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薪好苦 提升薪水的方法5檔高息股比定存強10倍免洗筷太白漂白劑用太多!許勝雄代償修繕費 學生...
2003-10-06 21:54:56 人氣(3,582) | 回應(0)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情色文學<1>

0
收藏
0
推薦

野戰(一)

伴著微風,鄉間道路上渺無人煙。這是個很安靜的郊區,鮮少有人會來。沿著道路走去,盡頭是一個營區,駐紮著一連的陸戰隊。眼前走來了三個高大壯碩的男人,他們身上都穿著一件白色內衣,下半身穿著陸戰隊的迷彩褲,還有一雙黝黑的軍靴。

三個男人有說有笑的,彼此打打鬧鬧的,讓這安靜的鄉間道路添加一絲熱鬧。帶頭最壯碩的男人叫做國憲,今天二十三歲,他長的非常的高大,也有一張英俊的臉龐,可是他的臉上帶著一臉淫穢,嘴裡也說著一些不堪入目的話。

「幹,好不容易可放假出營,一定要找個人好好幹一幹!」他一手作勢擦去口水,一手向下撫摸著迷彩褲內的陽具。

他的伙伴笑著,「大鳥憲,你的雞八很秋喔!」說話的男人叫做阿健,同樣也有著健壯的身軀。

「廢話,不然他怎麼會叫大鳥憲?阿健,你忘了上次啊?」這次說話的是另一個男人,叫做阿揚,他長的不高,可是胸肌卻非常的突出。

三個男人看著彼此,嘴角帶著淫笑和慾望,分別回想著上一次的性愛。可是他們想的不是和什麼漂亮的女人,而是和跟他們一般壯碩的男人做愛
。沒錯,國憲,阿健和阿揚,他們是同性戀。

上一次在市區,他們三人找到兩個體育系的大學生。五個人在一間空屋子裡混戰了一晚。不過別弄錯了,這可不是什麼一夜情,這三個男人不喜歡這一套。其實老實說,這三個男人是在強暴那兩個體育系學生。

那兩個學生的身材也很壯碩,有著運動員的強健身材。國憲就喜歡這種貨色,他喜歡看著這樣的壯漢,被他給擊倒在地,然後被他的陽具給征服。回想起他那又粗又長的雞八一次又一次貫穿那緊嫩的處男穴,聽著那兩個學生的哀嚎和求饒,現在回想起來,讓他的陽具昂起頭來。

阿健淫笑著,「那兩個小伙子真不識相,竟然趕挑釁我們,最後被我們幹的屁眼都快裂了,還打他們的槍讓他們射了十次,幾乎讓他們癱了。尤其是你,大鳥憲,」他伸手摸摸國憲的陽具,「果然是大鳥憲啊!」

國憲驕傲的插著腰,歡迎阿健的撫摸。他的陽具正如他的綽號,大的如同一支巨蟒一般,每個被他強暴的男人都會留著淚求饒。他的陽具完全勃起的狀態,可以衝到三十公分,七公分粗。

阿揚也笑著,「你們兩個搞的我真想再幹一次,我們……」正再說話時,後頭傳來一聲低沈的呼喊。

「你們三個,轉過身來!」

國憲先轉過身來,看到來人時眼睛一亮。那是兩個憲兵。一般阿兵哥碰到憲兵,總是會怕的要死,憲兵會糾正阿兵哥的穿著,如果穿得太邋遢的話可能會被記下一筆,就像他們現在。

可是國憲看到的不是這樣,他褲裡勃起的陽具讓他的膽子也大了起來。他看著眼前同等壯碩的憲兵,憲兵的制服很帥氣,尤其穿在這兩個憲兵身上,綠色制服貼著胸膛,下身的綠色褲子緊裹著大腿,這兩個憲兵的下跨都有點突出,尤其是那一雙憲兵靴,亮的讓人覺得性慾騷動。

