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5 23:44:40 | 人氣(1,491) |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8/27更新)【乙女の本棚】《與押繪一同旅行的男子》版本比較

推薦 1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8/27更新)
整理了一下思緒和資料,加入了一些觀點。



在說《與押繪一同旅行的男子》之前,我先插個花。

就在剛才,小玥收到了我家主人送的禮物,

對我來說,完全意味不明
(懶的拍照用官網圖片

藍呆



紅呆



兩個都是再販版。我家主人下單時每件買了兩個,一個他留給自己,一個就送給我。

…………???

OK,紅呆,也就是尼祿,其實算蠻可愛的(指角色性格)
藍呆?真名解放版?
我其實喜歡的是衛宮切嗣喵

所以,現在雙呆入侵墓園……



在書店閒逛的時候,看到瑞昇文化出版了日本繪師繪製的日本文學系列
一共四本,其他三本分別是:《葉櫻與魔笛》太宰治 + 紗久楽さわ,《檸檬》梶井基次郎 + げみ,《蜜柑》芥川龍之介 + げみ)
其實,我最感興趣的是梶井基次郎,但很可惜其實我不太喜歡「檸檬」這篇……檸檬太喜感了,我最喜歡還是「冬日」,那種寂寥、虛無、死神在背後如影隨形的氣氛,根本就是梶井基次郎自己的寫照(他因罹患肺結核於31歲英年早逝,半生都在隨時會死亡的陰影中度過)也可能因為這個原因,我認為這篇也是同類作品中的最高傑作。但這種作品,終究還是不適合這類青少年向的系列吧~
所以最後我還是買了《與押繪一同旅行的男子》……繪師しきみ,作品有刀劍亂舞的角色設計等。
(其實一開始看到的時候很驚艷……差點就全部買下來,不過想了一想,其實價錢算是偏高,而且不知內裡的質素如何……所以姑且先買一本看看)
結果果然有點被坑了的感覺……整本裡最漂亮的就是封面這一張……(還有,真的很好奇《蜜柑》怎麼出到一本書?原版故事只有短短幾頁紙呀?神灌水?)
至於內文翻譯,感覺較偏向簡單、易讀的風格,我想可能由於這個系列的對象是青少年向的關係吧!這點容後再述。



《與押繪一同旅行的男子》(下簡稱押繪)是推理小說大師江戶川亂步的短篇小說,也是他比較上……嗯,應該說正常?還是不那麼陰暗?……的一篇,此篇沒有什麼推理、犯罪的情節,但具有濃厚的幻想色彩,可說是充分展現出江戶川亂步「幻影城主」才華的一篇。

有趣的是,江戶川亂步當初好像不怎麼喜歡這部作品,當時亂步正於名古屋的好友家封筆隱居,亂步的好友橫溝正史力邀其復出,他當時便寫下《押繪》的初稿,但當橫溝正史來取稿時,亂步卻說自己還未動筆,不得已橫溝正史只好拿自己的作品冠上亂步的名字發表,其後亂步把《押繪》的初稿丟到廁所裡。
(這段故事也被「古書堂事件手帖」拿來改編,說一個亂步的收藏家無意中在廁所裡拾到了《押繪》的初稿,收藏於無人知道打開方法的保險櫃裡……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

其後亂步在復出文壇後重寫了《押繪》,他更說過這是自己短篇作品中最喜愛的一篇(當初被丟到廁所裡的原稿真是可憐~)

《押繪》的故事其實極之簡單:
一名男子前往魚津觀賞海市蜃樓,在回程的火車中,車廂內只有一名奇異的男子,他帶著一幅巧奪天工的押繪,押繪裡的男女都如同有生命般栩栩如生;他深被吸引,於是奇異男子便向他訴說這幅押繪的故事:押繪中的男子是他哥哥,他愛上了押繪中的女子,於是,就利用了鏡子(一具古董望遠鏡)的魔法把自己穿越到了押繪中,和心愛的女子永遠雙棲雙宿……

