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7 00:47:39| 人氣99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殺玲】長相守《06》

06

  玲感覺自己怎樣都掌握不好握弓和拉箭的技巧,感覺開始沮喪起來,楓婆婆凝看著她說道:「玲,比起攻擊。防禦比較重要,你擁有純正巫女的資質,你的肉體會成為妖魔們附身的目標。」

 

  「可玲要怎麼進行防禦呢?雖然,法器擁有了。但它也不是無時無刻都會有火焰圍繞著,玲應該要怎麼做?」玲看上去有些焦急的問。

 

  「法器不是能轉換成你想要的形態麼?你為什麼會選擇是弓箭,大概是看見了阿籬射箭的模樣,潛意識裡如此召喚的吧?」楓婆婆回看著她說著。

 

  「玲可以改變法器的形態?」玲看著自己手上的弓箭,茫然的說著。

 

  「楓婆婆,玲可以學習畫符嗎?如果把攻擊的招式藏在紙符之中的話……」她話音未完便被楓婆婆給打斷了她的話來。

 

  「不行,你未掌握好巫女之力。畫符施咒沒你想得那麼簡單。你先練習一下怎麼轉換法器,要用怎麼的形式去戰鬥。萬一殺生丸不在你身邊的話,陷入危險的玲都自救嗎?」楓婆婆敲了一下玲的腦袋,這個丫頭總在練精學懶。

 

  「不會有那種事發生。」殺生丸的聲音剎地傳入,玲一瞬的掉頭看她,開心的跑到殺生丸身邊來。

 

  「殺生丸大人,玲在練習改變法器的形態,可是,好像都不成功。」她說著說著有點沮喪,本以為能在殺生丸面前能帥帥的表現一下自己的能力,誰知她連握弓都做不好,上次跟殺生丸一起的時候,射箭的姿態好像更好的說。

 

  「坐上來。」殺生丸朝她伸手道。

 

  「是!」玲速的跳上殺生丸的後背,他背著她,她把雙手環到他的胸口前。

 

  「你們再出去玩的話,練習永遠都不會有成效。」楓婆婆無奈的看著他們道。

 

  「不是玩,既然玲以後是要跟我搭配著一起戰鬥的話,那我們都必須要有一定的契合度。我跟她一起接受訓練。」殺生丸淡淡的說著,一旁的邪見瞬間驚了。

 

  「好!玲會努力的。」玲整個人都精神起來。

 

  可玲似乎過於天然呆的,她說殺生丸背著她走的話,她看不到獵物,畢竟已經不是小孩的形態了,她一瞬爬得更高,兩腿叉開的各自放在殺生丸的雙肩之上,看得一旁的楓婆婆都尷尬起來:「玲,這樣坐的話,你衣服的下擺會很短,也不方便。」

 

  「就是說嘛!阿籬姐姐,我去井口那邊拿回一些方便行走的衣服來。」玲一下從殺生丸身上跳了下來,哼著曲調的跑去井口那邊去。

 

  邪見忍不住大吼了一句:「你……你對殺生丸大人太無禮了。」

 

  只見殺生丸轉身背對著眾人,阿籬偷睨了他一眼,見他耳根發紅,這才開始壞笑起來,犬夜叉看著阿籬頓覺噁心的問:「你又在笑甚麼?」

 

  玲一下穿到井口外,她跑到阿籬的房間,拿走了幾件以前常穿的衣服,想走的時候又睨到了幾件裙子,她一瞬把它們拼在身上,在鏡子面前照了好幾遍,最後穿了一條淡黃色的連身裙來,像第二個阿籬一樣,打包了一些衣物和零吃又回到井口穿越過去。

 

  「啊!玲回來了。換了件衣服,好可愛。」阿籬看著穿著現代連身裙的玲,忍不住的稱讚道。

 

  玲速速的坐到殺生玲身旁,她問:「殺生丸大人,玲特地穿給你看的。好看不?」

 

  「這甚麼奇奇怪怪的衣服?才不可愛!」邪見看著玲不怕恐的說了一句,最後被殺生丸一拳打在頭上,額上多了個包。

 

  「好看。」他說,表面上看似淡定。

 

  玲把包袱拿了下來,拿出了一條迷你裙和打底褲,她說:「我穿這個應該能坐在殺生丸大人的肩膀上更方便戰鬥吧?」

 

  「玲!包袱裡的內衣散出來了!」阿籬看著便替她感到尷尬的道。

 

  「啊,沒差啦!反正大家都不知道胸罩是甚麼,總之大家別碰我的衣服就好了。阿籬姐姐,我把零吃帶來了。你也很久沒吃了吧!」玲拿出了薯片來,扔到阿籬手上去。

 

  「好了,別浪費時間。玲,換好衣服後出來,繼續訓練。」楓婆婆說著,玲這便乖乖的去換衣服了,帶著必勝內衣。

 

  玲穿著現代的服裝又再跳到殺生丸的肩負上坐著,她感覺自己好像在實戰的時候能力更出眾,楓婆婆早在訓練的地方設置了障礙物,而她必須以自己的能力把障礙物都擊倒下來。

 

  弓箭似乎不太適合她,她閉起了雙眸來,一瞬間法器於她手裡轉化成箭頭帶火的飛鏢,當她雙眸一睜的時候,她速的朝感知到障礙物的方向把飛鏢扔了出去,一瞬的擊中了目標來。

 

  「哇!我第一次看到法器能變換形態。」阿籬在一旁說著。

 

  「嘿,多虧有殺生丸大人在,玲才可以對自己有信心。」她輕輕的說。

 

