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7 17:09:47| 人氣920|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許墨X悠然】我的老公是狐妖!《02》

【許墨X悠然】我的老公是狐妖!《02

 

  對於妖族,悠然依然不習慣,偶爾看到一些長相奇特的妖怪就更被嚇倒,總拉著許墨的衣袖跟隨其後,因為許墨告訴過她:「有些妖怪喜歡吃人,娘子可要小心。」

 

  可他把話說完就轉身走了,留下她一個怕得瑟瑟發抖,半天不到她便自動跑去許墨所在的樓閣,欲然垂淚的抓著他衣袖成了一個「跟得夫人」。

 

  他勾唇笑看著她,她說:「墨墨,我怕!可以跟著你麼?」

 

  「不可以,這會影響我的工作!」他打趣的嚇她,輕輕的撥著扇子,用那溫柔的聲音說著相反的話來,悠然這下真的哭鼻子了,在他面前大哭了起來,她說:「我還不想死……我……我……嗚哇!活下來好辛苦……要不你殺了我吧?給帥的妖殺總比醜的好……」

 

  「哈哈哈哈!」許墨聽著她荒謬的言論,忍不住失態的「哈哈哈」地清朗大笑起來,感覺逗她也逗得差不多了,看看今早的話把她嚇到手都發抖了。

 

  「笑甚麼?你為什麼常取笑我?」悠然看著他笑,一瞬懊惱起來。

 

  「跟你開玩笑的,過來吧!」許墨朝她伸手來,他喜歡她需要他的感覺,被她依賴的感覺真好。

 

  悠然愣了一下,把手緩媛的交了出去,直到他抓緊她手的那一瞬間,她被他猛的一拉,拉近向他的身邊來,也不知道他啥時候弄出來的手帕,把她臉上的淚痕擦掉,再擦走她的鼻涕,整個畫面一點也不唯美,她感覺自己好像了浪漫的畫風,她伸手拿著他剛捂在她鼻上的手帕,她問:「還有多一條麼?」

 

  許墨笑看著她,扇子一動,大概是施了法吧?

 

  那條髒兮兮的毛巾一瞬變得乾淨了,她清潔好、整理好自己的臉後,便一直的抓著許墨的袖子,跟在他身側,無論他往那去她都跟,頓時感覺四周妖魔看自己的眼神都和善了,大概是因為沒人敢違抗許墨吧?

 

  「墨墨,你看!這水滴步瑤好看不?」他們在市集上走著,她不自覺的挽著他的手臂來,指著僅有幾步之遙的攤檔說著。

 

  許墨睨了她說的水滴步瑤,再看了她一眼,攤主自是知道眼前的人是妖族裡的王,怕是今個兒要免費贈貨給王的新娘了,心中不禁細歎要虧錢了,而且,他剛剛忘了給王請安了,一瞬僵立在原地。

 

  豈知,許墨把一個金元寶給掏了出來,隨手拿起了她說的那支水滴步瑤和他看准的那支蝴蝶形發釵都給買了下來,他說:「要這兩個。」

 

  悠然看著他拿走了的兩件發釵,她說:「蝴蝶?」

 

  「不喜歡麼?比起水滴步瑤,本王覺得蝴蝶似乎更加合適。」他伸手把發釵插到她髮髻後方,隨後再把水滴步瑤把到她的手心上,再說:「你歡喜時再隨時更換。」

 

  她無端收到禮物,這幾天的憂悶一瞬消失而去,她開心的挽只他的手臂說:「謝謝,墨墨。我喜歡!」

 

  後方的妖魔聽到她對許墨的稱呼都額上滴汗,除了她,沒人敢這麼稱呼許墨的,敢這樣稱呼他的話,怕是十條命都不夠拿來死,這麼兇狠的許墨居然不動怒,實在是十大不可思議的場景。

 

  「是相公,墨墨這稱呼留在私下再說,知道不?」許墨瞇起雙眼來,笑看著她說。

 

  「嗯……嗯……好。」悠然感覺他身上的氣場似乎一瞬在變化了,難道是因為他不喜歡她這樣討好他麼?雖然,她是真的在高興。

 

  許墨突然一把的將她拉到自己的身後,摺扇輕輕的往前一揮,四周的攤檔抵不過那風速被吹倒,只見沒多久,他們身旁有幾個黑衣人從上方掉落下來,悠然抓緊了他的衣袖來,似乎有甚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

 

  「唉呀,那麼快被識破了麼?不愧是妖王。」前方一個身穿黑色擺裙的女人,風姿卓越的朝他們逐步走近,她長得極致的妖豔,悠然覺得若果她是男人的話,應該也會喜歡這樣的女人,像黑玫瑰那樣的帶著致命的誘惑力。

 

  許墨顯現不是跟她再有甚麼交談和接觸,他冷言一哼:「你派人跟蹤很久了,你想做甚麼?」

 

  「沒怎麼,聽說妖王娶了妃,而且,還是個人類。這組合可真有趣,我只是好奇,她有怎麼魅力要讓妖王親自的把她拐騙來妖族。」女生笑意盈盈的盯著躲在許墨身後的悠然,細細的說道。

 