雖然是短篇而且故事簡單,但是《押繪》卻尤如一個朦朧美麗的午後白日夢,幻夢般的故事,保留了讓人無限遐想的空間。
這個故事到底是真是假?是不是真的在火車上發生過?連故事中的男主角都不確定。他在觀賞海市蜃樓後,便處於如同夢遊般的狀態,書中一開始男子便這麼說:「這個故事,若非是我的夢,或是我一時的異常幻覺,那麼,與押繪一同旅行的那名男子,定然是個瘋子。」(瑞昇文化翻譯版本)
而且,當男主角提及其後和友人閒聊時,其友人說:「你不是從未去過魚津嗎?」更加添了撲朔迷離感。結果連男主角也不確定這一切事情究竟是真是幻,如同夢中的夢,好像被帶入了無限連綿的相對鏡地獄中。
而故事中的
舞台——淺草和凌雲閣,在那年代亦是個魔幻和現實交纏的地點。凌雲閣又稱十二階,乃是當時東京的地標,高十二層,是當時的東京第一高塔,在大正時期毀於關東大地震。「塔」總是可反映一個城市的某種文明特質,所以這個由外國人所設計的「十二階」,是帶有明治、大正時代日本混雜了西洋技術的獨特魔幻性質,「火車上的男子」甚至視之為不祥之物。(亂步另一本著作幽靈塔,和皆川博子的倒立塔殺人事件,「塔」皆帶有這種西方式的魔幻、神秘性質,以及「毀滅」的象徵)
在日語中,外國人被稱為「異人」,而「異人」又並非單純指「外國人」;其實還帶有「外星人」那一類的意思,指「完全陌生的外人」,多少亦包涵著難以理解、溝通的意思,用動漫一點的風格來說,就是「異世界來的人」。
當年的
淺草,就是這樣的充滿著「異世界來的人」和這些人所帶來的「魔幻」、「魔法」,包括「火車上的男子」的哥哥用來「穿越」到押繪的西洋古董望遠鏡,亦是這種西洋魔法之物。
《押繪》這個故事到了今天仍受到讀者愛戴,並且是江戶川亂步自己最喜歡的短篇,因為《押繪》並非是一個單純美麗的幻想故事,而是故事裡也包涵了當年的歷史和風味(如果你對當年日本的背景有些概念,讀起來會更有趣呢!)所以,在這種背景下,《押繪》的魔幻性才得以成立。如此她才可變成一個並非純然幻想之物,而是真有可能發生的事實,正如以前有人相信拍照可被攝去靈魂一樣。這正是這個故事不朽的魅力。

因為愛上了押繪中的女子,放棄了自己的人生而穿越到押繪中的男子,可謂用情至深。對於這一段,兩個翻譯的版本如下:

瑞昇文化翻譯版本
對少女來說,家兄如此真心,她怎麼會不樂意?兩人彷彿新婚夫妻,羞怯地紅著臉,彼此肌膚相親,永遠琴瑟和鳴地互訴愛意。

中和出版翻譯版本
年輕女子對於家兄的這份真情意,又怎會不喜。兩人就像真正的新婚夫婦,燕爾嬌顏羞報含,腼腆對視暈紅泛,肌膚相親伴偎依,情癡纏綿語不完。

比較起來,就會覺得瑞昇文化的對像是少年層,所以翻譯得比較簡單,而中和出版的翻譯就比較古典吧!

不過不管如何,《與押繪一同旅行的男子》都是一個如夢如幻的美麗故事呢!

這是
魚津市的海市蜃樓景色~



嗯~這是今期的歌曲,最近小玥很喜歡找回一些以前的歌來聽呢~!

台長:
人氣(1,491) | 回應(4)| 推薦 (1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興趣嗜好(收藏、園藝、棋奕、汽機車)

(悄悄話)
2019-08-26 11:52:18
(悄悄話)
2019-08-26 14:41:09
(悄悄話)
2019-09-04 13:37:36
(悄悄話)
2019-09-05 13:46:17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