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2 20:23:48| 人氣1,12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許墨X悠然】我的老公是狐妖!《07》

07

  她感覺自己昏睡了許久,意識半清醒的時候似乎也是他來幫自己清洗身體,醒來後卻發現自己睡在另一處的寢宮,她坐直了身子來,下一刻又速的倒回床上去,雙腿只是輕輕的摩擦晃動也帶來無限的痛楚,醒來後只覺得肚子很餓,可現在又不想再動。

  她像個廢人一樣,一躺就躺了幾個時辰來,終於忍不住的大叫:「來人!給老娘帶吃的。」

  許墨剛好推門而進,身後帶著幾個婢女,婢女們把糕點放到桌子上便離去了,只見許墨走到她的跟前,他笑問道:「不起來麼?」

  「哼!我……我等一會就可以起來!」她速的坐直了身子,可又像剛剛那樣倒回床上去。

  這下不了床的羞恥感讓她重重的丟下臉來,許墨看著她逞強的樣子,一瞬噴笑出聲,悠然怒的瞪著他:「不准笑,笑得難看。」

  小桅站在許墨的肩膀上,一瞬明白了那是甚麼一回事來,她不羞不臊的說著:「爹爹,既然娘親痛了,你用妖術幫她變走痛覺不就行了?」

  「沒事,你娘親很能吃苦。而且,有時候痛覺會讓人記憶更深刻……」他笑得意味深長的說著。

  「爹爹,你壞壞!小梔來得總是不是時候,我先回去。回去前先給娘親送個禮物。」小梔捂著臉來,略施小法,悠然床邊忽然出現了很多梔子花的花瓣來,然後,不消半刻,小梔就沒了身影了。

  這段對話把悠然聽得更是惱羞成怒,她撇過頭來,不去看他。

  許墨看著她又賭氣起來的模樣,他說:「不餓嗎?」

  下一瞬間,他伸手抱她坐落到自己的大腿之上,只見她慌張起來了起來,似乎害怕他又想對自己做些甚麼,他蹙眉用一副看似無辜又無奈的臉凝看她道:「昨天可是夫人盛情邀請我繼續下去,所以……」

  悠然聞言更羞了,她記得很清楚,根本不用他再次提醒,她又沒有喝過酒,她慌得立即喝住了他:「我知道了,不要再說。」

  許墨看著她耳根紅透的模樣,眸間含笑,她隱隱的把自己和他的距離拉開一點,不讓身體依在他的胸膛之上,許墨把手落在她腰間似乎想把她拉回來,她卻意識過剩的紅著整張臉來、鼓起勇氣來抬眼看他,說:「我早上起來還沒疏洗,你別想做甚麼。我現在有口臭,怕是把你臭哭。」

  許墨一瞬愣住看她,最後「哈哈哈」的被她逗笑了,笑過後便吩咐下人幫她疏洗,他依舊在一旁等他,在疏洗的期間,她的肚子一直在唱歌,她伸手捂著餓得尖叫的肚子來,眼角偷看了一下身旁給她疏洗的婢女,幫她弄頭髮的那位似乎差點憋不住笑意來,好不容易疏洗好了,她卻似是饑荒了好幾年的難民那樣,快要用爬的方式去到桌子那邊。

  許墨一把將想往地上爬的她抱了起來,他說:「才剛弄得好好的,怎麼又在地上爬?」

  坐在他腿上的悠然一手夾著糕點、一手拿湯匙盛著湯水,吃得狼吞虎嚥的,彷佛餓了她好幾頓,站在門外守著的宮女忍不住跟身旁的另一位宮女做了個手勢來,似是詢問另一位宮女,她們服侍的皇后是不是有點精神失常?上次無聲張口踢花圃,這次表演大胃技能?

  吃完後她豪氣的喝了一壺水來,杯都沒用,這便滿心歡喜的打了個「嗝」來,許墨看著她略為粗獷的模樣笑了,悠然自是看到他這表情,她拿起衣袖來擦了一下嘴角,她說:「妖王,現在後悔還來得及的。本姑娘當是嫖了個相貌非凡的美男子,像我此等粗獷之人怎能配得上尊貴的妖王呢?我就一不小心地饞了你的身子……」

  「哦?娘子是對所有長得俊美的人都會那麼的一不小心麼?」許墨的笑意裡多了幾分不懷好意,他把她的下巴支了起來,額貼額的笑語道。

  「咳……我……我喝口水!」她不淡定的別開視線,伸手想翻杯卻被他伸手拉住了手來。

  「剛剛的水都給你一整壺的喝掉了,你確定你渴了?」他說。

  「對!水喝多了要去茅廁蹲一下。」她回。

  「娘子身子還痛,為夫送你一程。你是小解還是出恭?」他眸光敏銳的一彎,笑意更深了,一瞬眸身帶她到宮內的茅廁去。

  她在裡頭啥都拉不出來,他在外面相隔茅廁好幾步的在等著她,他見她躲在裡頭有好一段時間了,這便在茅廁外面敲門、揚聲:「娘子,你怎樣了?是出恭過後沒有紙?還是身體太痛了,為夫來幫你看一看。」

