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0 20:45:16| 人氣88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佐櫻】殊途同歸《38》

《38》

  香磷凝看著他,只覺得他看上去一臉從容,似乎對佐助的威嚇不感到一絲的畏懼,他笑說:「怎麼都把我當壞人看呢?你確定你手上的這一個卡帶是你想要的嗎?」

 

  香磷聞言一怔,她拿起手上的卡帶一看,開始疑惑,難道這卡帶不是她的那一個嗎?

 

  佐助凝看著他的目光更加的銳利了,可等不到半刻,蠍身後的聲音更讓人感到震撼:「那我就先把你殺掉看看好了。」

 

  櫻的聲音剎地傳入,佐助和香磷一瞬和目光放到她的身上去,櫻速地反手勒住蠍的脖子,右手把刀擱在他的下巴之下,她說話的聲音冷淡得很,似是跟佐助一個模樣,蠍睨了後方的櫻一眼,他說:「你以為你可能牽制我嗎?」

 

  「不是以為,我已經牽制了你。把東西交出來!」櫻架到蠍下巴的刀更靠近了幾分來,香磷看著櫻的模樣,她覺得櫻真的有可能會殺了他的。

 

  「櫻,把刀放下來……」香磷淡說。

 

  「不放,他偷了我的東西,對吧?」

 

  「放下!你想鬧上新聞嗎?孩子出生以後怎麼辦?」香磷知道這個房間鬧出的動靜已經夠大了,不可以再吸引更加多人的目光,佐助似乎料到了香磷想的事,他雖然把房間關上了︿但這並不是權宜之計。

 

  佐助一瞬的走到櫻的跟前來,他說:「放下!」

 

  「不要!」

 

  「你如果不聽我說的去做,我甚麼都不幫你。」佐助冷言一哼,只見櫻怒的朝他看去︿她說:「我跟你早就牽成了協議,所以,你不可以……」

 

  「你應該知道我是個無良的商人,對吧?你覺得反悔的這種事情我有少做過?我最後說一次,放下。」佐助看著她,淡淡的說著。

 

  櫻聞言終於不忿的松下手來,而佐助卻一把反手將蠍壓倒在地上,他說:「沒有人敢打我東西的主意,你準備用那只手還給我?」

 

  蠍沒有說話,香磷看著佐助的舉動,感覺似乎更加的不妙,不管是櫻還是佐助似乎都不能夠冷靜的處理好這件事來,而井野的錄音早就提醒過櫻,要她必須小心蠍的存在,香磷走到佐助的跟前說:「將他交給我,你們不能在醫院把事鬧大。如果證實了,我手中的東西不是那卡帶的話,那錯誤就會歸到我們身上。綱手怕是會把我殺了的,過了今天,我會把他交給你處置。我有話要問他……」

 

  佐助冷瞥了香磷一眼,這才把他鬆開,他說:「我會派人暗中把守著,你一個女孩子不安全。今天過後將他拖到我的面前來……」

 

  香磷拿起了手機撥了幾次給綱手,若蠍是綱手重酬招來的實習生的話,她不可能會沒有紀錄,手機一撥出就被拒接,綱手朝香磷發了短信:「我不是警告過你醫院不能用手機聊天麼?會影響手術中的病人和儀器。」

 

  「我管你去死,我只做三個月。不撥給你你會看短信嗎?把今年的醫院實習生病單給我!」香磷絲毫不客氣的嗆回去,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對綱手說話。

 

  綱手知道不給她把名單發過去的話,香磷這死丫頭絕對會不停撥給她,綱手看了一眼手上沒有人接的個案,這下有藉口推給香磷了。

 

  綱手連帶沒有有人接的個案和實習名單一拼發了給她,蠍一瞬的從地上站了起來,只見香磷速的伸手拉住了他來,她說:「沒有你的名字,可愛的學弟。好了,私闖公立醫院內部便都能把你定罪。你想要怎麼解釋?」

 

  蠍看上去從容不迫的,只見幾個看護闖了進來,直到看到蠍後便把話只說到一半:「香磷醫生!院長說要你去把新來的……」

 

  「啊,醫生你也在這裡。」只見看護朝蠍輕輕的點,頭來,香磷速的凝向蠍,似乎已經料到這是甚麼一回事。

 

  「就是你想的那樣,我不是實習生。是新聘過來的腦內神經科醫生,聽說學姐和學姐的病人需要做腦內科的檢查,我想我隨時能夠幫到你。雖然,學姐和學姐的朋友似乎對我不怎客氣的樣子……」蠍輕輕的拍走自己身上的灰塵,看護看著他們感到不明所以的。

 

  看來把蠍今天過後交給佐助是不可能的了,香磷粗暴的拉著蠍往辦公室的方向走去,她必須要先確定卡帶的內容,香磷走的時候背對著佐助跟櫻說:「今晚我來先把他揍一頓,之後的事,我會再來跟你們報備。」

 

  櫻拿著手中的刀,一刻都沒有鬆開,佐助凝看著她來,他說:「我們回家吧……」

 

  這裡似乎已經沒想像中安全了……

 