  「只扔中了一個,還差得遠。」楓婆婆淡說,可眸間一緊,她知道剛剛玲扔中的障礙物是目標最遠的那個,似乎真如玲所說的,玲身上那巫女之力的運用,跟殺生丸有著一定程度的關係……

 

  殺生丸跟玲開始了實戰的訓練,殺生丸說訓練的能力有限,必須讓玲有實戰經驗,便一瞬拉著她開始降服妖魔,若是玲搞不定那些小妖,他才會出手相助,長期跟殺生丸一起伏妖,玲的巫女之力似乎都開始漸漸的穩定下來,作為巫女,她的靈力似乎也越來越敏銳,好幾次玲比他更早的發現匿藏的妖魔,她拋鏢的能力越來越精准,可防禦的能力卻稍差了點。

 

  玲最近更勤奮的想學畫符,可幾次畫乎、施咒都失敗,殺生丸看著她,說:「玲,你可以不用那麼辛苦的。我會保護玲的!」

 

  「嘿!不辛苦,是玲想要學,玲也想保護殺生丸大人。你看,玲最近是不是變得很厲害了?」玲朝他輕輕一笑,最近的實戰經歷讓她有了成功感。

 

  「嗯,很厲害。」他說。

 

  「嘿嘿!」

 

  邪見在一旁看著他們只覺心酸,單身的他看著這對放閃的情侶,感覺似是自己的兒子出嫁那般,雖然,在各方面上他覺得殺生丸該找個更般配的女人。

 

  「要不試著弄個能給邪見爺爺找伴侶的符紙看看?好像很好玩。」玲想了一下,突然的道。

 

  「不需要,我邪見只要能一生服侍殺生丸少爺就可以了。才不好玩呢!」邪見聞言一驚,下一刻怒了。

 

  「邪見爺爺是找不到伴才這樣說吧?殺生丸大人也想看到邪見爺爺能得到幸福吧?」玲蹲下身來,看著邪見說道。

 

  「幫他弄一張看看。」殺生丸突然說道。

 

  「好!殺生丸大人,你看,玲的字寫得怎樣?殺生丸大人要一起寫不?」玲拿著符紙和毛筆,走到殺生丸的跟前道。

 

  下一刻,殺生丸便牽起她的手來,跟她一起執筆:「要寫甚麼?」

 

  「邪見爺爺的名字……」玲感覺自己的後背貼上了他的胸膛,耳根一瞬紅了起來,緊張兮兮的說著。

 

  「這樣麼?」他握著她的手,她感覺耳邊有他剛吐出的氣息,好像他在引誘她一樣。

 

  「嗯……」玲緊張得僵直了身子,回答得支支吾吾。

 

  邪見看著他們也不好意思繼續看下去了,自己先行的回避來著,他居然成了殺生丸和玲耍花槍的工具。

 

  「啊哈哈,殺生丸大人寫的字真好看,玲也寫不出來。玲還是自己一個先練習一下吧!」玲緊張得臉頰都紅透了。

 

  玲一下的鬆開手來,拿著紙筆跑到一個角落裡面自己寫著、畫著,殺生丸在一旁細看著她,緩緩的坐落到地上,玲能感受到來自殺生丸的視線,心跳更加急速的跳動著,這下字都寫不好了,更別說甚麼心無雜念,這樣半調子的心態,以後怎麼繼續跟殺生丸大人一起去伏魔?

 

  不行!她必須要專心。

 

  上一秒鐘她明明下定了決心,下一秒鐘她卻敗下陣來。

 

  她抬頭偷睨了一眼殺生丸來,下一刻,他們四相相交,她的臉頰一瞬的紅透了,她拿崔了紙和筆說:「殺生丸大人,玲覺得還是回去請教楓婆婆畫符的方法比較好。那玲就自己先回……」

 

  她話音未斷,他便一手將她抱起,她看著他風神淩俊的臉一瞬看呆了,這距離相當的不妙,她看著他說話的那張唇來:「一起回去。」

 

  「嗯……」她輕聲的哼音,臉頰微微的潮鈞。

 

  她把頭倚在他的肩膀上,他的肩很寬、胸膛也很緊實,衣服上還有屬於殺生丸大人的氣味,思及至此,她猛然一驚,怎麼自己像個變態一樣,她猛的抬頭,殺生丸問她:「怎麼了?」

 

  「沒……沒有。玲想著,我們是不是忘了邪見爺爺?」玲一瞬的回過神來。

 

  「他會自己跑回來,不用理他。」殺生丸冷淡的說著。

 

  一回到楓婆婆的住處,玲便跟殺生丸要求要落地,可他卻沒有鬆開手來,玲感覺慌張了,要是給大家看到他們這樣子的話,那該怎麼辦?

 

  「殺生丸大人,請放我下來?玲還要找楓婆婆……」她臉頰微紅,視線都不敢看向他。

 

  「玲……你從剛剛開始就躲避我的視線。為什麼呢?」他問,瞳目那般專注的凝看著她。

 

  玲遲疑了好一陣子才捂臉揚聲大喊出來:「因為玲太緊張了,做不到像殺生丸大人那樣臉不紅、心不跳的風輕雲淡。嗚哇哇,殺生丸大人頭髮很軟、衣服有陣清香、身材還很好,搞得忍不住想著這些的玲像個大怪人一樣。太羞恥了!」

 

  殺生丸先是一愣,隨後唇角輕揚,看來他早就有足夠的本錢來迷惑她了……

 

-----------------------------------------------------------------------------------------------------------------------------------------

 

台長: F醬
人氣(990)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殺玲】長相守《未完》 |
此分類上一篇:【殺玲】長相守《0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