其中一個憲兵看著三人一動也不動,沈聲一喝,「都轉過身來,那個單位的?」

國憲恢復了意識,臉上露出淫蕩的笑容,惡向膽邊生,他對著兩個伙伴,大家的心思似乎相同。他向阿揚使個眼色,阿揚會意,躡步走向路旁檢起兩枝竹棒,趁著憲兵與國憲交涉時,來到兩個憲兵身後。

國憲看著阿揚已經準備好了,對著兩個帥憲兵就是一笑,「我們會讓你們有個難忘的一天!」

「碰!」一聲,兩個木棒撞上兩個憲兵的後腦杓,連呼救都來不及,就昏倒在地上了。

阿健高興一叫,「好耶!」立刻衝上前去,來到其中一個憲兵身旁,「讓我看看你的『裝備』夠不夠看?」

阿健伸手隔著褲子去摸其中一個憲兵的陽具,驚呼一聲,「好大,大鳥憲,這個不輸你喔!」

阿健解開這個憲兵的褲子,費力的掏出他肥軟的陽具,吐了一口口水,使力的摩擦他深紅色的大龜頭。

阿揚也很興奮,對在地上對著另一個憲兵做同樣的事。國憲笑著,今晚可好玩了。

國憲對著兩個人說,「別心急,我們有一整天的時間,先找個地方吧!」他看看四周,想起不遠處有個廢工寮。那會是個強暴男人的好地方。

於是,國憲走在前頭,阿健和阿揚分別拖著一個昏倒的憲兵跟在他後頭。走了好一會,終於來到那個廢棄的工寮。此時,太陽已經稍稍西斜了。

阿健和阿揚將憲兵捆在生鏽的鐵欄杆上,也拿起繩子捆住他們穿著憲兵靴的腳,動手解開他們上衣的扣子,裸露出他們健壯的胸膛和腹肌。在伸手拉下他們的褲子和內褲,伸展他們肥大的憲兵雞八。

做好這些動作後,國憲,阿健和阿揚也分別脫下自己的衣服,裸露自己早稍稍消軟的陽具。五個赤裸的壯碩男人充滿這間廢工寮,情慾與慾望繚繞著。

國憲笑著說道,「讓我們叫醒我們的玩具吧!」說完,三個人就甩動著陽具,三道金黃色的液體自馬眼射出,噴灑在兩個憲兵的臉上身上。

「你們……」兩個憲兵都醒了,一臉驚慌失措著看著眼前這一切,他們扭動身體,想躲開那腥鹹的尿液,可是國憲阿健阿揚環住他們,他們沒有退路,只能呼救著。

「救命啊!你們趕快住手,這是違法的……喔……」憲兵痛的悶哼一聲,脾氣不好阿揚穿著軍靴的大腳踹上憲兵的肚子。

「他媽閉上嘴,老子尿完後會讓你的嘴忙得不能開口!」說完,阿揚甩甩他的陽具,順道也握祝自己粗肥的雞八,對準憲兵的嘴,滿是興奮的說著。

「沒幹過憲兵的嘴,不知道爽不爽,阿健,幫我稱開他的嘴,我要把我的雞八塞進他嘴裡,」阿健笑道,來到那憲兵身後一手抱住他的胸膛,一手稱開他的嘴。可是憲兵實在太壯碩了,他不停的扭動著,還差點把阿健給甩開
,氣的阿健伸出拳頭痛揍他幾拳。

國憲邊看邊笑,「你們兩個真是的,怎麼可以硬來,你們應該先讓他們爽一爽啊!」

阿健和阿揚一臉恍然大悟,兩隻手伸到兩個憲兵的雞八,握住就開始套弄兩個憲兵無法自己的呻吟著。國憲分別解下他們一腳的憲兵靴,「等一下就把他們的精液裝在這靴子裡面!」

阿揚大力的來回套弄著,「快啊,射啊,讓我看看你是不是如你外表般的壯碩?」另一手握住憲兵的睪丸,用力一擠,讓憲兵呻吟的更大聲。

阿健也是奮力的來回套弄著,另一個憲兵的雞八長度還好,只有十八公分
,可是確有七八公分粗,現在更是漲的讓人吒舌,莖幹燙的讓他感到不可思議,前列腺液流得更是讓他整隻手都濕了。

