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1 17:46:40| 人氣2,332|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許墨X悠然】我的老公是狐妖!《19》

19

  悠然感覺自己的記憶似乎正在逐漸的蘇醒,可她並不明白,為什麼她掉失的記憶似乎大部份都跟許墨有關,唯獨他是白狐的那一段卻記得猶奇的清晰。

 

  大概是前陣子,她生氣了,他感覺許墨最近耍她的次數少了一點,她跑到浴池那邊,手裡提著一個竹籃,把一片又一片的紅玫瑰花瓣撒落水面,許墨由上次開始找她的次數也少了,她感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怎樣,許墨太頻密找她時,她又感覺太辛苦,不來找她的時候,她又怕他跑了去艾蒂密絲那邊。

 

  她感覺自己好像朝小梔提議過的路線來走,鴛鴦嬉水終究還是需要情調的,她思前想後在煩惱著需不需要放迷香到香爐裡面去。

 

  她準備好一切後便跑去書閣找許墨:「相公!」

 

  才剛剛想要撲過去許墨身上的悠然在看到他身旁的艾蒂密絲後便速的止步,燦爛的笑容也沒有了,許墨回眸看她問道:「怎麼了?」

 

  悠然看向許墨再睨了艾蒂密絲一眼,然後再回看向許墨的目光明顯不太和善了,許墨感覺頭大了,偏偏現在跟艾蒂密絲在一起的瞬間竟給悠然看見了,艾蒂密絲朝悠然亙輕一笑,再跟許墨說:「我明天再跟陛下商討對策,皇后娘娘,妹妹先行告退了。」

 

  悠然歪頭看向許墨:「明天?今天還不夠麼?難怪陛下最近那麼忙。」

 

  「我師尊要來拜訪,娘子,別吃味兒了。」許墨輕輕的把手貼在她的臉頰上,她醋起來可不比他遜色。

 

  她皺眉推開他來,轉身就跑,他跟在她的身後喊著她:「悠然!娘子,你先聽我說。」

 

  「哼!沒了我這個娘子,你還有其他娘子。你不要追過來!」悠然跑得可快了,感覺剛剛在浴池準備著的自己真蠢。

 

  悠然跑到宮們前,似乎想出宮,旁邊的侍衛卻不敢欄著她,宮裡的下人們早就知道許墨寵悠然,她想怎樣他都會滿足她,自然大家也不敢對悠然動手動腳,走出這宮門可慘了,他感覺她有可能不會回來,他速的瞬身站在她身前,兩手捉著她的雙臂,一瞬緊張起來:「你去那?先別出宮,我改天再帶你出去逛。」

 

  她怒的拂開他的手來,見宮門出不得了便又再轉身跑走,決定去找小梔,他看著她跑回宮內才松了一口氣來,他對著旁邊的侍衛說:「看緊宮門,不能讓皇后跑出去。」

 

  「是!」

 

  許墨跟在她身後走,好不容易拉著了她的手腕來,她卻極力的想要掙開他,他急忙的一把將她拉到懷裡去,她依舊使勁的在掙扎著:「放開!」

 

  「不放!娘子,不要不理我了。不是你想的那樣,真的。我跟她只是在達成協議,在師尊面前演一場戲。」許墨緊緊的抱著她來,這下不交代清楚可糟糕了。

 

  為什麼總是讓她看到這些一幕?難道是艾蒂密絲故意的嗎?

 

  「不要碰我!你快放開。」她使勁的想推開她,卻被抱壓得死死的。

 

  「就這次,娘子不要這樣好不好?」他對著她一瞬感到無徹,這醋酸得比上次更厲害。

 

  她見推不昸他便咬他手臂,咬得可用力了,他眉頭一皺卻依舊不放開,直到她咬累了,鬆開口來。

 

  「你們會接吻?」她不看他,卻忽然怒的問他。

 

  「不會,真的。」他說。

 

  「那若是你師尊要你親她,你不還是要親。」她賭氣的依舊不看他,說話酸溜溜的。

 

  「不親,我不會親,要不到時候我親你來著。好不?」他凝看著吃醋的她,都不知道說她是可愛還是難搞。

 

  「我不想跟你說話。」她說。

 

  「那怎樣做娘子才原諒我?不要不跟我說話,我可會傷心的。娘子,你看看我好不?」他少有的朝她示弱,這下哄不好的話說不定她真跑回去跟白起走掉。

 

  她直接不說話了,他突然橫抱起她來,嚇得她抬眼,終於跟她四目相投了,他說:「你真的要這樣待我嗎?」

 

  她先是一愣,後撇開頭來,他歎了一口氣來:「我知道了,我一會跟她說,不需要達成協議了。當日,我就拉著你去跟師尊見面。可當日你要小心一點的跟在我後頭,我怕你會被師尊傷倒。」

 

  她依然不開心的看向別處,她居然不知道他的師尊要來,艾蒂密絲看來真的比她更有用,她突然揚聲:「不用了,陛下想怎樣就怎樣。我不問了!」

 

  許墨看著她,心知糟了,她不叫他相公了……

 

  許墨的師尊到來的那天,悠然安靜得很,她坐在許墨身側卻一句話都沒有說,艾蒂蜜絲在下席間走到師尊面前鞠躬,許墨也隨後走了過後,只有悠然坐著不動的沒跟他請安。

 

