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子嶺大雨引發土石流 ... 台灣男人養小老婆有兩條件呼朋引伴增加人氣好機會! 促機場周邊發展 桃園航...
關閉廣告
2017-09-13 22:50:50 | 人氣(577) | 回應(0) | 上一篇

【刀劍亂舞】颱風緊接在後(國廣兄弟+三日月)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就是見家長的節奏

#然後颱風假離我遠去

#大概是無CP但爺婆很閃(?


===============================================

一室的殺氣讓三日月宗近第一次覺得流入喉頭的茶水是如此苦澀,面前兩把有些陌生的刀正盈著笑意不發一語的看著他,本預計答應了邀約便是能擁有一個閒散、談笑風生午後的三日月宗近皺皺眉,這氣氛……似乎與想像中的茶會有段差距。

 

那兩把各懷心思的刀,聽說是山姥切國廣的兄弟?

 

新月飄向角落拿著羊羹正努力縮小存在感的山姥切國廣,那對綠眸僅是充滿疑問又帶點心虛的給了他一目光後又縮回白色披風中。

 

……這是,什麼樣的考驗嗎?

 

優雅地放下茶杯,三日月宗近有些受不了這樣一觸即發的氣氛,清了清嗓子主動開口道。

「這茶甚好,只是不知兩位素未謀面的刀找爺爺來所謂何事?

此話剛出,崛川國廣嘴邊的笑容差點就要裂開來,強忍下斬殺色狼的心情,拿起茶壺給三日月宗近斟滿了茶水。

「我是崛川國廣,與三日月先生前陣子在走廊有著一面之緣,山姥切國廣是我的兄弟。」

「卡卡卡,拙僧是山伏國廣,同為兄弟。久仰天下五劍大名,今日初見果真氣宇非凡!

「呵呵,可不要對我有甚麼過度的期待呢。」

簡單尷尬的問候過後氣氛又沉寂了下去。

山伏國廣在桌下緊按著崛川國廣架在刀柄上的手,額間冒出點點汗珠,火紅的眸子因慌張而不斷閃動。

遇到修羅場就感到驚慌,看來拙僧的修行還是不夠阿!!

尷尬地笑了幾聲後,山伏國廣才開口道。

「是這樣的,近幾日看山姥切國廣似乎心情鬱悶,做兄弟的怎可不聞不問。」

山伏國廣嚥下口水,悄悄暼了眼縮在角落的主角,斟酌著字句繼續說道。

「兄弟說是……您對他做了些男女之間特有的、的行為?

早知道平時就多看點書,別那麼著急地鍛鍊肌肉與修行了,山伏國廣為自己的嘴笨感到槌心肝、全身上下冷汗涔涔。

「兄弟,我來吧。」

崛川國廣收起笑容,拍了拍山伏國廣的手背以示讚賞對方的努力,水藍色的眸中閃過一絲凌厲。

「我的前主是新選組副局長土方歲三先生,壬生狼雷厲風行的處事態度至今仍刻在我的刀刃上,對於有害的人事物,只有惡、即、斬三字。」

崛川國廣輕啜了口茶水,眼神倏地鎖定仍維持著溫和笑容的三日月宗近。

「所以,我想請問身為天下五劍的三日月先生,是否願意對兄弟負責呢?

話落,剛嚼碎吞下一口羊羹的山姥切國廣大咳不止,滿臉通紅的在三日月宗近和崛川國廣間游移了一下,便用白色披風將自己團團包了起來,假裝甚麼都聽不見。

 

原來是這麼回事嗎?

三日月宗近彎起的眼中又多了些笑意。

 

「我想請問,是哪方面的負責呢?

拿起茶杯蘸在嘴邊,三日月宗近刻意糊塗的反問道。

「兄弟……涉世未深,不懂您在雨天他出陣回來後對他做的行為是甚麼目的,所以才來找我倆商量。」

見崛川國廣咬著牙、劍拔弩張的模樣,山伏國廣趕緊出了聲。

「這樣呀,是那天……

「三日月宗近!!

像是再也忍不住般拍桌站起身,崛川國廣抽出腰間的刀指向三日月宗近的鼻尖,山伏國廣嘆了口氣搖搖頭,事態發展至此便是他的肌肉再發達也阻止不了了。

「少仗著天下五劍的身分不把別人當回事,今天不給兄弟個交代,就算主上很珍惜你、我也要在這裡斬了你!!!!!!!!

「兄弟……

山伏國廣求救似的朝山姥切國廣看了一眼,卻被後者選擇性的無視掉。

因為山姥切國廣也很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並不是對那樣的行為反感,他甚至覺得還挺舒服的,但對此飽含疑問與兄弟商討過後,換來的激烈反應讓他瞬間心虛起來。

難道這是不應該的嗎?