國憲彎下腰,看著正被阿揚打著手槍的憲兵,盯視著他享受的表情,稍稍低下頭看到他制服上的明牌:『李碩勇』。好名字,如同他的人一樣,他的陽具既碩大又粗勇,跟自己的三十公分似乎有的比,而且他眉宇間有一股桀驁難馴,強暴這種男人會讓他有成就感。

看向另一個憲兵,雖不如李碩勇誘人,但也是個很好的貨色了。他叫做:『楊駿男』。國憲決定了,今天晚上他的玩具就是李碩勇。

他走上前,跨站在李碩勇前方,趁著他閉著眼睛享受時,一手掐住他的脖子,讓他因無法呼吸而一定要張開口,然後,他握住自己漲到發紅的雞八,緩緩的放進他嘴中。

李碩勇一驚,不斷掙扎著,他不想幫男人口交,可是他不知道,正是強迫建構了國憲的快感。李碩勇想閉起嘴,可是國憲緊掐他的脖子讓他無法閉嘴,就這樣,國憲的陽具一吋又一吋的深入李碩勇的喉嚨,直到國憲的陰毛碰觸到李碩勇的鼻子,他那大如棒球的睪丸碰到他的下巴。

阿揚發現了,「大鳥憲,你很沒意思喔,我還幫他打手槍打了這麼久!」他繼續套弄著,看著那龜頭的脹紅,他的高潮快來了吧!

突然阿健叫一聲,手鬆了開,「他要射了,楊駿男要射了!」

國憲可沒忘了等一下的遊戲,「用他的軍靴套住他的雞八,讓他射在裡面,等一下用的到!」

阿健聞言照做。他拿起楊駿男的憲兵靴,倒過來一把套在楊駿男的陽具上,用手縮緊靴統,隔著靴子的皮革握住他的陽具,隨意套弄兩下,楊駿男激烈的高潮來臨了,一波又一波猛烈的噴射噴往靴子裡。楊駿男無法恣意的抖動著,他不敢相信自己達到這樣的高潮。

精液射了好久好久,阿健不斷縮緊靴子統口,以免精液流出。直到看著楊駿男向後一躺,知道他終於射完了,趕緊將靴子倒過來,往裡面一看,天啊!他的精液射的真多,幾乎要滿到第一個鞋帶孔了。

阿健興奮的將鼻子湊進,對著靴子裡一聞,那種夾雜著精液和腳汗味,皮革味的純男性陽剛,讓阿健的雞八硬的更痛了。

阿揚還在幫李碩勇打著手槍,而國憲已經開始幹著李碩勇的嘴了。李碩勇額上的汗水越留越多,他想呻吟,但是嘴裡另一個男人的陽具讓他無法出聲,他感覺到自己的背脊越來越麻,他的拳頭握緊,手臂鼓起肌肉。這些高潮前的象徵都在國憲眼中。

他對著阿揚大喊,「用他的靴子接住他的精液,他快射了!」

阿揚一驚,趕緊拿起那雙大靴子,套住李碩勇的肉棒,可是李碩勇的陽具又粗又長,竟然無法完全套住,讓李碩勇的大龜頭碰到鞋底的鞋墊,這一個奇妙的碰觸可不得了了,一道電流通往李碩勇的睪丸,他開始發射了。

精液一道一道的噴射,有些甚至接不住,阿揚心急的想接卻漏接更多,射到最後,阿揚雖然有很多都沒接到,但是最後一看,李碩勇的精液在靴子裡晃蕩著,不比剛剛楊駿男的少。

兩個壯碩的憲兵都往後一倒,這一倒讓國憲的陽具從李碩勇口中稍稍滑出,國憲順著動作,先將他濕漉漉的陽具抽出,滿意的看著兩個憲兵被扯掉一半的衣服,一隻腳還套著靴子,一隻腳只剩下黑襪子,兩個憲兵大口大口喘著氣。