  許墨也不勉強她了,知她還氣在心頭,今日願意坐在他旁邊已經算是不錯了,悠然的指尖輕輕的抹向酒杯的邊緣,許墨凝看向她朝師尊擺手的道:「她是我的皇后。」

 

  悠然這下才凝向他的師尊,只朝他們冷笑了一下,然後舉杯把酒水喝了下去,不出所料,他的師尊並不喜歡她,他蹙眉凝看向她,隨後跟艾蒂蜜絲道:「委屈你了,蜜兒。」

 

  悠然聞言便剎地站起身來,冷冷的落下一句:「身體不舒,先行告退。」

 

  她抬步就走,正眼都不看許墨一眼,許墨凝看著她,朝師尊說了一句:「等我一陣子,我先給她招御醫。」

 

  「墨兒,為了一個不識大體的女人,你這是在做甚麼?」師尊冷喝道。

 

  許墨剎的停下步伐,目光幽冷的回眸看著他們,他說:「我非常尊稱師尊,謝謝你對我的養育之恩。可跟誰成婚是我的決定,就算是師尊也無權管轄,師尊也該問一下蜜兒的側妃之位是如何得來的。她是我唯一愛著的女人,恕我無法跟師尊敘舊。徒兒,先行告退。」

 

  悠然爬上了圍牆的頂端、坐在上面,她看著宮外的景色,突然很想出宮走一回,小梔看著她坐在上面,半條腿跨了出去,她倒是心驚:「娘親,很危險的。你快點下來!」

 

  「小梔,有辦法把我變成你這樣溜出宮外玩麼?」她問。

 

  「不要吧!小梔做不到,阿樹幫我看著娘親,我去找爹爹。」小梔變回小妖的模樣在半空中飛著,找尋著許墨的身影。

 

  「爹爹!」小梔看到遠方的許墨,一瞬往他的方向飛去。

 

  許墨看著小梔急忙的模樣,直到她飛落到他扇尖的瞬間,她指向前方的圍牆說:「爹爹,娘親爬上了圍牆的頂端,說要溜出宮外玩。我叫小樹看著她,你快點過去。」

 

  許墨速的趕了過去,只見圍牆那邊空著了,悠然跟小樹也不見了,只剩下賣水仙花的小子看著他倆指著圍牆道:「那只樹妖怕你家娘親跌傷,剛剛變出了一堆樹藤來接著她,他們一起跑出了圍牆外。」

 

  「真是沒用,阿樹一點也不可靠。爹爹,快追上去。」小梔站在許墨的肩膀上,無奈的說著。

 

  許墨下一瞬間便一躍而下,跨過圍牆後他便施法,摺扇扇開,一顆紫色的小狐火一瞬從他面前飄浮於空中,狐火一瞬的追蹤到悠然剛剛跑走的路線,直到狐火飛到宮門前的一瞬間,許墨便神色一怔,沒了她的蹤影?

 

  許墨剛想向侍衛興師問追的時候,狐火又開始動了,狐火折返回宮內,直到它飛到了她庭院後便消失了,她就坐在樹底下的秋千上,她沒有出宮。

 

  小梔和小樹識相的飛走了,許墨輕輕的踏步走到她的跟前,她看暮他的腳足,說了一句:「真慢。」

 

  看到她的身影後,他才松了一口氣來,他突然伸手拉了她一把,她從秋千上摔落到他身上,她說:「本來真的想出宮外溜,可一走到宮門前腳又踏不出去。想著墨墨會不會來找我便走不出去……」

 

  他抱緊了她來,她繼續說:「你怎麼現在才來?」

 

  「對不起……」他說。

 

  「手臂還痛不痛?」她問,好想起了那天自己咬他可用力了。

 

  「痛的話,你還會幫我塗藥麼?」他問。

 

  她沉聲不說話,第一次生他的氣生那麼的久,她倚在他的胸口上,終於問他:「你跑出來的話,你師尊不就不給你好臉色?」

 

  「我只看娘子的臉色就好了。我跟師尊說清楚了,我只喜歡悠然,只有你是我的正妻。」他說,感覺很久沒抱她、很久沒看到她了,他伸手撩撥著她栗色的發梢。

 

  「你要回去看看他們麼?」她問。

 

  「不用了,怕是師尊的到來也是艾蒂蜜絲做的好事,我不會再念師兄妹的情誼了。若她再惹娘子生氣的話,我便廢她妃位。」他一把將她橫抱起來,帶往寢室裡去。

 

  「許……唔……」她話也未說完,便被他止住。

 

  他將她壓在身底下,唇舌輕輕的鑽進她的檀口中,舌尖彼此的糾纏,她伸手用力的抓著他的手臂,被他用力的親吻了一遍又一遍,感覺快要窒息了。

 

------------------------------------------------------------------------------------------------------

 

台長: F醬
人氣(2,332) | 回應(1)|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許悠】我的老公是狐妖《未完》 |
此分類上一篇:【許墨X悠然】我的老公是狐妖!《18》

yaxing520
不錯,感謝分享!http://www.twyaoju.com
2020-05-22 09:36:4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