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8 00:59:00| 人氣2,942|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許墨X悠然】蝴蝶效應《14》

《14》

 十指相牽的那一瞬間,她能感覺到從許墨手心上傳來的溫度和力度,緊實得把她握得有點痛,悠然凝看向白起想要揚聲的那一瞬間,白起先行向許墨盤問:「所以,診症的地方都在許醫生的家麼?許醫生對每個病人都那麼上心?還是以醫生的名義做出非醫生的行為?」

 

  許墨冷淡了掃了他一眼,他沒時間跟白起繼續的糾纏下去,現在必須要趕到會議的地點,許墨看了一眼手錶,最終把悠然的手鬆開了,他說:「我沒時間跟白警官糾纏下去,隨你怎麼想像也好。你似乎比我想像中更加的不安……」

 

  悠然看著許墨轉身而去的身影,想要追上去卻被白起止住了,直到他的車子再次駛離了她的視線範圍,她這才洩氣的坐到沙發上去,白起凝看著她一臉失落的模樣,手中的拳頭卻握得更握了,他問:「甚麼意思?剛剛不是你把我叫過來的麼?」

 

  「不是!」她回。

 

  「你的另一個人格怎麼時候會出現?」白起蹙眉的問她,只見悠然慢慢的闔上了眼睛來,她沒有回他。

 

  空氣寂靜得極致的可怕,白起最怕這種安靜得過份的氛圍,他甚至在思考剛剛跟許墨的對峙是不是做錯了,良久過後,她才慢慢的再次睜開眼睛過來,他輕聲的喚她:「悠然?」

 

  只見她輕輕的勾動著唇角,笑得嫵媚的看他,她說:「喊錯了,白警官。你……記得我叫甚麼名字麼?」

 

  白起雙瞳一怔,身體反射性的猛地與她的距離隔開,他清楚知道現在的這個人格不是悠然,同一張臉孔,截然不同的舉指和姿態,只見QUEEN朝他逐步的走近,她伸手往白起的臉上重重的一拍,她說:「白警官,人家可想你了?你有想QUEEN嗎?」

 

  她雙眸含笑的,從來讓人搞不清楚她到底在盤算著甚麼,白起用力的把她的雙手拉落下來,只見她故作嬌羞的道:「白警官要玩手銬PLAY嗎?看不出來這惡趣味,我怕痛,你可要溫柔一點。」

 

  「不知羞恥!」白起冷眉一皺,他的目光顯得兇狠。

 

  「嘿哈哈,想說我水性楊花嗎?可你喜歡的那個她,也沒你想像中的單純。她可是自動勾起許醫生注意的那一個,我跟她其實也半斤八兩而已。只是她會裝,而我不會裝而已!你也別裝正人君子了,若果她那天醉倒了,你能安份的不動任何念想嗎?人,都是自私的生物,只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欲而存在的。所以,我將會一步一步的取替她來得到這個完整的身體。」QUEEN輕輕的撥動著臉頰旁的發梢,說得那樣的風輕雲淡。

 

  「我不會讓你這樣做的。」白起皺起的眉頭沒有一絲的鬆懈,QUEEN的出現將會替代悠然,這怎麼可以?

 

  QUEEN不理會他的,自己往大門的方向走去,她說:「那我就期待白警官和許醫生,你們怎樣防礙我吧!對了,白警官,你也早點離開吧!許醫生這個人小氣得很,說不定已經在想著怎麼搞得你被降職了。我先回去了!」

 

  白起看著大門被關上的那一瞬間,他只覺得現在的狀況比想像的要複雜,一個許墨就夠頭痛了,還多出一個QUEEN來跟他作對,白起沒多久後也從許墨的家離去了。

 

  「老大,那姓白的從你家出來了。」一旁從望遠鏡那邊偷看的小混混淡說道。

 

  駕著車的許墨聽著小混混的話,他說:「都有派人錄下來了麼?」

 

  「放心,都拍好了。老大,只要他被拿下,我們的地下交易就能繼續。」小混混看著那個打斷他財路的白起,不忿的說著。

 

  「先別急,等我吩咐才行動。知道不?不要給我添亂,我已經夠忙了。」許墨冷說道,他的語調比起平常更加的冷淡,似乎心情不好了。

 

  「老大,剛剛大嫂出現的時候,好像跟平常不太一樣……」小混混不敢再自作主張了,他知道許墨是在生氣,只好轉移話題。

 

  「怎個不一樣?」許墨沉聲的問他。

 

  「距離有點遠,看不清楚她的臉。就走路的姿態和舉手投足好像有些……喂!老大,不要誤會,我不是故意盯著嫂子看的。只是嫂子被你撞見跟那姐白的在一起時,走出屋子的模樣並沒有太沮喪,所以,我才……」小混混慌張的解釋,越說越糊塗,他最怕沉聲不說話的許墨了,都不知道在想甚麼。

 

  「不是說看不清楚麼……」許墨冷眉一蹙,看來QUEEN的人格又走出來了,許墨把車子停了下來泊好了,他再說:「今晚再說,我要工作。」

 

  小混混看著「再見」都不留給他就被掛斷的來電,他看著手機喃喃自語:「嫂子……你害死我了!」

 

