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7 02:28:04| 人氣1,53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許墨X悠然】蝴蝶效應《15》

15

  她醒來的那瞬間便看見他,他寬闊的後背倚在沙發旁,她坐起身子來,動作小心翼翼的似是怕把他吵醒了一樣,連落下沙發的動作都是那樣躡手躡腳的,她甚至感覺自己有點奇怪,以前她能清楚記起變成QUEEN時的自己做過甚麼,但最近她好像對變成QUEEN的自己,那段不屬於她的記憶感到陌生,漸漸的開始記不起來。

  她到底是怎樣跑到許墨的辦公室,這事一點印象都沒有。

  她想要離開的踏著碎步而行,可沒走多久,她的手卻被他牽緊了,他輕輕的睜開了眼睛來,他問:「去那?」

  「回家……」她愣了一下才把話說了出來。

  「今天繼續治療。」他冷語一哼,沒有笑容,甚至看上去有點憔悴。

  「可你不是很忙嗎?我也很久沒回家了。」她想要把手從他的手心上抽離,可他卻握得更緊。

  「一起去吧!把這個披上。」他站直了身子來,第一次沒有強逼她留下,悠然看著一件白色的實驗袍,不明所以的套上了,而他只是領著她走出了辦公室,身邊經過的人都朝許墨鞠躬、點頭,甚至有些女護士還花癡的看著他,不忘打量了悠然一眼。

  「那是女朋友嗎?」

  「不可能啦,穿著的那件白袍是實習生吧?」

  「也對!」

  許墨一瞬拉著她走,他們一起落到了車庫,對於他的車子,她早就不陌生了,坐在裡頭的她,偷睨了一眼許墨,他看上去心情似乎不太好似的。

  他駕著車子走,可臉上的掛著的倦意依然無法掩飾過去,悠然看著他忍不住的說了一句:「我其實自己回去也可以,你累了的話就回家休息吧!」

  「不樂意我送你回去了?」他說,沒有看著她,他心底只覺煩躁,一想起白起的事就心情不好。

  「不是,許墨,你這是怎麼了?」她能看出他的不尋常,甚至是怒意,可她不知道他是因為自己還是因為QUEEN而生氣,隨便的跟他道歉真的好嗎?

  許墨把車子發到荒蕪的地方,終於停了下來,他說:「你沒其他的話要問我?」

  悠然抓緊了衣角,她幾乎想不起來一切,要問他甚麼?該怎麼問他才好……

  許墨細看著她,再道了一句:「那你有沒有甚麼要告訴我?」

  「我跟白起真的沒有相約在一起,我以後真的會……」悠然抬眸看他,急著給他解釋,可他卻打斷了她的話。

  「除了他,你還有甚麼要跟我說?」他第一次厲聲的喝止著她,甚至把話說出口的瞬間,嚇倒的不僅僅是悠然,連他自己都被自己嚇倒。

  「抱歉!我現在把你送回家裡去……」他伸手扶額,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他一直都是很能隱忍的人啊!這次為什麼會如此的失控?

  悠然看著顯得疲憊的他,猶疑了半刻,她終於揚聲告訴他:「許墨,我想不起來。想不起來你跟QUEEN相處的那些片段,昨晚的事我一點都想不起來。以前不是這樣的……」

  許墨聞言速的轉首凝向她,難怪她今天醒來的時候比起平常更加的不尋常,至少以前她還會感到羞澀,他凝看向她的目光顯得凝重起來:「怎麼時候開始?從怎麼時候開始,你感覺記憶蒙糊?」

  「我……從今早醒來的時候,可能只是一時記不起來。或許,隔天睡醒以後我就能記起來了。許墨,我想應該沒問題的。」悠然拼命的說服他,同時,也在試圖說服自己。

  「你小時候,有沒有那一部份的記憶也記不起來?」許墨突然的問她,他實在不想腦中所假設的那種可能性會發生,一點也不想。

  「我……」悠然欲言又止的,似乎連她自己都好像在猶疑那樣,從她遲疑的模樣,他想他已經找到了答案。

  難怪徐醫生會說這是個難搞的個案,這大概是他主診過最為之複雜的病症,由一開始他們診治的方向就錯了。

  許墨突然的沉默起來,腳一踏便駕著車子,全程他都沒有說話,直到把她送到家的那一刻,家裡依然沒有人在,悠然在進門前抓著許墨的衣角:「許墨,你在生氣嗎?對不起,你不要生氣,好不好?我怕……我怕這樣的你。」

  「我沒生氣,只是累了。你也早點休息吧!我遲點再聯絡你……」許墨把她抓著他衣角的手拉了下來,他輕聲說道。

  「好,那再見。」

  在看到悠然關上門的那一刻,他才轉身而去,坐回座駕上的他握緊了方向盤,可他握得卻異常的用力,現在悠然的狀況似乎是在告訴他,QUEEN所說的話,也許是真的。

  QUEEN才是這個身體的主人格,而悠然才是分裂出來的那個人格……

  一籌莫展的感覺此刻更為的真實,許墨第一次嘗到超出自己意料之外而無法掌控好的事,愛情多麼的脆弱到不堪,尤其是他跟她的愛情,他愛上的竟不是一個真實存在的實體,那麼在私欲和人性的考慮之下,他該滅殺QUEEN的存在而讓悠然取而代之嗎?

