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9 03:23:32 | 人氣(88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佐櫻】殊途同歸《33》

《33》

  櫻一瞬回過神來,把鼬立即的推開,她跟他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她說:「誰輸誰贏尚是未知知數,皇上既是如斯愛她的話,就不會丟失她了……」

 

  她感覺自己已經開始變得不淡定,要趕快回復過來,不能露出一絲的破綻,不能讓鼬知道她在不安。

 

  鼬盯著她看,他知道聰明如她一定能猜到了些端兒,可她所知道的一切都僅僅只是一部份,如果她知道了自己跟佐助和她都是兄妹的時候,那就糟了,畢竟連他也不敢公開她的真實身份,不然,此刻娶了她的他就是亂倫的關係,他必須將她這個秘密隱瞞到底,所以,他才會恐嚇猜測著櫻身份的皇后。

 

  「想起來了嗎?把你賣到清樓裡的女人,她的長相。不過記不起來也是好事。皇后有一點說得很對,你的親娘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鼬勾起了一抹笑來,他細看著櫻表情上的所有變化,在觀察著她,企圖想要知道她此刻的內心正在猜想著甚麼。

 

  「堂主,我看早飯你還是自個兒吃罷了,我看著你只會倒了胃口。」櫻一瞬的感覺厭煩,雖然她懂得在宮中必定會是爾虞我詐的日子,戲子般的生活,可她真的很煩厭那種話總是不能一次說個明白的狀況,而且,鼬的存在讓她感覺渾身不自在。

 

  鼬黑瞳一緊,伸手將她的手臂給捉著,猛的將她整個人拉了過去,他知道她在排擠他的接觸,他支起了她的下巴來:「你喜歡誰是你的自由,我從不限制你的心偏在誰的身上。可若你這麼快便感到不舒的話,以後在宮裡的日子會更難熬。因為你是我的太子妃,坐在我身側、被我擁抱,甚至同睡一張床都是理所當然到不能推脫的事兒。坐下來罷,你該慶倖自己沒有被冠上蕩婦的標籤,畢竟誰都知道你以前是跟誰在這個寢室內做了些甚麼……」

 

  櫻看著他空洞的得界乎沒有靈魂的雙瞳,她開始明白那天香磷為什麼會感到害怕,他渾身消發出來的寒氣令人背脊發冷,唯有這種時候,她會更加想念有佐助在的時候,在她心裡佐助不過是個外冷內熱的人,而鼬卻是內裡外裡=都冷冰冰的,彷佛從來沒有作為一個人該有的親情和感性一樣。

 

  香磷輕敲著門來,敲了幾遍都得不到回應便無禮的推門而進,只見櫻倒在地上,呼吸顯得困難,而鼬只是在一旁冷冰冰的看著她,香磷把手上的東西都鬆開,一瞬的跑到了櫻的跟前,她慌張的問道:「櫻,你怎麼了?是蠱毒發作麼?」

 

  「是的,是作為對不聽話的棋子,所下的懲罰。只是有點痛,放心,死不了的。」鼬輕描淡寫的說道。

 

  香磷並不是沒見過櫻蠱毒發作的模樣,只是這次似乎比起以往的,更加疼痛似的,她看著櫻顫抖著的手,緊緊的抓著鼬的衣袖似乎想奪去甚麼,她立即掉頭看向鼬道:「堂主,若是櫻說了甚麼不合聽的話,請你饒過她罷。她只是一時被沖昏了頭腦,不然,我來化替她受罰。」

 

  香磷跪在鼬的跟前哀求著他,鼬冷唇一勾的,把手上的藥包拋向燭臺燒毀,再用水來把布料的水種滅掉。

 

  「看在你誠心祈求的份上,我饒過她來,可你剛剛不是說願意代她受罰麼?那就跟我過來罷,有一個任務必定適合你來當的。」鼬眸光一動,香磷看向櫻,見她臉上本是痛苦的模樣逐漸緩和過來後,她終於的把下心來,她回看著鼬來。

 

  「我知道了。」香磷眸光一黯,這刻她才終於的明白,她跟櫻是永遠都擺脫不了他,若是有天櫻跟她都能阿自由了,那必然是鼬死了的時候。

 

  「很好,看來你似乎更加的懂事。果然沒白養了你……」鼬蹲下身來凝看著香磷來。

 

  「請讓我把太子妃扶到床上憩息,之後灶主想怎樣也可以……」香磷一把的將櫻在地上的櫻參扶起來,讓她睡在床上去,她命人把早飯再做一遍送到太子府上去。

 

  鼬卻把香磷領到自己的院林裡頭,他說:「勾引他!」

 

  香磷聞言一怔,她怕鼬所知的他是佐助,鼬看著她的反應,他笑了:「如你想的那樣,我要你拆散他們。用你最大的能力去把他勾引過來,我知道我無法阻擋他們之間再次的相會,但那個時候,你必須要這樣做才能保住她的命。懂了麼?」

 

  香磷一瞬的啞然,其實她並不懂,可她知道就算不懂,她也無法在鼬的面前說個「不」字,她緩媛的回了一句:「是……」

 

  你知道嗎?愛情素來只差那麼一點點就能變成童話了,可惜只差那麼一點點……

 

