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坐臥 小心下肢靜脈... 扯!有錢買不到百萬元名車不行了,這道菜絕對秒殺你 譴責性騷擾 挪威千名女...
2017-09-04 23:34:00 | 人氣(65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刀劍亂舞】雨天的點心(三山/爺婆)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有車,但還沒開到終點站,慎入

#跟夏天的點心沒有關連性,可獨立閱讀

#流氓爺+傲嬌被出沒注意


================================================


蔚藍的天空忽地被抹上一片灰,將璀璨的陽光蓋上層層抑鬱的色彩,繡球花的綠葉方顫抖起來,雨便以磅礡的氣勢席捲而上。

 

三日月宗近收拾好茶具並站起身,簷廊下搖曳的晴天娃娃被雨水打了半濕,剛欲轉身進屋,便撞見匆忙奔走而過的燭台切光忠與嘴裡不停嚷著收衣服的歌仙兼定,沿途還順手抓了幾個經過走廊的刀們一起前去幫忙。

喧鬧的人聲消失在雨音之中,三日月宗近不自覺勾起一陣笑意。

 

夏日總是伴著強勁的午後雷陣雨,讓人措手不及。

但能夠稍稍刷去大地的暑氣,倒也不壞。

 

……算算時間第一部隊差不多該返回本丸了,希望不要淋到雨才好。

輕嘆了口氣,三日月宗近抬步往自己的寢室走去。

 

「山姥切國廣?

潮濕的氣味剛侵入鼻腔,弦月底便映上那個渾身濕透的狼狽身影。

三日月宗近心下一驚,連忙將茶具擱到地上,往那個遍佈泥濘、髮梢滴水看來相當可憐的瘦削青年湊了過去。

「怎麼會濕成這樣、不要緊吧?

……

「著涼就不好了,趕緊沐浴將濕氣去除……

輕揮開三日月宗近欲搭上肩頭的手並退開一步,山姥切國廣低頭將斗篷拉下遮住整張臉,悶聲說道。

「沒甚麼大不了的,換件衣服就好。」

從破損的布縫中不經意地瞥見了三日月宗近擔憂的神情與楞在半空的大手,山姥切國廣抿起唇,頓了會才接著道。

……何況這樣的泥濘配我這種仿品正好。」

話落,扭頭避開三日月宗近的目光,山姥切國廣逕自開了房門進屋。

……

哦,這是、反抗期?

三日月宗近收回的手在背後輕輕握成了拳。

 

「不好意思,三日月先生,兄弟似乎是有些累了,請您不要介意。」

見兩人氣氛間有些尷尬,堀川國廣連忙出聲緩頰,眼前的刀再怎麼糊塗也是尊為天下五劍,且是同一個本丸的夥伴,鬧得不愉快雙方都不樂見。

「呵呵沒事,今日的出陣很辛苦嗎?

「是的,兄弟似乎受了些刺激……

彎起的弦月讓堀川國廣稍微放下了心,撥過自己濕潤的前髮順便拭去額上冷汗,嘆出一口氣。

「有些無辜市民被時間溯行軍的攻擊波及,兄弟為此相當痛心,我想他一定是怪罪無法拯救的自己而鑽起牛角尖吧。」

「這樣啊……

三日月宗近側過頭去看著緊閉的房門,一絲晦暗在眸中很快的隱去。

「第一部隊的各位不用擔心,趕緊去沐浴休息吧,爺爺我會好好陪著山姥切國廣的。」

「那兄弟就麻煩三日月先生了。」

送走第一部隊的刀後,三日月宗近才開門入內。

 

褪下遮蔽的璀璨金髮與綠眸直直地闖入了三日月宗近的心底,雖因共用房間的關係平時也看過很多次,但覆上雨水透出晶瑩的姿態,卻比任何時候都更顯得妖媚。

「至少換衣服前要先好好的擦乾阿。」

拿起自己櫃中的毛巾便往山姥切國廣的頭上一陣亂揉,三日月宗近對這次對方沒有再逃避他觸摸的反應感到滿意。

「我們的身體都是主上賜予的,要好好珍惜才行。」

「唔……!我、我自己來!

一把奪過毛巾,山姥切國廣轉過身撫平自己的頂髮後才繼續擦拭,雖說是仿品,但頭髮被亂來打結的痛感還是很不舒服。

 

三日月宗近眼底的新月逐漸染上墨色,眼前的山姥切國廣僅剩一件濕透貼身的襯衫,藏不住的蜜頸貼著髮梢滑落水珠、隨著動作若隱若現的櫻蕾與纖腰、緊緻姣好的嫩臀……

他勾起一道邪魅的笑容,欺身將眼前的可人兒擁入懷中。

「等等、三日月……!

「山姥切國廣今日出陣是否遇上了甚麼煩心事呢,爺爺我對傾聽開導還是很在行的。」

……

山姥切國廣心底轟然作響,無奈地停下掙扎的動作。

剛剛在門外崛川國廣跟似乎與這傢伙提起出陣時的事情,也清楚聽到了三日月宗近信誓旦旦說要安慰他的保證。

 

……其實根本不用這麼在意他這個仿品的。

山姥切國廣輕咬著下唇,眼角有些乾澀。

 

「山姥切國廣?

……沒甚麼,你先放開、我要換衣服。」

「你不說我就不放。」

……

蹙起眉瞪了眼越來越無賴的老人家,又嘗試掙扎了一陣,山姥切國廣才不甘地服倒在天下五劍的力量之下,緩緩吐出一口氣。

「不過是再次感受到自己的軟弱而已。」

「嗯?

