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18 17:05:05 | 人氣(60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轉錄] 從革命到被革命──科學家何以不願科學研究來研究科學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作者/林崇熙 (雲科大文化資產維護系/所教授) 當代126期 民87.02 頁18-33
網路word版: http://stsweb.ym.edu.tw/tsts/pre-workshop/revolution.doc

摘錄其背景故事:以「科學戰爭」為專號的1996年春夏號的「文化研究」(cultural studies)刊物《社會文本》(Social Text: theory/culture/ideology),從社會文化或女性主義的觀點來批評科學中各種意識型態的偏差與霸權心態。其中刊登了紐約大學物理系教授索可(Alan Sokal)的一篇文章〈逾越界線:一種具變革意義的『量子重力』詮釋學〉(Transgressing the Boundaries: Towards a Transformative Hermeneutics ofQuantum Gravity)。稍後,索可在另一個期刊《Lingua Franca》中公開宣佈他在《社會文本》的那篇文章完全是鬼扯,他只不過是用一大堆文化研究者所喜好的名詞、引文、與註腳來堆砌,目的是在證明文化研究者對於科學一無所知,連他那篇鬼扯的東西都無法辨識,因此文化研究者沒有資格來對科學評頭論足。

索可的惡作劇吸引了傳播媒體的聚光點,從美國東岸到西岸,從紐約時報到洛杉磯時報,都報導了此事件。這對於《社會文本》的編輯Andrew Ross而言,當然是相當的難堪。而一些科學家,包括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溫柏格(Steven Weinberg),則是在旁拍手叫好,甚至趁勝追擊,好好修理一下文化研究者。當然,「文化研究」者也不甘示弱地強力反駁。

索可表明說,他寫〈逾越界線〉此文章的用意,是因為他無法忍受「文化研究」者以「社會建構論」的觀點來解構科學的真實性(reality)。他說:「我相信有個外在的世界存在,同時關於此世界有著相應的客觀事實;我的職責就是去發現這些事實。如果科學僅僅只是社會眾多意見對於『何謂真實』的妥協結果,那我將自己短促的人生投注其中又有什麼意義呢?」索可不諱言地說,他就是要「政治性」地向任何主張主觀論的後現代主義者、後結構主義者、社會建構論者等來宣戰。

--

有一些確實是有爭議的,例如:《社會文本》並不是「科學研究」領域的專業期刊。然而警示應該看有建設性的一面:每個人的知識與專業都有極致,能夠跨領域者,縱使有能專精者,也必不多。因此常常可以用專業說謊,專業術語常常是一種被掌握的權力,但是玩太多了就會過火了。不過不可以自己看不懂就一直說別人來這一套喔,這是有建設性的一面的另外一面。

 

台長: 高木
人氣(60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教育學習(進修、留學、學術研究、教育概況) | 個人分類: 小魚上游般自我反省 |
此分類下一篇:不自愛
此分類上一篇:佳言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