阿揚和阿健羨慕的看著國憲,「爽不爽,憲兵的嘴好不好幹?」

國憲沒有回答,只是笑著對著兩個憲兵說,「很累吧!嘴渴不渴啊?」

他給阿揚和阿健使個眼色,兩個人立刻心領神會,分別拿起李碩勇和楊駿男的靴子,準備將他們自己的精液還給他們。可是卻被國憲叫住。

「自己的有什麼好喝的,交換!」阿健和阿揚淫蕩的笑著。

阿健放下楊駿男的靴子,他們想先對付比較好對付的。阿揚拿著李碩勇的靴子,阿健到楊駿男身後一手勒住他的脖子,一手撐開他的嘴,無視於楊駿男的掙扎,李碩勇憲兵靴裡滾燙的精液大量的滑進他的口中,很自然的滑進他的食道,阿揚倒完後,阿健還不放開,他要確定看到楊駿男把精液吞乾淨了才放手。

楊駿男掙扎的的將精液吞乾淨後,阿健才鬆開一雙鐵臂,一鬆手,楊駿男立刻做起嘔來。陷入情慾的三人毫不憐憫,只是一逕大笑。

國憲看向今晚的重點,李碩勇感覺到他的視線,氣急敗壞的大叫,「幹,你們這些變態,還想幹什麼……」

話還沒說完,阿健已經來到他身後,照著剛剛對待楊駿男的模式,勒緊李碩勇的脖子,另一隻手努力張開他的嘴。李碩勇猛的一驚,使盡出奶的力氣想躲開,他挪著身體,抗拒著阿揚手中楊駿男的憲兵靴……

阿揚實在沒有辦法,李碩勇遠比楊駿男壯碩多了,他不斷的抗拒著,連在他身後的阿健都快制不住他。國憲笑了笑,「阿揚,你去幫阿健,讓我來!」

阿揚把手中的靴子交給了國憲,跑到了李碩勇身後,跟阿健一人一邊箝制住李碩勇不安分的身體,兩個壯碩的大男人緊緊抓住他,這一次他真的掙不開了。

國憲滿是慾望的笑著,阿揚撐開李碩勇的嘴,雖然被強迫著,但是李碩勇仍然怒瞪著國憲。國憲湊上前去,「好好享受!」說完就開始將楊駿男的精液倒進他嘴中。

濃稠的精液緩慢的流動著,沿著靴統來到靴口,滑進了李碩勇的嘴中,他想合起下顎,卻被阿揚強迫撐開嘴,大量的精液流入他的食道,那腥膿的味道惹的他一陣反胃,但是他完全動不了,只能任命的把別的男人的精液吞進肚子裡,更令他感覺到罪惡與羞恥的,竟是在這樣的羞辱下,他的陽具竟然還是勃起著。

過了好久,國憲才將到的一滴精液也不剩的靴子移開,看著李碩勇困難的吞嚥,終於將精液完全吞進肚裡。後頭的阿健和阿揚這才哈哈大笑的走向前。李碩勇覺得羞辱極了,這三個渾帳!幹!

國憲笑著,不過他察覺到了李碩勇的不滿,他只是笑著,「這樣就受不了了?今晚的遊戲才剛開始呢!」

李碩勇和楊駿男一陣不安,看著眼前這三個壯碩軍人完全硬起來的雞八,他們感覺到天昏地暗,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國憲看看四周,朝著阿健和阿揚吩咐道,「那個李碩勇交給我,你們兩個就去用那個楊駿男!」

阿健和阿揚一臉淫穢的搓著手,那個李碩勇太難搞了,交給國憲吧!讓兩個去硬碰硬,說不定會很好玩。

阿揚很快的將半解開的褲子完全脫下,要阿健幫他抓住那個也很壯碩的楊駿男,然後不讓他有機會出聲的情況下,將半硬的陽具完全插進他嘴中,阿揚輕呼一聲,真爽啊!阿健在楊駿男人身後緊緊扣住楊駿男也在掙扎,只是掙扎力道不大的身體,渴望的看著阿揚,「阿揚,等一下換我!」