思及至此就很想從三日月宗近口中徵詢答案,但一想到那天的情景又令他羞赧不已,琢磨了很久都無法開口,終於崛川國廣再也忍受不下去,才有了今天的修羅場。

 

「哈哈哈,山姥切國廣擁有兩個好兄弟呢,要好好珍惜才行。」

對眼前之刀的炸毛反應感到熟悉的三日月宗近大笑起來,綴著新月的雙眸波瀾不驚,深吐了一口氣,才抬頭對上快要真劍必殺的崛川國廣說道。

「對這份兄弟之誼,我也要認真應對呢。」

見三日月宗近收起輕率的態度,崛川國廣也不再張牙舞爪,將刀納入鞘中盤腿坐了下來,惟眉頭仍不冷靜的糾結成一團。

「對於我來說,山姥切國廣是非常重要的人……阿、該說是刀吧。」

「原因我也無法說得很明白,但絕不是同情之類的錯覺。」

「山姥切國廣是把美麗的刀,不需要任何功勳或史記來佐證他的鋒利。」

「爺爺自私的想將這把刀納為己有,讓他永遠不用再為了身為仿品而自卑。」

輕輕轉過頭去看著瞪大雙眼嘴唇微張一副不可思議模樣的山姥切國廣,三日月宗近的眸中瞬間蓋上一層人皆可見的溫柔。

「以人世的話來說,大概就是我深深的愛上了山姥切國廣吧。」微皺眉、話語一頓,三日月宗近以袖掩嘴,低聲嗤笑起來「但似乎,有些壓抑不住自己,結果太躁進了呢……

話落,一室的寂靜,唯有三日月宗近的哀嘆聲低沉地流了出來。

 

雖然這麼快就坦白心意不在他的計畫內,但不過是遲早的,正好天時地利人和的狀態下,加快腳步也不是壞事。

 

「三日月先生

「兄弟、等等。」

一陣不長的靜默後,山姥切國廣忽地站起身,打斷了本想接話的崛川國廣。

聽完三日月宗近的坦白,他說不清自己心底現在是甚麼感覺,但卻意外的比任何時候都要來得平靜。

做了百年的刀、初到現世成人,那些情啊愛啊他不是很明白,甚至三日月宗近這番話,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聽懂了多少。

 

現下能肯定的,只有他不討厭三日月宗近、而三日月宗近也想一直陪著他這件事。

正確答案……以後還有時間可以找。

 

然後,山姥切國廣揚起一道淺淺的笑容,流轉著光芒的綠眸深深地看了三日月宗近一眼,便不發一語的轉身推門而出。

 

「哎等等…!

山伏國廣連忙追了上去,兩人急促的腳步聲很快遠去。

 

見自家兄弟的反應,再回頭看看仍沉穩喝著茶的三日月宗近,崛川國廣忽然覺得自己像愛多管閒事的鄰家大嬸一樣,只是在為早已動心的兩人作無用工。

唉,早知道就跟兼先生去遠征了。

嚥下早已涼透的茶水,箇中苦澀讓崛川國廣不自覺得皺起了眉。

 

「若以後讓兄弟傷心,我一定不會饒過你。」

「哈哈哈,甚好,想不到崛川國廣個頭雖小,卻有十足的骨氣。」

「哼、不好意思,我可是有點邪門的呢!

 

屋外已是蔚藍無雲,翠綠映著蟲鳴鳥叫的好天氣。

而房內……霹靂作響的閃電或許暫時不會停止。

 






FIN.

yoyo大家晚安這裡是終於準時更新的阿古
其實在打上一天雨天的點心時腦中就已經有這篇構想了XDD
歡樂欺負老人向一路寫來順暢無比
不過我覺得他們反被老人欺負哈哈哈
爺爺您現在還只有Lv1保重點阿(?

被被的心境就像是寂寞需要有人陪,然後爺爺正合適
但最後他就會發現爺爺根本不是靈犬萊西而是大狼狗(欸
總之兩人會越來越閃的(欸
崛川操碎了心XD

下篇應該會先更新茄冰
再回來更刀亂XD

必須說每天都逼自己抽出30分鐘來碼字真的是很有用的
至少感覺越來越回來(?
想來參加一些徵文活動
但又怕自己無法準時更新(躺

慣例的
鍵閱感謝~
留言愛你
同好歡迎兒!

台長: 古殤
人氣(57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刀劍亂舞-三山 |
此分類上一篇:【刀劍亂舞】雨天的點心(三山/爺婆)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