  悠然在後方看著她,直覺告訴她,這個女人喜歡許墨……

  悠然突然往許墨後背上跳去,這下原本緊張的氣氛一瞬被打破,許墨伸手托著她的腿來,他問:「怎麼了?」

 

  「我腿酸,相公背我。咱們像上次那樣瞬身回家好不?」悠然把頭朝他湊緊,在他耳邊妓語,只見眼前的女人被他們無視了,臉一瞬就黑了。

 

  許墨怔了一下,隨後又再笑出聲來,她的娘子果然與眾不同、不按常理出牌,悠然看向前方的女人說道:「姐姐,他名草有主了,祝你早日找到更帥的妖。我們新婚不久,要甜蜜溫馨一下,不要再跟蹤我們了。拜拜美女姐姐!」

 

  她話音剛斷,許墨便如她所願的一瞬瞬身回府了,只留下他們錯愕的站在原地,原本霸氣凜凜、好不威風的出場,現在一陣空虛寂靜的收尾,女生額上青筋一現,她沉聲低說:「這真的是最強的巫女麼?」

 

  府上的人看著許墨和她,這景象真是稀奇,從不見過許墨會背人,還是背著女生走,誰敢靠近他都會被滅掉,可妖王今天看來心情不錯。

 

  「墨墨,快點!跑到前面大花園去,沖!」她傻頭傻腦的都不知道在想甚麼,還是真的把他當成靈寵了?

 

  「娘子!」他忽然的揚聲的喊她。

 

  「嗯?」她握著手中的水滴步瑤,依然在他背上壓著的哼音。

 

  「不怕美女姐姐之後找你麻煩麼?」他說。

 

  「她進得來嗎?還是說你其實跟她曾經有一腿?」悠然學他瞇眼的笑問,每次都只有他嚇她的份,現在反過來看看他會怎麼樣。

 

  「難道說娘子很在意?」他眸光一閃,輕勾唇角的問她。

 

  「剛剛你是不是想施法了?我看到還沒完全成型的法陣。」她細細的說,回想起剛剛站在他身後的時候,他的氣場多麼的凝重、可怕,似是要將對方都殺掉一樣。

 

  他微微一怔,沒想到他想開法陣的想法被她看穿了,她見他沒有說話她便接了下去,她說:「墨墨,你喜歡蝴蝶吧?師傅說過,有一種術式很危險,叫『化蝶』。你剛剛是想用它嗎?」

 

  許墨隔了許久後才哼聲回答她:「嗯……」

 

  「不可以哦!墨墨,不可以輕易的殺人或殺妖,而且,這個術式很傷身的,不是麼?」她埋首於他肩膀上,細細的說,他身上有陣清香的味道,讓她感覺聞見想睡。

 

  「為什麼會知道?你不是沒見過這妖術麼?」他沉聲低問。

 

  「腳邊……剛剛我從墨墨的腳邊看到了一個又一個小蝴蝶被召喚出來,師傅說它們會吸幹對方身上的血,而且,操縱不好可能會反蝕召喚者。以後都不要再用那個術了,好不?」她闔上了眼睛來,貼在他身上說道。

 

  「嗯!」他細說,只見身後的她沉穩的睡了過去,把她奪回來是他從不後悔的一件事。

 

  他背著她走到寢室,輕輕的將她放到床上去,他看著她的睡顏,感覺時間過得很快,他輕輕的於她額上落下了一吻,他說:「放心吧!你被封印著的靈力,我會逐步的給你解開的……」

 

  是的,由她一出身開始,她就被寺裡的人好好的守護著,大家都說她是西月國最強的巫女,能為大家帶來好運的同時也陪隨著厄運,她的靈力太強,小時候六歲那年修行時暴走,以致同行的其他巫女都被重傷了,好不容易把她壓制下來了,可自此以後,沒人敢靠近她,師傅也將她無法控制好的靈力給封印著,連同記憶一瞬的抹掉,並吩咐其他人不準把事情告訴給她或外傳。

 

  她朦朧的看到了一些片斷,夢中的她是個小女孩,都不知道是不是聽師傅說的故事太多,導致連做夢都可以那樣的不現實,她看到了夢中的自己把受傷的白色小狐狸給抱了起來,替它細細的包紮好傷口,笑得開心的對著本來朝她擺起攻擊姿勢的小狐狸說:「很痛吧?沒事的,很快會康復的,我會每天來看你。對了,帶你去我的秘密基地去休養吧!沒有人會來的,只有我和師傅知道的地方。嘿!」

 

  小女孩自此每天都來看它,一有時間就溜出來看它,還帶上食物和水,女孩伸手抱起了小狐狸她說:「你也快要離開了吧?你父母一定很擔心你了,我今天修行又失敗了,哈哈。被罵得很慘呢!大家都不跟我當朋友,我是做錯了甚麼嗎?喂,小狐狸,我們當朋友好不好?」

 

  悠然抱著它自說自話的,說累了就睡,直到確認她睡了的時候,他才施法脫離她的懷抱,化成人形的坐在她身旁的看著她,直到她師傅來找她的那刻才瞬身而去。

 

  許墨看著她的睡顏,輕輕的用食指輕戳她的臉頰,他喃喃自語:「跟那陣時一模一樣……」

 

 

 

台長: F醬

吃喝玩樂
走走看看~http://avsex3av.com
2020-02-07 20:33:3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