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6-11 03:20:56 | 人氣(1,47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週記一篇2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第10篇 6月10日

  學姊的畢業典禮散場後,我在人群中找到了5班的同學堆(就是在轉組前最原先的班級),於是就跟著她們移動,輾轉來到司令台後方,5班的學姊們就聚集在此地,我的直係學姊也當然不例外。還記得在當初的歡迎會上,我認錯了學姊,因為領我進去的不是她,而我就一直在這種狀況下,在心裡偷偷埋怨那個在校園中常常看到,卻一直不跟我打招呼的無辜路人學姊。

  合唱團的某同學某天告訴我:「你的學姊是我二姊喔!」是嗎?真巧。我和學姊就透過這條線交換資料和信,學姊還問我:「妳還記得我長怎樣嗎?」那時我還不知道認錯人了,回信中寫道:「當然還記得啊~」不過不好意思埋怨學姊不打招呼,就寫了些距離太遠時間不對心情不好就不打招呼之類的話。直到某天我端著一碗火鍋料想孝敬學姊時才真相大白。「那個...我想找XX學姊。」「(環視四周)她不在喔~」「(指指講台)那個不是嗎?」「不是。」「(尷尬X橫8)那幫我拿給XX學姊...」因為沒見過幾次面,所以我和學姊在司令台後頭相認時,完全只能看學姊的反應來確認。對於我的出現,學姊還蠻驚訝的(也很高興),也許她認為轉出去的學妹像潑出去的水,就此一去不回(拭淚)。送給學姊一張精刻小卡,她回送一個我剛在會場搶不到、裝了水的小球。

------------------------

  畢業典禮完後,多出來的下午竟讓我有剛考完試的錯覺,小睡後,我來到熟悉的圖書館(不是學校的),人很少,可以自在的站在不算寬的狹窄走道上選書。

  奚淞?我拿起一本《姆媽,看這片繁花》,記得第一次看到這個作者的作品是在國中課本上某篇《美濃的農夫琴師》,但是我最喜歡的是他的另一篇作品《封神榜裡的哪吒》,是改寫封神榜裡那段哪吒的故事,寫哪吒的心境,字句中有詩的優美,也摻了一點文言,這麼說吧!像是詩化的散文。但是啊但是,跟余秋雨或是余光中的散文啊,詩的,卻又不一樣。“師傅,我想世界上唯一瞭解我的只有你罷,要不你怎麼不教我任何事情,只教我在愁煩時多看天上的雲呢?”,序中寫種子發芽“他必得在地底的黑暗與虛無中,以自身的爆發與死亡做獻祭...必須以直覺和感性向人性懸疑作極度的探測。”這些只是國中時因為太過喜歡而抄下的一些句子,或許哪天我再光臨圖書館時,會想到那本書,並借回來複習複習罷!


PS:這是改寫版,正常版的前半段被精簡了。未交,故沒有評語。圖為校園一景。
如果那位無辜學姊看到這篇文章,請不要怨怒、自責、或是疑惑,請按上一頁緊急跳出,謝謝合作。

台長: 漣漪
人氣(1,47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生活日記 |
此分類下一篇:家書
此分類上一篇:某篇週記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