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節減重需求增 李威傑... 住Villa流水蝦吃到飽少女心噴發的拍照打卡景點 全球首例 罕見胃神經內...
2018-04-18 22:03:06 | 人氣(86)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青春那回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前言:

還記得在結束的隔年初,那時的情緒促使我寫下那一段感情的故事,但認真的寫下去後,才發現,以為得豐富情感,難過致死的情緒,也只不過是一千字就能描述的一段故事而已,自己的遭遇也不過只是世上千千萬萬愛情中的,一段普通感情而已。

 

正文:

還記得那天明媚風光,我與一位綽號叫太陽的女生朋友,出去聚會,一群人有男有女。而那天的主角是太陽,她的生日聚會,吃完飯後太陽說,她還有一位叫雨的朋友要趕過來,陪她買衣服,因為時間趕不來所以她要陪太陽下午的行程,我也因為當天下午沒有要緊的事情,便留下來陪她們,在某家百貨公司的10樓吃著當天加一元多一件的Coldstone等著,仍記得那開始的樣貌,是如此美好。

那是我最相信一見鍾情的時候,她一走來,我便知道這人是我喜歡的類型,沒有不食人間煙火的紈褲,也沒有太過冰冷的疏離感,清秀的外表,彷彿在夢裡曾經見過,我們互相點頭打招呼,沒有太多初次見面的疏離感,但我也忘了那天見到她之後,發生了什麼細節事情,回神過後的印象,只剩走出百貨公司後,左轉然後過馬路到她停車位置的那120步距離。

到了她的機車,我們互相留了聯絡方式,在那個還是亞太機盛行的年代,沒有方便的聯絡,簡訊文字成了與對方聯絡的媒介,人不用太過矯情還有著豐富情感的年代。我們很快了就第二次約出來見面,這次參加太陽的BBQ Party,我們玩到很晚,她說她累了想借用太陽的房間去休息,我便繼續跟著大夥瞎鬧打混,在沒有壓力的高三畢業前的長假時段,好不快樂。

幾杯杜康下肚後,太陽湊了過來私底下問我,是不是對雨有興趣,我點了點頭像是剛談戀愛的青春男子,不會掩飾的面紅耳赤,太陽隨後碎我:「那還不快上去陪她,你木頭阿你,三樓樓梯上去後左手邊的房間,快去。」我應和了一聲便放下酒瓶走了上去。

開了房間,我躡手躡腳的走到她旁邊,她沒睡著問我怎麼了,我說:「以為妳感冒不舒服上來看看妳,沒事的話,我就下去了。」轉身離開時,她拉著我的手只說著:「能留下來陪我嗎?。」那晚我便留在房裡陪她一晚,那是自己第一次這樣靠近一個女生這麼久,依稀記得,那晚我緊張整晚是什麼模樣。。

過幾天,又是一次的聚會,那時是太陽突然打給我說:「她們在她們學校隔壁的一家百貨公司地下街吃飯,問我要不要過去聊天,雨也在。」我應聲說好,半小時後便到了那與她們會合。

我先看到老蘇排著麥當勞,他為人最讓我印象深刻的變是他吃麥當勞的漢堡會跟店員要刀叉,然後用著西式禮儀的用餐方是吃著那塊漢堡,有次我忍不住疑惑的問:「只是一份速食餐為何要這麼講究?」他姍姍然地回我:「用不一樣的吃法心情也就會跟著不一樣,你看,你如此對待這一個漢堡,不就覺得用著小錢也能有高品質的享受了嗎?」我記得那是我第一次如此認真的問他事情,也是最後一次。他跟我說他們在B區的右邊餐桌那,我說聲謝謝便往她所指的方向走去。

我遠遠的就看到他們,我正要走向他們打招呼的時候,太陽突然從旁邊的逃生門入口叫我,我疑惑著什麼事情要搞的神神秘密的時候,她的嘴型透露著雨的嘴型,我便把卡在嘴邊的話收起來,走到她身旁。