「好……好……爽啊!」阿揚忘情的來回抽動,一顆大龜頭完全卡進楊駿男的喉嚨中。

國憲在一旁邊看邊笑,轉過頭來看著一臉呆楞的李碩勇,「該我們了!」驚恐,憤怒和仇視回到了李碩勇眼中。

「你這個死變態,你要做什麼?」李碩勇憤怒的咒罵著。

國憲只是聳聳肩,他拿起一旁的繩子,一隻手舉起李碩勇一邊還穿著靴子,一邊只剩襪子的雙腳,用力的向李碩勇的頭部方向一折,露出李碩勇圓滑堅硬的臀部。但是,這個動作卻惹的李碩勇痛苦的大叫。

「該死……放開我……」他大吼著。

國憲殘忍的笑著,健壯的雙臂分開李碩勇的雙腿,將他的兩隻粗壯的腳跟手綁在一起,李碩勇整個人呈現大字形,可是卻從腰部地方被對折著。國憲的意思很清楚了,他不想浪費時間,他要直接姦淫李碩勇。

李碩勇雙腳舉過頭,他的雞八現在正對準自己的臉,他痛苦的喊叫著,「放開我,你這個變態,你要做什麼?」

一旁的阿健興奮的看著,「好耶!大鳥憲,幹死這個囂張的憲兵!」

國憲完成綑綁動作,興奮的站起來,他穿著軍靴的一腳踩在李碩勇的臀部
,把他當成球一般作勢來回晃動著,「我最喜歡這樣強暴男人,喜歡聽到像你這樣壯碩的男人求饒!」

這畫面看的阿揚興奮不已,更用力的幹著楊駿男的嘴,他的臉脹紅到極點,手緊抓著楊駿男的頭,將自己的雞八狠狠的送進去。沒多久,他就射出了第一發。

「我射了!我射了!把我的精液都吞進去。」阿揚緊緊的押著楊駿男的嘴,他完全躲不開,只得再度吞進腥臭的男人汁液。

阿健興奮不已的上前拉開了阿揚,「該我了!」把自己早就掏在外面的陽具送了進去。

國憲笑著,看著這樣精彩的表演,他已經忍不住了,他拿下自己的腳,動手解開皮帶,將原先半開的褲子向下拉到膝蓋,雙膝跪在李碩勇的臀部前,準備好好玩用這個壯碩男人。

他拿出比小刀,用手探出李碩勇的股溝,喁刀子小心翼翼的割開了李碩勇的綠色憲兵褲子,李碩勇掙扎著,但是國憲壓住了他。不一會,連同那件白色內褲也都被割開了。

但是,他並沒有直接將陽具給刺進去,他知道以自己的粗大,這樣莽撞是玩不成的。他左思右想,決定找一些潤滑劑。突然間,他看見學在李碩勇雙腿間的肉棒竟然依舊挺著,他淫蕩的笑著。

「剛剛把精液給用完了!現在得找一些東西來潤滑,不知道你願不願意捐獻?」國憲握起那根幾乎跟自己一般粗一般長的陽具,感到無比的興奮,他開始猛烈抽動著。

過去強暴的男人,都沒有一個陽具能跟他比的,今天竟然找到一個能與他並駕齊驅的,而他跟自己一樣都是軍人,這種感覺真是讓他更加的興奮。他繼續猛烈的抽動著,而李碩勇再度喘起氣來。

李碩勇馬眼裡的前列腺液流得很多,幾乎讓國憲濕了滿手,藉著這潤滑液,國憲粗壯的手臂抽動更快速了,從龜頭向下擠壓滑動,猛烈的來到根部,撞擊到李碩勇的腹部和陰毛。國憲很懂得男人的心理,更知道男人最敏感的地方,他大力的擠壓著李碩勇的龜頭,終於,李碩勇再度射精,濃稠程度完全不出第一次。

