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01 20:37:40| 人氣6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迴夢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結束了整週的忙碌,突發奇想的想到陽明山走走,卻還是停在慧琪的位子旁,絮絮叨叨的為整個星期的工時劃下句點。


回到房間,拿起筆來書寫,不一會兒,睡意湧上,爬到床上去,裹著棉被,疲憊的睡著,做了一個很長的夢,是個很悲傷的夢,醒來之後,在沒開燈的房間裡,怔怔的發呆,沒有流淚。午後,那些感覺或許是騙人的,那是被驚嚇的心悸,手心的溫度是真實的、擁抱是真實的、耳語是真實的,只是都是真實的虛假,夢醒之後,裡頭的那些虛假,卻是真實的在心裡留下撲簌簌的淚痕,難以自己。


如果是台沒有心的機器該有多好,如果能夠放棄自己的意念該有多好,我可以給予需要陪伴的人陪伴、需要擁抱的人擁抱,只是,我也不會想要成為那個接受者,說穿了,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不要用複製的言語來褻瀆這樣的情感,那個存在本身,才是成就情感的關鍵。


其實我不知道我想寫些什麼,只是因為悲傷,於是就提筆了。悲傷的虛幻夢境給了真實情感,溫柔的真實午後給了虛假悸動,那我要的,到底會是什麼?


答案在哪?

台長: 祭草
人氣(6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