太陽劈頭就說:「雨剛剛一直在問我你有沒有要來,一直問一直問,好像看到我就要看到你似的,受不了耶,喜歡就快點把走帶回家啦。」我應聲無語,只能默認她的消遣,那時心裡想著,平時為人氣盛,愛耍嘴皮子的我,也會有被人虧到無語回話的地步。

聚會到一半,雨的手機響了,她媽媽叫她該回家,有點晚了,我聽到後我便自告奮勇的說:「我載妳回去吧,這裡公車現在這個時段不多了。」她點頭回應,我和她跟其他人道聲再見後,便走上手扶梯離開,就快要到一樓的時候,我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伸出手跟她說聲,人很多怕妳走丟,牽手,她沒有回應只是默默的把手放在我的手心上,那一牽便是我們的開始。

畢業後的暑假,假日我認真上班,平日一有空閒就跟雨去約會,那一個暑假,是我最感覺不到時間流逝的一段時間,一起過七夕,寫卡片準備誰誰誰的禮物等等,像是把自己畢生的心血都奉獻給這個人,因為喜歡因為愛她,甘之如飴。

 

時光飛逝,暑假尾聲就此到來,她上她的台北學校,我留在台中,為了想要自己的生活空間,離開家庭的管控,我選擇外宿,只為了能多點自己的空間,和逃離家裡的約束,自己去找房子,買家具,佈置得像是自己的另外一個家。她偶爾回台中,有時就一個周末在我那,小倆口的甜蜜周末,而我繼續著原本的打工,甚至更勤勞,為了打平支出而努力。就這樣日復一日的過,也始終無法去適應遠距離的彼此,分開的我們無法去習慣這樣的距離,她說想找點重心,便參加了系排當球經,我依然白天上課晚上工作,無法有太多的時間去陪陪她。

直到有次她來我宿舍找我的一個周末,我無意間看見她的手機有跟一位男生曖昧的訊息,看著人名,是她之前跟我提過的一位學長,她說她很欣賞那位學長,尤其是打球時的認真。我問她這是什麼意思,她無語而崩潰,說很對不起我,她一人在台北太過孤單,而學長又很關心她,她就情不自禁的了。

我問她:「所以妳想選誰?」她說:「選你,回台北後她會跟學長講清楚。」然後就這樣一直到了年尾時,有天她突然整晚聯絡不到人,也沒有說聲要去哪裡,直到了隔天才再次簡訊跟我說她昨晚很早就睡著了,她忘記說她回到宿舍了,但她在這之前從未過如此,她是一個有規律性的人,在那個周末她回台中,我去找她時,眼神狀況都不對勁,在我執著重複的問題後,她才再次崩潰的跟我坦承,她還有跟學長有所來往,她在台北時,真的很無法接受那無助的自己,在台中時我太過寵溺她,導致我不在她身旁的日子讓她不知所措,是學長讓她有所安逸的感覺。

在那時我才正式的面對到,我和她的感情是如此脆弱,而她也沒有我想像中的那樣堅強,而在那當時,我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應該轉身離去,而不該再繼續糾結於這段已經殘破的關係中拉扯,直到自己的心已經破爛不堪,無法再容忍這樣的自己時,才願意拉自己一把。

 

結語:

近半年的墮落期,再加上一年對女人的不信任感,一次的經驗便去標籤其他女生也皆像她那樣,歇斯底里好一陣子後,然後才開始有著恢復的機像,現在回想起那過程,是多麼無理而荒謬,但卻覺得是種必須,不去經過這些而了解,心好像也不如成長的那麼快,多了很多包容以及寬量,也才開始建立出屬於自己的價值觀與主觀想法。

幾年後,交了一些朋友,換過一些工作,去到一些地方,自己對自己的生活有著越來越多能夠負責的地方,感情與思想上也漸漸不再是當年懵懂無知的少年,但我想,離那位,懂我且願珍惜我,一起陪伴走過,還很遠,因為我不是那很幸運的人,所以我要很努力,走下去。


台長: 向日葵
人氣(86)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男女話題(愛情、男女、交友)

baizhihan
2019-01-17 20:58:22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