國憲用手去接,還有許多都射出手外,但是手裡的這些都夠了。他沾起一點,潤滑在自己三十公分的大屌上,剩下的,國憲將精液塗抹在李碩勇屁眼裡外。

李碩勇掙扎著,「幹,變態,把手拿出去!」國憲不理他,依舊以自己的手指在李碩勇緊實的屁眼進進出出的。他想的沒錯,這男人的屁眼應該沒人用過。

一旁阿健還在幹著楊駿男的嘴,而阿揚已經開始玩弄著楊駿男的屁眼了。他殘忍的將一根,兩根甚至三根手指插進去,而楊駿男因為含著阿健的雞八,只能痛的不斷冒冷汗。

阿揚笑著,「這可真緊啊!我要來幹幹看!」說完,毫不潤滑的就將他大如雞蛋的龜頭刺進楊駿男屁眼口,楊駿男痛的無法出聲,只能試著要閉起嘴唇。這樣子卻和了阿健的意,閉緊的唇含住他的莖幹,這樣的刺激一波接一波,沒多久他也射精了!

阿揚抽出他濕淋淋的陽具,喘氣噓噓的向後退了幾步,把空間讓給阿揚。一得到伸展,他立刻將身子完全壓上楊駿男,企圖制止住他。然後……

他的陽具一寸一寸進入,而楊駿男也痛叫出聲,「天啊!好痛,出去,拿出去,幹……幹……好痛……」說著說著,楊駿男的眼淚痛的都流了出來。

阿健看的哈哈大笑,「阿揚,快幹,幹爆他的屁眼!快啊!」

阿揚受到鼓舞,完全不理會楊駿男還無法忍受疼痛,就開始大力抽動起來。楊駿男繼續哀嚎著,一雙手推拒著壓在他身上的阿揚,嘴裡痛罵著。阿揚被他推的很煩,暫時停止住抽動,一拳就揮在楊駿男臉上,「幹,給老子閉嘴!」

楊駿男繼續掙扎著,嘴角留著血,「放開我,這實在太痛了……」

阿揚不管他,只是稍微舉起身子,兩隻手抓住楊駿男的腳,用力的向上壓著,直到楊駿男的憲兵靴碰到了自己的頭,阿揚才繼續自己抽插的動作。但是這樣的動作讓楊駿男更是痛苦,只能不斷哀嚎。

李碩勇看著這樣的畫面,額頭上冒著冷汗,隔著自己的腳瞪著國憲,「你們這些變態!」

國憲低下頭,看著李碩勇,「我對你很好了,你看我還幫你潤滑,」往他的屁眼一摸,假裝驚訝的說,「我得趕快了,免得精液要乾了!」

國憲淫笑著,抓住那兩隻舉起的粗壯大腿,三十公分長的大肉棒挺著,龜頭最先突破禁地,接著向前一擠,順著精液一滑,至少進入了二分之一。國憲滿意的看著,很順利,不像以往強姦別的男人,進去一半就流血了,這次應該不會。他在用力一推,驚訝的看著這個男人竟然能將他三十公分長的陽具完全吞沒。

國憲抬起頭,看著李碩勇還在試著掙扎,可是被綁成這樣他已經沒有逃脫和反抗的機會,他的眼底有著極端痛苦,眼眶濕濕的,可是他咬著唇不讓自己喊出聲,他的眼神依舊瞪視著國憲。

國憲淫盪的笑著,身子向前壓去,隔著李碩勇的大腿與他緊緊貼密,他的手撥動著李碩勇因疼痛軟去的陽具,另一隻手向手撫摸著他的軍靴,這個壯碩的男人真有本事,只經國憲一套弄,陽具再度勃起成射精前的狀態,像野獸一般。

「我會讓你的陽具今天晚上忙不停的!」說完,國憲開始扭動腰,陽具像活塞一般進出李碩勇的屁眼,他也用手繼續套弄著李碩勇的雞八。

國憲的做愛是很激烈的,因為他記得他是在強暴人,他猛烈的抽了出來,等到幾乎要完全退出時,再將陽具擠進去。他努力的向下壓著李碩勇,幾乎要將李碩勇的腿給壓翻過來。他套弄著李碩勇陽具的手速度也加快,他甚至用指甲去摳著他的龜頭。

