弱疲憊到處打零工,幫傭洗衣、到糖廠打掃、洗廁所……一心要把五個孩子養大成人。

日子,就在有一餐沒一餐備極辛苦中,一天一天過去了。

終於孩子長大,該是卸下重擔、稍可喘息的日子。怎奈大兒子、二兒子相繼染上酗酒惡習,逢酒必飲、每飲必瘋。兩兄弟每每發起酒瘋,如凶神惡煞般搗毀屋內的一切;也造成鄰居困擾,引來指指點點。

老二離家出走不知所終。老大阿雄結婚了,驃悍的身材往往在酒後對著一桌子神明怨天載地:「坐在供桌上的你們有保佑我嗎?」一尊尊神明總在阿雄的狂飆下落地,斷頭缺胳臂,無一倖免。

兒子出生後,阿雄的老婆求去;不久後再娶,生下雙胞胎兒子。面對襁褓中的孩子,沒有固定工作的阿雄,依然沈迷酒精中;終於,第二任妻子也離家出走了。

「娶兩個某都待不下,還讓我日子這麼難過,拜你們做什麼!」一桌子的殘缺神明,再度被阿雄一尊尊「掃落地」。

酒醒之後,阿雄丟下三個孩子和驚恐的母親,離家出走了。

長年的惡夢方才醒來不久,又一個重擔上身。罔市的兩個女兒還半大不小,如今又有三個襁褓中的孫子要照顧……


吞淚度日,天落紅雨?

從單親媽媽變成阿嬤,罔市依然每天得在太陽露臉前出門,在昏黃的路燈下翻找垃圾桶撿回收物;哪兒有工作、哪兒能賺到錢,再辛苦、工資再低,還是要去,否則生活怎麼過呢?

「身體的疲累,加上心內的痛苦,有一天騎車不小心撞上了安全島,昏死到半暝無人發現……」罔市說,待自己醒過來後也是直接回家,無暇去看醫師,因為第二天天未亮還是得出門。

在社區的提報與轉介中,慈濟人開始關懷這一家人。

「三千塊?這……天欲落紅雨了嗎?」捧著志工送來的生活補助金,罔市顫抖著身子--這和天落紅雨一樣難以想像!一向無語問蒼天的她,這一回彷彿得到老天回應了。

慈濟人的關懷,走進祖孫三代人的心。除了金錢補助,志工也為這家人做心靈輔導;更充當孩子的保母,給這個不完整的家,注入長久欠缺的關愛。志工輔導孩子功課,更教導他們孝順以及幫忙備極辛勞的阿嬤。

孫子在大家的關懷中,漸漸長大也進了小學。在家裏,他們懂得整理雜亂的房間,甚至生火燒水;在學校,能幫助弱小行動不便的同學,「品學兼優」是兩位班導師對雙胞胎兄弟一致的評語。

在慈濟人的耳濡目染下,雙胞胎兄弟一個發願將來要當醫師救人,一個要當警察助人。


迷途知返,浪子洗心

四年前,離家三年的長子阿雄突然回家了。

「伊甘是浪子回頭?甘會再發酒瘋?難道一個大男人還要靠老母養?……」好不容易有一段平靜安穩的日子,罔市內心不由得生起陣陣恐懼。

所幸,阿雄雖然抽菸喝酒依舊,已不再發酒瘋,只是整日躲在屋內。

慈濟人來訪,面對罔市不安的泣訴,志工高淑娟說:「既然阿雄回家了,就請他出來跟大家見個面、聊聊天……」

「出來跟人講話啦!」出乎意料,一向驃悍的阿雄面對母親的催促,竟感到靦腆與羞愧。「我歹勢啦,感覺真艱苦……」

阿雄終於走出房門,面對志工。看到眼前這彪形大漢,志工內心也有些不安,「要如何與他溝通?」

「如此將才的身軀,怎能輸給那短短的三寸菸和一瓶酒!」面對這個回頭浪子,高淑娟不曾指責種種不是,只有正面鼓勵。

「離家那幾年到處打工,累了就喝酒麻痹自己。漸漸感到自己的人生,真的就是這樣而已嗎?我的媽媽、我的孩子,又將如何呢?」

在志工的陪伴與鼓勵下,阿雄漸漸走出生命陰霾,首先把酒給戒了。

「來一杯如何?一杯就好啦,下回再戒啦!」面對朋友的慫恿,下了決心的阿雄告訴自己:「這一杯倒下去,接著就不只是一杯了。」

戰勝自己的阿雄,進了建築工地當小工。有著一身強壯體格的他,手持圓鍬鏟著砂石與水泥,和電動混凝土攪拌器的速度競賽著;豆大的汗不停的從額頭滑落,溼透全身。不再受制於酒精的阿雄,終於承擔起一家子的生活重擔。


好命日子,終到身邊

老宅破舊漏雨,尤其簡陋加蓋的廚房,下雨時只能撐著傘燒柴火。十幾年來罔市嬤孫三代無力修繕,這兒落雨,就端著碗往乾燥的地方挪。這天,窄小的廚房飄出飯菜香。

「阿母,沒有青蔥了嗎?」

罔市從冰箱中找出一根有點枯萎的蔥:「這還有一根啦。」

阿雄俐落切菜、熟稔翻動鍋鏟的炒菜動作,引來志工好奇。魁梧的他露出靦腆笑容:「老婆離開時,我怕沒飯吃,所以曾經學過啦……」

幾分鐘後,一桌色香味俱足的午餐上桌了,罔市臉上滿是感恩的笑容。

「阿雄剛回來的那些日子,孩子根本不敢接近他,更不敢喊他爸!現在他不僅煮飯還幫忙洗衣服……」罔市難得有笑容的臉龐,布滿淚水。

假日有空時,阿雄會帶三個孩子到慈濟屏東分會環保場當志工,父子四人一起彎腰做資源分類,感情愈來愈融洽。

一日,罔市剛從外頭回來,全身火熱好似發燒般難過。阿雄牽著母親的手說:「阿母,把雨鞋脫了,待會兒我帶您去看醫生!」

看醫生?從十多歲嫁進這個家,不曾聽到有誰說過要帶自己去看醫生,那年子宮肌瘤不得不開刀,術後仍得拖著虛弱的身體出門,為生活拚命……聽到兒子這麼說,罔市的淚水再度潰堤。天真的要落紅雨了嗎?

天不會落紅雨,蔚藍的天空怎麼會落紅雨呢?罔市的臉布滿淚水,露出失落多年的燦爛笑容。




對罔市來說,這是一個不同於往常的母親節,慈濟志工安排了一場溫馨的「奉茶」。

阿雄端著茶,跪在母親面前輕聲說:「阿母,感恩您,給您奉茶。」

噙著淚水的罔市,顫抖著手接過茶盤中那杯茶,「感心」的淚水滴落在茶水中。

孩子、孫子陸續奉上茶說:「您辛苦了!」

罔市終於等到了浪子回頭,也等到了今天這溫馨的一刻。

老宅院裏,阿雄帶孩子一起玩著志工送來的新籃球。廳堂上的神明雖然殘缺,仍默默庇佑著阿雄,也庇佑著罔市,勇敢「運」自己的命。

台長: Tellme
人氣(1,636)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攝影寫真(作品、技術、器材) | 個人分類: 走在慈濟路上 |
此分類下一篇:人醫會前進林邊義診 家門口成「黏土高原」
此分類上一篇:生命有缺口的圓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