  「我也不想留下來,你老實告訴我,那個人是不是拿了井野留給我的東西?」櫻抬眸凝看著佐助問道。

 

  「嗯,大概就是他了。我會想辦法拿回來……」他說。

 

  「那你打算用甚麼辦法拿回來?」她的情緒明顯有了波動,佐助回眸看向她,第一次感覺她如此的不冷靜,以前就算是對抗他,她也沒那麼的激動過。

 

  「聽香磷的話,明天我會好好的處理好。」他淡說,畢竟,才剛剛答應了香磷給她一個晚上的時間。

 

  「如果,明天沒有一個合理的答覆的話,我跟你的協議就宣判無效。我不需要一個將我東西弄丟的合夥人……」櫻落下了床邊,走到門前擰門而出。

 

  佐助從後伸手拉著了她,他問:「去那?」

 

  「一刻都不想跟你,待在一起……」她甩開了他的手來,逕自的走出了病房之內,他跟在她的身後,生怕他又遇到了像蠍一樣奇怪的人。

 

  走了好一陣子,直到她火氣淡退了些許後,她才回首的看他。

 

  他跟她相隔不過十步之遙,她說:「給我辦出院手續。」

 

  「現在是不可能的,至少要到明天。」他說。

 

  「好,那明天趕緊給我辦了。然後,把東西還給我……」她變回以前身份被揭露時的那種姿態,對他冷淡、漠不關心,他跟她只是合作的夥伴,借肚給他生孩子的女人。

 

  他蹙緊了眉心來,他說:「東西明天會回到你的手上去,你不必擔心。」

 

  「宇智波佐助,你跟我唯一的共同點就是,我們都不喜歡輸。井野說過做人不要太把自己當是一回事,也不要太不把別人當是一回事。以前我不懂,可現在我懂了。因為從古至今,從來都沒有任何一個人能一直贏到最後,你之所以未能體會輸的感覺是因為,時期還未到,還沒遇到一個比你更強大的人。就似是我一樣,再怎麼精明都終究敗在你裡,而你又會敗在誰的手裡。我真的非常的好奇……」櫻輕輕的一笑,這笑看起來是一道嘲諷,再鐵齒的人都無法掙脫的一個迴圈和結局。

 

  「不……我有輸過,在很久久以前。輸給一個像你這樣的女人……」他說,眸光裡參集著一絲的苦澀。

 

  對,他早就敗下陣來。他該要怎麼的告訴她,讓他輸得一敗塗地的那一個人就是眼前的她?

 

  櫻凝看著他顯得錯愕,他居然也有這種表情,那個高高在上都不可一世的佐助都有如此慘敗下來的經歷麼?

 

  那麼,現在是她就是他記憶裡的那一個替代品嗎?

 

  「是因為我跟她長得像嗎?」櫻遲疑了片刻才揚聲問他。

 

  佐助聞言眸光一緊,似乎意料到她在想法,他說:「不像,你不愛笑,她看著我的時候,每天都笑得很開心……」

 

  「不能像她一樣,每天看著你笑,並且笑得很開心,那真是非常抱歉了。」櫻淡淡的說。

 

  佐助朝她逐步的走近,她開始感覺不太尋常,是因為她剛剛的話徹底惹怒了他麼?

 

  「話題就到此為止了,回房間去吧!有跟我閒扯的功夫,還不如早點的憩息把孩子讓好、生出來的時候,到時候我必不待薄你的。」佐助走到她的跟前,伸手拉著她的手臂,甚至那力度讓櫻感到疼痛,她知道他是在生氣,每次他生氣的時候都是這樣的表情,可明知道他會生氣,她也偏要這樣說,明顯就是她也不想跟自己過不去,心裡憋著難受,特別是知道他把自己當成他記憶中的那個人時……

 

  她跟著他走,她看著他的背影,他沒有說話,可她卻想要說話:「你知道的吧?我不會愛上你的,絕對不會……」

 

  他聞言一怔,腳步一剎的打住了。

 

  「我可以假裝愛你,但是,我絕對不會愛上你……」她繼續的說。

 

  「你話太多了……」他說,拉著她的手又加緊了幾分的力度,然後,繼續的走著。

 

  櫻感覺自己似乎有自虐的傾向,她明知道說出這種話的時候就證明了自己已經愛上了他,只是不想面對這種情感而欺騙自己,她明知道他會生氣,可他握在她手上的這種疼痛似乎也帶著糖霜,被握緊的感覺並不討厭,甚至這種疼痛讓她的內心有種不能自抑的歡喜,完全似是一個病態的瘋子。

 

  比起腦內檢查,有時候,她覺得自己更應該去看看精神科,那樣的話,就不會導致現在連疼痛都覺得無比的愉悅。

 

  愛情,原來從古至今都是一種砒霜……

 

--------------------------------------------------------------------------------------------------------------------------------------------------- 

 

台長: F醬
人氣(883)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佐櫻】殊途同歸《未完》 |
此分類下一篇:【佐櫻】殊途同歸《39》
此分類上一篇:【佐櫻】殊途同歸《3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