一旁的三人大戰,也是同樣精彩。阿揚和阿健輪流進出楊駿男的屁眼,射了許多次的精液。阿揚玩了三次,阿健射了兩次。連在休息的時候也不放過,阿揚從一旁找來一根銅棒,大約比他的雞八還粗上一點。他用手沾抹著從楊駿男屁眼裡流出的精液,抹在銅棒上。然後,他插了進去……

「啊……」楊駿男痛苦的哀嚎著,身體痛的顫抖,陽具剛被阿健弄得勃起又軟了下去。阿揚笑著抽動陽具,卻在發現一件新鮮事時,叫著阿健過來看。

阿健抹著自己的雞八上的汁液,「什麼事啊?」

阿揚笑著做給他看,「你看,我把這根銅棒捅到底時,你看,這小子的雞八竟然會跳動?」

阿健淫穢的笑著,「你捅到他的攝護線了啦!」

阿揚笑笑,繼續握著銅棒抽插著楊駿男的屁眼,阿健說,「你就這樣幹幹看,看會不會把他幹到射?」

「好!」阿揚接下任務,不停的抽插著,而楊駿男的陽具在這樣的刺激下又再度勃起,怒張的龜頭分泌著被銅棒擠壓著的前列腺液,不一會,在阿健阿揚的大笑下,楊駿男真的射精了!

他射的又急又猛,一大灘的精液全都沾附在他自己的腹部和胸膛上,這種夾雜著痛苦和快感的高潮比一般的高潮都還要猛烈,他全身顫抖著迎接高潮,卻又無法忘記插在屁眼裡的那根粗棍子。他的身體猛烈的顫抖,因為高潮很強烈,可是每一次動到身體那屁眼裡的異物又弄得他滿是痛楚。

一旁幹著李碩勇的國憲看著那畫面,不自覺的加快了抽插的動作,他抓住李碩勇穿靴子的那隻腳,他已經無法分神幫他打槍了,他努力的想將他的雞八放到屁眼更深處,隱約間,他幾乎已經碰觸到了李碩勇的攝護線,每撞擊一下,李碩勇的陽具就顫動一次,馬眼汩汩分泌著液體,沿著莖幹往下流,來到會陰處,最後甚至流到了兩人交合的地方。

國憲的背脊一陣麻癢,像一股電流一般的刺激著他的睪丸,大睪丸開始收縮,他知道他要射了。他順手握緊李碩勇的睪丸,用力擠壓著,想讓這個壯碩憲兵跟自己一起達到高潮。沒多久……

國憲狂吼著,「你這個婊子憲兵,我要射啦!你也一起射吧!」他加大手裡的勁道,捏著李碩勇的睪丸和龜頭,自己的精液更往李碩勇腸子裡奔騰而去,而李碩勇的第三次射精猛的讓國憲攔都攔不住,直往他臉上射去。

國憲爽著喘氣,拉過李碩勇穿著靴子的腳,隔著皮革聞吸著那純男人的味道。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漸漸抽出自己漸軟的陽具,向後一退,坐在地上休息。

一旁的阿健和阿揚越玩越離譜,到最後甚至將楊駿男的憲兵靴子的靴頭塞進他的屁眼裡去,而阿揚拿著地上撿來的小皮管,殘忍的笑著,他握起楊駿男的陽具滿意的看著那因不斷射精而張的大大的馬眼,「玩點新鮮的!」

無視於楊駿男的哀求,他將那條小皮管塞進楊駿男的馬眼裡,一點一點的將皮管給推進。楊駿男完全無法忍受有異物進入自己的陽具裡,只得放聲哀嚎,全身不斷的扭動著,阿揚給阿健一個眼神,阿健再度到楊駿男身後將他緊緊箝制住,不一會,那條小皮管已經完全沒入楊駿男的陽具中。

阿揚滿意的看著自己的作品,看著楊駿男全身冒著冷汗,阿健放開了他,而這時他們終於注意到已經在一旁休息的國憲。而那個李碩勇依舊保持著折疊的姿勢,只是他的屁眼還不斷流出國憲的精液。

「大鳥憲,那個李碩勇好幹嗎?」阿揚對他淫淫一笑,似乎也想試試。

國憲聳聳肩,照他過去的經驗,這個李碩勇不容易征服,瞧他從頭到尾沒有一絲求饒的喊叫,而那個楊駿男則是哀嚎不已。他還要強暴他幾次,至少要聽到他的求饒。至於怎麼強暴,多的是方法!