  悠然聞言一驚,誰想到他還在等她,她伸手死拉著門來:「不用,我沒事。」

  豈知,他突然用扇子施法和茅廁的門給摔爛了,她怔在原地呆看著他,只見眼前的他依舊笑得狡黠……

  她看著門被劈開的瞬間,心裡不禁感歎還好她的直覺不錯,在他劈門前的一刻鬆手了,不然,她無法想像自己像那扇門一樣被拉飛出來的劈開是個怎樣的姿態,下一刻,她雙手叉在腰身上,輸人不輸陣的抬頭怒說:「做甚麼呢?我可在醞釀著情緒!這可是茅廁,若我光著屁股的話,那該怎麼辦?」

 

  「不都看過了?」他的摺扇一動,一瞬合上,回答得看似有認真思考的模樣。

 

  悠然聞言,臉一瞬刷紅了,又氣又怒的,轉身就走,可步伐又不能太大的扶著牆來:「有你在,拉不出來。不拉了!」

 

  許墨跟在她的身後,看著她走路似是老婆婆一樣,腰都站不直來,唇角便輕揚了。

 

  前路漫漫,按這步速,她不知道自己還要碎步多久才到寢室,躺在床上當個垃圾的感覺原來是這麼美好的一件事來。

 

  小梔從花圃間冒出頭來,看到剛經過的悠然,一瞬飛了過去她的肩膀上去:「娘親!你來看小梔嗎?」

 

  「不……我剛剛內急。」悠然感覺沒力氣的回她,小梔看了一眼臉有難色的她,再看了一眼她身後的許墨。

 

  「爹爹!娘親不舒服,你快來看看。」小梔似是沒眼見力一樣的,把許墨喊了過來。

 

  「我沒事,你快回花圃睡覺、別說話了……」悠然無奈極了,可小梔早就飛到許墨肩上了。

 

  「你娘親剛吃飽,說要散步。看來走得差不多了,我就聽小梔說的幫幫她好了。」許墨雙眸滿含笑意,他突然走到悠然的跟前,一把將她橫抱起來,悠然一瞬嚇倒了,雙腳離地的瞬間,以為自己要摔個狗屎,可一瞬就倒在他的懷內。

 

  「梔梔!」一把聲音剎地傳入,只見站在許墨肩上的小梔身體一顫,怕得直接飛走了。

 

  悠然看著另一隻小妖追著小梔的樣子,一臉疑惑,許墨也看了他們一眼,他說:「是樹妖,小梔可怕他了。」

 

  「你女兒連夫婿都有了……」悠然細細的笑說。

  「帶你去一個地方……」許墨輕笑,沒有回答她來。

 

  「不去,我腿痛。我要繼續睡覺!」她很不客氣的打了個大呵欠來,吃完就睡、睡完就吃、吃完就拉的,這種豬般的生活過於的舒適。

 

  「睡覺?一起麼?」他瞳目一斂的,凝向她,湊緊頭來的說。

 

  「誰跟你一起睡,我自己一個睡。快帶我回去!」她臉頰一紅的,一把將他的臉推開,撇過頭來不去看他。

 

  只見他笑而不語的,他們一瞬瞬身去到某棵高高的大樹上,她有恐高的看著地面跟樹上的距離,不知覺的環著許墨脖子的手就更加的用力了,生怕自己一瞬的掉落下去。

 

  「大佬,我們跑這麼高做甚麼?我想回寢室!」悠然拉著他脖子的手更緊了,一副欲然垂淚的模樣看著他。

 

  「看,軍隊臨近之際,怕是你師傅帶來的人,要把你帶回去。而且,還請來了一位貴客。」許墨冷靜的陳述著眼底下的狀況,可他卻絲毫沒半點的憂慮,彷佛一切盡在他的預想之內。

 

  悠然聞言朝他看的地方一看,她瞇起眼睛來,難不成妖族的視力特別的好,還是她有近視,那一群在移動中的生物,他是如何能看到誰是誰?

 

  「大佬,我啥都看不清,我覺得人在高處,實在高不勝寒。難免視力有些蒙糊,我覺得我沒在高壓中死去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悠然忍不住打破這嚴肅的氣氛來。

 

  「哈哈哈哈!小傻瓜,真正要帶你去的地方,不是這邊。」許墨淡說,下一瞬間,他跟她一同瞬身來到了他們小時候到過的秘密基地。

 

  悠然被他輕輕的放在地上去,她瞳目一睜,看見這久違又熟悉的地方,一瞬的雙目發亮起來,想肆意的走走卻還是不敢動腿,許墨一瞬的坐落到她的身旁,他說:「是我跟娘子初遇的地方……」

 

  「啊?跟我?可我只跟師傅……」她話音未斷,腦海裡忽然閃現了一些景象來,她感覺自己一瞬的恍然大悟了,她抬眸凝看著細盯著他看的許墨,這下才緊張的問:「小白狐?」

 

  「嗯!」他慵懶的嗓音一哼,下一瞬間,整個人橫著躺地上,頭睡在她的雙腿之上,闔起了雙眼來。

 

  「許……」

 

  「噓!換我累了,要睡。一會再起來……」他把食指放在唇邊,說完便閉眼,她感覺腿都要麻掉了,又不敢亂動,他牽著她的右手睡著了。

 

  她伸出左手輕輕的撥弄著他的瀏海,可意識到自己這個行為的時候,卻驚得一瞬把手抽回來,只見他慢慢的睜開了眼來,雙眸帶笑的凝看向她,他問:「怎麼了?」

 

----------------------------------------------------------------------------------------------------------------------------------------------

台長: F醬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