  他確實想要這樣做,若果不如實把報告呈上的話,那該如果給它掩蓋過去才好,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確定了悠然並不知道這事,甚至他堅信悠然仍然覺得自己才是這個身體的主人格,可這樣就更難懂了。

  到底QUEEN發生了甚麼事才會引發出悠然的人格出現,並一直任其主導著自己的身體?

  QUEEN的存在是一個謎,既然她喜歡他,那為什麼她會默認他跟悠然這個人格,發生朋友以上的關係?他不明白也猜不透……

  手機又再響了起來,許墨接通了來電來,對方是個女性:「ARES!」

  許墨聞言,眉心一蹙,果然不順的事總是會接踵而來,他並不想接到她的來電,他冷語一哼:「ARTEMIS,你有怎麼事?」

  「沒事不能找你麼?」女方的聲音那樣的從容,曾經他跟她被大家看作金童玉女、天生一對的存在,但是,那僅僅只是大眾的一種想像,與他的意願從來都無關。

  「聽說許教授忙得要緊,要不我來幫忙接下你那難搞的個案。徐醫生可是一片好心、他擔心你幫不過來,而我也非常樂意能為ARES你盡上一點的綿力……」對方輕輕的說,語調間有種輕佻的感覺。

  「我可以自己解決,不需要你的幫助。沒事就別找了,我還要忙。」許墨一瞬的把手機掛掉,隨即撥電給徐醫生來,駕車的期間他把徐醫生間接的訓話了一頓,許墨這個人最厲害的是,總能繞個彎子、不帶髒話卻句句一針見血的損人。

  悠然躺在床上,只感覺許墨比起平常更加的不正常了,她闔上了眼睛來,心裡試圖喚著QUEEN,可即使她內心喊了QUEEN無數次,卻得不到了回應,以前從來都沒試過這樣的。

  她居然開始不安起來,無法擁有並同的記憶,彷佛就像告訴她,被消失的是她而不是QUEEN那樣。

  悠然忽然感覺有種睏意參集而上,讓她感覺特別的累,不可能的明明她昨晚就睡得足夠了,難不成是……

  QUEEN漸漸的睜開了眼睛來,她坐直了身子來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比起暴露的衣著其實她更喜歡悠然這種悠閒的服裝,可是,從前的她總是感覺自己不得不濃妝豔麗,好像只有這樣才能特顯出悠然的好和自己的惡一樣,悠然跟她彷佛就是這句身體的黑與白,QUEEN必須集所有不好於一身,而悠然就跟她極致的相反,可她萬萬沒想到的是悠然會喜歡上許墨,讓她這多年來隱藏起來的主人格又再出現過來。

  QUEEN清楚知道,父親不喜歡自己,所以,由悠然來取代自己更加的好,黑不見為淨、不親眼看見就可以裝瞎。

  悠然的敗北就是喜歡上許墨,這個骨子裡黑得跟墨水能媲美的男人,既狡猾又恐怖。

  甚至,她感覺悠然會喜歡許墨更多的原因是因為她,因為QUEEN從悠然的眼裡凝看到他,那日她分明是看到了許墨在暗巷裡手持著刀的模樣,可她的內心沒一絲的恐懼,甚至覺得從暗巷裡走出來跟悠然說話的他無比動人、耀眼,安心得很,因為他跟她彷佛就是同類。

  直到許墨真正的從她的視線裡消失的時候,她才感覺到不可以一直躲在悠然的身後,她想要奪回身體的主權,可是她無法捨棄悠然的存在,所以,就成了共存的形態。

  「僅僅是路人,我是不希望被存在的嗎?」她伸手撫向鏡子中的自己,想起了昨晚許墨所說的話,她知道聰明如他,許墨大概已經猜到了自己才是主人格的那件事。

  QUEEN看著手機的震動,是那個小混混撥來的,QUEEN代替悠然接通了:「喂?」

  「大嫂!老大他……他有跟你說甚麼嗎?」

  「沒有……怎麼了?」她反問,學著悠然的口吻反問。

  「啊……大嫂。以後別跟那姓白的小白臉一起了,我們老大還不夠好嗎?」

  「沒有,他……很好。我以後……會注意的了。」她說話有點遲疑,似是在思考,小混混感覺不太尋常似的。

  QUEEN拿著悠然的手機,試著給許墨發信息來:「好好休息,不要生病。我們……遲點再見!」

  她學著悠然的方式跟他傳短信,可不到片刻,手機便響了起來,她看了一眼,接通了。

  手機另端卻是他沉穩的聲音:「QUEEN,剛剛的短信,是你吧?」

  QUEEN一瞬的愣住了,沉默了許久才回他:「是,對不起……」

 

-------------------------------------------------------------------------------------------------------------------------------------------- 

台長: F醬
人氣(1,538)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許悠】蝴蝶效應《未完》 |
此分類下一篇:【許墨X悠然】蝴蝶效應《16》
此分類上一篇:【許墨X悠然】蝴蝶效應《1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