他看著楊駿男,發現他全身的顫抖,他笑著,「你們別把人給玩死了!」

阿揚聳聳肩,來到楊駿男面前出其不意的抽掉他陰莖裡的皮管,惹的他一陣痛呼,雖然痛苦,可是他的陽具卻不爭氣的硬了起來。楊駿男喘著氣,今天一天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射了多少精液了。

國憲看著兩個癱在一旁的好友,忽然腦袋一閃而過,「你們還行嗎?」他想到一個折磨李碩勇的方法。

阿健聳聳肩,阿揚則興奮的搓一搓陽具。「還有什麼把戲嗎?」

國憲笑著,「有,還可以賺錢呢!」

阿健和阿揚眼睛一亮,「怎麼做?」

國憲先賣了關子,只是說道,「幫他們把衣服穿好,靴子套上!帶他們回營區。」

阿健和阿揚不懂,但還是照著做,他們幫李碩勇和楊駿男穿好身上衣服,還把那一腳裝過精液的憲兵靴幫他們套回去,再把虛弱的兩人解開。

「走,把他們帶回營區!」

國憲帶頭,阿健和阿揚如來時一般,一人拖著一個憲兵走回營區。

回到了營區,這五人個沒有走正門,而從旁邊的偏門進入,馬上來到了浴間。這時候剛好是陸戰隊的洗澡時間,一群人看著應該在休假的三個人不但回來了,還拖回兩個憲兵,實在覺得很奇怪!

「大鳥憲,你這是幹什麼?這兩個憲兵是誰啊?」

阿健和阿揚把兩個人放下,國憲笑著對大家說,「弟兄們,我們三個給大家帶樂子來了!」

其中一個壯漢開口嘲諷道,「看到憲兵我就有氣,上次被憲兵抓包過,哪還有什麼樂子啊?」

「當然有,大夥跨下的雞八可以找樂子啊!」

阿健和阿揚將兩個憲兵轉過身,只見兩個人的綠色憲兵褲都破了洞,國憲怕大家不懂,主動掏出自己的陽具,拉過昏昏沈沈的楊駿男,將他按彎在地上,一把將自己的陽具刺了進去。

國憲邊抽動,邊說著,「就是這樣取樂子,只是各位得付一點錢……」國憲滿意的看著一群壯碩的陸戰隊員衝向攤在一旁李碩勇。他嘴角淺淺一笑。

輪暴應該可以讓他求饒了吧!

一個一個壯漢輪流給李碩勇的屁眼捐獻精液,這些雞八都很粗大,有些甚至遠超過國憲和自己的。李碩勇咬著牙,發現自己漸漸沈溺於其中。自己跨下的陽具又射精了,就射在自己的靴子上。

國憲笑著,邊扭動著腰,他發現看著別人強暴李碩勇比自己還刺激,沒多久,他硬挺的陽具在楊駿男屁眼裡射出第二發精液。

他推開楊駿男,發現自己還是比較想征服李碩勇。他回到李碩勇面前,將陽具塞進迷濛的他口中,繼續抽動著。

現場的一些陸戰隊員,轉戰一旁的楊駿男,一個接著一個的輪姦他。

看著這個畫面,國憲淫笑得低下頭,在李碩勇耳邊輕輕說道,「這樣爽吧!」

李碩勇無法回應,因為,他已經完全屈服了!

屈服於被一個男人強暴!

台長:小民
人氣(3,58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以下數字 (ex:123)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