  許墨議會一結束,便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可守在他門前的秘書沒來得及通知他,他就把門一把的拉開,裡頭坐了一個人來,許墨眉心一蹙,只見他身後的秘書這才揚聲:「抱歉,教授。這位小姐不聽我們的勸告,她說我若阻止她的話,教授你研究中的文檔就會洩露出去。我沒有辦法才……」

 

  「夠了,除了她以外的其他人,不管說怎麼都不能自行進入。不然,取代你的人要多少有多少,聽懂了沒?」許墨冷聲一哼,睨向秒書的目光過於幽冷,跟平常在鏡頭前溫柔地笑的模樣相差甚遠。

 

  許墨「嘭」的一聲把門關上了,只見QUEEN坐在他的椅子上,拿起他放在桌上的眼鏡戴在頭頂上,她把椅子輕轉過來,跟他面對面的彼此相視,QUEEN把手擱在桌上,她笑看向許墨的道:「辛苦了,許醫生。」

 

  許墨眉心一緊的凝看著她,每次QUEEN的出現都是那樣的猝不及防的,他冷淡的揚聲:「不是跟你約好了麼?我們的約會在十一月十五號。所以,你這是在做甚麼呢?」

 

  「我也是逼不得已,因為我太想念許醫生了。即使,許醫生你一點也不想我,可沒關係。於我而言,只要我喜歡你就好了!」QUEEN從椅子上落下,指尖輕抹過桌子,慢慢的度步的走到他的跟前,依然笑得那般的嫵媚,她的唇上擦了平常悠然不會用的唇色,那樣的豔紅,眼妝也化得那般的歐美妝容,整個人看起來風姿綽約得很。

 

  她衣服的領口很低,似是故意露給他看一樣,他蹙起眉頭來,把外袍披在她的身上去,他說:「你不要誤會,我只是不喜歡她被人看。你是真的喜歡這種衣著才穿的麼?」

 

  「我不喜歡,但是,為了讓你能好好放我和她分辨出來,這是最好的辦法。免得我一出現,你就覺得我是在欺騙你,我在偽裝著她那樣。」QUEEN穿緊了許墨的白色醫袍來,下一刻,往他背上跳了上去。

 

  許墨目光一愕,下一瞬間伸手托著她的大腿來,他的語會帶點慍怒:「別鬧了!」

 

  「我就是要鬧,許墨。不,該叫你作ARESARES你確定悠然知道你在洗黑錢的話,她依舊會毫無保留的愛你嗎?」她栗色的發梢貼緊了他的右耳,她的聲音似是一種動搖他內心的催化劑一樣。

 

  許墨沒有說話,可她卻越發放肆的把手加緊了,擱在他胸口前的那雙手收得越緊卻越令他不舒服,他走到沙發邊一下放手鬆開,她一瞬的鬆手掉落在沙發之上,他轉身冷眼看她,QUEEN先是一怔,過後卻笑了,她說:「怎麼了?我把實話說出來後,你不高興了?這可真麻煩啊!我最不喜歡說違心的話去騙人的了……」

 

  只見許墨蹲下身來,他凝看著她,說了一句:「你在害怕被消失嗎?」

 

  QUEEN聞言一瞬的啞然了,許墨輕輕的勾起了一抹嘲諷來,他說:「人格分裂的成因有很多種,假若她分裂出來的人格主因是因為我的話,那麼你該怎麼去確定你對我的喜歡不僅僅是源於她最初的那種執念?因為她以為我喜歡的會是跟她完全相反個性的那個她,即是現在的你,QUEEN。而我卻跟她說,我對你沒興趣,所以,你慌張了。QUEEN,你沒有發現嗎?你由過去到現在所做的一切,都僅僅是源于悠然最初所想像的一切,所有的事情才會成立。包括,你愛我的這件事……」

 

  QUEEN聞言沒有說話,她安靜了下來,不再是那樣囂張跋扈的模樣,其實她或許比許墨更加的明白,自己為什麼要以這樣做,如果可以的話,她也不想出現,不想擁有了這種情感和想法,而她深知道自己跟悠然永遠也不可能是並存的,正如許墨所說的那樣,她害怕被消失了。

 

  「若果,我才是她的主人格的話,那你還會愛她嗎?」隔了好一陣子,她終於揚聲跟他說話了。

 

  許墨凝看向她,他無比認真的說:「沒有如果,我會喜歡她是因為她僅僅是她,而你也僅僅是你。沒有人能取替,若你非要假設著你所想的那種不可能存在的狀況的話,我只能說,你跟我註定只是彼此擦身而過的路人而已。」

 

  QUEEN聞言後,她伸出了姆指來,把那口紅一瞬的抹掉,他看著她滾落的眼淚打濕了她的大腿,下一瞬間,她整個人倒睡在沙發之上,他知道悠然的人格怕是快要回到她的身子裡去,可這次她昏睡了許久,長眠到隔日的中午才逐漸的恢復意識過來……

 

台長: F醬
人氣(2,942) | 回應(3)|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許悠】蝴蝶效應《未完》 |
此分類下一篇:【許墨X悠然】蝴蝶效應《15》
此分類上一篇:【許墨X悠然】蝴蝶效應《13》

新聞台Blog小天使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
2020-02-18 09:49:50
版主回應
謝謝小天使
2020-02-19 18:12:28
hamer
謝謝分享
2020-02-18 16:50:16
日本藤素
贊哦
2020-02-22 23:05:2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