「就算拯救了歷史、但還是有人因此而死去,就像是在嘲笑身為仿品的我有多麼沒用,宛如在泥濘裡打滾的戲子般不堪……

三日月宗近將下巴輕靠在山姥切國廣顫抖著的肩膀上,靜靜的感受懷中人不斷傳來的痛苦,希望能藉此為他分擔一二。

 

所以剛剛的拒絕,是覺得自己太過骯髒沒資格被我碰觸嗎?而現在則是在尋求一份心安吧……

三日月宗近忽地有些想笑,怎麼只是冠上了天下五劍的稱號,這群刀們就把他敬為神一樣的存在呢?

但是,他的品性才沒有那麼高尚呢……

 

「我們是刀,無論是以甚麼樣的形式、最終都會染上鮮血,若總被困在這樣的悲劇裡,是無法為主上分憂解勞的。」

「反正我只是個仿品……!

將山姥切國廣忽然激烈起來的情緒狠狠擁進懷裡,輕輕磨蹭著對方脖頸間的雨水味,三日月宗近有些意亂情迷,話語也變得含糊起來。

「山姥切國廣是國廣的傑作對吧,所以拿出自信來,你的美、你的鋒利度並不比其他刀來得遜色,譬如說這裡……

「別說我漂亮、唔!你在……!

胸前紅蕾忽地被大手拈上,山姥切國廣感到渾身顫慄,連反駁的話都還沒說完,便慌亂的騷動起來。

「像是初春綻放的櫻花一般的顏色呢。」

三日月宗近一手鉗制著躁動的心上人,一手不停地調戲未開苞的花蕾,時而輕轉搓揉、時而摳弄撫動,當山姥切國廣的喘息漸轉急湊,再忽地舔上顫動不已的嬌小耳垂,他如願以償的得到了對方軟膩的嬌嗔。

「恩……

僅是一個單音,卻比塵世間任何樂曲都來得動聽。

心裡的空虛被一點一滴填滿,三日月宗近情動不已,下腹更是充血脹痛得似是野獸般叫囂著想侵犯懷中的青年。

「三日月、你在幹甚麼……!?我很!

山姥切國廣紅透了臉,扭動身軀想從那雙在自已身上游移的大手中逃開,卻發現力氣正在一點一點地抽離,而當兩邊的乳首同時被攫住時,他只覺腰腿一軟,若不是三日月宗近支撐著就會摔在地上。

 

這樣異樣的酥麻感山姥切國廣從未體驗過,難道三日月宗近用了甚麼巫術,才讓他如此無力的任人羞辱,卻又無法自拔地……覺得舒服?

「哦哦,山姥切國廣哪裡髒呢?

見懷中人已被逗弄得幾乎站不穩的嬌弱模樣,三日月宗近促狹地笑了起來,大手溜到臀瓣上惡意地揉了幾下。

「是這裡嗎?還是說……

……阿、你別……!

將自己的炙熱抵在臀縫中磨蹭著,並撫上山姥切國廣微微勃起的男根。

「是這裡呢?

「三、三日月……

「恩?

解開皮帶並將拉鍊拉下,熟練地掏出了輕顫著抖出汁液的粉嫩男根,如同撫琴般輕柔地搓弄起來。

山姥切國廣猛然弓起身子,金色的髮絲隨著腦袋不停搖晃,嘴角溢出來不及吞嚥的銀絲,眼神氤氳地抬頭看向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我好奇怪……

「不奇怪喔,現在的山姥切國廣非常美麗。」

「別說、我、漂……恩哼!

套弄的動作霎地加劇,陌生的快感衝擊撞得山姥切國廣大腦一片空白,只能張著嘴發出細碎的呻吟,然而有甚麼東西像要隨著這股快感傾巢而出般,讓他又慌了神地連連搖頭。

 

這感覺在他有了人型後一天便會來個幾次,山姥切國廣驚恐地推拒起三日月宗近握於他男根上的手,腦袋搖得像要掉下來似的。

 

與其要排放在天下五劍的手中,那還不如讓他斷刀!

 

「放……!

明白山姥切國廣在顧忌甚麼的三日月宗近挑起笑意,置若罔聞的朝白皙後頸又啃上幾個鮮紅印子後,才緩聲說道。

「不要緊的,釋放出來吧。」在瀕臨極限的陽物上重重一捏,耳邊隨之響起哭泣般的吟聲「偶爾將壓力發洩一下,你會輕鬆很多。」

話落,一道白濁便在他手中四溢開來,山姥切國廣也因刺激過重而昏了過去。

 

「哎呀哎呀,對孩子來說太激烈了嗎?

吻去山姥切國廣眼角滑落的淚水,三日月宗近輕輕將人放到了被褥上。

「恩……還不能認真起來呢。」

低頭看著仍高高聳立的胯間,與緊皺眉頭不省人事的心上人,三日月宗近默默調停著體內的躁火,打了盆水來準備將人好好清洗乾淨。

 

得與主上好好談談雨天別再讓山姥切國廣出陣,對身體不太好呢。

 










FIN.

大家晚安這裡是又在深夜發文的阿古

其實這台車原本沒有預計要開這麼遠的
大概就是幾分鐘車程阿
然後老司機就不小心上車惹(?

然後只要上車就會爆字數(#

本來預計要再8月底前發的




我偷懶惹(靠

覺得懵懂無知的被被實在太可愛
然而ㄋPLAY甚麼的現在還不能這麼重口(?
準備要見家長了(?????


老樣子的~
鑑閱感謝
留言愛你
同好歡迎!!

一定要硬逼自己每天寫一點!!

台長: 古殤
人氣(65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刀劍亂舞-三山 |
此分類下一篇:【刀劍亂舞】颱風緊接在後(國廣兄弟+三日月)
此分類上一篇:【刀劍亂舞】夏天的點心(三山/爺婆)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