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2 09:09:31| 人氣502| 回應0 | 上一篇

余下的你收著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靜琬躲閃不及,被他一腳正踹在小腹上,“啊”了一聲,只覺得劇痛難耐,如萬箭相攢,整個人一下子往后跌去,緊緊抓著門扇方未倒下,劇痛一波波襲來,兩眼望去只是白花花一片。那幾個人笑著逼近前來,她額上只有涔涔的冷汗,咬一咬牙:“我是劉師長的親戚。”

  那老兵侉子怔了一怔,嗤笑一聲:“扯你娘的蛋!你是劉師長的親戚,我還是劉師長他親大爺呢!”另幾個只是哈哈大笑,靜琬痛得幾乎連話都說不出來,一手按在小腹上,另一只手緊緊抓著門扇。她明知如果拿出特別通行證來,只怕自己的行蹤就會被人知道。可是眼下情勢緊迫,只得掙扎著喘了一口氣,取出那張短箋,拿發抖的手指遞過去。

  那人并不識字,隨手遞給同伴:“老李,你念念。”那老李接在手里念道:“茲有劉府女眷一名,特批準通行,各關卡一律予以放行……”目光所及,已經掃見后面鈐著朱紅一枚小章,正是“沛林”二個篆字。那老李因為粗通文墨,原本曾在營部當差,軍中凡是秘密的文書往來,慕容灃總在其后鈐私印。所以他識得這印章,嚇得一大跳,本能“啪”一聲立正,舉手行了個禮。

  靜琬痛得滿頭大汗,只覺得一波波的天旋地轉,靠在那里,微微喘著氣,可是每一次呼吸,幾乎都要牽出腹中的陣痛。那幾個人面面相覷,互相看了兩眼,不曉得該如何收場。她幾欲要哭出來:“給我滾。”那幾個人如蒙大赦,逃也般退出去了。旅館里的其它客人,都像瞧著怪物一樣瞧著她,還是茶房膽子大,上來攙了她一把。她走回屋子里去,牙齒已經將嘴唇深深咬了一個印子,她的全身的重量幾乎都要壓在那茶房的手臂上,那茶房見她身體不住發抖,只怕出事,心里也十分害怕。她抽了一張鈔票給那茶房,說:“這錢是房錢,勞駕你給我找一部洋車來,余下的你收著。”

向您推薦:狗關節  台中新秘   藻康留   

台長: 餐查
人氣(50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彩虹同志(同志心情、資訊)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