  兩架馬車的馬兒都發起瘋來,亂沖亂撞的導致鼬的線眼都混亂起來,大路的馬車撞到了村路的市集裡去,而小路的馬車卻從林間穿越到市集去,兩邊的馬車都換了人來,人群都雞飛狗走的,而佐助早在混亂期間由小路的馬車跳到大路的馬車上,他會易容的這種事,寧次也是剛剛才知道,他躍到馬上的那一刻,就駕著馬車從各個後巷裡鑽著。

 

  「我還不知道少主會易容……」寧次坐在裡頭,可馬車搖晃得太厲害,他也不敢再多說一句。

 

  可見佐助那駕輕就熟的姿態,他便知道在這第三條路並不是佐助第一次走的路線,這下他更加的不明易佐助先前為什麼要走這條路,他是為了調查何事,看來易容走出宮中也不是第一次作的事。

 

  「少主,即使線眼沒了,但他們也知道了我們的目的地了。說不定他們也會朝著那個地方去!」寧次眸光一動,似是突然想起甚麼似的。

 

  「所以,剛剛混亂的時候,我已經把提早寫好的書信飛鴿傳書出去,在我們趕到之先,就會有人去探查那幫來歷不明的人,而且,不跟上來的話對他們才會有好處。鼬的人跟整隊禁衛軍比起來,誰打得過誰不是一目了然了麼?」佐助胸有成竹的說道。

 

  「可他們會知道我們通知了人來麼?」寧次不解的問道。

 

  「當然,一駕馬車失控是偶然,兩架一起失控督不是巧合了。所以,他們會撤退的。」佐助冷笑道,直到遠離了市集才把易容的臉皮給撕了下來,他坐在馬兒身上穩定他們的情緒時,他把能使馬兒鎮定的香草遞到它們的鼻前,馬兒邊走訪吃的漸漸冷靜下來,走路也平穩起來,寧次覺得佐助的做法太冒險,卻不敢說些甚麼。

 

  若果馬兒不受他的抑制,這半路半給解藥的方法隨時都會失敗,佐助把馬車駛到一旁有水的地方,馬兒似是累了,喝了水後便睡著了,而另一架馬車也跟在佐助的馬車身後走著。

 

  「少主,若果她已經把你忘了,又或是覺得你不會回去接她的話,你還會堅持把她奪回來麼?」寧次蹙眉,他不懂佐助為什麼要為一個女人而犯險,以佐助的身份和地位他不可能會找不到更美、更可愛的女孩。

 

  「我給她寫信了,在你們都沒注意到的時候。可我要她不要給我回信,因為我們現在行蹤不穩。」佐助淡說道。

 

  「我不覺得好好的一個太子妃會背叛自己的國家來跟隨我們。」寧次瞳目一緊,他有好幾次想要殺了櫻,可香磷和佐助總是在緊急關頭阻礙了他來。

 

  「她要留下還是隨我離開都由她自己決定,可這殺上能殺她的人,只能是我。寧次,你聽懂了麼?」佐助冷目一瞥,他是在警告寧次不能再把殺戮的念頭動在櫻的身上,不然,他不會輕易的甘休。

 

  「是!」寧次淡說道。

 

  那一晚,他們停在一片青草林間半憩息著,所有人都在淺眠的狀態裡,不敢睡得太沉,他們必須要走到下個村莊才能好好的休息,佐助走到湖泊邊,月光那樣的皎潔地把倒影映照在湖面之上,他突然想起了櫻上次跟他撒嬌說要一起看月光,如今月光依舊只是本該伴在身側的人卻不在。

 

  「在這種狀況下看月光真諷刺,這樣你還覺得月光美麼?」佐助細細的喃喃自語的道。

 

  櫻躺在床上很久,久久不敢再動,只見把帶在身上那由佐助傳來的字條握符更加的緊,因為蠱蟲剛剛吸食她的血,胸口的疼痛感那樣的真實,香磷隔了許久才回來,櫻怎麼問她,她都不願意回答櫻,鼬要香磷做甚麼,香磷似是怕她擔心的,只是回了一句:「沒事的,對我來說,不是甚麼很為難的事。櫻,快把早飯都吃了吧!看,都快午時了。」

 

  櫻被這樣一搞,感覺連食欲都沒有了,她輕輕的搖首,只見香磷再說了一句:「吃吧,你不吃的話,那有力氣等到佐助君回來?你不是說相信他沒有死掉麼?那你也要健康的。不要想太多,無論你往那裡去,我都會伴著你的。」

 

  櫻聽見她的話後,終於吃早飯了,香磷把看著默默吃東西的她,心裡感覺更加的壓抑,自從遇到了鼬之後,她才真正的見識到一個狠的人,是怎樣的不把一個人的心和感受當是一回事,而她也明白了有時候選擇也就代表著捨棄,而她捨棄的剛好是佐助而已……

 

-------------------------------------------------------------------------------------------------------------------------------

  

 

台長: F醬
人氣(886)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佐櫻】殊途同歸《未完》 |
此分類下一篇:【佐櫻】殊途同歸《34》
此分類上一篇:【佐櫻】殊途同歸《3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