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便習慣改變 小心大腸... 外資券商點名18檔台股最新!外資連續5日買超股 身體裡的醫生讓你輕鬆實...
2017-03-16 23:31:38 | 人氣(1,26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刀劍亂舞】籠中鳥(藥宗)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CP=藥宗(藥研藤四郎X宗三左文字),緊急逃生出口在右上角

#很短(?


=============================================


與逼近夜晚的靜謐感一點也不搭調的嘻鬧聲在碩大地庭院中此起彼落,短刀們充滿活力的笑聲似乎不想讓今天輕易地結束,剛從手入室走出的藥研藤四郎聞聲輕嘆了口氣,稍稍理過襯衫並披上白大褂,算著眼下差不多是晚餐時段,該去讓弟弟們安分點洗洗手準備用餐了。

 

「籠之眼~籠之眼~籠子裡的鳥兒呀,何時何時飛出來……

一個拐彎後便瞧見了手拉著手繞圈圈、正開心地唱著不知名童謠的短刀們,看來是大將又教了甚麼新奇的遊戲吧?藥研藤四郎露出無奈的表情。

 

正欲張口喚回沉浸在遊戲中的弟弟們時,藥研藤四郎便瞧見了那個坐在沿廊下的身影。

舀如芍藥般高潔挺拔的姿態,流洩下的粉色長髮若櫻吹雪,連單純捧著茶水的動作都美得令人目光停滯,而那直盯前方的異色雙眸彷彿一潭映著月光的無底湖水,平靜得打不起一絲漣漪,卻滿溢著不可見的溫柔。

 

藥研藤四郎能夠了解以前的主公為何要將對方保存起來而不使用的理由,因為這樣的美,是不允許沾染上絲毫汙穢的。

而主公沒有想到,正是因為過度珍惜才導致了扭曲的後果……但過去的已經過去,不論結果如何,他是不會再放開這把刀了。

大步邁向喧鬧的中心點,藥研藤四郎嘴角禁不住勾起了笑。

 

「嗨、宗三,在這裡做甚麼?

大方的盤腿坐下來,藥研藤四郎一把奪走身旁人手上吃了一半的和果子放入口中,戲謔地看著尚未反應過來的宗三左文字。

……哎真是,手入結束了呀、藥研?

「是阿,所以過來準備叫小朋友們吃飯……謝了。」

接過宗三左文字遞上的茶水,藥研藤四郎這才將注意力重新放回庭院中的孩子身上。

「是大將教的新遊戲嗎?你弟弟怎麼一個人待在中間。」

「呵呵,是一個叫做籠中鳥的遊戲。」

聞言,藥研藤四郎猛地收起笑容,有些擔憂地看向一臉淡定說明著的宗三左文字。

「幾個孩子手牽手一邊繞圈一邊唱歌,待歌結束後,中間當鬼的孩子必須猜出在他身後的人是誰,被猜中的孩子就是下一輪的鬼,這回剛好到小夜了。」

「是嗎……

見對方那副沒事的樣子,藥研藤四郎才安下心來,仰頭嚥下一口茶水。

 

「希望……

「嗯?

「希望小夜能每天這樣開開心心的就好。」

順著宗三左文字那溫柔得幾乎可掐出水來的視線看過去,便是渾身髒亂卻一臉興奮樂在其中的小夜左文字。

「不用再去想要殺甚麼人、也不必擔心會不會被賣掉,像個孩子般平凡且自由的渡過此生就好。」

望著懸在那張細緻臉龐上的苦澀笑容,藥研藤四郎不禁心頭一顫,抿起下唇抓住對方那雙骨節分明的手偎著肩頭靠了上去。

 

他知道宗三左文字有多麼的渴望自由與戰鬥,但每每想起那道孤寂地落在熊熊烈火中的身影,他就會感到害怕。

一旦蟄伏於籠中的鳥獲得自由,是否就代表他會失去宗三左文字?

 

「怎麼了,這次出陣很疲倦嗎?

輕輕將臉靠上藥研藤四郎黝黑的髮絲間,宗三左文字垂下眼簾回握住那稍嫌冰冷的手掌,並細細摩娑起來。

「宗三,我覺得……

「恩?

「只要身為一把刀,就會渴望戰鬥、以此作為生存的價值。你與我、甚至是本丸的每一把刀都不意外……

……

「所以宗三的期望,我無法確定能不能實現,就連你所渴望的自由也……

「呵呵。」

陣陣笑聲似銀鈴連綿中斷了藥研藤四郎的憂患思緒,他抬起臉看向半掩著面笑得一派輕鬆的宗三左文字,不滿地將握住的手收得更緊。

「你笑甚麼?

「沒甚麼,只是覺得你想太多了。」

微瞇的異色眼瞳內漾起顯而易見的喜悅,隨著笑意伴上雙頰的朵朵紅雲不偏不倚擊中了藥研藤四郎動搖的心,他慌張地假意低頭推眼鏡試圖掩飾逐漸往下竄動的火苗。

「假如戰鬥便是小夜的選擇,那麼即使是身為兄長的我也沒資格去阻止,只要小夜快樂就足夠了,至於……

趁著藥研藤四郎仍在咀嚼話語發楞之時迅速從唇上偷走一吻,宗三左文字勾起一絲足以令百花失色的蕩漾笑容。

「至於我這隻已經認主的籠中鳥,你還希望能飛到哪去呢?

「你這……!

 

「宗三哥,我肚子餓了。」

像是看準時機般一把撲到宗三左文字腿上的小夜左文字將湧上的澎湃情慾全數打散,而那一雙閃爍無辜的銅鈴大眼更是讓藥研藤四郎甚麼抱怨話都給吞了回去,化作無盡辛酸男兒淚。

「也差不多是晚餐時間啦,小夜先把手跟臉洗一洗,再一起找江雪哥去飯廳吧。」

「恩!

到手的鴨子就這麼飛了,藥研藤四郎無奈地放開對方站起身,準備抓自己的弟弟們一起去洗手時,耳邊忽地拂過一陣甜膩的風語。

「晚餐後再用甜點好好招待你。」

回過神來只看見手牽手走遠的左文字兄弟背影,心花怒放的藥研藤四郎低喝了聲我等著便朝相反的方向離去,留下一群髒兮兮的短刀們。

 

「藥研也是不容易啊……

無視其他弟弟們的疑問眼神,亂藤四郎如是感嘆著。

不過……現在就是他一個要負責把弟弟們跟自己弄乾淨的意思嗎?

 











FIN.

大家晚安這裡是每次都只能說晚安的阿古


我居然
寫出來了!!!
然後本來是想虐一下虐兩下
結果越來越甜阿
文風不嗜甜的我真是越寫牙齒越痛(???
必須說寫得當下明明就是聽悲歌
但腦中卻不停迴盪著籠中鳥的童謠旋律,恩,原來是一首古代的洗腦歌(欸

然後其實本來要直接接H
發現
好像
會爆字數
所以我就卑鄙的把他拆開吊個胃口順便騙更新(被蛋洗
不過其實是還沒寫完XD

宗三給我的感覺是有點嫵媚賢慧的大叔感(甚麼
讓藥研在上面真是好背德阿我可以(喘

老樣子是睡前的

鍵閱感謝<3
留言愛你歐~
同好歡迎!!

賀阿再打個幾千字就來去睡

台長: 古殤
人氣(1,26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主更]同人文 |
此分類下一篇:【刀劍亂舞】甜食要在晚餐後(藥宗) 慎
此分類上一篇:【靈100】亡羊補牢猶未晚也(靈茂)-下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